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31.反伏击

31.反伏击

        荒野半神在艾泽拉斯的力量体系里,是个什么概念呢?

        就拿阿迦玛甘来说吧,这野猪半神是荆棘、大地与蛮力之神,单纯以力量来看,它在所有的荒野半神中都属于顶级,能和它比拼力量的,唯有同样战死在上古之战的巨熊之灵乌索克,但要说单纯的破坏力,乌索克还不如阿迦玛甘来的更强。

        在上古之战的战场上,阿迦玛甘面对一整个燃烧军团的恶魔海还不畏惧,据说它身缠荆棘,疯狂的在卡利姆多的大地上奔驰着,在它沿途所到之处,只有一片被撕裂,被踩碎的恶魔残骸,它不知疲倦的奔驰着,就像是剃刀一样,将入侵这个世界的恶魔们不断的搅碎。

        死在它的蛮力和獠牙下的恶魔早已经无法计数,阿迦玛甘的战死是因为在这位半神疲倦的时候,遭受到了顶级大恶魔,破坏者玛洛诺斯的伏击,那可是燃烧军团里数一数二的强大者,在群星中最具有蛮力的深渊领主中的最强者。

        这两个庞然大物的单挑震动了当时的世界,最终阿迦玛甘因为太过疲惫,而被大恶魔谋害身死,但即便如此,它留给破坏者玛洛诺斯的伤痕直到今天都没有消失,那是一道印刻在破坏者脑袋上的可怕伤势,那蛮横的大恶魔距离死亡只有不到一步之遥,它的脑袋险些就被阿迦玛甘的獠牙刺穿。

        也就是说,阿迦玛甘的破坏力比得上群星中最危险的破坏狂...这绝对已经是艾泽拉斯所有力量体系里最可怕的那一波了。

        而像是阿迦玛甘这么强大的半神,还有11个呢!哦,不对,算上新近加入的安苏和鲁克玛,还有13个呢!

        不过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死在了上古之战之中,如果没有这些半神的拼命相助,1万年前的暗夜精灵反抗军根本撑不到永恒之井被破坏的那一刻。

        现在,这样恐怖的力量出现在了希利苏斯的战场上...哪怕半神复活到现在,还处于实力回升的阶段,还远没有一万年前全盛时那么强大,但面对这样等级的存在,纵使其拉虫再怎么疯狂,也绝对不可能是这位半神的对手。

        早在战争开始之前,鹿盔就说过...这一次联军不会输,因为半神站在他们这边...这可不是一句自我安慰的话,这是事实!

        而联军在之前的所有战争中,哪怕是在最危急的全灭时刻,也要将荒野半神的存在雪藏起来,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面对半神的威势,之前凶残无比的虫人们几乎是一触即溃,它们引以为豪的数量优势顷刻间就成了一个笑话。

        以目前的状态来看,只要阿迦玛甘还在,联军就绝对不可能输...除非,除非其拉虫里,也有能正面对抗荒野半神的战士,所以,这场战争目前最大的悬念就是...

        它们有吗?

        —————————————————

        安其拉废墟,这是1000年前虫人帝国在地面上的首都所在,这些古怪的虫子传承着奇特的文明,它们会用一些诡异的黑色方尖碑作为自己的文明象征,而对于那些进化出了虫人之躯的高阶虫人领主们,也会居住在具有强烈的其拉风格的建筑物里。

        在1000年前,这废墟可是非常庞大的一处建筑物,不过在虫人和卡多雷暗夜精灵的战争中,这里早已经被夷为平地了,而现在,这片占地广阔的废墟有三分之一都落入了冲入甲虫之墙的联军手中,在半神阿迦玛甘的带领下,狂热的士兵们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肃清这片废墟之地。

        但由于这道墙被封印了1000年,因此在这1000年里,虫人们在墙后的活动是联军所不知晓的,实际上,虫人们在毗邻废墟之外的坚固大地之下,又修建了新的城市,不过这一次,它们修建的,是一座深埋入地下的城市。

        安其拉神庙...那是虫人背后的阴影所在的地方,那是其拉虫人的“主宰者”所在的地方,是虫人帝国最后的堡垒。

        “我要走了...(我在这里的使命已经结束了。)”

        在其拉神庙盘根错节,如迷宫一样的黑暗洞穴的某个角落里,双头食人魔古加尔手里把玩着一把被虫人毒液腐蚀的黑色枪械,这玩意是一把突击用的霰弹枪,放在人类手里得双手才握得住,但在食人魔手里就和手枪差不多,而从这食人魔熟练的姿态来看,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和艾泽拉斯传统格格不入的东西了。

        “黯刃的流毒正在影响整个世界,那理念,才是亡灵们最可怕的武器...(这种流毒以武力的形式在腐蚀着那些无知者的精神,在他们接受这种武器的那一刻,他们就再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比起这些,我更想知道的是,你要去哪?”

        在食人魔身边的,是一脸虚弱的本尼迪塔斯,这个暮光主教在之前的蛮锤高地混战里失去了躯体,最近才在其拉虫人那恶心的菌毯中,以血肉之力重塑身躯,但这具躯体大概是有些“杂质”的原因,导致他一直很虚弱,灵魂与躯体无法完美契合的结果就是这样...连走路都困难。

        面对本尼迪塔斯的问题,食人魔古加尔扭过两个头,三只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狡诈的光芒:

        “诺森德...(听说那里的矮人们挖出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这个答案没有超过本尼迪塔斯的想象,他其实并不在意食人魔要去哪里,他只是需要确认这个狡诈的家伙确实会离开,这就足够了,但他还是假惺惺的问到:

        “不在这里多停留几天吗?你难道不想看看,那耀武扬威的半神和那些愚蠢的以为胜利近在眼前的家伙们的下场吗?你不是最喜欢这种反转的悲剧了吗?”

        “我很喜欢,相信我,朋友。(但已经知道结果的战争提不起我的兴趣啦,强大的千眼之魔引起的骚动也足够吸引那些讨厌的目光,已经是时候开始重要的工作了。)”

        古加尔将手里被拆开的枪械娴熟的组装在一起,食人魔看着这钢铁的武器,他抿了抿嘴:

        “不过也许你说的有道理...(而且我也需要一把合手的武器,虫子们囤积的源质钢还有很多,也许,我该带走一些。)”

        这话说完之后,食人魔就走到这洞穴的入口,他的三只眼睛分别看向左右,然后打了个古怪的呼哨,几秒钟之后,当初载着古加尔来到其拉废墟的大虫子库林纳克斯就再次翻开地表,出现在了食人魔脚下,而和上一次那种阴冷不屑的态度相比,此时的这只诡异的大虫子,显得非常“热情”...热情到了诡异的地步。

        食人魔就像是拍宠物一样,拍了拍库林纳克斯干瘪丑陋的头颅,他压低声音,在这虫子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库里纳克斯发出了一声难听的嘶鸣,扭头就再次潜入了地底之下。

        做完这一切之后,食人魔拍了拍手,回头坐在阴影里的本尼迪塔斯,一抹嘲讽在他眼中一闪而逝,食人魔轻声说:

        “我先走了。(好好休息吧,老朋友。)”

        “等等,古加尔。”

        本尼迪塔斯喊住了要离开的食人魔,暮光主教低声问到:

        “克苏恩...它还没有完全逃出泰坦的囚笼,它真的能...能腐蚀那半神吗?”

        “当然。(这是肯定的。)”

        食人魔有也不回的走入了阴影中,他的声音遥遥传入了背后的黑暗里:

        “阿迦玛甘将不是第一个被腐蚀的半神,也不是第一个被送入死地的牺牲品。(在扭曲的梦魇里,早已经有了受害者...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克苏恩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它会想吃甜点一样,将地面上那些无知的蠢货吞噬殆尽。(呵呵,刚从苦囚中脱离,它的胃口肯定会很大...那时候记得要躲远一些,朋友,卡利姆多南境的一切都交给你了,向那些驱逐你的混蛋们复仇吧!尽情的复仇!)”

        虚弱的无法活动身体的本尼迪塔斯没有回答,他就如同安静的木偶一样躺在那石头的椅子里,知道确定古加尔已经离开,而且周围没有任何监测魔法之后,这虚弱的主教双手放在了椅子的扶手上,下一刻,他站了起来。

        完全没有虚弱的姿态,也完全看不到灵魂和躯体的冲突,他如常人一样,在这黑暗中行走着,他的手指摩挲着额头,这是他思考时的固定动作,而从他渡步的速度来看,这位一直在伪装的暮光主教内心显然很烦躁。

        “口口声声,信誓旦旦的确定克苏恩会取的胜利,却又如此匆忙的离开,你真的当我是蠢货吗?”

        本尼迪塔斯坐回了椅子上,下一刻,他又变成了那副病恹恹的样子,但在他眯起的眼睛中,一抹晦暗的光芒正在闪耀着,这个暮光之锤的第二首领喃喃自语的说:

        “愚蠢而粗鲁的食人魔,你肯定也感觉到了...黯刃的目光已经投向了这里,克苏恩太高调了,它被黯刃盯上了,我才不会给它陪葬!”

        “但...也许这是个机会,据说黑暗帝国时期,克苏恩与亚煞极两者的战争差点摧毁了世界,亚煞极...最强古神,你的最后力量到底归于何处?线索...肯定就在这里。”

        “啊,等待啊,总是最难熬的。”

        黑暗中传来了一声长叹,然后翻滚的黑暗就变得平静下来,那躺在椅子上的虚弱者就像是死去了一样,他在休息,他在修养...养精蓄锐,野心家们所等待的机会,也许已经尽在眼前了。

        —————————————————

        “其拉军团,反击!让敌人心惊胆战吧!让他们在痛苦中死去!”

        “鹿盔!你这只会躲在翡翠梦境里瑟瑟发抖的懦夫,我会找到你!我会杀了你,就像是撕碎你那可怜的儿子一样!逃吧!逃吧!哈哈哈哈哈!”

        在其拉废墟深处,各种各样的虫子们尖啸着堵在通往虫卵繁育地的通道之间,在它们眼前,是手持研磨器的高大牛头人纵队,7台研磨器一起开火的声势是惊人的,任凭眼前已经被分割开的虫子再怎么嘶吼,它们那脆弱的甲壳,也没办法挡住子弹疯狂的攒射。

        而在那绿色血浆的飞舞中,一个个头巨大的其拉虫人正在用古怪的萨拉斯语吼叫着鹿盔的名字...那是真正的虫人,有人型的躯体,还穿着黑色的甲壳盔甲,但双手却是狰狞的爪刃,脑袋也是个古怪的三角形,看上去奇怪极了。

        但这家伙实力极强,一整队野猪人战士已经在它脚下化为了恶心的肉泥,那些被撕碎的躯体更是被直接扔进了背后山峰之下的虫卵繁育地之间,供给那些快速孵化的幼虫们作为食物。

        这个高大的虫人看上去像是个大人物,在它身边,盘踞着几十个个头稍矮的绿色虫人,而跟着牛头人纵队一起前进的大德鲁伊鹿盔在看到这个虫人将军的瞬间,老德鲁伊的眼睛就红了。

        “拉贾克斯!你这屠夫!”

        眼前这个虫人名叫拉贾克斯,它是其拉虫的将军之一,1000年前,就是它在鹿盔面前撕碎了可怜的瓦斯坦恩的躯体,直接导致鹿盔内心被击溃,间接导致了卡多雷军团的大溃败,这可是个非常难缠,非常恶毒的家伙。

        仇人相见,还保持着理智的鹿盔内心立即就被愤怒充斥了,不过在他冲出虫巢,寻找宿敌决斗之前,老鹿盔还保留着最基本的理智,他回头对那些牛头人喊到:

        “退出去!去寻找大部队!珊蒂斯将军会暂时接替我指挥...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鹿盔扬起双臂,庞大的生命能量在这布满血光的地下涌动,一层层扭曲嗜血的藤蔓刺破大地,将这通往虫人繁育地的山涧入口死死的封锁了起来,在做完这一切之后,鹿盔回过头,看着驱使着虫群朝着他冲过来的拉贾克斯,大德鲁伊嘴角挂起了一丝狞笑。

        他向前窜出一步,自然变形术的光芒在他躯体上涌动着,下一刻,一头体长达到近7米,身披坚固的木制盔甲,不断嘶鸣的噩梦毒蝎如小山一样砸在了虫群之上,鹿盔举起闪耀着钢铁光泽的双鳌,巨力横扫之间,数百只虫子都被疯狂的蛮力硬生生砸扁。

        “拉贾克斯,我很高兴你还活着...”

        “我会让你亲眼看到我是如何毁掉你这丑陋的文明...”

        “直到最后一只虫子被我捏死之后,我才会仁慈的允许你死去。”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会允许你...”

        “下地狱!!!”

  /shu/40620/238552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