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大国工程 > 第二百八十六章坑小鬼子一把

第二百八十六章坑小鬼子一把

        “余先生,您放心,大家一定会尽快找到您需要的人才!

        大家也期待着未来更多的合作!”海德思哲的高级客户经理理查德眼睛一亮,忙表态道。

        余庆阳笑了笑,和老美谈生意有时候还是很省心的。

        直接用钱说话,要比扯一共些弯弯绕来的爽快的多。

        送走理查德,余庆阳接着又回见了日本三井株式会社的一名经理。

        确切的说是三井株式会社下面的一个机械制造企业。

        来找余庆阳,自然是为了水泥厂的设备竞标的事。

        很多人都说中国行贿受贿严重,其实,日本并不比中国差。

        行贿受贿全世界都存在,只不过因为犯罪成本不一样,有的做的比较隐蔽,有的比较明目张胆。

        日本人,在对外贸易中,小动作比中国要多的多。

        就比如此时,日本人非要见余庆阳,目的就是为了私下和余庆阳达成某种协议。

        “余总阁下,我是日本三井株式会社的井下左次郎,非常荣幸见到您!”一见面,井下左次郎就对着余庆阳深深的一鞠躬。

        小鬼子中国话说的非常溜。

        “你好,井下君!也很高兴见到你!”余庆阳笑着伸出右手。

        鞠躬是不可能鞠躬的。

        “这是大家社长的一点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请笑纳!”井下左次郎双手递给余庆阳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余庆阳也没客气,接过来直接打开。

        里面是一只制作精美的茶杯,茶杯的壁很薄,上面印着一支鲜艳的桃花。

        “这是大家社长,九十年代去中国谈生意的时候,购买的!

        这个叫做75o1瓷!

        是给你们毛祖专门生产的瓷器!

        大家社长让我转送给您!算是借花献佛!”

        “呵呵,借花献佛,这句话我喜欢!替我谢谢你们社长!”余庆阳笑着随手把茶杯交给乔丽丽。

        75o1瓷,再过几年会很火,市场上有价无市。

        根本买不到。

        75o1瓷又叫毛瓷,是1975年,景德镇专门为主席烧制的瓷器。

        当时烧制出瓷器之后,挑选了一批精品送入京城,给主席使用。

        剩下的本来说要销毁,后面没有销毁,而是封存在仓库里。

        八十年代以后,这批被封存的瓷器,被当做福利给了职工。

        市场上流传的75o1瓷基本上就是这一批。

        但是现在,国内的古玩市场才刚刚开始火爆,75o1瓷还不想后世那么稀缺。

        这只茶杯也就几万块钱的样子。

        几亿的设备,送只茶杯就想把她打了?

        把井下左次郎让进会客厅,乔丽丽给他泡上茶。

        “井下君,不知道你这次来见我有什么事情?”余庆阳笑着问道。

        “余君,我这次过来是为了水泥厂设备采购的事情来的!

        大家希翼能够为贵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井下左次郎先是讲述了一大通自己企业和中国国内企业合作的事例,然后才隐晦的提出要求。

        “井下君,非常抱歉,关于设备采购的事情,我已经委托给了元木企业,并且也聘请了德国h企业提供技术支撑!

        贵企业是一家非常有实力的企业,我相信公平竞争,你们也没有问题的!”余庆阳笑着拒绝了井下左次郎的要求。

        妈的,一件毛瓷就收买自己,真是想瞎了心。

        “余君,大家可以给您百分之一的返点!”井下左次郎看了一眼乔丽丽,才小声对余庆阳说道。

        “呵呵……哈哈哈!”余庆阳大笑起来。

        “余君,如果您不满意,还可以再商量!”

        “井下左次郎,你来之前有没有打听一下淮海投资的背景?”笑罢,余庆阳才看着井下左次郎问道。

        “背景?淮海投资是东山省水利厅的下属企业!

        这个大家清楚!

        如果余君对这个不满意,大家还可以谈!

        您放心,大家可以帮您在国外开始匿名户头,任何人都查不出来!”井下左次郎以为余庆阳对返点不满意或者担心暴露,继续加码诱惑道。

        “我要三千万人民币,要先给钱!

        而且我只能保证在同等质量,同等价格的情况下,采购你们的设备!”余庆阳笑了一会才对井下左次郎说道。

        本来余庆阳是打算赶他出去的。

        后来一想,白得的便宜干嘛不要?

        小鬼子的水泥生产设备并不差。

        “余君,这个不可能,大家没有那么大的利润!

        三千万人民币,大家要赔钱的!”井下左次郎心里一喜,随即苦着脸说道。

        “井下君,我这里没有讲价的余地,同意,就按照我说的办!

        不同意,门在那里!慢走不送!”余庆阳笑眯眯的指指房门。

        “余君,这个我真做不了主……”

        “那就回去转告能做主的!我不着急,开标前,把结果告诉我就行!

        对了,我在非洲这边不会只在阿吉及利亚投资兴建水泥厂,未来还会在其他国家投资兴建同样规模的水泥厂!”

        “这个……好吧!我这就回去向社长汇报!”

        “慢走!”余庆阳端茶送客。

        送走井下左次郎之后,余庆阳忍不住大笑起来。

        小鬼子果然没按好心。

        以前国内从日本采购机械设备,没少被他们坑。

        现在,余庆阳只是坑回来。

        这笔钱,余庆阳自然不会往自己腰包里放。

        这是颗定时炸弹。

        他现在不差钱。

        所以,打算等小鬼子给他钱之后,直接往纪委一交,然后宣布日本企业行贿,干扰正常竞标程序,取消资格。

        让小鬼子哭去吧!

        “余总,你怎么?”送走井下左次郎之后,乔丽丽疑惑的问道。

        “哈哈,这件事你不用管,我自有安排!”余庆阳笑着摆摆手。

        并没有说出他的打算,不是不相信乔丽丽。

        只是这样的事,没必要告诉她。

        他没有义务去给下属说明那么多。

        余庆阳没有急着回营地,而是在地理玻璃住了下来。

        再有两天的时间,就是采购竞标的时间了。

        竞标就在木华天实大酒店举行。

        虽然委托了元木企业和德国h企业做技术支撑,但是余庆阳作为业主还是要在现场。

        日本人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

        第二天井下左次郎就告诉余庆阳,企业已经同意了他的要求。

        余庆阳给了井下左次郎一个瑞士银行的不记名账号。

        井下左次郎当着余庆阳的面打了个电话,很快就告诉余庆阳,“余君,事情已经办妥了!您可以去查一下账号,钱已经到账!”

        “好的!”余庆阳笑着点点头,当着井下左次郎的面打了个电话,确认钱已经到账。

        “合作愉快!”余庆阳笑着伸出右手。

        “合作愉快!”井下左次郎和余庆阳握手之后,又说道:“还请余君多多关照!”

        “好的,我还是那句话,同等条件下,我一定会选择你们!”余庆阳笑着给井下左次郎吃了颗定心丸。

        这个时候翻脸还太早。

        等到明天开标的时候,再翻脸也不迟。

        当着所有竞标企业的面翻脸,一定会很有意思。

        不知道,井下左次郎会不会因此,像电视剧里面的小鬼子,剖腹自杀,以死谢罪。

        送走井下左次郎,余庆阳坐车来到国际机场。

        今天国内薛琴确定的钢结构企业也会派人过来。

        他们要和中标企业共同,以确定厂房的尺寸。

        “余总,您好!劳烦您亲自来接机,真是不好意思!”一个有些地中海的中年人走到余庆面前主动打招呼道。

        余庆阳他们举着牌子。

        来人之前估计是见过余庆阳的照片。

        “欢迎李总!

        我过来接李总也是应该的,到了国外咱们就是老乡,同胞!

        到是李总一路辛苦了!”余庆阳和中年人握手笑道。

        寒暄几句,把李总他们让到车上,回到木实天华。

        路上余庆阳简单的先容了一下阿吉及利亚这边的情况。

        到了酒店安排李总一行人住下。

        晚上给他们接风洗尘。

        按说余庆阳是业主,用不着请钢结构企业的人吃饭。

        不过,有句话叫做亲不亲故乡人。

        请客吃饭,完全是因为大家都是老乡。

        转眼间,到了开标的日子。

        一共十家企业,按照余庆阳的生产要求,把自己的提供的设备型号,产能,以及价格,提交给评标委员会。

        也就是元木企业派来的专家和德国h企业的专家。

        然后由评标委员会进行评标。

        选出合适的三家企业入围,然后再一次进行报价。

        也就是选出三家最适合的企业出来,然后让这三家企业来竞价。

        比较设备采购,不光是看价格,不是谁的价格便宜就用谁的。

        先要确定最合适的设备生产厂家,然后再考虑价格问题。

        最终确定的三家生产厂家是日本三井,瑞典的一家企业,还有就是美国的一家企业。

        德国落选,不是质量不行,是价格差距太大,连二次报价的机会都失去了。

        二次报价是当场进行的,很快三家企业的报价再次提交给评标委员会。

        日本三井企业以很微弱的价格优势中标。

        就在张强代表元木企业准备宣布中标结果的时候,余庆阳走上台。

        结果话题,“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很抱歉打断中标结果的宣布,我要说一件事情。

        日本三井企业,因为对中方人员行贿,干扰竞标的公平公正,所以我代表采购方宣布,取消日本三井企业的竞标资格。

        由第二名中标!”

        “你……”

        “噗……”本来还洋洋得意的井下左次郎直接吐血倒地。

        这次他们三井企业可是出了名了。

        只可惜这个名,不是那么好处的。

        他们企业不光是损失三千万,丢掉这个订单的事情。

        这件事在世界各位同行面前被揭露出来,他们企业将会信誉扫地。

        以后再有类似的竞标项目,采购方那还敢用他们?

        因为你一旦用了,肯定会被怀疑收受了日本三井企业的贿赂。

        虽然以前他们竞标确实没少采用这种方式中标。

        可是被当众公布,还是第一次。

        台下也是一片哗然。

        对于吐血昏迷的井下左次郎,没有人去关心。

        井下左次郎的同事,也在忙着给国内汇报情况。

        其他企业则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怪不得,上次在某某国家的竞标采购上,明明大家的报价更低,可是却输给了日本人,原来是行贿!”有人不介意使劲踩上一脚。

        “这样的企业,以后大家拒绝和他们同台竞标,简直就是大家设备生产界的耻辱……”

        就像老郭说的,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

        同样是生产水泥生产设备的,大家技术差不多,你多卖一套,我就少卖一套,你死了更好。

        也是小鬼子自己作死,你正常报价,一样能够中标,非要去找余庆阳行贿。

        你行贿也打听清楚对象啊?

        你连行贿对象的身边背景都不清楚,就去盲目行贿,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这就好比是,你给一家企业供货,跑去找老板说,你用我家的货吧,我给你回扣。

        所以余庆阳坚决不用日本三井企业的设备。

        是因为,既然三井企业会对他行贿,那么就有可能去行贿元木企业的专家或者张强,又或者是德国h企业的专家。

        现在看着日本企业的设备最便宜,谁知道在安装的时候会不会以次充好?

        偷偷替换掉投标时的设备。

        当然余庆阳没有证据证明其他人受贿了,但是他可以把三井企业排除在外。

        让你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让受贿的人,有力使不上。

        “关于日本三井企业向鄙人行贿的三千万人民币,我已经交给我国有关部门!

        至于怎么处理,会有我国有关部门和日本大使馆进行协商解决!

        现在我宣布,中标企业是瑞典的1企业!

        恭喜你们!

        希翼大家合作愉快!”余庆阳直接代替张强宣布了中标结果。

        一波三折,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虽然其他九家企业没有中标,但是今天的竞标太精彩,太火爆了。

        不中标也值了。

        张强脸色有些不好看。

        不是因为余庆阳抢了他的工作。

        是因为他也接受了井下左次郎的礼物。

        虽然没有给余庆阳三千万那么夸张,但是也值好几万。

        这事要是捅出去,他别说以后和余庆阳合作了,元木企业也不会轻饶了他。

  /shu/44418/253129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