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盛唐血刃 > 第一二六章薛仁贵携美闯安西

第一二六章薛仁贵携美闯安西

        第一二六章薛仁贵携美闯安西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句话可以非常恰当的形容杨蓉的人生。她有着显赫的家世。祖父杨绍是隋朝开国皇帝杨坚的族兄,父亲是隋朝门下纳言(侍中),也就是说拥有批驳圣旨之权真宰相,伯父是观王杨雄。

        身为皇族之后,杨蓉又有着出众的容貌,她和万千少女一样,对自己的归宿有着各种美好的想象。

        自从二八年华之后,杨蓉就在茫茫人海中挑选自己的另一半。然而,遇到的男人万万千,可惜始终没有碰上让她可以心动的男人。十年之前,她知道了她有一个小表弟陈应,无论家世,还是才华,都是是最接近她想象的那个人。

        可惜,那个时候,她已经不是云英未嫁之身。十年之后,她终于现了一件最为神秘的事情。那就是,陈应虽然已经接近而立之年,外表却与十年之前一样,从来没有现任何变化。

        与自己一样,岁月从来不会在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十年之前,她与李秀宁几乎差不多,不分上下。可是现在,她却有着傲然的资本,让李秀宁为之嫉妒。

        现在李秀宁对于陈应越来越担忧,就连区区杜红叶都会让李秀宁紧张,这很是说明问题。李秀宁担心陈应对她厌倦……以陈应与杨蓉二人的身份,他们注定不可能有什么结果,杨蓉倒也不在乎,毕竟诚如小表弟小令里写的那样:“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虽然,杨蓉很想很想与陈应在一起,只是她始终没有机会,为了创造这个机会,她从长安出来,来到万里之外的安西,就是想可以与陈应胜却人间无数……

        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来了。李秀宁为了因宠,连何月儿都推出来了。明明知道何月儿即将成为陈应的女人,杨蓉神使鬼差的走进浴室之中。

        当然,杨蓉并没有表明身份,浴池内雾水弥漫,伸开水,陈应甚至看不清自己的手,就在陈应错以为是何月儿的时候,终于水到渠成。

        在这个时候,陈应也现了问题的所在。

        何月儿的胸非常壮观,大约是基因的问题,有着亚洲女人傲然的罩杯。兼之何月儿的热情与火辣,很快让陈应把持不住。但是何月儿的胸虽然规纳为“蛮大”的类型,不过,却不是不可控。可是入手的感觉,让陈应现非常荒谬,居然足足大了一圈。

        而放眼这个火车上,唯一一个拥有d罩杯的女人。

        答案呼之欲出。

        可是关键时候,陈应根本就停不下来。这事就像小时候做梦尿床,明明知道湿身了,却不能停止,大脑的思维,根本就控制不住人体的本能。

        其实大家都不傻,当李秀宁看着李道贞和何月儿之后,很快就明白了什么事。

        可是,她能怎么做?

        推开而入,光明正大的捉奸?

        到时候最丢脸的还是李秀宁,毕竟失宠不是李秀宁的错,可是输给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让李秀宁情何以堪。

        众女下意识的回避了。

        李道贞装模作样的打着哈欠道:“我困了,我先回去睡觉!”

        何月儿跺跺脚,好不容易逼着陈应接纳自己,却让杨蓉截胡,这叫什么事情。

        心照不宣,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这是李秀宁眼下最无奈的选择!

        男人与女人的战斗,一旦开始必然要分出一个胜负。

        当大错已经铸成,陈应也卸下心中的负担,大道自然,策马扬鞭。

        果然还是那句话,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等翌日清晨陈应醒来的时候,杨蓉早已不知去向。

        追问周青,这才知道五更时分,杨蓉命武氏随行扈从,驾着四轮马车,一路向东,不知去向。

        气氛被破坏了。

        李秀宁、李道贞、何月儿采取车轮战的方式,让陈应疲惫不堪,痛并快乐着。

        ……

        人类有一种病,是没有办法治的,那就是红眼病。随着远走安西的驰道修通,即使没有蒸汽机火车,乘坐着马车,也可以在两个月内回到中原

        这些第一波返回河北的迁徙百姓,大都是当初穷得只剩下一条烂命的穷鬼,可是到了安西之后,人人开着驾着四轮马车,带着龟兹、波斯,甚至楼兰美女小妾,衣锦还乡。

        如今的大唐,能吃饱已经不算问题了。可是能不能养活马,成了贫民与富农之间的最大差距。然而,拥有四轮马车,却成了富农与富豪的直接差距。

        四轮载客型马车一直走的是中高端路线,不算“公爵车”高达万贯,就算没有爵位的简化民用版本,一辆马车也足足两千多贯,如果折算成人民币,就高达百万之巨。

        眼瞅着当初那些被充军或流配出到安西的穷鬼们,在短短三五年的时间内走上了人生巅峰,那些依旧在土地里刨食的普通农民不淡定了。

        在唐人以自己身上的血脉自豪,西域汉家女子本来就少,哪怕长得歪瓜裂枣,聘礼还不少。原本娶妻有头牛就够了,现在聘礼至少是十六头牛,或者三十二头牛。虽然说大唐牛的数量大增,可是十六头牛,依旧价值上百贯。这些富贵的了安西人回乡有两个目的,既向昔日的同伴显摆显摆,其次就是一个迎娶一个汉家女子为正妻。至于身边跟着的胡姬,只能算侍妾或婢女。

        原本大唐律法规定,没有爵位的庶民,只有在年满四十周岁,正妻无所出之外,可以纳一房妾。然而对于胡人女子,这个倒没有规定。正所谓法不禁则可行,只要是男人,谁不想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

        无数百姓开始向官员申请去安西殖垦,没办法,真要等着其他人去了安西弄回来足够钱财之后,这十里八乡的好姑娘不就被这些混账东西们抢先了?

        到时候自己娶个歪瓜裂枣的当正妻?虽然说娶妻娶德,纳妾纳色,可是也没有谁会嫌自己家的婆娘长的太漂亮了不是?虽然对外都说这是拙荆什么的,可是一个个的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老婆打扮成天上的仙女一般,拙是不可能拙的。

        历史上第一次百姓自的移民朝开始出现,自长安向西的驰道上,到处都是随着商队出关的汉人青壮。

        人群中有一个年轻人非常显眼,先他长得气宇轩昂,身高八尺有余,背着一张硕大的铁心弓,牵着一匹青瘦的马,跟着一辆豪侈的马车后面。

        那匹瘦马驮运着一杆包裹着葛布的马槊。

        少年的打扮非常另类,他背上的铁胎弓与马背上的马槊,无一不是有价无市的神兵利器,少数也要价值万金。

        可是身上的穿着却显得有些寒酸了。

        这名年轻的男子名叫薛礼,字仁贵。出身河东薛氏南祖房,其曾祖父薛荣、祖父薛衍、父亲薛轨,相继在北魏、北周、隋朝任官。薛家因薛轨早逝而家道中落。薛仁贵少年时家境贫寒、地位卑微,以种田为业。

        年方十六时,向河东柳氏柳万纪求亲。这门亲事还是薛轨在世的时候与柳万纪定下来的,当时薛轨为襄城郡赞治,这是一个太守佐官,在唐代就是州长史,从四品级别。而柳万纪则为舞阳令,算起来这门亲事,也有柳万纪对薛轨趋承的成份。

        薛轨不死的时候,无论官职还是门第,都比柳万纪要强上三分。可是薛轨死后,柳万纪先是任舞阳令,后来唐代立国,他又成了张公瑾记室参军,转而任阳州刺史(今山东东平)。现在身为四品大员的柳万纪一看薛礼前来求亲,马上翻脸了。

        可是其女柳迎春初见薛仁贵,春心大动,就瞒着父亲,偷偷与薛礼相会,并且暗生情素。

        这事被柳万纪得知之后,勃然大怒,派出家丁限制柳迎春的自由。

        薛仁贵可是艺高人胆大,借着柳万纪看管不严的空档,打昏了看管柳迎春的家丁,带着柳迎春跑出河东。

        关键是河东柳氏可不是浪得虚名,这是真正的地头蛇。薛礼无奈,只好申请前往安西。

        终于到了一处驿站,薛礼安排好柳迎春之后,来到脚店采买吃食。

        刚刚进入大堂,一名红着脸的大汉一眼就看中了薛礼。

        上前热情的道:“这位兄台,可是单帮闯安西?”

        薛礼点点头道:“正是!”

        “在下李庆先!”李庆先笑道:“兄台一看就知道是好汉,单帮其实很危险,安西最赚钱的,就是捉奴,一个奴隶卖五贯钱,小的也能卖三贯,随便逮着一个部落,几千上万贯就到手了!”

        薛礼迟疑起来,他只是逃难。可是柳迎春手中的钱财已经所剩无几,就算到了安西,也需要买地置房,总不能让柳迎春跟着自己受苦。

        李庆先笑道:“兄台,不要担心,我也是安西这条线上的老人了,大家已经有了一百多个兄弟,中下小部落肯定可以一口吃下,看兄弟就是一个爽快人,要不要一起干!”

        薛礼迟疑起来。

        李庆先突然伸手入怀,掏出一张百贯大钞,拍在桌子上:“兄台,只要你入伙,这是安家费!”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4400/253112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