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长宁帝军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应该相信的力量

第四百七十五章 应该相信的力量

        白归生跪倒在地上的时候,居然没有痛感也没有了恐惧,临死之前只是想到了一句话,刚才思谋后事安排的时候本想说给家族后生们听,此时已是来不及。

        凡图事所成,宁有求于苍天,莫有求于人。

        尤其是,不要有求于皇后那样的人。

        杨心念说的很对,白家这么大一个家族被灭门,必然算得上大宁立国以来最大的案子,而杨心念来,本就是为灭门来,至于什么浮云镇以及浮云镇里的人,都不在乎,浮云镇里一股邪风已起,浪起处却在长安城,浪大了也许能拍碎了那红袖楼,拍碎了楼子的里风花雪月,也可能浪更大,拍死一个前后四十年掌权的大学士。

        白家灭,大学士死,算是败了。

        然而对于皇后来说,白家灭大学士死都是好事,特别好特别好的事。

        杨心念对师爷说,娘娘的态度变了,不是皇后没了恨,而是皇后知道凭她手里的牌已经打不出来什么新鲜感,也打不出来一把定胜负的豪赌,她改变策略,甚至想着从今日起对皇帝态度好些,以后也多去东暖阁里走动,天冷,送过去一件亲手做的大氅,皇帝总不至于不要,总不至于赶她走。

        这一切态度的转变,只源于那日她将留王府夜里的事仔仔细细说给太子听。

        太子听闻沉默良久,只说了几句话。

        别人千句万句都不顶用,都没劝得住皇后,太子几言,让皇后心里踏实下来。

        “母后筹谋这么多凭白让父皇厌恶,何不等我?你苦不苦?”

        皇后觉得苦。

        太子说:“母后低估了父皇,若沈冷不是那个孩子,何须母后去杀他。”

        太子还说:“纵然父皇不杀他,难道还会许一个不清白的人坐皇位?”

        太子又说:“父皇要北征了。”

        皇后沉着下来,仔细反思了一下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态度策略,现确实不好,不理智,不稳妥,以后族之力扛皇帝之权,后族再大,再大的卵也是个卵,也是以卵击石,皇帝到现在都还没有动她,念及的还不是太子心思,太子若没了母后,会怪他父亲吧。

        杨心念离开了湘宁城,不管这场大火能烧掉多少真相,干净还是不干净,最起码能烧掉一段过往。

        白家是杨家的污点,大学士也是。

        马车里的杨心念没有再多想白家的人白家的事,想的只是再过一阵子进宫给皇后娘娘拜年的时候自己该穿哪件衣服?想来想去,自己的衣服似乎都旧了些,也该去添置些新衣,上次见太子哥哥的时候问他喜欢什么颜色,太子哥哥说淡粉,那就找裁缝做几件来,日子也还来得及。

        皇后娘娘这些年过的好憋屈,一点儿也不像个皇后,这给了杨心念很大的心理阴影。

        太子哥哥应该不是皇帝那样的人吧。

        浮云镇。

        二本道人坐在屋顶上看着远处尘烟散去,马贼的队伍始终没来,想着原来还真是一场浮云,来了走了聚了散了,还不如一个屁给人留下的印象深刻。

        直到第二天天亮,所有人绷紧了的弦终于松开了些,也不知道多少人瘫坐在木楼里,一个个觉得好像刚刚跑完了几十里路,虚脱的要死,可明明什么都没有生。

        沈胜三坐在那沉默了好久,终于悟透了一件事。

        他的生死,那些道人的生死,其实不重要,那些人只是希翼把大哥还有一些别的人骗来,也许他们的目标是在半路上拦截杀死大哥,可是大哥在何处?

        浮云镇,不是战场。

        青果道人揪着二本道人的耳朵往他屁股蛋上连着踢了好几脚也没解气,那一弹弓吓出来一场后半辈子都忘不掉的羞耻,这个破徒弟,踢半死都不为过。

        “师爷爷,咱们还等吗?”

        “等。”

        老道人看着碗里的豆腐脑,沉默了好久好久。

        “总不至于,连死讯都等不来。”

        “那就准备在这客栈里过年吧。”

        二本道人回头看了看客栈外边:“也该置办年货了,要不然我去买头大肥猪?”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小孩儿小孩儿你别哭,过年宰头大肥猪。

        侯圣山距离湘宁城数百里,距离浮云镇也有三百里,杀了人的马贼队伍离开那条土沟,连遮掩都不愿遮掩,尸体就在那扔着,也不怕什么,反而希翼让人知道这是马贼干的,马贼头目看着那遍野残尸断臂说了一句:“侯圣山的马贼,要出名了。”

        可他们不是马贼,聚起来是,散了就不是。

        “回侯圣山把东西分了,大家各自散去,年后回长安,我选个酒楼请大家喝酒吃肉。”

        头目叫顾行,当年奉杨家的命令来侯圣山做马贼已经有些年,想想看也算是虚度光阴,可倒也没多少可悔恨,最起码这些年来过的逍遥快活。

        男人啊,谁还不追求个往来如风。

        队伍不敢走大路,总不能太招摇,一路上穿过原野穿过树林,晚上找了个地方宿营休息,第二天天刚亮就把人都喊起来继续出,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晚上就能回到侯圣山,那里有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大量金银,大家分一分,回去过年,总不至于没钱花。

        队伍出了树林就被太阳光晃了一下,为什么太阳那么亮?

        因为亮的不只是太阳,刚刚放出光芒的太阳还不至于晃了他们的眼睛,但是可以让兵甲明亮,让刀光生寒,树林外边,大宁战兵的阵列严整,弓箭手已经弯弓搭箭,箭簇上的光可比太阳光还要刺眼的多。

        “走啊!”

        顾行喊了一声,拨马就跑。

        跑?

        江南道乙子营战兵将军黄然坐在马背上看了看,抬起手指向那些马贼:“剿了。”

        羽箭遮天蔽日而来,数百马贼刚出树林就被羽箭吞噬了进去,箭阵之下,哪有谁靠好运气就能避开所有死神的邀请,呼呼的风声之中,从树林边缘往外延伸几十米,地上密密麻麻的生了一层白羽,高低不平处,是尸体,比开了芦花的芦苇荡还要好看,还要壮观。

        有马贼冲回林子里,结果林子里的弩箭更密集,返身回去的被射的比在外面的还惨些。

        战马嘶鸣,骑兵呼啸而出,将那些还没有死利落的马贼一刀一刀砍死,最终只是武艺不俗的那几人暂时活了下来,被骑兵兜到一处背靠背站着,顾行身上中了三箭,幸好都不在要害,可他知道若不及时救治的话,一样会死,只是早与晚的事。

        黄然催马到了近前,一条腿偏在马背上,看着稍显懒散了些。

        “军人出身吧。”

        黄然看了看顾行他们握刀的姿势,忍不住微微摇头叹息:“放下刀吧,暂时没打算杀你们几个。”

        “那我还不如死了。”

        顾行猛的举起刀割向自己的咽喉,胳膊才抬起来,一直弩箭射穿了他的右臂,横刀落地。

        黄然摇头:“说了不许死,陛下还用得着你们。”

        顾行一怔:“大家灭白家,你一直都知道,偏偏等着大家杀光了白家人,然后撤回来一百多里你才动手,是陛下也不想让白家人继续活着了吧。”

        “关陛下什么事呢?”

        黄然道:“白家上上下下得罪了马贼,似乎还是因为和马贼分赃不均所致,我乙子营听闻之后追杀一百余里,将马贼屠灭,不久之后整个天下的人都知道湘宁白家居然在侯圣山养了一伙马贼劫掠乡里还有过往商户罪行罄竹难书,最后还因为分赃的事被自己养的马贼灭门,令人唏嘘。”

        顾行问:“那留大家何用?”

        “我知道,但我装傻。”

        黄然看了顾行一眼:“你知道,看陛下需要不需要你装傻。”

        亲兵上去,将剩下的人绑的结结实实扔在马背上,其他的士兵已经在割头计功。

        顾行趴在马背上,忽然放声大笑:“都说陛下心太善,不够狠厉,原来是错的......哈哈哈哈,原来是错的。”

        黄然白了他一眼,淡淡的吩咐了一声:“下巴摘了。”

        湘宁城。

        苏冷进城的时候鼻子里钻进来一股灰烬的味道,或许是因为他鼻子太好使了些,又或许是对这味道敏感,走到地方的时候,看到了那么大一片黑乎乎的废墟,好端端的一个白家大宅,说烧没了就烧没了。

        白家的大宅叫秋园,寻常人自然不能随便进,住宅还在秋园之中,从路边看过去,依然有淡淡烟气升起来,水和灰烬掺和在一起的味道真的不怎么样。

        “烧的可真奇怪啊。”

        “对啊,园林几乎一点都没波及,房子全都烧没了。”

        “白家那么大势力,怎么说没就没了?

        苏冷听着这些话心里冷笑,白家那么大势力?大得过当初他苏家?还不是说没就没了。

        就在这时候,一队黑骑护送着几辆马车到了这边,数百黑骑带给人的压力太大,围观的百姓们纷纷后退,最大的那辆黑色马车里伸出来一只手,手很干净也很好看,手里捏着一块黑色令牌。

        “拿人。”

        只两个字。

        黑骑呼啸而出。

        苏冷站在那看着,不到半个时辰,湘宁郡府里大大小小的官员被抓回来几十个,大街小巷,黑骑穿行,只半天时间就封了几十座宅子,门口贴了封条,宅子里的人谁也不许随便出来。

        湘宁城啊,这清净了好多好多年的地方,被黑骑的马蹄踏碎了。

  /shu/41245/244481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