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二十章 别有内情

第二十章 别有内情

        “说得好!咱们一科的人就都应该像你这样,不畏艰难,迎难而上。”

        林若明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点点头鼓掌说道。

        “牧峰,那这个案子现在就正式移交给你了,正好这也是你们一队的案子,交接起来也方便。”

        “是,科长!”

        “科长,我有话要说。”就在楚牧峰话音落地的同时,顾本昌突然抬头大声说道。

        “怎么,你还要说什么?”林若明瞥了眼顾本昌,眉头一扬,颇为不悦道。

        “我想问问您,他楚牧峰既然要接这个案子,要是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破了,是不是也该有个说法?”顾本昌粗声粗气地说道。

        反正现在都已经和林若明撕破脸,你都打着让我滚蛋的念头了,我又何须再瞧你脸色行事。

        你不就是想要提拔他楚牧峰吗?我偏不让你如愿,我还就不信他真那么神,能在限期内破掉这个案子。

        见顾本昌站出来叫板,简德神色漠然,并没有插话。

        林若明双眼微微眯缝成一道线,眼中迸射出两道寒光,看的顾本昌心里有些暗暗发虚。

        “科长!”

        就在林若明要发飙时,楚牧峰却平静地开口道:“属下也愿意把这个包票,假如七天之内没有破案,甘愿让出副队长的职务。”

        “好!”

        手一挥,林若明毫不在意顾本昌的反应,气势如云地说道:“只要你能在七天内破案,你这个队长当定了。”

        “谢谢科长!”楚牧峰站直身子应道。

        “就这样,散会!”

        说罢,林若明起身离开会议室。

        看着楚牧峰,简德慢慢站起身,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年轻人敢打敢冲是好事,但做事总要量力而行,小心过犹不及。”

        “谢谢简科长提醒!”楚牧峰丝毫不为所动。

        “我看你怎么破案。”顾本昌是咬牙切齿,两眼有些泛红。

        估计换个场合的话,他会忍不住要上来动手。

        王八蛋楚牧峰,你难道没有看到田横七和黄大风都不接这茬儿吗?你小子装什么大头蒜?

        我还就不信你能破案,想要老子的位置,没那么容易。

        哼哼,居然也敢打包票,你还真把自己当神探了!

        “楚队长,我等你的好消息啊。”田横七挥挥手,笑嘻嘻地起身离开。

        黄大风则一声不吭直接走了。

        怎么,你们几个也想看我的笑话是吧?

        不过很可惜,你们注定无法如愿。

        带着这份自信,楚牧峰昂首挺胸走出会议室,带队出发前往沈府。

        副科长办公室。

        当顾本昌愤愤不平地跟随着简德走进来后,他再也没有办法遮掩心中的怒火,像是一头暴走的野兽,嚷嚷起来。

        “简科长,您看到没有?林若明完全就是想要打击报复,摆明就是想要把我整下去,想要让您在一科无人可用,成了光杆司令。”

        “闭嘴!”

        没想到顾本昌刚进来就这样吼叫的简德赶紧走到门口,探头看了看,确定外面没人注意后,关上门,然后转过身来,毫不客气地训斥道。

        “蠢货,你疯了吗?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想死不要拖着我下水!再这样说话没有分寸,就马上给我滚出去!”

        “我……”

        顾本昌被这样当头一棒怒喝,顿时清醒过来,没有再敢放肆造次。

        虽然说心里仍然是愤愤不平,却也知道控制自己的情绪。

        “科长,我就是不甘心啊。”顾本昌甩甩头,闷声说道。

        “哼,你不甘心,你当我甘心吗?可再不甘心又能怎么样?”

        “我当初是怎么跟你说的,我说这个案子有点妖,没有那么简单,你个蠢货却非要装个大,说什么一星期内必破案,还拍胸脯打包票。”

        “顾本昌啊顾本昌,我倒是要问问,你当时是失了智吗?怎么说话就不过过脑子呢?”

        “现在好了,破不了案,反而被林若明盯上,你让我怎么替你说话?”简德一脸的恨其不争。

        “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你之所以打包票,是不是有什么内情?收到了什么线报?”

        简德还能不清楚顾本昌这家伙的底子。

        说起破案的能耐,其实没有啥,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简单粗暴,屈打成招!

        要不是说有十足把握的话,肯定不敢为了奖励,打下包票的。

        好歹能混成队长,怎么会是个蠢货呢?

        “唉,科长,的确是有消息,是这样的……”

        随着顾本昌的简单叙述,简德这才明白他为什么敢夸下海口。

        原来顾本昌有一个相好的,是沈清风家的一个丫环,叫做春凤。

        当野鬼叩门这个怪事发生时,春凤在和顾本昌胡搞的时候无意中说漏嘴。

        她说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野鬼,这个事儿是三姨太叫人故意搞出来的,为的是想要吓唬下沈清风的正房。

        因为沈府的人都知道,正房如今怀孕了,受不得惊吓。

        三姨太的妒忌心太强,她想要搞得人心惶惶,最好是让正房吓流产了。

        说到这里,顾本昌叹了口气道:“科长,我当时就想,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案子破起来再简单不过,无非就是将动手的人抓起来就行,所以才敢打下这个包票。”

        “当我根据春凤的线索,把那个人抓起来后,没曾想到怪事还在继续发生,我在那边查了整整三天,也没个头绪。”

        说完之后,他也是满腹委屈。

        原本以为三指捏田螺十拿九稳的事儿,怎么就节外生枝,变成这种找不到丝毫线索的怪事呢!

        “你难道没有好好审审那家伙吗?会不会还有同党?”简德皱起眉头。

        “审问了,打的他半死不活,还是那句话,只有他收了钱做这事,和其余人没关系。”

        “他也是穷怕了,说三姨太答应,只要干好这事儿,就会给他一笔钱,让他回家娶媳妇。”顾本昌如实说道。

        “你后来盯过梢没?确定没有同党?”简德跟着追问道。

        “科长,我不但派人盯过,自己也熬夜盯过,可说来真的怪异。大家在外面盯着的话,就一直是相安无事。”

        “可只要大家走进门,便会传来阵阵叩门声,再开门的话,一道人影也没有。别说是他沈清风怕,换做是我住在那里,也会睡不着的。”

        想到夜里那诡异的情形,顾本昌就感觉头皮有点发麻,脑海里仿佛一直都有砰砰的敲门声在回响。

        “那个沈家三姨太会不会有问题?”简德眯着眼,若有所思地问道。

        “没问题。”

        顾本昌摇了摇头:“科长,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好好调查过。那个三姨太就是个小肚鸡肠的嫉妇,除了这个外,别的本事。。”

        说到这里,顾本昌顿了顿,颇为无奈地说道:“其实我也是想要传唤三姨太,但沈清风没答应,说我这是纯粹瞎胡闹,要么破案,要么滚蛋,别想将他的女人抓走!”

        “我也纳闷了,那三姨太有什么好,一个骚狐狸精而已,就将那个沈清风搞得神魂颠倒!”

        “要是这样的话……”

        简德慢慢站起身,目光投向窗外,搓着下巴道:“那咱们就等着吧,你既然查到这份上都没抓到那个鬼,我相信他楚牧峰也做不到。”

        “那我手头这些材料口供呢?”

        “全部给他。”

        简德咧嘴一笑:“给了他,才能搅乱他的思路。思路乱了,自然就别想破案了,破不了案,那法不责众,你不也就没事了?”

        材料当然要给!

        林若明既然下令让你交接,要是你不做,最后就算楚牧峰破不了案,人家都有理由辩解。

        所以口供必须给!

        “是!”

        如今顾本昌自身都难保,哪里还会去管春凤的死活。

        不过就算春凤被抓也没事,供出来和自己的关系又能如何?

        自己又没有结婚,玩个女人算什么事儿?

        楚牧峰啊楚牧峰,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是不是有三头六臂,能通神!

        ……

        前往沈府的路上,楚牧峰就将手头的材料看了一遍。

        整件事在脑海中过了过后,他嘴角不由浮现出一抹嘲讽。

        “顾本昌这次真是自作自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要不然以着他平常狐疑的性格,肯定不敢做出这个承诺。”

        “队长,那您说那个春凤还有那个三姨太,到底和这个案件有没有关系呢?”旁边的王格志大脑飞快转动,拼命想要跟上楚牧峰的思路。

        “谁说她们没有关系?”

        楚牧峰微微翘起唇角,手指拍了拍膝盖,不紧不慢地说道:“野鬼叩门既然是三姨太想出来的幺蛾子,那么就有两个可能。”

        “第一就是正如顾本昌调查的,三姨太只是想要吓唬吓唬正房,结果却是弄巧成拙了。”

        “第二则是三姨太可能被人利用了!”

        “被人利用?”王格志眼神一紧。

        “对,不是没这个可能。”

        楚牧峰闭上双眼,声音平淡地说道:“她一个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被人利用也很正常。”

        “到底有没有这回事,要等咱们见到三姨太,当面问清楚后才能知晓。”

        王格志眨了眨眼,似乎还在回味楚牧峰的话语。

        顾本昌忽视掉的细节,楚牧峰是绝对不会忽视。

        既然是破案,那再小的细节都要抓住。

        何况三姨太还是本案的关键人物,你顾本昌也真是够窝囊的,被沈清风一顿吓唬,竟然连传唤都不敢。

        就你这样畏头畏尾还想破案,做梦吧!

        ……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3870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