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连接天堂的纽带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迷雾重重

第二百三十九章 迷雾重重

        绿茵如毯,阵风似缎,太阳才红出个浅浅的边儿,古丽达便一会长生天,一会佛菩萨的祷告,希翼与继昌的这种日子长一些,再长一些。

        继昌渐渐多起来的疑问,让古丽达感到隐隐的惶恐和不安,她并不清楚继昌的过去,所以也就无法做出令他满意的回答,每次只能搪塞应付,继昌已经开始向她投来疑惑的目光。

        不说别的,单就继昌总爱提起斌儿的去向,就让她难以应付,几次都差点不能自圆其说,这样下去,事情迟早败会露。

        石头墙外没了喊声,让古丽达整日惶惶不安的心,算是稍稍安稳,但继昌越来越多的问题,却让她像怀里揣只刺猬似的难受。

        古丽达越来越喜欢日夜都守候在继昌的身边,甚至恨不得粘在他身上,但就是害怕继昌问她些啥。

        撒谎本就是一种罪过,而无休止的谎言,就更对说谎者是种精神上的折磨,若不是两人如隔世相遇般的情爱缠绵,古丽达真的有些支撑不下去。

        古丽达虔诚的祷告一番,一副释然的样子刚刚回身,就见继昌在十步开外,静静凝视着自己,便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顺手摘朵野花,欢快的跑了过来。

        和往常一样,古丽达满脸灿烂的把花递到继昌手里,随即便将满头碎辫伸向他的怀里。

        而继昌每次都细心而疼爱的将花插好,在娇美的腮边亲吻一下,便算完成了整个过程。

        然而,今天的继昌像是显得心不在焉,两次都将花插错了地方,还不小心折断了花梗,古丽达虽说依然是满脸欢喜,但内心却悄然掠过一丝莫名的不安。

        见古丽达痴痴瞅着自己傻笑,继昌若有所思道:“我刚才发现自己能听清远处的人说话。”

        古丽达猛然一惊,急切道:“你咋发现的?”

        继昌淡淡笑道:“见你在那里祷告,就想知道你在说啥,结果静心一听,果然能听到。”

        古丽达略显惶恐道:“那你听到我说啥了?”

        继昌爱恋的瞅了她一眼,温声道:“你在请求长生天和佛菩萨保佑我两长期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古丽达像是猛然惊愣了一下,随即扑进继昌的怀里,竟然拉起哭声道:“就是不想让大家分开......”

        继昌轻抚着古丽达满头的碎辫,温声道:“真是个傻丫头,我俩咋会分开哩,快去十步开外小声说句话,我再验证一下。”

        古丽达嬉笑着抹了把泪,便欢快得像只小燕子般朝慢坡跑去。

        继昌的异常听力是真的,因为自己刚才就反复说着这句话,所以,这次测试,古丽达更不敢乱说,于是,便小声念诵了几声阿弥陀佛,便又欢快的返回。

        离着几步远,继昌就欣喜嚷道:“阿弥陀佛。”

        古丽达满脸喜悦的扑进继昌的怀里,竟然一句话也不说,也许,她是用这种方式来延长眼下的幸福。

        继昌疼爱的轻抚着古丽达的肩头,声音略显兴奋道:“我好想记得自己会武功,也不知是在哪学的?”

        见古丽达目光狐疑的瞅着自己,欲言又止,继昌便摩拳擦掌的活动一番,矮身抡臂便打出一套漂亮的长拳套路。

        继昌见古丽达欣喜的脸上略显忧郁,便“嘻嘻”笑道:“记得你也会舞刀弄枪,咱两小时候还经常一起比划哩。”

        见古丽达依然面含微笑,像尊美丽的雕塑般立在那里,便孩子般笑道:“找把刀来,咱两玩玩。”

        古丽达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表现出百依百顺的样子,欢快的朝毡房跑去。

        见古丽达手里拎着三把刀,继昌刚要说啥,就见古丽达抬手扔过一把弯刀,自己晃晃手里的柳叶双刀笑道:“还记得我用双刀么?”继昌疑惑的摇头笑了笑,便躬身拉开了架势。

        练武之人有个通病,只要遇到高手,无论是敌是友,都会显出异常的兴奋。

        古丽达起初只是勉强拆解应对,并没使出全力反击,而渐渐斗到酣处,就不由激发出她的兴致,双刀如蝶,似雪花翻滚,渐渐将继昌罩在了一片刀影之中。

        而继昌也一时兴起,以刀为剑,上寮下劈,左扫右挑,早把一套李家剑法使得淋漓尽致。

        由于是自家人相互切磋,虽然招式老道,但都是点到为止,游斗中,继昌已经让过古丽达好几招,清楚她并非自己对手。

        但也为她的高超刀术暗暗称奇,印象中的古丽达只能和自己戏耍般的玩一会,而现在却变成了双刀高手。

        继昌正自走神纳闷,就见古丽达双刀如燕,直逼面门,继昌急忙闪身躲过,乘机跳出圈子嚷道:“你是昆仑派武功,大家曾经打过架!”

        古丽达见说,像是被炸雷轰顶般僵在了那里,手中的弯刀也随之“当啷”一声跌落在地。

        见古丽达木偶般的僵在那里,继昌抹了把脸上的汗水,面显疑惑道:“怪了,你咋会昆仑武艺?”

        古丽达目光愣愣瞅着半空,神情木然的嘟囔道:“是有个昆仑派的师父教过我,难道你不记得了?”说着,目光闪烁的瞥了继昌一眼。

        继昌扔下手中的弯刀,双手轻拍着脑袋,沉吟般道:“这些我都想不起来,刚才你双刀齐下,我猛然觉得这刀法像是在不久前见过,好像咱两打过一架似的。”

        古丽达长吁口气,将头倚在继昌肩头,声音柔和道:“想不起来就别硬想,免得头痛,或许以后会慢慢想起来。”

        见桑吉带人亲自开弓射箭,验证草排的抗射能力,惜春歪个膀子,嚷嚷着也要去,说要第一时间见到继昌的面,被缠无奈,桑吉只好答应,但条件是要寸步不离跟着自己。

        夕阳微红,万事俱备,五百精锐勇士整装待发,桑吉再派五百弓箭手掩护勇士渡河,自己亲率大队人马,准备从石门杀入。

        这次部署和上次一样,渡河勇士的任务依然是偷偷过河,夺取石墙大门,期间多是步战,偶尔夺得马匹,也属侥幸,所以,五百精壮都是身灵腿巧的瘦条个,而肥头大耳的家伙都随桑吉跨马冲锋。

        跃跃欲试的勇士们吃饱羊肉,灌下适量的马奶酒,保持着最好的战斗状态,只等一声牛角号响,便分头出发。

        桑吉腆着母猪似的肚子,像领头的企鹅般,带着几位部族头人,检阅了偷袭过河的勇士,又说了几句鼓动激励的废话,手大一挥,便命过河勇士们先行出发。

        此时的太阳,早被红潮满面的云彩藏匿的无隐无踪,一道黑灰的帷幔,正遮天盖地的慢慢袭来,静谧的草原,已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就在一声号角声后,桑吉和一群黑熊般的家伙跨上战马之际,只听得一阵急促而又杂乱的马蹄声渐渐临近。

        东来的马蹄声,大都明示着自己人的到来,而尤其是几乎束手无策的桑吉,就更是盼望着能有高人妙计出现。

        意外的马蹄声,让跨马拎刀的勇士们不由放慢了马的脚步,缓行须臾,就见敬轩一马当先,有个身背双刀,器宇不凡的长者紧随其后,接着是董宏兄弟。

        桑吉见了,滚身下马,晃动肥胖的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扑面迎上,身后的惜春,也甩着一条膀子,几近哀呼道:“爹!继昌他......”

        敬轩尚在马上,就神情急切道:“你们这是要干啥?”

        桑吉忿忿嚷道:“我要强行渡河,定要杀他个片甲不留!”

        敬轩大手一挥,命令道:“赶快鸣金收军,我另有救人之策!”

        翌日的太阳,还红着淡淡的边儿,就见敬轩和徐子良立马河边,指名道姓要见古丽达。

        被爱情雨露滋润得浑身惬意舒畅的古丽达,刚刚在懒懒起身的继昌身上柔情的抚摸了一把,就听门外有人报告:“大小姐,有个自称是徐子良的汉人求见。”

        古丽达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猛然惊了一下,身子微微一颤,手里的梳子也随之落在了地上,嘴里含混紧张的嘟囔道:“他来干啥?他咋来了......”

        继昌见她语无伦次,还显得有些慌乱,疑惑道:“徐子良是谁?有麻烦么?”说着,就赶忙起身穿衣。

        古丽达冲他讪讪笑道:“不是外人,你不用管,我去看看。”说着,冲继昌勉强一笑,便拧身出了门。

        见师父身后还有个器宇轩昂的长者,古丽达略微迟疑,便赶忙让人打开墙门,跨马迎了过去。

        大老远,就略显激动的喊道:“啥风把师父给吹来了?我还一直在念叨您。”

        见古丽达要下马行礼,徐子良赶忙摆手道:“免了!免了!我给你先容个人。”

        说着,指着敬轩道:“这位便是我常给你提起的草原英雄,‘天山雪狼’,还不快快见礼。”

        古丽达听说,猛然一惊,慌忙滚鞍下马,倒头便给二人行礼。

        徐子良略显不耐的嚷嚷道:“行了!行了!赶快准备上好的奶茶吧!”

        古丽达将二人直接引到了父亲的毡房,巴托头人和徐子良可是有段故事的老熟人,听说眼前这位英俊健壮的汉人,就是名震西域的“天山雪狼”,顿时不顾腿伤,翻身而起就要行礼。

        而就在此时,继昌却掀帘走了进来。

  /shu/40546/23992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