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 第七章 永恒美丽的追求 7.2 神秘的高贵客人

第七章 永恒美丽的追求 7.2 神秘的高贵客人

        作为整个东流球王国最著名的海滨旅游、度假圣地,冲浪岛是有非常多的值得一游的地方。与东流球王国本土并不相同的本地土著学问、金色细腻一望无边的沙滩、美丽多情的少女、甘甜可口的本土果酒、独具一格的海鲜饮食,还有最最著名赌场一条街。

        对!

        这里拥有整个东流球王国唯一法律许可经营的赌场业务,每日吸引数以万计的具有冒险精神的男女迷醉其中。但这里也是整个东流球王国最安全的地方之一,在东流球王国暴力社团也是可以合法存在的,所以在警方和暴力社团明暗两个社会的共同努力下,其实在这里针对游客的各种犯罪非常少,而且破案速度和破案率非常高,领先东流球王国本土。使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可以放心地在这里度过自己美妙的假日。

        杜公平、美弥子选择的一间最高档的五星级大酒店作为自己的旅游卧榻之地。这是美弥子贴心地选择,因为这里带着一间巨大的赌场。虽然杜公平表示只在要海边找一间挨着海滩的度假小屋就好,但美弥子轻声地告诉杜公平,男人都有好赌的天性,这一点她非常知道。所以,她为两人选择了这里。

        下了游轮,和老人、小女孩、摄影青年一一告别,当然小女孩还专门与大狗太郎进行了亲密不舍的告别。酒店方已经有专门的人在这里等待,两人把行李交给他们。请他们送往酒店后,首先办理了将太郎寄存在宠物店的工作,这是因为酒店是不允许宠物进入酒店的。办理完太郎在宠物店的临时寄住事情,杜公平和美弥子就背着简单的行李包,开始了自己的冲浪岛之游。

        这是类似背包游那种计划。虽然一定不会如旅行团那样有效率,但是时间和地点可以灵活掌握,最适合杜公平和美弥子这种不需严格按时间来推进的情侣了。根据之前的计划,两人首先来到了岛上最著名的本地风情的饭店,品尝了本地用椰肉烹制海鲜,当然也少不了当地的那一个个用椰壳酿制的果酒。之后,坐着本地的人力三轮车,来到了贝壳广场。这是一个用贝壳铺制成的广场,这里定时会有当地人举办的花车游行活动,非常热闹。参加完当地人的花车游行节目,两人回到酒店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

        办理完入住,两人更换了更为休闲的衣服后,又来到了酒店附近最为有名的、只有夜间才会营业小吃、大排档一条街。各类独具特色的海鲜烧烤和食物是必须品尝的,杜公平和美弥子就这里出现的众多青年情侣一样,一边沿路品尝一边沿街游玩。这里人流非常多,很多都是非常年青的男女情侣,每一个人都洋溢着欢乐的笑容,使这里变成欢声笑语的海洋。

        杜公平和美弥子最后定坐在一间人声最为鼎盛的海鲜大排当的露天桌子旁。这里数家不同商家经营的海鲜大排档连成一片,一排一排整整齐齐的,足有数百桌的样子。这时这里的桌子已经80都坐上了人,感觉足有上千人在这里同时就餐。无数的桌子中间,还不时穿梭着戴着草帽的土著帅哥和穿着草裙的土著美女,不时应客人要求,表演地一场本土歌舞。

        杜公平和美弥子有本地服饰的粗皮少女服务生的帮助下,完成了自己的食物点取后,就又开始了你侬我侬的暧昧时光。食物一盘一盘地慢慢上来,杜公平和美弥子相互亲密、相互喂食自己喜欢食品的时候,一个英俊的青年来到他们的旁边。

        英俊青年指了指杜公平和美弥子正进食的桌子,躬身礼貌且友好地问,“你们好!我是寺胁康文,一名青年导演。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杜公平看向这个自称是青年导演的青年。青年只是简单地给杜公平一个小小地微笑。之后,青年就把自己火热的目光投向美丽的美弥子,同时展示着自己自认为最迷人、最有风度的形象。就像一个极度自信的雄孔雀。

        真是一个不叫人喜欢的家伙!而且非常没有礼貌地这样看着一样已经有男友的女孩。

        杜公平非常不喜欢这个家伙。特别是他一直盯着美弥子看的样子,仿佛是一只恶狼。一只有着美丽、英俊外貌的恶狼。所以杜公平马上进行了回绝,干净、准确、意思表达清晰的回绝。

        杜公平,“不行!大家不欢迎你。那里有的是地方!”

        杜公平一指旁边的桌子,毫不留情地回绝这个自认潇洒的青年的搭讪。青年一直微笑的脸立时一僵。但是看起来,他还是具有丰富搭讪经验的人物,面对杜公平的严词拒绝,并不气恼,转头年向坐在杜公平身边的美弥子,继续展示着自己迷惑女性的本领。

        青年,“这位美丽小姐的意见呢?”

        不得不承认这位自称是青年导演的寺胁康文,还是非常帅气,具有风度和迷人的微笑。如果是一般的青春期少女,一定会被他的外貌和所谓的青年导演职业如吸引,而作出挽留的言语。但是美弥子可不是一般的女孩,还是在东流球王国神话传说中,玩弄古代书生感情和生命的可怕存在。于是在这位自认良好的青年在认为自己马上就要听到女孩“叫他留下吗”之类话语的时候,美弥子也同时给他迎头一击。

        美弥子,“你很讨厌!非常讨厌!大家不喜欢你,更不欢迎你!”

        不是欢迎留下的话语,也不是中性挽拒的回绝,而是直接的击溃。这位青年导演再次被击溃,狼狈离开。望着那人狼狈而走的身影,杜公平、美弥子相对一望,不由地同声笑起。

        杜公平,“你的打击也太重了吧?”

        美弥子,“是吗?我可不愿意被自己的夫君有任何不高兴的感觉啊!”

        杜公平,“不过,好像非常解气。”

        美弥子,“是啊,我也非常讨厌这种玩弄少女身心的家伙!”

        杜公平,”你就这么肯定?”

        美弥子,“一看就知道,所谓的青年导演!可能连照相机都不会玩。自称是青年导演,只是一个吸引和诱骗小女生的小技巧罢了。”

        杜公平目光严肃,他知道美弥子可是知道很多东流球王国中并不为普通广为知道的种种事情。

        杜公平,“那种骗钱、骗色,最后还可能留下女孩照片或录像,要挟成为失足少女的坏人吗?”

        美弥子,“是的!”

        得到美弥子肯定的答案,杜公平马上感到刚才的辱骂还是非常非常太轻微了。

        杜公平,“我还以为冲浪的治安非常的良好呢!电视和报纸上不是一直说冲浪的治安非常良好吗?怎么会有这种人的出现!”

        美弥子微笑地仿佛是说再正常不过的东西,“其实在整个东流球王国的很多城市都有这样一类不良的存在,就连京洛、大良这样的大城市也是一样。他们以良好的形象、叫女生心动的职业将女生进行诱骗。当女生将心身都交付给他们后,他往往不仅会骗钱,还会把女孩送到风俗店等不良的地方……”

        杜公平,政府和警察都不管?“

        美弥子,“没法管,很少人会去报警。就算报警了,也判不了很重的罪。所以政府、警方、媒体的做法只能是经常把这种事件和犯罪手法进行曝光,提醒国民注意。但是就是这样,他们依然也能常常得手。“

        杜公平叹息,“看来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完全没有恶罪的发生!”

        美弥子,“是的!社会公正只是相对的。很多情况下,许多事情是无法避免和抗拒的。只能自己拥有保护自己的警惕和能力,不要为甜言蜜语和美好承诺所欺骗。”

        杜公平,“好了,不要被坏东西打扰到大家的心情。大家点一首歌舞怎么样?”

        美弥子,“好啊!”

        杜公平看着正在不远处桌边进行表演的一个草台班子的表演组合。那里正有5名当地土著美女在个当土年青男士乐师的音乐声中进行着本地舞蹈的表演。

        杜公平,“她们跳的冲浪火祭舞,大家小学时曾经学过,我可是会跳的。”

        美弥子拉住杜公平的手,“我也会的。”

        杜公平,“那大家跟她们一起跳,好不好?”

        美弥子,“好啊……”

        于是杜公平马上跑过去和这伙艺人进行了预约。一会儿,表演艺人们走了过来,杜公平和美弥子点了自己喜爱的曲目后,他们就开始了表演。与其他桌的单纯听看不同,杜公平、美弥子同时也加入了舞蹈。

        本来就是非常热情、开心且简单的舞蹈,杜公平、美弥子加入一起舞蹈后,先是几名金色碧眼的外国男女也手拉着手加入了这个舞蹈的圈子,接着就是更多的年青人加入了进来,场面更为欢乐,伴奏的男艺人更加地买力。一时,这里成为歌舞、欢乐的天地。

        这片已经聚集数千人共餐的热闹大排档集聚广场的一个普通一个小方桌旁,几个男人正如一般顾客们一样吃着本地的烧烤美味,喝着多沫的生鲜啤酒。

        那个自称是青年导演的寺胁康文默默坐回他们之中,一脸阴沉。

        一个伙伴热情地为他让开了座位,“怎么样,寺胁?你看中的猎物到手没?”

        寺胁康文用一双怨毒的眼睛回首紧盯着不远处正在热舞的杜公平、美弥子。

        寺胁康文,“那个可恶的女人!……”

        这个刚才自称青年导演的青年刚刚说,就被这几人中的首领止住。

        首领,“忘掉刚才的事情!”

        寺胁康文倔强,“大哥!可是……”

        首领声音变得更加严厉,“忘掉它!大家虽然是社会中的黑暗人物,但是也要遵循必要的默认法则。大家的事情就像是钓鱼,钓上了,那么谁也不能太说什么。但如果大家直接下手去水里抓,那么你就要承担更加严重的后果!”

        首领说着,拉开自己左臂的长袖,一个仿佛是一根瘦肉弱棍的无手小臂露了出来。原本应访有一只手的小臂上,此时只是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立时,几人鸦雀无声。

        这片著名露天海鲜广场不远处的那家高档酒店,也是杜公平、美弥子已经登记入住的那家酒店。酒店顶部最昂贵的那间总统套房。属于它的那个巨大的、布满花卉的阳台,一个美丽的身影正顶着烈烈海风,如骄傲白鹤般立着。背后明月如镜,身影印入月影之中,仿佛月中走下的仙女。仿佛是被远处的热闹如吸引,仙女一身白裙、一步一步慢慢前行,来到了这个只属于那间最昂贵总统套房的私人花园阳光的边缘。

        一个女仆着装的年青女人快步跑进这个仙女般的女人身边,面容之中满是担心。

        女仆,“小姐,小心!”

        仙女般的女人静静、宁静地在站花园阳台的边缘,看着远处这个灯火通明的区域。区域中间的一片正欢声雷动,无数人正在纷纷加入快乐的土著舞蹈。那里像一个大海中的漩涡,正不断释放着自己的生命活力,不断扩大、不断扩大。

        女人,“那里是什么?他们在干什么?”

        女仆,“那里是这里最著名的美食一条街。他们应该正在表演本地歌舞。”

        女人,“他们看起来很快乐。”

        女仆,“小姐准备过去看看吗?小姐应该多到处走动走动。”

        女人,“美食一条街,应该有油烟的吧?”

        女仆,“是的,不过……”

        女人,“油烟对皮肤不好!不去了。”

        清晨起来,杜公平拉着美弥子的小手准备下电梯时,却发现此时的电梯竟然正停止工作!而且是所有的电梯都停止了工作!

        这可是五星级酒店!是非常非常高档的酒店。根据管理规定,他们一定会定期对自己酒店中的重要设施进行检查!所以不可能出现这种所有电梯都坏掉的情况。所以有些让人无法理解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电梯间中这时已经积累好几个客人,大家纷纷表达出不满的情绪。一个年青的女性服务员,正在电梯口安抚他们。

        见到电梯不能使用,作为一家之主的杜公平主动站出来,向女服务员进行问讯。

        杜公平,“发什么事情了?”

        女服务员马上双手合在身前,深躬到底,“十分抱歉,客人!电梯正运送顶楼一名客人的行李,很快就可以使用完毕。”

        客人a,“怎么会这样!酒店难道没有专用的货物电梯吗!”

        女服务员继续深躬到底,身体直接转向了客人a,“对不起!十分对不起!由于这位客人的行李比较多的情况……”

        客人b,“那就慢慢运,凭什么占用客用的电梯呢!难道他是客人,大家就不是客人了!”

        女服务员,“这位客人比较尊贵。如有使您不便的感觉,大家代表酒店方深表抱歉!”

        女服务员不断地鞠躬道歉、不断地好言安抚,但依然无法使大多数客人产生满意。不过,很快电梯就恢复了使用。

        混在众人的中间,杜公平和美弥子依然你侬我侬。

        美弥子低声甜甜,“公平,难道你不好奇是什么人吗?”

        杜公平甜言蜜语,“没有,我现在全部的心思都在你的身上。”

        美弥子声音喜悦,“公平君……,你的话太甜蜜了。”

        杜公平声音暧昧,“是吗?我怎么感觉还不够。”

        ……

        两人坐着电梯从自己的楼屋来到一楼,走到大厅时,竟然发现那场对整个酒店运营造成影响搬运事件依然没有完全结束。正时一个米多高的、包装严密的大木箱正被几个工人,小心地以竖立着的方式向着大厅后面的货运电梯抬去。而且这只运输的队伍的前后,竟然还有酒店的数名保安前后清理着道路,将阻路的客人一一请开。

        一名青年的保安来到了杜公平和美弥子的身前,用手臂指引两人让开大厅正中的道路。

        保安先是鞠躬,于是歉意请求,“对不起,客人!请让一让。谢谢!”

        杜公平和美弥子正是爱情甜蜜的时候,更不想在此时被外面的事情影响心情。于是就配合地让到了一边。当然也有那些因为电梯被占,不得不等待而产生一肚子气的客人,理直气壮地要与保安进行理论。但是很快就被大堂的早已经准备着的值班经理们一个一个拉到了一边,然后不住地进行道歉。

        这种使一家五星级酒店全力配合的情况,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显示这是一位非常与众不同的客人、一位地位高贵的客人。

        美弥子,“看来大家住的酒店还真是来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啊!”

        杜公平,“和大家有什么关系?”

        美弥子明亮眼睛灵活闪动,“难道你不好奇吗?这可能是一位只会在电视资讯中出现的大人物啊!”

        杜公平,“这和大家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家现在的目标地,可是冲浪海滩!整个东流球王国最美、最好的沙滩!大家可要抢在人没有太多时候,占据一个很好的位置啊!从而展开大家今天最美好的旅游时刻……”

        美弥子,“这个很重要!”

        杜公平,“是的,很重要!”

        美弥子,“大家一定要努力完成它!”

        杜公平,“是的,大家必须完成它!”

        美弥子,“那大家现在该做什么?”

        杜公平,“我认为是,应该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里!”

        美弥子,“那大家出发吧!”

        杜公平,“好,大家现在就开动!”

        两人快乐地、手拉着手地跑出酒店,坐上早已经订好的出租车,直奔自己今天的任务目标。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5353/251105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