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重生一九四四 > 第207章:一起洗吧

第207章:一起洗吧

        苏雯愣愣地看着关闭的房门,房间里安静得能听到她自己的心跳声,但她却静不下来,虽然她也知道她刚才说话太直接没有照顾到郑曙光的心情,但她是他亲妈呀,她是无心的,又不是对他有恶意,他就不能体谅她一下吗?

        再说了,他刚回来就要去找钟希翼,他根本就没将她这个亲妈放在心上,她感觉自己已经对他百般示好了,他怎么就不领情呢?他的心怎么就这么冷呢?到底是没在身边养大,怎么都亲不起来!如今他已经结婚了,再有他媳妇在耳旁吹枕边风,她是再也拢不回他的心了!

        苏雯想到这里,心里怨着郑曙光,同时也怨着钟希翼,且越想越难受,忍不住伤心地哭了起来。边上小床里的孩子被吵醒了,张嘴哭了起来。苏雯起身将孩子抱在怀里一边哭一边哄着,嘴里不停地说着:“曙明啊,儿啊,妈妈只有你了,你乖乖的好不好?……”

        郑兴华推门走进来时,苏雯已经将孩子又哄睡了,只不过她还抱在怀里,自己还一抽一抽地哭着。

        郑兴华看着她这副柔弱可怜的模样,忽然就沉重地叹了口气。年轻时,他确实是被她这副柔弱且楚楚可怜的模样吸引了,激起了他强烈的保护欲,后来她为他生孩子把身体搞垮了,性子也渐渐变得有些固执,他也因此一直心有愧疚。如今她的身体被调理好了,他们又有了第二个孩子,他对她是感激的,也处处迁就她。只是,他现她身体虽然调理好了,但性子却改不了了。

        自打郑兴华进来后,苏雯已经抽抽搭搭了好一会儿了,但郑兴华并没过去安抚她,一直背对着她站着,她心里就觉得自己的命好苦,没人理解她,没人对她好,她活得好累,于是像是跟郑兴华说,又像是自言自语道:“既然他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妈,那我索性就当没生过他……”

        “苏雯!”郑兴华突然转身冷眼瞪着她,苏雯被他瞪得一愣,本能地瑟缩了一下,但下一秒就别开脸不看他。

        “你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大儿子都结婚成家了,你能不能成熟一点?说话前也好好想想该不该说,能不能说!我是你丈夫,我是可以无条件迁就你,对你好,但其他人不一样,你不要以为他们都欠你的,包括你儿子,虽然你生了他,但你没养过他,你埋怨他跟你不亲,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是怎么对他的?”

        “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是听你数落他的不是吗?你有问过他一声在部队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伤吗?你嫉妒希翼丫头把你儿子夺走了,那你知道希翼是怎么待你儿子的吗?人家那是掏心掏肺地对你儿子好!你儿子又不是铁石心肠,他自然知道谁对他是真心还是假意!你想得到之前也得看看你自己付出了多少!”

        这是结婚这么久以来,郑兴华批评苏雯批评得最狠的一次,她一时受不住抱着怀里的孩子就大声哭了起来,结果孩子又被吵醒了,郑兴华赶紧抱过来哄,脑子被哭声吵得嗡嗡的,简直比上战场指挥打仗都累。

        郑曙光这回依然是开车回去的,从部队回平京郑家用了一天时间,又从平京出到凌镇用了两天两夜,路上基本没休息什么,好在他体力过人能够受得住,但在见到钟希翼的那一刻,他终于松了一口气,随之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疲惫感觉,直接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郑曙光是早上到的,睡了一个白天,晚上在钟家吃了一顿算是为他接风洗尘的丰盛晚饭后,便和钟希翼开车来到了镇上的小院。

        郑曙光这回也是没有提前跟钟希翼说,算是给她一个惊喜了。

        白天的时候钟希翼就自己回到镇上将他们新婚的小院收拾了一下,新房打扫干净,将原本的小家具从空间搬出来,被褥铺好,晚上回来就能直接住人了。

        郑曙光没日没夜赶路,脸也几天没洗,胡子拉碴的,邋遢得很,一回到小院,钟希翼就到洗澡间内放了一浴缸的药浴水,并在灶膛里点了火保持水温和室内的温度。

        两人又是几个月没见,都觉得分外想念彼此,郑曙光的眼睛更是一刻也不愿离开钟希翼,眼神的灼热度仿佛有了实质一样,烫得钟希翼不由地烧红了脸,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

        她虽然没像郑曙光这么露骨,但她表达感情的方式却在行动上,将他伺候得无微不至,替他洗头,按摩头皮,刮胡子,搓背,洗去了他一身的污垢,让他整个人从身到心都舒坦,之后又重新放了一缸干净的药浴水让他泡着。

        郑曙光就这么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的小丫头为了他忙里忙外的,外头天黑,浴室的墙上挂了一盏煤油灯,昏黄的灯光只能勉强照亮一小片地方,但他的夜视能力极好,他能清楚地看到她面部的神情变化。

        当钟希翼用葫芦瓢舀水朝郑曙光头上浇的时候,他实在受不了心中的煎熬,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哑着嗓子问道:“媳妇,一起洗吧?”

        其实他也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抱多大希望,毕竟他知道钟希翼还是很传统很害羞的,然而,让他惊讶的是,钟希翼居然点头了,那轻轻的一声“嗯”听在他耳内无比得性感诱人,简直就像导火索一样,一下子将他压抑在体内的所有欲火都引爆了。

        钟希翼脱衣服的动作其实是正常度,但在郑曙光眼里就像放慢了无数倍的慢镜头一样,诱惑着他,也煎熬着他。他不由地在心里哀怨,怎么衣服这么多,一件一件又一件,终于等到最后一件内衣时,他突然就从浴缸里站起身,一把搂住她,将她带进了浴缸,溅起的水花甚至都影响到了墙上挂着的那盏煤油灯。

        原先两人肌肤相亲都还算中规中矩,这回倒好,钟希翼一个心软答应了一起洗澡,不大的浴缸,热烫的药浴水,朦胧的灯光,这一切都让郑曙光体内的兽性因子兴奋、沸腾、咆哮……

        等两人洗完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郑曙光显然是没有尽兴的,躺在被窝里也是蠢蠢欲动的。

        钟希翼按压下他不老实的手,将头枕在他的胳膊上,跟他闲聊着两人告别后这几个月里生的事情,多数是钟希翼在说,都是些琐碎的小事,但她那轻柔的嗓音听在郑曙光耳里却似山涧淙淙的溪水,缓缓地流过他的心田,润泽着他这几个月的相思之苦。

        郑曙光一边听着,一边把玩着她的头,她的耳朵,脸稍微侧过去便能亲到她的额头,嗅到她头上清新的柠檬香。渐渐的,他又开始不老实了,毕竟刚才经历的那场新奇刺激的体验在他心里引起的震撼和颤栗的感觉让他回味不已,手被捉住了,但他还有腿不是?

        “希翼,你想我没?”郑曙光抬腿蹭过去,同时侧脸亲她的额头,眼睛,鼻子,然后是嘴,整个身体也压了过去。

        钟希翼被亲得云里雾里的,半睁的眼眸水光迷离,好不容易喘口气,一个翻身将郑曙光压在身下,伸手去捏他的脸,嘴边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想了,不过只有一点点。”

        “小没良心的,就只有一点点吗?我可是想你想得抓心挠肺的!”郑曙光嘴上不满,但脸上的笑容却不减,尤其是眼睛,笑意满满的,里头又一簇火光燃起。

        “你倒是抓一个挠一个给我看看!”钟希翼也起了逗弄之心,伸手就朝他胸口挠了挠,“这样吗?还是这样?亦或是这样?”

        钟希翼一边在他身上轻轻抓挠,一边忍不住自己笑起来,殊不知在晕黄的灯光下,她潋滟的唇色和精怪的眼神勾得郑曙光是欲火冲天,猛地一下翻身,既快又准地攫取他的福利,吻,再一次铺天盖地。

        钟希翼微喘着提醒他:“灯,灯还没吹!”

        某人尽情沉醉在迷人的温柔乡,顺手抄起自己的军装扇过去。

        灯倒是被扇灭了,但钟希翼却忍不住笑出声。

        “你不专心,要受惩罚!”郑曙光在她耳畔低笑着,而后就呵气出声,“让你……”

        钟希翼:……好不要脸!

        第二天早晨五点钟,郑曙光惊醒,怀里的媳妇又没了,他猛地坐起身,抬手拍了拍脑门,他媳妇应该又去那个神秘的地方了,他松了口气整个人又躺到床上。他躺下的一瞬间,钟希翼也从空间里出来了,明显是刚洗完澡后出来的,温暖清新的香气扑面而来,一头及腰的乌黑长,随着她弯腰的动作缎子似地垂泄下来,继而轻柔地扫过郑曙光的脸庞。

        郑曙光闭着眼静静感受这一刻的安宁静谧,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在心间流淌。

        钟希翼正打算下床,却被郑曙光猛地揽住腰,她倒是没有惊呼出声,毕竟她出空间时就察觉到他醒了,于是顺手搂抱住他的脖子,笑着道:“早啊,哥!”

        郑曙光被这一声“哥”叫得心酥荡漾,冲动又起,但他还是凭自己强悍的意志力压了下去,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便松开了她,快起身,换下床单,叠被子,然后出去洗漱。

        “媳妇,跟哥出去晨跑吧!”郑曙光站在院子里冲钟希翼笑道。

        钟希翼在脑后扎了高高的马尾,斜刘海服顺地贴在右脸庞,衬得巴掌大的脸颊更显白皙小巧,一双明亮温暖的眼睛里笑意盈盈的:“你确定能跟得上我?”说着故意双手抱臂,整个人都散出大姐大的凛然气势来。

        要是一般男人或许会觉得钟希翼太过强势,不好掌控,更是强烈打击着男人的自尊心。不过,郑曙光不是一般男人,钟希翼比他强比他利害让他觉得很自豪很骄傲,他就喜欢她的强势,当然,他也会想要替她撑起一片天,虽然他现在做得还不够,但他一直为此努力着。

        郑曙光笑着向她伸出手:“咱们比比?”

        钟希翼也伸出手:“奉陪到底!”

        “啪”地一下击掌后,两人便锁了门跑了出去。

        两人沿着小镇的一条街一直跑过去,将小镇上的大大小小数条街都跑了一遍,并没有你追我赶,而是并肩匀跑着,在他们自己看来已经是放慢度了,但偶尔和他们相遇的行人却觉得他们跑过之时便会带起一阵冷风刮过,看得他们暗自咂舌。

        两人回来时,又经过小医馆,原本还关着的门已经开了。钟希翼眼角的余光不经意一瞟,就留意到医馆里的一对小夫妻,还是熟人。

        见钟希翼慢下脚步,郑曙光也跟着慢下来:“希翼?”

        “你大哥和刘招男。”钟希翼指了指小医馆,随即便走了过去。

        刘招男怀里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小男孩,和于小山长得很像,皮肤黑,浓眉,小眼睛,肉鼻子,厚唇,长得是有点普通,当然,在钟希翼看来小孩子无论长什么样都很可爱,只是在岁月的杀猪刀下被劈得寒碜了。孩子此时恹恹的,很没有精神。刘招男的眼下一圈青黑,整个人也很憔悴。

        于小山坐在刘招男的旁边,憨实的脸上,神情有些焦灼。

        “刘招男!”钟希翼先开口唤刘招男,又叫了于小山一声,“大哥!”

        “希翼?”刘招男下意识地就要抱着孩子起身,钟希翼急忙按她坐下,刘招男本想问钟希翼这么早到镇上来干吗的,回头就见郑曙光也跟着进来了,她一下子就明白了。

        于小山一见钟希翼就跟小学生见到校长似的,特别拘谨,手都不知搁哪儿了。

        “大哥!大嫂!”郑曙光同于小山和刘招男打了声招呼。

        于小山见到郑曙光时明显就激动多了,脸上撑起些许笑容:“小光你回来了?回来了好!回来了好!”

        钟希翼问了刘招男孩子的情况,习惯性地想要去把脉时,就见张安平从后院急匆匆走了过来,显然是刚起来不久洗漱去了。

        钟希翼也就不着痕迹地收了手,由张安平替孩子把了脉,就是普通的拉肚子热,很快就给孩子抓了药。听到孩子没事,刘招男和于小山同时松了口气,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张安平见到钟希翼很高兴,就跟她聊了起来,钟希翼一边笑着回应,一边又不着痕迹地给那孩子把了脉,然后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题外话------

        晚上好,亲们,今天一更,完毕~

  /shu/43526/239947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