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李氏

第四百八十七章: 李氏

        说话间,那些清军八旗贝勒贵族们都是附和般的大笑,多尔衮却眉头一皱,他分明见到西门瓮城方向,有一股黑影正往这边狂奔而来。



        伴随着黑影而来的,则是一阵漫天的喊杀声,多尔衮毕竟是熟学汉语,听见这些明军喊出来的话,面色顿时拉沉下去。



        不少两白旗贝勒大臣也多少学了汉话,互相询问几句,便是都明白这些明军是在喊拿下山海关,打出关外之类的话。



        很快,这些黑影显露了真身,前头那些人的衣甲不少清军都认得,那是辽东李氏麾下辽东铁军的成色,为首的,更是李氏后人李遵祖。



        这李遵祖如今是明廷的宁远伯,爵位很高,但官身特别低,和爵位根本不成正比,堂堂的宁远伯,却只是在禁军中做一个小小的旗牌官。



        作为旗牌官,李遵祖的威望还是数一数二的,麾下跟着三百多名骁勇善战的家丁,就是一些参将、游击都比之不及。



        如今承袭了祖上爵位的李遵祖,虽说还是个小辈后生,但提及他李氏一门,却无人不对他另眼相看,忌惮万分。



        这李遵祖,乃是先辽东总兵李如柏的长子,辽帅李成梁的嫡孙,正儿八经的辽东李氏将门虎子。



        李成梁就不多说了,八千家丁,至今都无人可比,仅有记载,如今有迹可循可循的头功便多达一千多件,威望比同时期戚继光都要高出许多。



        要知道,如今的山东总兵牟文绶,立过的头功不过三次而已,就是高杰和黄得功的军功与他一比,那都成了不值一提,天知道李成梁那一千多次头功都是怎么打出来的。



        不过奇怪的是,戚继光、李成梁两人都是本朝赫赫有名的名将,但后世名声截然相反,结局却都差不多。



        前者穷困潦倒,凄惨死去,后者则被言官交章弹劾,说成是杀良冒功、割据辽左的罪人,名声一向不怎么样。



        诚然,李成梁的确做过不少这种事,但这不可否认他真正的战功在有明一朝近三百年来,的确无人可比。



        谈起李成梁,就连多尔衮对他都是又敬又怕,更别提那些其余的建虏们了。



        毕竟,就连他鞑清一朝的太祖皇帝都曾在他李氏之下为奴仆,对此多尔衮虽然明知,但这种事他们是根本不会承认的。



        按鞑清现在官方的说法,他们对外宣称努尔哈赤只是被抓住“迫害”,曾在李府做奴仆,每天替他到夜壶的事儿那更纯属子虚乌有,他们还编了个故事宣传。



        鞑清只是说努尔哈赤被李成梁抓住后就一直被他迫害,然后李成梁小妾觉得努尔哈赤又帅又有男人味,便与他私通。



        后来李成梁偶然发现努尔哈赤绿了自己,然后恼羞成怒的派人追杀,然后一阵巴拉巴拉的奇谋妙计,说的是努尔哈赤用他那浑身的勇武韬略从军备森严的李府逃了出来。



        当然,这么说有点不大可信,所以鞑子们为了证明自己所谓的顺应“天命”,还顺手编了个乌鸦落身帮助努尔哈赤迷惑李氏追兵的奇葩神迹,这也是乌鸦成为鞑子们“圣鸟”的来源。



        崇祯觉得很奇怪,圣鸟你编个什么不好,非得编个乌鸦???



        这个所谓的逃难神奇故事,后世的崇祯皇帝也读到过,这是鞑清正史的官方说法,可你仔细去看就不难发现其中错漏百出。



        至于错漏是什么,那就不多说了,只要不是傻子就都不会信的。



        说一千道一万,鞑子们敬怕的是当初的辽帅李成梁和辽东铁军,如今这李遵祖,一个毛头小子罢了,如今还只是个小小的旗牌官,又能利害到哪里去。



        虽然如今辽东李氏早已不复往昔,但毕竟前后镇辽近三十年,余威仍在,见到李遵祖与他麾下那三百打前的家丁,不少清兵都是有些忌惮。



        多尔衮静静想了想,还是决定除掉这个后患。



        “传本王的话给图尔格,叫他派最勇猛的战士,去把李氏的这些人全都杀干净了,省的日后麻烦。”



        “奴才遵摄政王令旨!”



        ......



        此时的战场上,图尔格正带着后军大约三千余骑后方静待,余下的五千多骑和众多步甲则是将牟文绶所部的明军团团围住。



        一个牛录额真,本是奉命带人在瓮城周围监视城内明军动静,此时他急急飞马赶回后阵,快马来到多罗郡王图尔格面前。



        他滚鞍下马,跪在地上禀报道:“多罗郡王大人,城内的那股号称禁军的明军己出城前来救援,为首的是个金甲将,宁远伯李遵祖也在!”



        “奴才估计人数,怕有两万之众,看他们衣甲森然,尽是明国京师来的精兵,不可硬战,还是回禀摄政王再做去留。”



        “蠢材,什么金甲将,那是明人的狗皇帝,本王还需要你来教怎么打仗?”图尔格皱了皱眉,心道怪不得自己眼皮老跳,果然是不能一帆风顺的直接拿下此战。



        见图尔格直接发怒,那牛录额真也不敢顶撞,只是低头不再吭气。



        在场镶白旗各将得到这个消息,都是吸了口凉气,没想到明军还真的敢出城来救援,而且这还不同一般出城援救,皇帝亲自带兵前来,这根本不像是他们一贯作风。



        说来也是,黄台吉领兵后期,多半也只在后面观战起到振奋和稳定军心的效果,现在多尔衮几乎也是退居幕后指挥作战,鲜少有亲自上去砍人的时候。



        这样看来,崇祯皇帝持刀上阵,的确是太出乎这些鞑子们的意料之外了,这个时候明军因为皇帝亲临而士气大振,清军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不多时以后,图尔格冷笑道:“这些明人好大的胆子,真敢领军来援,也好,就将他们在野外一网打尽,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将汉人狗皇帝一并捉了,献给摄政王。”



        正说着话,图尔格见后方飞来跑来一起,看衣甲是多尔衮专用的巴牙喇护卫营,便放下已经举起的首饰,跑到后方恭敬听令。



        “摄政王有令,打前那批李氏后裔,不得走漏了一人。”来者似乎并不在意图尔格开国功臣和多罗郡王的身份,冷着脸说道。



        图尔格倒显得十分老实,并不敢有丝毫的不恭不敬。



        接令之后,图尔格总算留意到李遵祖与他率领的李氏家丁们,心道摄政王也真是胆小,李氏都成这副模样了,又有什么好怕。



        随即,他大声喝令。



        后阵清军中立时号角声传出,响彻在整个战场的上空,正与牟文绶、胡国柱等明军作战的清兵都是一怔,很多人脸上露出有些慌乱和不甘的神情。



        不过清军毕竟军纪森严,又都是久经阵战的步甲和马甲,骑兵很快就从缠斗中脱身,更多的步甲则是在几个甲喇的带领下,向牟文绶所部围杀过去。



        整个过程,清军实际上还是有秩序的围杀明军,并没让明军找到任何机会突破,这更显出该部镶白旗清军的精锐程度。



        原来图尔格是想集中骑兵一举击溃明军援军,再集中步甲尽快围杀掉残存的牟文绶等部向前增援,算盘的确是打得不错。



        见清兵开始大规模调动,后阵也开始人喊马嘶的整队向前,被围阵内的胡国柱、牟文绶等人脸上都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随即便狂喜起来。



        各人都往外面看去,却见更多的步甲朝自己围拢过来,本来在阵内的镶白旗骑兵却如潮水般的退往后阵,根本不似有诈。



        对付步甲显然比马甲更让人舒坦,毕竟不是谁都和牟文绶一样有斩马刀,先前伤亡多半就折损在这些来来去去很难能摸得到的马甲手上,若仅仅步甲围攻,倒是能多撑一些时间。



        “发生了什么事?”



        “勒子为什么撤兵了?”



        “难道是援兵来了不成?”



        明军中不少人正在互相询问,忽然一个军士指着远处兴奋地道:“是禁军的旗号,皇上来了,皇上带着援兵来了。”



        “什么,是皇上亲自来了!?”胡国柱瞪大了眼睛,回头望去,果真见到一人披着金色甲胄,身后就是李遵祖和他的辽东嫡系。



        众人急急看去,果然见到在雨过天晴后刚刚升起的阳光彩虹下,探出了许多面旗帜,隐隐可以看到主体旗色为明军中的尚红,再看过去,这些面旗帜的前头更高高立着一杆金色龙旗。



        龙旗之下,无数披着灰黑色招牌盔甲的禁军正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杀过来,那整齐有力的脚步声和喊杀声,就连被围阵中的牟文绶等人都能听到。



        那骑着高头大马,浑身金灿灿的,不是当朝的崇祯皇帝又是谁?(未完待续)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0670/244437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