886868九五之尊vi > 夜虎 > 第十六章 经年老匪

第十六章 经年老匪

        “排长,这个五公里我真不想跑了,我打算去村里找个人,问点事情,晚饭前返回,跟您请个假!”种纬立正对国勇超说道。

        听到种纬不跑这个五公里,还要请假外出,国勇超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玩味了起来。不过,当他听说种纬要去村里找个人,脸上的表情重又现出一丝精彩来。

        “咋的?刚来这村里就找着相好的了?还这么急,天还没黑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国勇超这张嘴有时候确实挺差劲的。

        不过一排的兵们很多人都喜欢国排长的这种讲话方式,一听到他这么说,一个人都使劲的大笑起来,仿佛终于找回了刚才搜索失败的场子。尤其是扎克那个浑厚的嗓音,笑起来特别具有穿透力。

        “不是,是这么回事!”种纬根本不接国排长的话茬,直接把刚才那个奇怪老人的情况给国排长说了一遍。听完种纬的说法,国勇超也来了兴趣。自己带着三十多号人都没发现种纬他们四个,一个普通的老农民就发现了他们四个?这不胡扯么?

        他直接把指挥权交给了副排长,然后就要亲自去跟种纬确认一下是不是真有这么个古怪的老人。

        还没等种纬和国勇超离开,周绍文就非常没有眼色的问了一句:“班长,大家还跟着去吗?”

        听到这家伙发问,种纬就禁不住撇了撇嘴,可此时想挽回都已经来不及了。

        国勇超看了看周绍文,笑了笑道:“跟着啊,当然要跟着,不过不是跟着走,是跟着跑!全体都有,陪大家的新战友来个十公里!跑步——走!”

        一句话的功夫,五公里翻翻了,一排的兵们已经开始在用杀人的目光往周绍文身上招呼了。周绍文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低下头再也不敢吭气了。相信今后他就会明白,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

        “走吧!三班副!”国勇超不以为意,转身叫上种纬向村子里走去。

        打听那个有点猥琐的老人很容易,种纬和国勇超没废多少时间就了解到了这个人的情况。只是打听到的消息让他们两人也小小的意外了一下,这个姓李的老汉是个老鳏夫。自己一个人住在村东的一个小院子里,是全村家境最差的一户。

        这次他家里没安排一个战士住。其次不止是这次,自从这里在六十年代被开辟为演习场以来这么多年,他家里就没住过一回解放军。这倒不是他家境太差,以至于连间空房都腾不出来。而是这个老人的身份特殊,在村里的地位也有点尴尬,因为他是个土匪出身!

        仔细一了解,种纬和国勇超对这位老人更感兴趣了。这个老人的经历该怎么形容呢?坎坷?传奇?还是悲剧?或者是一声叹息?

        这位李老汉今年六十九岁,二十七八岁以前一直是个土匪。那位说了,二十多岁之前都是土匪,那等于他生下来的时候就是土匪了呗?没错,还真说对了。李老汉从一生下来开始,就是土匪。

        原来,这位李老汉的母亲当初是被土匪绑走的肉票,土匪向他母亲的家里勒索。谁料他姥爷是位小有名气,但却很固执保守的晚清小官。听到自己的女儿被劫走,他便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的女儿已经失洁,直接给了土匪句话:撕票吧,人我不要了。然后李老汉的姥爷还组织了队伍,要上山剿灭这伙土匪。

        土匪头子见状,怒气冲天。就想真的把李老汉的母亲杀掉,可等她一看李老汉的母亲一副无依无靠,垂泪等死的模样,这土匪头子又心软了。这天下很少有生来的坏人,当土匪也往往是旧社会活不下去的百姓无奈才走的路子。

        土匪头子想了想,就想把李老汉的母亲送下山去,这次的赎金就不要了,就当积德行善了。谁料这话对李老汉的母亲一说,这个被劫来的肉票却不同意了。原来这个女子对自己父亲的行径很清楚,就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伪君子。再加上自己又是庶出,本来在家里就没什么地位。这次说放弃就放弃,也彻底寒了她的心。

        说明白了这番话,这个官家的小姐做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决定——那就是留在山寨,安心当土匪头子的押寨夫人。

        她的这个决定,让这位土匪头子惊讶之余又大喜过望。要知道真正的土匪,过得日子可不是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快意恩仇。土匪又称草寇,过的是朝不保夕,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住的环境也是随便在山里搭个窝棚,今天官军打来扔了就跑,反正让人烧了占了也不心疼的那种房子。这样的环境,居住条件和生活条件又能好到哪去?现在居然一位官家大小姐凭白愿意跟自己,那土匪头子能不高兴么?

        就这样,官家小姐成了土匪头子的押寨夫人,便有了后来的李老汉。

        这位押寨夫人确实不简单,由于她知书达礼,有一定的学问根底。入伙不久就为自己男人的未来之路,好好的谋划了一番。从那儿开始,这个土匪团伙便成了十里八乡都闻名的公道大王。专劫贪官恶霸,不欺弱小百姓。偶尔遇上贫苦百姓有过不下去的,还能接济一二。

        有了这番作派,这伙土匪武装很快就受到了官方的注意。再后来便入了东北区少帅的法眼,不久以后就被招安成了正规军。至此这位颇有心计的押寨夫人再次翻身,成了自己老爹都要仰视的人物。

        可惜好景不长,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军一枪未放就让出了东三省。这支土匪武装也彻底的散了,一部分人跟着往南跑了。而那位土匪头子则故土难离,留下来继续干起了老本行,偶尔也对往来山下的日本人的动手。

        只可惜土匪出身的他们,哪里是关东军精锐的对手。在一次打劫日军军用物资不成后,土匪头子中枪而死。土匪团伙内讧,新挑大梁的土匪头子既想控制这个团伙,又想把嫂夫人拿下。谁料李老汉的母亲是位性如烈火的女子,她留下了一封遗书,托新上任土匪头子照顾自己的儿子,一根绳子就结束了自己悲剧的人生。

        众匪们的新当家见状,有心不管幼年的李老汉,但碍于名声,同时也为了收服人心,还是收养了他。就这样,李老汉便在土匪窝子里成长了起来。等到成年的时候,他已经是远近闻名的悍匪了。

        可后来,新土匪头子想要当汉奸,投靠日本人。刚十几岁的李老汉便彻底和这伙土匪闹翻了。他和七八个心系旧主,且不想投靠日本人的老匪一起逃了出去,跑起了单帮。江湖岁月难熬,这伙人就这么一直混着,直到日本人投降,东北解放。

        到了五几年,东北开始大规模的清剿土匪的时候。年青的李老汉主动投诚,然后化妆主动跑到原来的土匪窝子里当了内应,协助解放军迅速平灭了这伙土匪,,同时也算报了当年抢走山寨和逼死母亲的一箭之仇。在这之后,李老汉也当了兵,算是有了个好归宿。

        事情到这里,按理说李老汉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功臣了。可惜后续的各种政治运动中,李老汉的这些事又被有心人抖落了出来。偏偏怎么说明也没人相信,也没人愿意证明。其后李老汉就一直生活在恐惧和压抑当中,最后就带着自己的老伴流落到这个小村庄里务农,困顿度日。

        前些年李老汉的老伴去世了,李老汉就更孤独了。特殊的人生经历和各种遭遇让他不愿意过多和村民们交流,一直就这么形只影单的过着,别人走不近他,他也不接近别人。平时有点钱了就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喝酒,喝完了酒不是骂这个就是骂这个。当然他骂的人没一个老百姓,除了丢了东三省的那位,要么就是骂日本人,要么就是骂后来把自己变成这样的人。

        村民们知道李老汉的一些事情,知道他挺可怜,但却又担心这位有今天没明天的老头子哪天发威,会干出点什么可怕的事情,所以平素都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就连部队在村里借宿这回事,村里也一直没敢往他家安排人。生怕这个经年老匪哪天喝大了,对借宿在他家的解放军战士有什么不利,那可就麻烦了。

        听完李老汉的故事,种纬和国勇超两人相视一番苦笑。他们万没想到他们在这个小村子里面,居然能遇上这么一位颇有传奇色彩的人。

        “能人!也是苦人!”想了半天,国勇超终于给出了这么一句评价。

        “那咱们怎么办?还接触不接触他?”种纬问国勇超道。

        “你说呢?其实你小子早就有主意了吧?!”国勇超冲种纬呲牙一乐道。

        “这也算是个高人了吧!”种纬想了想对国勇超道。很显然,这个当了小半辈子土匪,拿了半辈子枪的老人的确不凡,也许从他身上能弄到不少有用的东西。

        “走,回去!”国勇超和种纬两人一起返回了他们住宿的地方。

        等他们两个人回来的时候,一排的战友们已经跑完了十公里,擦着满头的汗水回来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0437/207672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