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逆流青春年代 > 第94章 大家不一样

第94章 大家不一样

        妈的,不能再怂了!于跃,你不能未战先怯啊!你特么是谁啊,你是重生者啊!你有三十年的人生阅历啊,什么人没见过,不能被个小混混吓到啊,还特么是学校的混混,还特么是你未来的小舅子!

        这人丢不起啊,不然,到时候真特么成了,不得被小舅子笑话一辈子啊?以后他这个当舅舅的还不在你儿子面前吹他当年怎么把你吓成屎一样的?不为你自己,也得给你儿子争点脸不是?

        什么合同没牵过?什么狐狸没斗过?他……孟新竹都给你撑腰了,他不会揍你的!

        想到这一层,于跃放心了,以前是真怕,不怕别的,关键怕疼,尤其张邦俊声明在外,但现在好多了,在孟新竹面前他也是病猫,自己又没得罪他,他不会揍人的!

        于跃一咬牙,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你也在这考场啊?巧啊!”

        特么的,好像有点生硬,好像还是有点虚。

        “是,巧,没想到还能和重点班的一个考场呢,不容易。”张邦俊说。

        擦,被鄙视了。

        “哈哈哈,正常,你要再往后点,兴许能遇到你姐呢。”于跃说。

        “哈哈哈哈,是哈,你好像很骄傲啊。”张邦俊玩味的笑着。

        额…

        聊得好好的,非得弄点阴阳怪气。

        “抽根烟去?”于跃不接茬,随意问道。

        点点头,张邦俊没说话,很高冷的当先走了出去,直奔校外。

        出了校门,于跃拿出中华烟,给张邦俊递了一支,然后自己也点上。

        又见中华,张邦俊都有点嘀咕了。

        抽中华没什么奇怪的,谁还没抽过,他和班里的同学经常偶尔弄一包装装b,但于跃明显有点不一样,上次兴许是偶然,但这次还是,有点耐人琢磨。

        “你经常抽这个?”张邦俊问。

        于跃点点头:“抽别的太辣了,对了,吃点东西去?”

        张邦俊有点晕乎乎的,因为于跃话说的好随意,一点都没有装13的感觉!

        虽然在学校叱咤风云,但他对语言的研究照于跃还是差的远了,幼稚的人喜欢强调某些话,而成熟的人,最喜欢玩无意间泄漏重要信息的感觉,真实,还能让人准确抓住,然后往深了思考,这都是谈判交流的技巧。

        没听到张邦俊的回答,于跃又道:“想吃啥?”

        张邦俊看看于跃问道:“你请?”

        “当然了。”于跃心想你都叫我姐夫了,哪能用你花钱啊。

        张邦俊心想好,你不是抽中华么,我看你多有钱。

        “下午考试还早着呢,去市里吃?”张邦俊问。

        于跃点点头:“也行,反正没事。”

        张邦俊心里一笑,拦了个出租车,上去坐进后排,自动把副驾驶让了出来,于跃想也没想坐了进去。

        上了车,张邦俊便对司机道:“师父,天华酒店。”

        喝!

        于跃听到张邦俊报出的地址,心中惊呼一声,这小子要宰我啊!

        天华酒店,平原市最牛的酒店,是不是星级于跃不知道,但江湖地位最高,一般都是油田人用来招待贵客的地方,伺候的就是非富即贵的人。

        于跃倒是没去过,也不知道具体消费,但肯定很离谱。

        行,你不宰我我还要和你炫耀炫耀呢,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走着瞧。

        张邦俊报了地址之后就忍不住玩味的看着于跃,发现这家伙没有任何表情,心中更是乐开了花,小土包子,待会看你出不来的时候咋整,还特么抽中华,我这条件都得靠偷,你丫还敢和我装大瓣蒜。

        出租车直奔市中心而去,然后停在了天华酒店门口,于跃掏出钱包找了点零钱就给了出去。

        张邦俊顺势窥了一眼,见里边就一张大票,不由得心中一笑。

        天花酒店确实要气派一些,但也只是在当下看来,于跃当先走进去,在服务员热情的指引下来到一个座位。

        服务员刚把菜单递上,张邦俊就接了过来,然后看着于跃道:“我点?”

        “点吧,随便点,想吃啥就点。”于跃随意的说。

        张邦俊心里更加激动了,但面上可不敢表露,认真的看起菜单。

        于跃心里也在笑,娘的,好久没当过土豪了,这种装13的感觉是非常爽的,虽然是大酒店,但于跃知道,两千块钱都够张邦俊往死里宰的了。

        要换成别人,于跃非得摆他一道,但自己小舅子嘛,不能瞎整,何况他现在还不是,现在还有资格揍自己,所以于跃准备当一回肥猪,张邦俊这小子自己打不过,但这样的家伙也好震,比如,你让他看到深不可测的实力。

        “一个锅包肉,一个麻辣鳕鱼,一个溜肉段,一个焖鸡……”一口气点了四个荤菜,张邦俊看了看,道:“再来个凉菜吧,哪个好推荐一个就行,再来个养生汤,行,就这些吧。”张邦俊随意的和服务员说,好像这一点都不多,我很节俭的样子。

        服务员有点懵,疑惑道:“还有其他人么?”

        于跃笑着接过话茬:“没了,就我俩,告诉后厨快点,哦对了!”看向张邦俊:“喝啤的?”

        擦!这小子居然一点不惊讶?不虚么?别说这是天华,就一般小店子这么些个菜也得一百左右啦!

        还问自己喝不喝酒?

        是了,这小子有觉悟,装坦然呢!有你的,我喜欢!

        “下午考试能行?”张邦俊问。

        “行!”于跃干脆一声,一探身,胳膊拄着桌子道:“我跟你讲,喝点酒蒙的更准!”

        啥玩意?还有这个道理?

        张邦俊有点迷糊,自己没试过啊!

        “成,来点!”张邦俊很想试试,不是迷信,因为很多东西就是邪门,比如打麻将,都说打麻将换人如换刀,一点科学依据没有,但事实就是这样,不信都不行。

        特么要是真这样,那以后可不用愁了!

        “喝什么啤酒?”服务员问。

        “随便就行。”张邦俊也没再去动菜单,反正宰的够狠了,都是死手了,实在没必要继续碾一脚。

        “等会。”见服务员要走,于跃叫了一声:“有喜力么?”

        服务员迷糊了一下,摇摇头。

        于跃微微皱眉:“百威呢?”

        “这个有。”服务员道。

        于跃无奈道:“那就百威吧,先来四个。”

        很勉强的样子。

        服务员发现这个客人好像很利害的样子,什么喜力,听都没听过,是啤酒么?

        百威,来华天之前也没听过,反正村里可见过这个酒,据说是外国来的呢,一瓶在这里要卖68!

        一瓶啤酒啊,都够俩三个人造顿烧烤的了!

        张邦俊也有点迷糊,虽然是油田子弟,但其实他也就是中产阶级家庭,不是什么大领导的公子,更谈不上富二代,比于跃这些农村学生,那确实家庭条件好到爆,但比上就不行了,别说大城市那些公子哥,就在平原都排不上号,平常最豪侈的事情也不过就是跟朋友们买包芙蓉王,然后到台球厅里打着十块钱一小时的台球,然后出来喝点啤酒撸点串而已,在高中时代,在他们眼里,很富庶了,至于酒吧夜店这种地方,别说去了,平原市也没有,这时候的平原好点的夜场就是老板去的ktv和一些不正规的歌舞厅而已。

        所以连他都没听过这个百威啤酒,至于那个喜力,也不知道,甚至他都怀疑有没有这东西。

        不一会,酒和菜相继上来,服务员开了酒,于跃倒上一杯,张邦俊也跟上,然后于跃提杯道:“来,谢谢。”

        张邦俊心一惊,道:“谢什么?不是你请我么?”

        于跃笑道:“谢谢你推荐我和你,是你姑吧?”

        张邦俊恍然,点点头:“我老姑。”

        不过,你谢我干嘛?我老姑没k你?

        于跃道:“对,谢谢你推荐我和你老姑见面。”

        张邦俊更迷糊了:“这有什么好谢的?”

        于跃高深一笑,却没有说明。

        “对了,你以后离孟新竹远点。”张邦俊忽然想起主题,不过他忘了之前他不是想这么说的,当时他准备的是,草,小b崽子我告诉你,以后离孟新竹远点,这是第二次提醒,也是最后一次,不然小心我削你!

        于跃故作疑惑,道:“为啥?”

        “为啥?”张邦俊有点迷糊了,为啥来着?

        “不为啥!”张邦俊突然干脆道。

        “你姑都没这么说,还让我俩互相帮助呢。”于跃说。

        啥玩意?我姑让你们互相帮助?张邦俊完全迷糊了,不应该啊!

        “放心吧,孟新竹那里我会帮你说好话的,我知道咱俩一样,都只是不爱学习而已,现在上学混点也不算什么大毛病。”于跃笑着说。

        我擦!

        咱俩一样?别说,好像挺有道理!

        不是!什么玩意我就和你一样啊?什么玩意你帮我说好话啊?你以为我威胁你呢?

        “我告诉你,我不是怕孟新竹告状,这是我姑父说的,告诉我盯着你俩点,你俩以后再走那么近,我可就真不管啦!”张邦俊差点被于跃忽悠歪了。

        “你姑父?”于跃疑惑一声。

        “对!”张邦俊很肯定的点点头,仿佛在说别拿孟新竹打我小报告威胁我,现在老子后边有我姑父撑腰,甭来那个!

        于跃迷糊道:“可是你姑明明没让我离她远点啊,大家聊的很开心啊,她挺喜欢我啊!”

        张邦俊看看于跃:“你拉倒吧,还喜欢你,我姑有病啊?”

        “你说的!”于跃说。

        “我……什么玩意我说的,你姑才有病呢!”张邦俊骂了一声,喝了口百威啤酒,道:“我告诉你,别和我扯!”

        于跃哦了一声,道:“你姑父当家还是你姑当家?”

        张邦俊一愣,半天没答话,这是个坑!

        要说我姑父当家,那多给自家人姑姑丢面子!

        但要说我姑当家,这小子……难不成真把我姑哄开心了?

        “兄弟!”于跃伸手给张邦俊倒了一杯酒,然后自顾自的也满上,道:“咱俩都一样,你觉得我是在影响孟新竹么?我傻啊,喜欢她还打扰她学习,我和你姑都说了,肯定不影响孟新竹学习,我也没表白,你也处对象,你应该明白,在大人看来咱们好像是扯犊子,实际那是真喜欢,你说对不?”

        于跃心里不由得一笑,自己真是太机智了,这叫以己及人,这叫掏心窝子。

        “不对!”

        嗯?

        于跃楞了一下,不对?草啊,咋不对呢?

        “我就是扯犊子玩玩,喜欢个屁啊,反正呆着没劲。”

        …

        于跃懵了,草啊,大家不一样!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4484/242959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