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逆流青春年代 > 第411章 不一样的老板

第411章 不一样的老板

        带着于跃和安语参观了一圈猪舍,王林总结了一个道理,读书人就是矫情。

        看个猪舍也能有感而发,要么感慨,要么明白道理的。

        于跃感慨一句人生到达了巅峰,然后安语也总结了一个道理,就是啥东西都是小时候好看,大了就不好玩了。

        这是安语对着小猪崽感悟的。

        于跃道:“你还是年轻啊,看的还是不够远。”

        “怎么呢?”安语问。

        “你要问我,喜欢猪羔子还是大猪,你说我喜欢哪个?”于跃问。

        安语笑道:“当然大猪呗,你就认钱。”

        于跃哈哈一笑:“所以啊,什么东西都是大了的时候才好,不能光看外表,得看实质,好看未必中用,懂么?”

        安语不是老司机,根本无从了解于跃隐含的意思。

        王林也没听出这是个荤段子,当然,不仅是隐晦,主要是他没有那个意识,要是一群糙老爷们聊天,或许能有警觉,关键是他没想到读书人如此下流。

        逛了一圈,几人离开猪舍,安语和于跃几乎同时大口的喘了口气。

        “二大,走,去休息室看看。”于跃道。

        “那有啥看的,里边都是烟呐。”王林道。

        “没事,溜达溜达。”于跃道。

        进了小彩钢房,于跃发现还是低估了全是烟这句话的程度。

        就这屋,哪里还需要点烟啊,直接大口喘气就行了。

        “这咋跟着火了是的呢?”于跃道。

        王林笑道:“也没啥事,不干活的时候除了唠嗑就是抽烟了。”

        于跃无奈一笑,然后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屋里一共六个人,他打眼一看以为都是生面孔,但听到一个人轻声叫了一声大侄子,于跃微微惊讶了一下,然后仔细一看,突然发现面熟,只是见过肯定是见过,就是忘了怎么叫了,于跃确定肯定得是叫大爷的,但不知道是大爷,还是二大三大什么的,虽然不乱辈分,但要是叫错就不大好了。

        王林聪明,见状道:“你这孩子,这不老马你大爷么。”

        “啊对!”于跃恍然大悟,然后叫了声大爷,接着道:“这一年也不回来机会,记得是记得,就老忘了叫啥了。”

        王林哈哈一笑,众人也微笑以对,他们也都知道,老马虽然和于跃家有亲戚,但是于跃奶奶那边的表亲,在农村这些亲戚里道里边已经不算太近了,而且也不是一个屯,要不是农村好走动,早都可能没啥联系了。

        这家伙能来这打工也是因为和老于家是亲戚,所以才过来的。

        王林找了两个凳子递给于跃和安语,安语见于跃坐了下来,知道不是要立马走,也坐了下来,只是不知道于跃进来干嘛,看到这么大的烟为什么还不走,难道要礼贤下士的和大家聊聊?

        于跃坐下来道:“二大,你给我讲讲咱们这边工作方式呗。”

        王林微微一顿,道:“就三个喂猪,三个收粪便,再就是哪有零活了,大家忙乎忙乎。”

        于跃点点头:“那干活的时候不带口罩?”

        王林道:“带那玩意干嘛?”

        其他人也是不解,怎么的,还怕大家感冒传染猪啊?心中没来由的有点生气。

        农村人,除了农活一般都出去打工,在外边打工的人都知道,这天下的老板啊,管事的啊,都是特么的剥削鬼,不管你死活,就关注自己那边好不好。

        所以听到于跃说口罩,他们就觉得这家伙在心疼他的猪。

        所以一时间众人敢怒不敢言。

        但于跃接着一句话就让人迷糊了。

        于跃道:“猪舍多埋汰啊,那么老臭,还都是飞尘啊,细菌啥的。”

        几人微微惊讶,然后心中不由得好受不少,一人笑道:“没事,这玩意有窍门,进去不能用鼻子喘气,要不然熏死你,用嘴就好了,闻不到味儿。”

        于跃登时傻眼,安语在一旁恶心的不行。

        不用鼻子呼吸,用嘴呼吸,就为了不闻味儿?那特么的不都进嘴里啦?

        这也是劳动人民的智慧啊……

        于跃哭笑不得道:“那更埋汰啊,病从口入啊。”

        那人道:“不都一样么,你鼻子不也吸进去了么,咋的都躲不过去了,还不如少闻点味呢。”

        于跃道:“不一样的,您知道人为什么有鼻毛么?因为这东西有过滤作用,你要是用鼻子呼吸,它能过滤一些脏的,这是保护人的,所以用嘴呼吸就真进去了,用鼻子虽然也逃不过,但干净多了。”

        众人闻言大开眼界,娘的,鼻毛原来是干这个的!

        本来还觉得丑呢,还觉得那玩意没一点卵用呢,合着有任务!

        王林闻言道:“戴口罩喘不上来气,不习惯。”

        于跃道:“那就是不适应,习惯了就好了,我看上地的,不少也都带啊。”

        “那都是老娘们,怕把嘴吹裂了,老爷们哪有带那玩意的。”有人道。

        在他们眼里,很多东西都有个区分,很多东西都归为老娘们行列,认为男人干了那就不爷们儿了,根深蒂固的思想。

        “人家大夫也都带口罩,可不分男女。”于跃笑道。

        “那能一样么,人家是啥人,咱是干啥的,比不了。”有人说。

        “那有啥比不了的?他们咋的了?多点啥啊?别说他们啊,生红雪厉不利害?还大明星呢,咋了,生老三那鬼样子,她不得照样叫爹么?”于跃说。

        众人闻言眼睛一亮,接着笑了。

        不仅是于跃这个道理讲的好,关键是这话说的也对脾气。

        可不么,生老三那个鬼样子都是明星的爹,那些个大夫医生啥的有啥高高在上的。

        没准咱儿子,孙子将来还是干部呢。

        “二大,定个规矩,买点口罩来,必须常备着,以后进猪舍干活,必须带口罩。”于跃道。

        刚觉得于跃对脾气,结果不料这家伙来了个规定,众人微微一愣。

        “不行啊,真带不了,我带那玩意喘不上气,能憋过去。”一人道。

        他的想法代表了所有人的想法,真是不习惯,所以虽然于跃是为了他们好,但还是不想。

        “对,于跃,没必要浪费那个钱,你就是买来了,大家也不戴,一样的。”王林道。

        “不戴可不行,这是规定,就像得按时喂猪一样,如果戴不了,那就别干了。”于跃说。

        众人闻言又是一愣,啥情况,就这么点事,还强制了?不戴还不行,还不能干了?

        王林顿时有些为难,忍不住道:“你也不能在这天天看着啊。”

        于跃闻言不解,道:“你不是天天在这么?”

        “啊?”王林一愣。

        “你得看着大家啊,不戴不行,提前说好,能干就干,不能干就别干,干就得服从规定,谁进猪舍不戴口罩,罚款,一次一百,三次解雇。猪舍不是都有监控么,我回去也让我爸盯着点,抽查,如果他发现了,你没有罚款,那一样,也罚你。”于跃说。

        王林有点懵,于跃突然不二大二大的了,此刻就像一个老板一样了,掷地有声,就是命令,不容拒绝那种。

        “不是,于跃啊,没必要啊,口罩没几个钱,但也是钱啊,你费钱,大家还不乐意,何必呢?”一人道。

        于跃知道这思想一时半会是转变不过来了,接着看向王林:“二大,雇大家干活有合同么?”

        “合同?要合同干啥?”王林道。

        “没合同,也没规章制度……”于跃嘀咕一声。

        合同,规章制度…….

        几人听着就一个感觉,这个读书人,这个有钱人,来他们这群人中间装大瓣蒜来了。

        安语知道,这些人不需要合同,就是契约精神,来了,干活,干完活,拿钱,就这么简单。

        “我问你们个事,你说如果你们在这干活,我打个比方,不是咒谁哈,万一不小心把腿啥的别折了,咋办?”于跃道。

        众人闻言一愣,这比方是不大好,但猪舍里东西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干活不小心还真容易受伤,虽然别折腿有点夸张,但也不是不可能,别说别折腿,万一寸劲,没准一个跟头摔死呢,这都保不齐。

        但众人接着就疑惑了,能怎么办?

        “二大,你说咋办?”于跃问。

        王林寻思了一下,道:“你说咋办?”

        “我啊?我不管。”于跃道。

        众人没想到于跃如此干脆果断,不由得一愣,你不管?虽然老子不小心,但在你家干活受的伤,你不管,你特么还有良心么?

        看到众人错愕,于跃道:“我当然不管啊,你们觉得有问题么?”

        众人面对于跃,还是有点胆怯,一时间没说话,王林道:“打工还有工伤呢。”

        于跃点点头:“是,打工有工伤,但你们是给我打工么?谁能证明啊?有合同么?到时候你真摔怪了,别坏了,我不想给就不给,不服你们去告我啊,看官司谁能打赢,我还说你是突然闯进我猪舍不知道干啥的呢  ,反正我是不会承认你给我打工的。”

        众人登时无言以对。

        于跃又道:“所以,没有合同,你们就是不合法的,你们的权益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懂么?”

        众人似乎懂了几分。

        “所以签合同,只能对你们好,不签合同就是对我好,活你们不能少干,但该有的权益你一样捞不到。”于跃说。

        众人明白了几分,安语看着于跃的样子,心中一阵舒服,这家伙帮着自己的员工算计自己,也是挺有意思的。

        “我回家告诉我爸准备合同,咱们第一步把合同签了。”于跃道。

        众人没说话,于跃又道:“然后有了合同,你们就有权益了,比如工伤,我得负责,你们不用担心我有没有良心,反正只要受伤,我没良心你们也可以去告我。”

        “那规章制度呢?”王林明白了几分,觉得于跃先示好,肯定还有要求,这就是老板的心机,虽然他和于爸关系好,但这只是人之常情想到的。

        “对了,第二步就是规章制度,我也不太了解大家工作模式,但我想到的有几个,第一,工作必须戴口罩,不戴就像我说的,轻则罚款,重则解雇,我告诉你们为啥哈,因为有合同了,我就得对你们的健康负责,猪舍里边都是灰尘细菌,对呼吸道伤害贼大,如果你们在我这干活染上呼吸道疾病,你们可以告我的,这也是工作伤害的一种,只是不是直接的,是长期的。”于跃道。

        “这也算工伤?”有人惊讶道。

        “当然算了!”于跃道:“这工作虽然给大家带来了点收入,但我觉得真不高,如果你们在这干活染了病,你说你们上有老下有小的,我真良心不安啊,所以我不是为了管你们,我是真怕你们得病,那东西你们别觉得危害不大,这病都是日积月累行程的,一点一滴就长出来了,到时候真得病了,你们家里都傻了,我也跟着烦,我还得赔偿,一是我良心过不去,二是你们也可以告我,这东西法律也能做出鉴定,这病真和这个工作有关系,我就得担责任,所以为了我良心过的去,为了大家健康,也为了我少花点钱,咱们就规矩点,得预防,戴口罩,不戴我不用。”

        “于跃,你行!”

        “对,你好样的,这口罩我戴了!”

        “这活干着舒服!”

        众人七嘴八舌的现场对于跃表达感谢,于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禁笑道:“你们背后感谢就行了,当面说我还怪不好意思的。”

        众人哈哈大笑,安语在一旁也笑的灿烂,此刻的于跃很迷人,也很伟大。

        或许也能算半个高尚的人了,起码他有良心。

        于跃笑着道:“你们以后也记住,包括家里人出去打工,如果遇到工伤啥的,别怕那些老板,就使劲要,医疗费负责不说,其他的损失也得算上,也包括那些粉尘啥的造成的伤害,实在不行就告他们,没啥怕的,如果整不明白你找我,我给你们找律师,咱干活本本分分踏踏实实的,就不用担心别的,自己的利益得守护好。”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4484/25402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