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逆流青春年代 > 第161章 一胜难求

第161章 一胜难求

        两人已经吃得饱饱的了,步行街上倒是一堆的小吃,两人也没什么兴趣,就一边聊一边走。

        但孟新竹越聊是越生气,这家伙根本就不告诉自己关键问题,但她偏偏又没辄,名不正言不顺的!

        孟新竹还不知道撒娇的威力,所以只能无奈的憋着嘴。

        其实于跃也不是真心捉弄她,因为他知道一个道理,撒了一个谎就得用一百个来圆,不撒谎又不行,总不能让她知道苏菲的存在吧,虽然清白,但女人在这方面非常敏感,不能冒险。

        “哎哟,来看看!”

        于跃正想着如何转移孟新竹注意力,就见旁边有个大叔摆了个饰品摊。

        于跃知道,泡孟新竹这样纯情的小姑娘,这东西比LV都管用。

        果然,听到于跃的话,看到一地的饰品,孟新竹两眼放光的走了过来。

        一眼她就感到了一个如玉一般的手镯,晶莹剔透,十分漂亮。

        孟新竹拿起来问道:“叔叔,这个多少钱?”

        大叔闻言一比大拇指:“姑娘好眼力,这是我这摊上最好的东西了,58一个。”

        “啊?这么贵啊?”孟新竹赶忙放了回去,买个小饰品,她可没想到这么多钱。

        见孟新竹放下东西,老板道:“姑娘,一分价钱一分货啊,你也看出来了,这东西确实好。”

        于跃闻言笑着拿了起来:“老板,大家诚心买,你看能不能便宜点?”

        老板闻言做出一个很为难的样子,然后道:“算了,看你们也诚心,五十吧!”

        “啊?”孟新竹疑惑一声,怎么还五十八?

        “哦,我说五十,吧!”老板反应也快。

        孟新竹摇摇头:“不要这个,这个不好看!”

        说着孟新竹又挑了起来。

        那老板笑道:“那行,你看看别的。”

        他知道,这小姑娘一看就是小白,最好忽悠,只要她买,自己都有的赚。

        于跃笑道:“我看这个也不错,就来它吧。”

        “不行,太贵了!”孟新竹说。

        于跃笑着看向老板:“老板,大家真想买,您看便宜点吧。”

        “这……”老板又为难了一下,道:“那你看多少钱能拿吧,我听听。”

        于跃反复看了两眼:“十八。”

        “啥?”老板顿时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于跃。

        孟新竹也是一愣,十八?人家标价五十八,你怎么能出十八呢?

        老板顿时做愤怒状:“小伙子,你玩呢?不想买别耽误我生意!”

        孟新竹见大叔脸色不好,生怕这家伙匹夫一怒,胆怯道:“大叔,您别生气,大家不买了!”

        大叔心里一痛,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于跃说话了。

        “大叔,这么个东西,十八不少了!”于跃道。

        “什么玩意不少了,你知道什么啊,我这是玉的,小伙子,玉你懂么?你这眼神照你女朋友可差远了。”老板气道。

        玉的?

        于跃差点没喷出来,这时候的卖家都这么低端么?

        这特么也能糊弄住人?

        不过于跃知道,做生意的肯定不傻,他们的骗人水平是根据客户的能力变化的,就这个水平,放十年后肯定是骗不到人的,大街上买到玉,纯属扯淡。

        但之所以现在还有市场,那说明消费者也确实蠢。

        于跃微微一笑:“老板,您这是什么玉啊?和田玉还是羊脂玉啊?”

        “嗯?这,这是,什么玉我忘了,反正是玉的!”大叔顿时气馁了,他哪懂玉啊,就知道玉,根本没听过什么种类,一时间被于跃给问住了。

        孟新竹发现大叔有点脸红,顿时心里嘀咕了,相对的,他觉得于跃知道的好多啊!

        于跃不由得一笑:“老板,你这玉保熟么?”

        “啊?啊,保熟!”老板说。

        于跃懵了!

        特么的,保熟?玉特么还能保熟?

        “大叔,你看过征服么?”于跃问。

        “征服?没有!”老板摇摇头。

        得,根本没起到效果。

        “行了老板,咱也别逗了,玉还没那么不值钱,也没落魄到大街上都卖了,你这就是个工艺品,我看着还不错,我对象也真心喜欢,咱别来虚的了。”于跃道。

        孟新竹瞪眼,我什么时候成你对象了?

        但想想,没说话,现在关键的不是这个。

        老板脸一热,碰到高手了,顿时嘿嘿一笑:“这确实不是玉的,不过你也看出来了,做工很精致的,这个最低也得二十五。”

        孟新竹心中一喜,五十八变成二十五,简直太利害了!

        正高兴呢,不料于跃撇撇嘴,把东西放下了:“走吧。”

        啊?走?二十五挺值得啊!

        难道二十五都不舍得给自己花?

        但见于跃真走,孟新竹也无奈了,结果刚抬脚就听于跃轻轻念了声一。

        正疑惑的时候,于跃又念了声二。

        “你干嘛呢?”孟新竹疑惑道。

        于跃:“三!”

        “诶诶诶,小伙子!”

        于跃笑了,这些做生意的果然都是这点尿性,你知不知道你不叫我,为了我对象的开心,我也会回来的?

        转身,于跃笑容消失,疑惑的看着老板。

        “算了算了,看你诚心买,十八就十八吧!”

        孟新竹呆若木鸡。

        看着于跃笑着走了过去,孟新竹终于明白他数数干嘛了。

        于跃递出二十,老板接过来看了于跃一眼。

        “找钱啊。”于跃道。

        老板无奈,找了两块钱递了出去。

        于跃微微一笑,拿起东西。

        “小伙子,我告诉你哈,处对象可不能这么抠,得敞亮点!”老板忍不住给于跃泼了脏水。

        于跃微微一笑:“我敞亮了,但我对象得到的还是这么个东西,但钱都进了你们包了,有那钱我给对象买个冰激凌吃不好?”

        “你……”老板顿时无言以对。

        “一掷千金博女孩开心的人都是耍流氓的,他们只想着泡妞了,根本没想着过日子,这勤俭节约是传统美德,要找结婚的对象,那就得找我这样的,懂不?”于跃问。

        老板呆在了那里,别说,有道理!

        不过,我特么懂这个干嘛啊?我儿子都打酱油了!

        于跃当然不是让他懂的,这话是对孟新竹说的。

        果然,当于跃转身的时候,孟新竹神采奕奕。

        “利害不利害?”走出去,于跃得意问道。

        “真利害!”孟新竹心悦诚服,但接着疑惑了:“你怎么知道十八就能买下来?”

        “因为我十八都给贵了。”于跃道。

        “啊?”孟新竹惊讶一声。

        “这东西,十块钱就差不多了。”于跃道。

        “那你还给那么多?”孟新竹问。

        “因为你喜欢啊。”于跃说。

        …...

        沉默的走着,孟新竹道:“你怎么那么利害?”

        于跃道:“每个人一天都是二十四小时,你除了睡觉都在学习,我除了睡觉都在观察生活,如果你也用心的去看生活,也会有所发现的。”

        孟新竹点点头,很有道理的感觉。

        “那你说时间用来学习好呢,还是用来关心生活好?”孟新竹问道。

        “都好,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于跃道。

        孟新竹觉得有理,道:“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学习呢?”

        “你知道人为什么要结婚么?”于跃问。

        孟新竹想了想,放弃了异性互相喜欢这一点,道:“为了繁衍啊。”

        “哟,学习好就是不一样,都站在人类的高度了。”于跃笑道。

        孟新竹吐了下舌头,这确实不是真心话。

        “其实男女结合,就是为了取长补短。”于跃很正经的耍了一个孟新竹注定还不懂的流氓。

        孟新竹:“???”

        “所以你关注学习,我就关注生活就好了,这样以后用的到学习的你来,用的到生活的,我上。”于跃道。

        ……

        于跃有成功的让孟新竹说不出话来,但心里边复杂着呢。

        不知不觉,已经十点来钟,于跃心想再不回去的话就关门了,孟新竹是不可能跟自己去宾馆的,所以还是别动歪心思了,于是说送她回去。

        孟新竹看看时间,发现快乐的时光真的很短暂,点了点头。

        ……

        于玲的麻将馆已经张罗起来,王彪原打算办两桌收收礼钱,但被于玲拒绝了,理由是那些朋友能不来往就别来往了。

        自打出事之后,王彪自己也落了威,因为于跃帮他平了事,所以连带着对于玲也就有些服从,这次又是于跃拿钱弄得,所以更不敢和媳妇争论,于是道:“那让于跃过来吧,我和他喝点。”

        见王彪罕见的没急眼,于玲心中微微满意,或许经历这次,他变好了呢,何况自己不知疲倦的工作之余还悉心照料,想来他也应该知道自己的好,会改掉那些臭脾气了。

        又听他想叫于跃来表达感激,于玲心中更加满足,她当然希翼丈夫能和自家人融为一体,于跃正好是个切入点。

        而且也好久没叫于跃来家里了,于情于理都该表示表示。

        于跃接到小姑邀请,自然欣然而来。

        和王彪礼貌的寒暄几句,然后就被兴高采烈的王彪带到麻将馆观摩了一番。

        麻将馆也简单,无非刮个大白,再摆上几个麻将桌就OK了。

        于玲在家张罗菜,也就没下来,于跃拿出一支烟给王彪点上,道:“小姑夫,以前的事就不说了,但我小姑是真惦记你啊,你住院这些日子她都累瘦了,现在好了她又给你张罗生意,你可得往心里去,可不能在辜负她了。”

        “我知道,你放心吧于跃,以前小姑父是人是狗分不清,但经历这次,我看出来了,以后我指定不让你小姑跟我受罪。”王彪道。

        于跃点了点头,却也没真信,因为王彪此刻的样子表现的太诚恳,让他心里没底,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人都是这样子,每次你觉得他清醒了,但最后往往是狗改不了吃屎,于跃只是把话说出来,等他真再犯错,以后也好翻脸。

        “您能这么想最好,但是我还是说一句,我和我小姑从小一起长大,别看是姑,比亲姐弟还亲,你要是敢欺负他,那我可翻脸不认人了。”于跃道。

        “你放心吧于跃,指定不能了。”王彪诚恳道。

        两人说着便回了楼上,当刚一开门,于跃顿时闻道一股焦味。

        “啥糊了?”于跃下意识问道。

        “呀!”

        于玲惊呼一声,赶忙小跑向厨房,吧嗒一声关掉厨灶,开锅一看,鱼汤已经炖干了。

        于玲转头看向两人,愧疚道:“完了完了,鱼糊了!”

        于跃闻言一笑:“没事,鱼干点好吃。”

        王彪忍不住责怪道:“你忙啥呢?这大味没闻到?”

        “我,我接单去了……”于玲道。

        “那玩意等一会儿管啥的,一天天就知道整那玩意!”王彪埋怨道。

        于跃闻言想起了什么,道:“小姑,现在你是不是忙不过来了?”

        “能能能!”于玲赶忙道:“能忙过来,就是有时候一下子太多,我刚才光顾着聊天了,忘了鱼了。”

        于跃觉得是该雇人了,因为他知道,现在每日下单的都不少,成交量非常高,光想着收钱了,都忘了工作量加大了,看来小姑瘦了也不仅仅是照顾王彪累的,自己应该占了大头,顿时一阵惭愧。

        吃饭的时候,于跃一边和王彪喝酒,一边道:“小姑,咱们雇人吧。”

        “不行!雇人干嘛啊,白浪费钱,我自己能忙过来。”于玲道。

        于跃笑道:“雇吧,咱们注定要发展壮大,也不能一直一个人,鉴于你最近表现不错,我决定提拔你为经理!以后你管人就行了,接单聊天这种事就交给别人。”

        “不用,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于玲还是很坚持,她总觉得这钱被别人赚去太亏了。

        于跃笑道:“小姑,你眼界要开阔点,就你一个人,累死累活也终有忙不过来的时候,你要明白一个道理,管人比这个更难,也会创造更大的收益,明天就雇人,雇两个,你就管理就行了,工资每人两千五就行。”

        于玲道:“那也不用雇俩啊!”

        “你工资照旧,提成照旧。”于跃道。

        于玲一愣,见于跃这是铁了心了,心里一暖,但面上却撇撇嘴:“当经理还不给加薪啊?”

        ……

        饶是纵横江湖数十载,于跃却不得不承认,面对小姑,一胜难求!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4484/245343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