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五章 不义之财

第五章 不义之财

        完事了?

        真的假的?

        这么快就破案了?

        厅长给的三天时间,现在一天还没到吧!

        “快,给我看看!”

        放下手中的文件,曹云山难以置信地拿起楚牧峰递过来的口供翻看起来,等到他从头到尾看过之后,是满脸喜色。

        “好好好!牧峰,这事干得漂亮!”

        站起身来,拍了拍楚牧峰的肩膀,曹云山充满赞许地说道:“没想到困扰咱们刑侦处这些天的案子,到你手里一天不到就给破了。不错,牧峰啊,这次我一定得为你请功!”

        “处长过奖了,这都是因为您指挥有方,才能这么快破案。”楚牧峰十分谦虚地说道。

        虽然年轻,但他不是个愣头青,反正这个功劳自己肯定跑不掉,那不如带上曹云山,雨露均沾嘛。

        听了这话,曹云山果然很满意。

        这件妖猫案的确是让他很头疼恼火,毕竟这是他直管的第一科室负责办理的案子,加上又一帮学生天天来嚷嚷,都惹得厅长怒了,办不好的话,他肯定是颜面无光。

        现在办得这么利索漂亮,曹云山说话都有底气。

        “对了,牧峰,你来咱们警察厅也有段时间了吧?。”

        “恩,处长,来了半年多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对了,你们一科那边不是有三个刑侦队吗?以你警校的学历,再加上这次破案的功绩,我看完全能当个副队长了。”

        “正好刑侦一队的副队长空着,你希翼很大啊。”曹云山手指敲打着档案,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话并没说死。

        其实楚牧峰心知肚明,既然曹云山能当着自己的面这么说,那这事肯定是不离十。

        为什么?因为警察厅刑侦处的三个副处长,分别直管三个刑侦科。

        别的科室他们没多少言权,但在各自直管的科室中,任命个副队长这事,还是能做到一言九鼎。

        所谓帮着提一提无非就是种自谦而已。

        当然,这次要是真能提上去的话,也就彻底坐实了自己是曹云山一系的身份。

        这和之前的师兄师弟不一样,是真正一条绳上的人了。

        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楚牧峰当下颇为激动地说道:“多谢处长栽培,我一定尽心尽力,绝不辜负你的希望!”

        “呵呵,你有能力,我这个做师兄的自然要拉一把。哦,对了,继续去审审那个姓汪的,让他把该说的都说出来。”曹云山将口供放在桌上后,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处长!”

        楚牧峰顿时心领神会。

        什么叫做该说的,那当然是金钱了。

        你汪威善既然敢杀死简如云那铁定是死刑,既然这样,留着的钱也就没用,那就全都贡献出来吧。

        ……

        审讯室中。

        当楚牧峰再回来的时候,王格志马上主动站起身来迎上前去,乐呵呵地将第二份口供递过去说道:“牧峰,这家伙又倒出来点东西,你看看有用吗?”

        “好!”

        接过材料,楚牧峰随意翻了翻,然后神色一沉,目光冷冷看向汪威善。

        “汪威善,你是不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拿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想要蒙混过关?我告诉你,要想少受皮肉之苦,就赶紧老实交代!”

        “官爷,我是真没有要说的了,该说的都说了啊。”

        身子微微颤抖的汪威善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张了张嘴,声音沙哑地说道:“官爷,能给口水喝吗?”

        “想要喝水?行啊,那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说,我说!”

        “你这些年赚的那些不义之财都藏哪了?”楚牧峰扇了扇手中的口供问道。

        “真的都在那个宅子里。”

        “你配制出来的哀嚎还有多少?”

        “一瓶,只有一瓶!”

        “扁鹊堂的刘豆是不是帮凶?”

        “不是不是,刘豆只是学徒,他和我……”

        汪威善一开始还是聚精会神,后来越来越疲惫,到最后说出来的话几乎都是下意识的本能回应,有气无力,却没有打愣。

        问了半天之后,楚牧峰肯定汪威善并没有说谎。

        “把他先关起来!王哥,办好了跟我去一趟烟花巷!”

        “好嘞!”

        ……

        烟花巷69号,汪威善的私宅。

        经过仔细搜查之后,楚牧峰面前放着一堆东西。

        现金的话法币有二三千,还有四根小黄鱼和半罐现大洋,全都是汪威善这些年赚来的不义之财。

        意外之喜是这里除了那副《怒猫图》真迹外,还有其余几件古玩。

        当然那瓶哀嚎也在。

        “没想到汪威善只是一个小中医,能有这么多身家。”王格志颇为感慨道。

        “他只是个小中医吗?他还是个杀人凶手,回去后继续审问。”楚牧峰说道。

        “行!”王格志颔道。

        就在这时,楚牧峰随手抓起一沓法币塞过去道:“王哥,这些是你的。”

        “我的?”王格志顿时懵神,有些傻眼地看着。

        “对,就是你的,别嫌少,其它的还得给咱们科长和曹处长送过去,这规矩你懂的。”楚牧峰笑着说道。

        这叫疏通费,王格志当然懂。

        但这数额有点大了吧?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一个县警察局局长的月薪也不过才18o元,司法股长之类的警察都不会过1oo元,协警之类的只有2o元。

        即便这里是北平,像是王格志这样的探员,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几十块,想要有点家底,靠的就是这些油水。

        现在呢?

        楚牧峰一下就塞给自己一沓,少说也有好几百。

        这让王格志如何能不吃惊?

        王格志觉得这笔钱有点烫手,毕竟这个案子其实是楚牧峰破的,自己不过就是跟着出点力而已,居然能分到这么多,简直不可想象。

        “那啥,牧峰,我不是嫌少,是觉得太多了。这个案子可都是你的功劳,我是跟着沾光,拿这么多不踏实啊,要不……”

        “嗨,没有什么踏不踏实的。王哥,以后咱们共事的机会还多呢,来日方长。”

        楚牧峰直接打断王格志的话,无所谓地摆摆手道:“你赶紧去买三个小皮箱子过来,我在这里等着。”

        “我这就去!”

        楚牧峰话说到这个份上,王格志也就没有再矫情,转身就推门而出。

        这个年轻人有能耐,做事大气啊!

        从这刻起,生性耿直的他决定紧紧跟随楚牧峰。

        当这里只剩下楚牧峰一个人时,他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那些古玩上,而是拿起那瓶哀嚎。

        说真的,整个北平警察厅估计也只有他能辨认出来这种毒药来。

        因为知道,所以说在简如云家看到的时候才能一眼认出来,才敢在去扁鹊堂的时候,一下喊出哀嚎的名字,从而扰乱了汪威善的心绪。

        谁让楚牧峰从小就跟着爷爷学医,医术精湛。

        “哀嚎!”

        这种毒药可不是谁都能配出来的,汪威善能配出来,足以看出他的医术应该比较高明,可惜心术不正。

        不过以哀嚎为基础,再搭配几种药材的话,能配出来至少三种效果更好的毒药来。

        嗯,这样的话,那就先收起来再说。

        没准以后能用得上。

        王格志很快就回来了,楚牧峰将这些横财分成几份分别装好,顺便回了趟家,然后去了警察厅。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多,回来后楚牧峰就直接去见曹云山,将小皮箱推过去。

        “这是?”曹云山问道。

        “处长,这是从汪威善家里搜出来的东西,我给您先过过目。”楚牧峰道。

        “你呀!”

        对这个套路心知肚明的曹云山,直接打开箱子扫了眼,瞳孔不由微缩。

        “哼哼,没想到这个姓汪的竟然这么能搂钱,一个小小的医生都能有这样的家底。”

        “是啊,这家伙也是心狠手辣,不知道犯了多少事,不然哪里能捞这么多,真是死不足惜。”楚牧峰毫无怜悯地说道。

        杀人者人恒杀之!

        “嗯,这个案子性质很恶劣,上面的意思从严从,所以他很快就要吃花生米喽!”

        将箱子收起来后,曹云山跟着问了句:“对了,你去见过若明没有?”

        林若明是第一科室的科长,是楚牧峰的主管领导。

        当然,林若明也是曹云山的心腹,否则也不会安安稳稳坐在这个位置上。

        “嗯,我也给林科长准备好了,一会儿就过去。”楚牧峰点点头道。

        “不错,毕竟我也有不在厅里的时候,以后有什么事你也可以跟若明汇报。”曹云山抹了抹自己的小胡子,对这个师弟是颇为满意。

        能干事,会做人,懂分寸,值得好好培养!

        “是,处长。”

        从曹云山这里出来后,楚牧峰跟着又去见了林若明。

        和曹云山那种阴鸷的容貌不同,无论什么时候,林若明那张肥嘟嘟的脸上都挂着若隐若现的伪善笑容。

        但谁要是觉得他好说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他可是典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谁要是得罪了他,肯定没好果子吃。

        所以那帮老油条给他起了个外号:笑面虎。

        “林科长。”楚牧峰客客气气地将箱子放到桌上。

        “哦,是牧峰啊,这是有事?”看到楚牧峰进来后,林若明扫了一眼皮箱,眯着眼微微一笑道。

        “林科长,这是妖猫案的孝敬,您过过目。”楚牧峰很坦然地说道。

        妖猫案的孝敬?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2944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