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第一落子(2/2)

第二百五十九章 第一落子(2/2)

        黑衣老者摆了摆手,很没耐烦道:

        “好了,你知道的已经够多了,下去吧。”

        文宏伯不敢怠慢,恭敬行礼之后,倒退走出了文家的中堂,而那黑衣老者只是捉摸着随意摆在了桌子上面的那一局残棋,不知道打量了多久,嘴中喃喃自语。

        “黑白谁能用入玄,千回生死体方圆。道门说得恒沙劫,应笑终年为一先。”

        “一先手而已。”

        老人轻蔑冷笑,一拂袖径直把这棋盘上棋子全部扫到了地上,起身离开了文府。

        黑白棋子叮咚叮咚跌了一地。

        半空中剑气纵横。

        宫玉和千山思已经将各自门派的剑术抒发到了精彩纷呈的程度,纵然是门派中的长辈出现,有而不可能会有如此的造诣,彼此都是擅长剑意的剑客,交锋之中,锋芒越盛,逐渐臻至了往日里不可得的高深微妙境界当中。

        这已经是上上等的剑术。

        不仅是王安风太叔坚,就算是武功低微,不喜剑术的尉迟杰都看得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王安风突然察觉到了一丝杀气,瞬间回神,踏前一步,几乎本能,右手自低垂陡然暴起,重重劈在了前方虚空,动作短促有力,将尉迟杰等人吓了一大跳。

        下一刻,一道黑影被王安风直接劈得踉跄现行。

        那人眸中有震动之色,显然未曾想到不可拔剑的距离之下,眼前的剑客竟然爆发出了同样恐怖的拳法,旋即暴退。

        其速度极快,早已经存了一击不中即刻远遁的心思,可是才退开了数丈,突然觉得不对,抬眸看到了王安风的手中正勾着一张极为熟悉的人皮面具,神色微变。

        抬手一模,已经是温热的触感,瞳孔微缩。

        什么时候?

        太叔坚和老禄神色更是大变,一前一后抽出兵器。

        这人正是昨日曾经在文府前面看到过的持刀护卫,只是戴着人皮面具,所以一时间没能认出来,退开的时候没能想到被王安风抓走了脸上的面具。

        才出现就将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出来。

        王安风五指松开,将手中的人皮面具扔下,淡淡道:

        “尉迟,找你的。”

        “什么时候惹到了文家?”

        尉迟杰瞠目结舌,却也未曾怀疑王安风的话,呢喃道:“我怎么知道,大家尉迟家,还有你家,惹文家不知道惹了多少次,他,他怎么这么疯,直接撕破脸?这他娘的太疯了!”

        王安风未曾回答,只是拔剑在手。

        老禄已经冲出,手持长刀和那名戴了人皮面具的文家高手战在一起,王安风呼吸变得平缓,双目微阖,尉迟杰本来打算开口,见状却不敢打扰。

        太叔坚也已经将那柄巨阙剑握在了手中,挡在林巧芙三人身前,想到昨日文府中的持刀护卫一共有两人,心中念头微动。

        王安风眸子猛地睁开,右手自怀中扫过,再一扬手,数十道黄橙橙的流光带上了足以砸得人皮开肉裂的迅猛力道,朝着北侧方向处笼罩过去。

        叮叮当当一阵脆响,那些暗器尽数都被打开,落在地上打着旋儿,竟然只是寻常的铜板,方才隐藏于一侧的刺客已经显出行迹来,见状愕然。

        太叔坚双手持剑,眸子微张。

        踏前三步。

        手中巨阙劈斩而下,一道浑厚剑气宛如山岳一般,将那刺客笼罩其中,遁逃不得!

        原本只是观剑的地方,转眼间竟然变成了厮杀战场。

        尉迟杰目瞪口呆,呢喃道:

        “利害……”

        “本公子的性命还真是值钱。”

        王安风脚步微侧,看向某一处方向,道:“我觉得你的性命可能比起你想的还要更值钱些。”

        尉迟杰嘴角微微抽搐。

        王安风右手握剑,食指屈起,轻叩剑身,长剑轻吟,剑锋直指着那个方向,缓声道:“还要继续藏下去吗?还是说打算让我先出手?”

        剑气纵横,于松林前三丈处断绝。

        那边松林中走出一人。

        手中所持一剑,长及四尺有余,剑锋朝着地面。

        剑脊上有古篆书所写。

        林巧芙退后一步,掩唇惊呼,道:

        “燕支剑?!”

        “这,这是……”

        王安风眸子微眯,缓声道:“先代十大名剑。”

        名剑?!

        尉迟杰张了张嘴,想到了这一名字代表着的寒意和绝对的危险,抬眸四看,风景秀丽的玉浮山下,竟是杀机四伏,声音有些干涩,道:

        “不可能吧,你两个是不是记错了……十大名剑里哪里有这一把?”

        王安风呼出口气来,竟然轻松笑道:

        “你当然不知道。”

        “这一柄剑,是更早一代的十大名剑。”

        那名持剑的青年双手持剑,剑锋指地,摇摇一礼,道:“王少侠,我主有一言相告。”

        “请讲。”

        “仗一人孤勇,不可以成大事。”

        王安风缓缓点头,道:“多谢他。”

        持剑青年微笑道:“少侠还是亲自去跟我主说比较好。”

        手中长剑抬起,剑锋指向王安风,道:

        “古剑燕支,五品,请指教。”

        言罢未等到王安风回话,已经踏步近前,手中之剑仿佛飞燕,朝着王安风周身数处穴道刺去,王安风留下一句你们躲起来,小心些,便同样仗剑出手。

        那柄得之于青锋解的宽剑,对于曾经的古剑,毫不逊色。

        以六品巅峰的内力,金钟罩比之于那名青年,在力道不曾有丝毫的逊色,一时间未曾落入下风。

        尉迟杰等人本来担心王安风不敌,却发现前三十招交手的时候,王安风只是能够维持不败,可是再十招之后,内力功体必然在王安风之上的那名燕支剑剑主竟然逐渐落入了下风。

        又十招……

        燕支剑仿佛飞燕,轻灵刺向王安风的喉咙,尉迟杰瞪大眸子,几乎要惊呼出声,王安风却在瞬间后退了半步,剑锋从后喉咙前扫过。

        剑锋扫过之后,瞬间近前,到不过一尺距离。

        左手自然低垂,只在两人身子中间,却在下一刻猛地抬起,一刹那即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叟,一日一昼为三十须叟。

        武者贴身方寸之间瞬间的出拳,甚至要比剑术轻功都要更快。

        将刚猛无俦阐释得淋漓尽致的一拳,重重砸在了燕支剑主的腹部,且在其未曾回过神来的时候,瞬间收回,拳劲未曾散开,便以沉静而疯狂的姿态砸出了第二拳,然后是第三拳。

        燕支剑主气血震荡,咬牙收回破绽,疾速后退。

        王安风朝着西北方向踏出,脚踏八卦方位,身如狂风,一直维持在了贴身的距离,左手拳法仿佛疾风暴雨一般,朝着对手的半边身子疯狂砸落。

        其人轻功在王安风之下。

        所以根本就甩不开王安风,这种距离之下,手中燕支剑仿佛累赘一般,他也会些高明的手上功夫,可是在这个瞬间仿佛不通拳脚的普通人一般,完全无法拆招。

        一连挨了数十拳,方才勉强挣脱开,回身一剑斩出,王安风却仿佛早已经有所意料一般,脚步微微侧开,那剑只是擦着面颊斩过。

        手持燕支的青年面色微白,顺势即要变招。

        王安风此时正侧身对着他,右手扣剑,左臂屈起,身躯早在前一刻就已经微微伏低,仿佛一只即将扑食的猛虎,左手五指握合,眸中有佛光浮现,而这一反应几乎和燕支剑斩下同时。

        气凝如山。

        喉中低喝,以佛说力士移山经如来十力法门加持之下,王安风右手持剑,卡住了力尽的燕支剑,顺带将这青年朝着这边一拉。

        左手手肘仿佛攻城锥一般,重重刺向那名能尚未反应的青年,笼罩在衣衫下的手臂肌肉贲起,早已经泛起淡淡金光。

        以药王谷《医宗金鉴》中正骨八法逆运出手,这一肘中附带劲气足以这断这一侧全部肋骨,且令其刺入内脏当中。

        肘锋落下,却是凄厉剑鸣声。

        ps:今日第二更奉上…………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2912/263650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