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十章 一个大破绽!

第十章 一个大破绽!

        哼,别以为林若明不在,你简德就能这样肆无忌惮耍官威。

        有曹云山这个师兄当靠山,楚牧峰知道有时候该高调就得高调,这样也省的被那些小人算计,所以面对简德的下套,他表现的不卑不亢。

        “抱歉,简科长,大家刑侦一队是直接对林科长负责,所以这个期限你最好是让林科长来给大家定比较合适。”

        “当然,如果是曹处长说的话,那更好了。”楚牧峰指了指上面道。

        这番话让简德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这小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能言善辩,一点没了以前唯唯诺诺的样子,而且还知道扛着曹处长的大旗。

        “你别忘了,现在林科长不在,是我负责主持一科,所以我的话,就是林科长的话。”

        愣了愣,简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况且我这可是为你好,你这刚刚当了副队长,要是一起普通凶杀案都破不了,恐怕遭人非议吧!”

        呵呵,遭人非议,是你的非议吧!

        楚牧峰坦然说道:“简科长,我肯定会全力以赴去办案,但这个期限我也不能保证。”

        看着楚牧峰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简德眼里闪过一丝阴沉,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道:“那,楚牧峰,我现在实话告诉你,我已经跟上面汇报,三天之内将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要是到期完成不了,上面责怪下来,可别怪我!”

        怪不得让我来接这个案子,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

        不过这个案子我已经有了眉目,所以你想搞事情,肯定是没有任何可乘之机了。

        “简科长,那要是我能在三天之内破案,上面是不是也得给弟兄们点奖励呢?”楚牧峰面色平静地说道。

        简德想都没想,脱口就喊出道:“行,这个没问题。”

        “好,那就先谢谢简科长了,我去办事了。”

        楚牧峰微微翘起唇角,扭头走出办公室,而外面那些原本竖起耳朵的警员们,看到人出来后,全都又开始忙碌起来。

        “哼,小子,大言不惭,要是三天破不了,我看你怎么交代!”办公室内,简德眯着眼,神色阴霾。

        鲁莽吗?

        楚牧峰这样做其实一点都不鲁莽,前世的仕途经验告诉他:处处选择忍让,那路肯定是走不长。

        依着曹云山的做事风格,以着林若明的处事手段,要是说自己被简德这样下套却还无动于衷,或者是逢迎讨好的话,他们绝对会嗤之以鼻。

        没谁会去扶持一个软弱无能,立场不坚的人。

        所以哪怕是为了继续得到曹云山和林若明的力挺,楚牧峰也得摆明态度,和简德撕破脸

        这样做好处很明显,会让大伙儿都知道他的站位,就是紧紧跟随曹云山,支撑林若明,至于你简德,咱们公事公办好了。

        相信林若明知道这事后肯定也会满意的。

        当然,这一切都有着前提,就是能迅破了这起凶杀案。

        要是不能破掉这起凶杀案,等于坐实了自己是走了狗屎运,其实并没多大能耐的流言。

        想到这里,楚牧峰喝了口水,挥手叫上裴东厂,换了身便服匆匆出了。

        眼下升为副队长,自然也是要培养自己的班底。

        裴东厂长得瘦瘦精精,样貌清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头脑也是很活泛。

        和坐了多年冷板凳的老实人王格志不同,裴东厂也是刚刚来刑侦队不久,身体里涌动着的是一股澎湃热血,满心想要惩恶扬善的年轻人。

        按年龄算,他比楚牧峰还要小一岁。

        毕竟都是年轻人有共同话题,所以两人以前关系就处得挺不错。

        没有什么背景的他,现在更是唯楚牧峰马是瞻。

        “队长,简德真不是个东西,摆明就是想要给您下套,这样没头没脑的凶杀案,怎么可能三天就破得了。”出了警察厅,裴东厂愤愤不平地说道。

        “不用管他,咱们做好分内差事就成了。走吧,咱们去一趟城南。”

        “是!”

        ……

        城南十八拐胡同。

        当楚牧峰坐着黄包车过来后,王格志马上从墙角处走了出来,扫了眼裴东厂,跟着汇报道。

        “队长,我一直在这边盯着,这个景田瑞回家后还没有出去过。”

        “嗯,不错,盯着就好,不必打草惊蛇。”

        楚牧峰左右看了看,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茶楼:“走,咱们去那边设立监控点,我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是!”

        茶楼雅室。

        当望远镜架设好后,王格志就继续监视起来。

        旁边的裴东厂则带着几分疑惑地问道,“队长,您难道怀疑这家伙和秦叔里的凶杀案有关吗?”

        “嗯。”楚牧峰站在窗前,点了点头。

        “有这个可能吗?他们好像师出同门,据说关系还不错。”裴东厂想到自己看到的口供,就有些不太相信。

        “没什么不可能的,一切皆有可能!办案子,就要大胆假设,细心求证,烦人又不会把凶手二字写在脸上!”楚牧峰听到这话后,淡淡说道。

        “是是,队长说得是!”裴东厂连忙受教般点头。

        “队长,有情况,他出去了!”

        就在这时,王格志突然扭头说道。

        楚牧峰举起望远镜看过去,现仍然是穿着一身西服的景田瑞,神情匆匆地离开了家门。

        “队长,要继续跟着吗?”王格志扭头问道。

        “嗯,去吧。”楚牧峰摆摆手。

        “是!”

        放下望远镜,王格志带上帽子,赶紧快步跑下楼。

        “队长,那大家呢?”裴东厂恭声问道。

        看着楼下那个小院,楚牧峰搓了搓下巴,拍板道:“我进去一趟,你在外面盯着就成了。”

        “队长,要不还是我进去吧?”

        面对裴东厂的主动请缨,楚牧峰淡淡说道:“这里面的情况你不清楚,还是我去吧。我有种直觉,线索也许就在这个屋子里。”

        “那好,我在外面守着。”裴东厂也不再坚持。

        两人下楼后就来到小院后墙,楚牧峰左右扫了扫,现没什么异常之后,然后在裴东厂的配合下,借力使力,纵身上了围墙,轻轻松松进了小院。

        裴东厂则点了根烟,靠在墙边放哨。

        落地后,楚牧峰打量起四周。

        这是个单门独院的房子,屋子只有面前这两间,院子里面除了一张石桌外就只剩下一棵斑驳的梧桐树。

        见这里没有什么异常之后,楚牧峰就来到了房门前。

        缓缓推开门的瞬间,他脸色一沉,双眸微凝。

        果然有猫腻。

        只见门槛下面铺着一层薄薄的香灰,只要推门的力气大点,那香灰肯定会刮的到处都是。

        就算轻点开门,如果不注意的话,肯定会留下脚印。

        “哼,居然还会布置这个后手,姓景的,你果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纯良。”

        楚牧峰纵身一跃,跨过香灰跳进屋里,然后认真查看起房间来。

        屋内的布局很简单,除了简单日用品外,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物。

        只有靠墙的枣木条几上摆放着个花瓶,里面插的不是鲜花,是根半秃的鸡毛掸子。

        房门旁边放着个洗脸盆架。

        卧室里面放了张普普通通的木床,旁边还有个书桌,上面摆着一些书籍。

        一切似乎看起来很正常。

        走到书桌旁,楚牧峰拿起桌上的钢笔看了看,嘴角微微一翘。

        看来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这个家伙已经不是有嫌疑了,而是嫌弃很大!

        “咦!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楚牧峰转身想要去旁边那屋继续查看时,瞳孔倏地猛缩,眼底爆射出两道精光。

        只见在床边的柜子上,摆放着个饰盒。

        一个和之前黄侍郎从自己手里要走的那个一模一样的饰盒!

        不对,应该不是那个,王格志那天中午吃饭时就跟自己汇报了,黄鼠狼已经将东西交给了失主。

        那这个是属于景田瑞的?

        差点就忽略了这个大破绽!

        一个其貌不扬的饰盒就这样光明正大地摆在床头柜上,通常人们看到都不会太重视,这就是典型的灯下黑。

        越明显的越容易无视。

        之前就从被盗的那个饰盒中查到一些东西的楚牧峰,现在已经百分百肯定眼前这个饰盒同样不简单。

        这里面隐藏着的秘密很有可能会捅出一个惊天大案来。

        真是没想到,秦叔里的死居然会牵扯到这个线索。

        楚牧峰当即拿起饰盒查看起来。

        果不其然,这个和之前那个隐藏数字秘密的饰盒的机关完全相同,都在下面有个夹层。

        打开之后,里面同样也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几行数字。

        神秘数字啊!

        “这绝对是密码,必须得找到密码本,要不然根本没办法破解这个秘密。密码本应该就在这个屋里。”凭着丰富的办案经验,楚牧峰毫不迟疑,当即就在屋内翻看起来了。

        很快,他就锁定了一本书。

        这本书叫做《春华诗集》,就夹在桌上的书堆中。

        之所以会选这本,原因倒是挺简单。

        因为楚牧峰现,书桌上的那堆书中,就这本书名有点格格不入。

        “应该就是你!”

        要知道他当年可是经过专业培训密码破译,也研究过余副站长是怎么借助《蝴蝶梦》收获破译情报的,当下就将《春华诗集》抽了出来。

        这个时期简单的密码本都是这样的,无非就是玩弄数字密码,而数字密码就是页数,行数和列数的组合。

        比如说2647这个数字,很有可能代表的就是第26页第4行第7列的一个字。只要将这些数字代表的汉字结合起来,就能知晓情报内容。

        “3648,5467,6872,5169……”

        当楚牧峰尝试按照这个规律逐个破解那些数字时,胡同口出现了一道身影。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3153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