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凤策长安 > 346、了断!

346、了断!

        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跟着云煦一路往山上走去,除了几个随身护卫其余人等全部都留在了原地。云煦跟君无欢谢安澜这些人不同,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读书人。即便是只有百里轻鸿一个人,也不必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危害到自己性命的事情。拓跋明珠虽然信不过云煦,看着他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戒备和警惕,却也不想再惹百里轻鸿不悦了。在她眼中,云煦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也确实不算什么威胁。

        云煦并没有带着他们走地太远,只是爬上山坡在一处还算平坦的山崖边站定。百里轻鸿看了一眼拓跋明珠示意她不要跟过去了,拓跋明珠抿着唇有些不高兴却也没有反驳。虽然有时候拓跋明珠会勉强百里轻鸿做一些他不喜欢的事情,但是大多数时候却还是听从百里轻鸿的意见的。

        已经十多年没有见过面的兄弟俩站在山崖边上临风而立,远远地还能看到平京皇城的影子。百里轻鸿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他平生也没有来过平京,对这种地方自然也生不出来什么故国情怀。

        百里轻鸿看着云煦,良久方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煦侧首看向他,唇边勾起一抹淡淡地笑意,问道:“你就不想问问,祖父祖母,父亲母亲还有三弟么?”

        百里轻鸿垂眸不语,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云煦笑看着他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这些年过的十分的委屈?”百里轻鸿不语,云煦脸上的笑容却骤然变冷,沉声道:“你觉得委屈,那你有没有问过大家有没有觉得委屈?百里家做错了什么?百里家生你养你,从未奢求享受你半点荣光。因为你举族易姓,家破人亡。你可知道…当初你迎娶那个女人的消息传回天启,一夜之间百里家死了多少人?”说到此处,云煦的眼睛也有些红了。当年他也不过才十五六岁,还没来得及从貊族入侵,天启南迁的巨变中回过神来,百里家就已经变成了人人唾弃的存在。那时候天启朝堂上下震荡不安,他出门去甚至被人砸过烂菜叶子臭鸡蛋,被不懂事的小孩子用石子砸的头破血流。云翼一个还不懂事的孩子,被别的孩子欺负的哇哇大哭。一夜之间,族中长辈被迫离开朝堂,堂兄弟们在外面被人嘲笑欺负。最惨的却是那些女眷,她们有的幸运的逃过了貊族人和南迁的旅途奔波,却依然难逃被夫家抛弃,甚至未出嫁的女子也被退婚的命运。那段时间,百里家几乎天天都有人出殡,而这些人无一例外不是郁郁而终就是自我了断的。

        经历了这些,哪怕云煦再崇敬这个兄长,也不能不恨他了。

        “你的意思是……我该死?”不知过了多久,百里轻鸿的声音方才慢慢在山崖边响起,声音冷淡却带着几分怪异的笑意,“你是在怪我,当年没有自尽殉国,连累了百里家。是么?二弟。”

        云煦冷声道:“当年的事,我不知道该怪谁。蝼蚁尚且贪生,所以你也没错。但是…这跟我恨你有什么关系?”

        百里轻鸿定定地望着他,“你恨我?”

        云煦问道:“你这次来天启,是为了什么?”百里轻鸿沉默不答,云煦嗤笑了一声,道:“还带着那个女人,总不会是来给祖父和爹娘扫墓的吧?或者是来游山玩水的?”百里轻鸿轻叹了口气,“那么,你在这里拦着我,又是为了什么?是谁让你来的?”他们这个时候从这里路过,如果没有人报信云煦又怎么会知道?

        云煦笑得云淡风轻,百里轻鸿心中却有几分不好的预感。其实他并不了解这个弟弟,他少年成名早早的便去了军中,云煦虽然只比他小两岁,但是在那时候的百里轻鸿眼中这个弟弟也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如今一晃十多年,曾经那个温文尔雅的少年到底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他确实不知道。

        云煦淡淡道:“驸马既然已经背祖忘宗,叛国叛族了,何不干脆一些。人生在世,不求流芳百世,便求遗臭万年。你这样…一边做着叛国的事情一边觉得全天下你最委屈,累人累己,何必呢?”百里轻鸿脸色微变,“你说什么?”

        云煦微微挑眉,“跟貊族公主生了一堆孩子,抓了谢老将军,带兵攻打沧云城,助拓跋梁夺得帝位,刺杀神佑公主驸马…兄长,你莫不是要告诉我,即便是做了这些事情,你依然是身在貊族心向天启?”

        百里轻鸿微抿着嘴唇,神色有些僵硬。

        “谢将军被你抓了的消息传来那天,母亲便自缢了。谢老将军是你的启蒙恩师,谢家与外祖父家是世交,母亲说她无颜再见世人,她说原本你迎娶貊族公主那天她就该死地,但是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她教养出来的儿子会……”

        “够了!”百里轻鸿厉声道,不远处的拓跋明珠闻声朝着这边望了过来。百里轻鸿闭了闭眼睛,咬牙道:“你…便认定了我……”

        云煦慢慢靠近了他,轻笑了一声低声道:“兄长,别再骗自己了。长离公子能容忍你的私心,只要目的能达到便成了。但是…我却不能,因为…你的私心,是以整个百里家为代价的。你不是没有选择的机会…十年前、八年前、五年前、哪怕是三年前…你回来,百里家都没有人会怪你。但是,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改变主意么?”

        百里轻鸿蓦地怔住,他有选择的机会么?

        有的。

        百里轻鸿即便算不上武功盖世,至少也是天下超一流高手那一类里的了。如果他要逃出上京,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年头越来越稀薄的?他有无数个理由说服自己留在上京,但是却从来没有试图用一条理由说服自己回到百里家。

        冰冷的刺痛一瞬间拉回了他的神智,百里轻鸿惊愕地看着眼前有些单薄的青年。

        云煦手里握着一把匕首,匕首的刀锋已经刺进了百里轻鸿的腹部。

        “谨之?!”不远处,拓跋明珠大惊失色飞快地上前几步抽出腰间的鞭子就毫不犹豫地朝着云煦抽了过去。

        “不要!”百里轻鸿伸手抓住了鞭梢,整个人也挡在了云煦跟前。拓跋明珠气得浑身发抖,“谨之,你还护着他,我要杀了他!你们,给我杀了他!”等在不远处的几个护卫见此变故也连忙冲了过来。云煦轻笑一声,靠在百里轻鸿身侧低语了两句便脱离了他的保护范围。拓跋明珠大喜,使劲撤回鞭子再一次朝着云煦甩了过去。百里轻鸿想要阻拦,奈何他本来就受了内伤,这会儿又被云煦刺了一刀,刚踏出一步伤口一痛便吐出了一口鲜血。就是这一个空档,挨了一鞭子的云煦身形一晃直接掉下了山崖。

        “百里轻鸿,你跟百里家从此再无干系。”云煦最后在他耳边说道。

        “轻翾……”百里轻鸿单膝跪地,一阵猛烈地咳嗽吐出了一口鲜血。

        “谨之!”拓跋明珠连忙上前扶住了他,百里轻鸿脸色蓦地一变,伸手捏住了拓跋明珠的喉咙,咬牙道:“我说…不要、动、他!”

        拓跋明珠被他捏的难受,旁边的护卫也不敢上前。拓跋明珠有些艰难地道:“谨…谨之,他…他要杀你啊……”

        “他是…我弟弟……”话音未落,百里轻鸿捏住拓跋明珠脖子的手一松,整个人直接栽倒在了地上。拓跋明珠顾不得许多,连忙上前查看,“谨之!谨之…快叫大夫过来!”跟前的地面已经被源源不断流出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另一边的山崖底下,从上面掉下来的云煦被人接住避免了跌进河里的命运。重新在地上站稳,云煦低头看着自己被鞭子抽出了一道血痕的衣服皱了皱眉,方才抬起头来看向救了自己的人道:“萧将军,多谢出手相救。”萧艨微微蹙眉道:“云公子此举未免太过冒险了一些。”

        云煦抬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山崖,眼神有些悠远暗淡,淡淡道:“既然答应了,我总要给公主一个交代。”

        萧艨道:“公主并无让云公子冒险之意。”一个不小心,云煦是真的会被拓跋明珠的人给杀了的。

        云煦负手转身往外面走去,一边淡淡道:“倒也不全是为了公主,云家…和百里轻鸿,总要有一个了断的。以后…再见就真的只是敌人了。”说罢,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手指上还染着未干的血迹,那是百里轻鸿的血。

        萧艨也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山崖的方向,皱眉道:“云公子觉得…百里轻鸿真的…长离公子和公主似乎并没有要他性命的意思。”这显然不是对待一个叛国之人的态度,这次前往北晋,萧艨也看了听了许多。再加上公主和长离公子的态度,萧艨倒是有些怀疑百里轻鸿的立场了。

        云煦一边往前走,一边轻笑了一声道:“萧将军,长离公子并不需要在乎百里轻鸿到底是叛国逆贼还是忠臣志士。他只须要在每一个阶段选择与他有利的人合作而已,百里轻鸿在长离公子眼中不是逆贼,也不是君子,只是一个有利用价值可以合作的人而已。”

        “那云公子……”

        云煦脚下一停,道:“到底谁都明白,但却并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这次虽然是受公主之托,但是这一刀我也是真心实意的捅的。我不在乎他是野心勃勃还是卧薪尝胆,但是这一刀是为了百里家的族人,是他该受的。”

        萧艨跟在云煦身后微微皱眉,他其实还是没有听明白百里轻鸿到底是哪边的人。读书人说得总是这么让人听着费劲么?

        云煦仿佛察觉了他的想法,轻叹了口气道:“萧将军,这世上…其实很少能从一而终的坚持同一个信念。十几年的时间,无数次的选择,只要有一点点的偏移,就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了。”萧艨觉得这个话题有些沉重,“若是如此,您……”如果百里轻鸿真的是后来选错了路,你不打算将他拉回来么?毕竟是亲兄弟。

        不知走出了多远,才又听到云煦的声音淡淡地传来,“有的路,一旦选了即便是走到绝路也不会回头的。”

        跟在后面的萧艨看不见的地方,青年眼底有水光闪现。

        楚凌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些晕乎乎的。慢慢从床上坐起身来,晃了晃脑袋方才看到房间里已经燃起了烛火,显然她睡了整整一个下午,现在又是晚上了。

        正要起身下穿,却看到躺在旁边依然沉睡不行的君无欢。楚凌伸手探了下他的必须,微弱的鼻息让楚凌暗暗松了口气。

        起身走出门外,整个公主府一片宁静。仿佛昨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楚凌望着天边的明月,一时间有些恍然。

        “公主。”金雪走了进来,恭声道,“公主醒了,可要先用晚膳?”

        楚凌摇摇头问道:“府中可有什么事?”

        金雪道:“回公主,一切安好。襄国公和桓毓公子来了,还有萧将军也回来了。长生小公子受了些惊吓,御医给用了药已经睡下了。还有云老先生和云公子受了些轻伤,肖姑娘说不碍事休息两天就好。”楚凌点点头,“襄国公在哪儿?”

        “襄国公桓毓公子和萧将军都在书房,肖姑娘说公主太过劳累,因此襄国公让先不要打扰公主。”金雪跟在楚凌身后一边往外走去一边道。楚凌点点头问道:“白鹭和雪鸢怎么样了?”

        “白鹭姐姐和雪鸢姐姐伤得有些重,不过肖姑娘亲自给开了药,说是不碍事的。”楚凌点头,“让她们好好休息,要人好好照顾她们。”

        “是,奴婢明白。”金雪躬身应道。她不会丝毫武功,府中乱起来的时候白鹭直接将她和小公子塞进了密室。结果她办点事儿没有,倒是雪鸢和白鹭伤得很重。对此金雪很是愧疚,不过她到底是有品级的女官,在楚凌沉睡,府中伤亡也不小的情况下,一个下午就将府中众人安排妥当了。等楚凌这会儿醒来,看到的便是一个依然井井有条的公主府。

        楚凌走进书房,书房里坐着四个人。

        襄国公,桓毓,余泛舟和萧艨。

        襄国公和桓毓坐在一起说话,余泛舟则跟萧艨在说着什么,十分的泾渭分明。

        见到楚凌进来,四人连忙起身,“公主。”

        楚凌点点头,“不必多礼,舅舅坐下说话吧。”

        众人谢过落座,楚凌方才看向襄国公问道:“安信郡王怎么样了?”

        襄国公叹了口气,看着楚凌道:“安信郡王…死了。”楚凌有些诧异地挑眉,“死了?”她以为,按照永嘉帝的脾气应该不会杀安信郡王,贬为庶民或者圈起来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才是。襄国公摇摇头道:“自杀的。”

        “这么有骨气?”楚凌挑眉道,她觉得安信郡王不像是这么有骨气的人啊。

        桓毓嗤笑道:“跟骨气无关,他也算是开创了天启皇室宗亲起兵造反的先河了。若是不死,这辈子也好过不了,不仅是他,他的子子孙孙都不会好过的。”楚凌有些不解,却也并不在意,“那些老头子没事吧?”

        桓毓耸耸肩问道:“被吓死的算不算有事?”

        “嗯?”不仅是楚凌,余泛舟和萧艨也忍不住看向桓毓。

        桓毓道:“就是安信王妃那个外祖父什么的吧?安信郡王一死,他自己在家里上吊了。大概是怕陛下追究他的罪责吧?”也有可能是不愿意承受叛逆的名声,毕竟老先生霁月风光了一辈子,要脸的,“还有几个,吓破了胆子,以后大概没什么胆子再出来搞事了。”

        楚凌点了点头,对这个结果算不上满意不过也不算失望。侧首看向萧艨,“百里轻鸿那边没事吧?”

        萧艨淡定地道:“挨了一刀,昏迷不醒,被拓跋明珠带走了,应该死不了。”

        楚凌也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皱了皱眉问道:“云公子呢?”

        萧艨道:“云公子跟着末将一起回京城来了,说是公主替他完成了心愿,他也会言而有信,想要向公主讨一个差事。”

        楚凌眨了眨眼睛,有些满意地叹了口气道:“这两天……总算是有一件好事了。请云公子明天来公主府一叙吧。”

        萧艨点头道:“是,公主。”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3544/261768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