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寻唐 > 第一百八十七章:诛林

第一百八十七章:诛林

        “城内开仓放粮。”柳成林高踞在大案之后,对柳长风道:“这件事你去负责。”

        柳长风躬身领命。

        “杨希,城外设立粥棚,划定区域,搭建一些窝棚,给那些流民临时居住。”看向另一边,对着另一名将领道。

        杨希有些犹豫,拱手道:“校尉,这些都是暴民,又曾经攻打县城,击杀官员富绅,罪在不赦,校尉不治他们的罪,已经是宽大为怀了,如今还要赈济他们吗?”

        柳成林沉着脸道:“春上的时候,这些人还是景州良民,大家沿途而来那些长势还算不错的庄稼,也应当出自这些人之手吧,怎么到了现在,他们就成了暴民了呢?”

        杨希被噎了一下,无奈地道:“校尉,我倒不是反对赈济他们,您说得对,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景州子民,我是担心这里一旦开始赈济,周边的流民便会蜂涌而至,到时候就难以收拾了。”

        他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道:“校尉,这些粮食,大部分是常平仓的粮食,还有一些是军粮,是春上运到景州来的,就这么消耗了,只怕不好交待。”

        柳成林哈哈一笑:“是啊,安陵的粮食我也去看了,基本上出自常平仓和军粮,可这些粮食不应当待在景州仓内吗?怎么会出现在粮商的店里被高价出售呢!”

        他凶狠的目光转向了一侧,那里站着数名官员,却是这安陵的县令,主薄,县尉等人,除了县令此时还昂着头不屑地看着柳成林,其它人都低着头,不敢直视柳成林。

        像柳成林这样的悍将,当真是自带杀气的,此时看过来的眼光实在不善,心中没有一点底气的人,还真是顶不住。

        “卢子高卢县令,你可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明?”柳成林下巴微挑,看向县令卢子高。

        卢子高拱拱手:“柳校尉,关于这件事,您还是直接回景州去问刺史好了。”

        柳成林斜睨着卢子高,嘿嘿笑道:“这件事,何须去问卢刺史,无非就是你们这些利欲熏心的狗东西,勾结常平仓官员,盗卖储备粮以中饱私囊,现在事发,居然想栽赃于刺史,当真是胆大妄为,不知死活。来人!”

        一队甲士应声而入。

        “将这些贪官污吏给我拿下,盗卖官粮,逼反百姓,罪在不赦,押出去,斩首示众,以敬效尤。”柳成林断然喝道。

        “喏!”甲士们轰然应声,上前扭住卢子高等人,倒剪着双臂便往外拖去。

        “柳成林,你敢杀我?”卢子高惊慌地大叫起来:“卢刺史是我族兄。”

        “八竿子打不着的关戚,居然还想攀附刺史。”柳成林冷笑一声,挥了挥手:“拖出去,砍了,提着脑袋在城内游行示众,然后再去四乡八里传首示众,告诉百姓们,贪官污吏已被就地正法,让他们好好地回家抗灾减灾。”

        直到此时,卢子高才发现,柳成林当真是要杀了他,终于惊慌失措地他大声喊了起来:“柳校尉饶命,这些粮食不是我的,是......”不等他喊出来,甲士已经是牢牢地堵住了他的嘴,将他拖了出去。

        片刻之后,几个血咕隆咚的脑袋便被甲士血淋淋地提了进来,柳成林厌恶地摆了摆手。

        大堂之中,杨希,蔡德等人都是相顾失色。

        景州城,刺史卢金七窍生烟。

        “大胆,狂妄,找死!”他愤怒地犹如一同狂兽在屋里走来走去。卢子高死了他一点也不在乎,正如柳成林所说的那样,只是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关戚,不过是姓卢而已。但柳成林在安陵,却把没收而来的所有粮食全部都据为己有,开仓放粮,赈济灾民,剩下的全揣进了自己的腰包,那些早前卖出去的粮食所弄来的款项,也被他全都私吞。质问之下,他居然说被早前暴民攻打县城之后抢走了,现在那些流民已经回家,实在无法追回。

        最气人的是,此人居然还向自己讨要欠下来的两月军饷,说军饷不至,他的士兵都不愿意再开拔了,只好先呆在安陵。

        “失策啊失策。”卢金捶足顿胸:“就不应该让他去安陵,现在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被他捏住了把柄不说,现在还要挟起我来了。”

        “柳成林此人,心怀异志。”同样因为柳成林在安陵的举动而损失惨重的景州长史何志高阴冷地道:“刺史应当马上给节度使上书,此人只怕需要早除,不然必成我横海心腹之患。”

        “不错,此人与成德有勾结,他的老子不就在成德当官了吗?”卢金一捶砸在桌上,“我马上给节度使上书,此人在景州嚣张跋扈,强抢储备粮分放给百姓,邀买人心,居心叵测,节度使应当早早图之。”

        “刺史,用不着上报节度使了。”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景州三驾马车之一的别驾冯嵩急步而来,“刚刚节度使府派人送来了急件,要大家马上诛杀柳成林。”

        卢金与何志高都是一怔。

        “武邑李泽,已经向柳成林之妹提亲了。”冯嵩道:“李泽杀朱斌,朱延年,艾松,毁德州,节度使恨不能寝其皮而食其肉,而柳镌不但投降李泽在其麾下为官,如今更是想把其女许配给李泽,节度使如何能忍?柳成林,悍将也,如果不及早处理,生起祸患来,则景州危矣,横海危矣。”

        “柳成林麾下有一千悍卒,而我景州,虽然勉强也能集结一千甲士,但终不是他的对手,而且现在大雨连绵,灾情严重,暴乱不息,连府兵也征召不起来多少,怎么能杀得了他?”卢金虽然恨不得马上一刀宰了柳成林,但好歹脑子还是清醒的,深知要硬碰硬的话,自己可不是对方的对手。

        “何需大动干戈?”冯嵩冷笑道:“柳成林已经平了安陵暴乱,便让他回景州便了,回来了,随便找个借口将他骗进城内来,数十刀斧手足矣。”

        “那他的军队?”

        “杨希,蔡德都是从节度使亲卫之中出来的,没了柳成林,他们自然可以接手这支军队,再诛杀了柳成林在军队之中的亲信,便再无祸患了。”冯嵩道。

        卢金连连点头,看着何志高道:“看起来,大家还真要再付个这家伙二个月的军饷了,否则他便赖在安陵不回来,大家可就无可奈何。”

        “对一个要死的人,不妨慷慨一些。”何志高嘿嘿笑道:“这家伙在安陵,自以为抓住了大家的把柄,想来得意的很,刺史,不妨大家便装低作小一回,让他以为咱们服了软,这家伙一向眼高于顶,不将我等放在眼里,这一回便让他知道大家的利害。”

        “说得不错,长史,你便跑这一遭,将这两个月的饷银给他送去,再私下送一些财货给他,告诉他粮食一事,到卢子高为止,让他别过分。”卢金道:“软话要说,但硬话也不能少,不然反而会让这家伙看出异常来,软硬兼施,才是大家对付他的正常状态,才会让他察觉不到大家会要他的命。”

        冯嵩点头道:“是这个道理,此人虽然武将,但并不蠢。”

        “那杨希蔡德哪里谁去联络?”

        “何长史去的时候,带上节度使派来的那人,进了柳成林的军营,那人自然会去联络杨蔡二人。”冯嵩道。

        “既然杨蔡二人是节度使的人,何不让他二人直接发动兵变干掉柳成林,这样岂不更方便?”何志高摊手问道。

        冯嵩摇头道:“杨蔡二人虽然在柳成林麾下时间不短了,但两人也只统带了各两个曲三百甲士,而且这些甲士中的基层军官,也多为柳成林一手训练而出,而其部最精锐的四百人,则是由柳长风所统领,发动兵变,杨蔡二人根本没有那个胆子,成功的可能性也太低,唯有柳成林,柳长风这些人死了,杨蔡二人才能顺理成章地接手。”

        “明白了,那我便跑这一遭。”何志高点头道。

        数天过后,柳成林满意地拿到了军饷,当然,现在他其实也不缺钱了,杀了卢子高等一众安陵官员,从他们的家里抄出来的钱财,足以让他为自己的士兵发饷再加上赏金还绰绰有余。当然,还有那些卖粮而来的赃款,不过这个钱,柳成林并没有准备动,常平仓空了,总是需要买粮来补足的。既然卢金已经服了软,那也就不为己甚,自己还要在景州驻扎,与本地主官当真把关系搞得不可收拾了对自己也不利,这也是他在杀卢子高的时候,不愿对方攀扯上卢金的原因所在。

        各退一步,天高海阔嘛!

        何志高的卑颜屈膝,何志高的色厉内茬,在柳成林看来,便是对方和解的信号。他满意地接受了对方的善意,下达了准备班师回景州的命令。

        这种满意,开心的状态,在半夜时分,被一个他万万没有想到的突如其来的人而打破了。

        看着柳长风带进来的蓬头垢面,一身狼狈的孙志,柳成林震惊万分。

        “孙兄,你怎么会来这里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45424/25671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