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二十一章 这是特意作的法吗?

第二十一章 这是特意作的法吗?

        南锣鼓巷,兵马司胡同。

        沈清风的宅子就在这里。

        世代经商,家大业大的沈家,自然不会亏待自家人,而且沈清风还是三盛企业的老板,住所自然也是十分讲究排场。

        两扇高大厚实的朱漆大门前,左右各伫立着一对栩栩如生石狮,显得威武雄壮,气势逼人。

        那个所谓的野鬼叩就是这两扇朱漆大门。

        只要是住在这一片儿的,没谁不知道财大气粗的沈清风。

        也正是因为这种知道,所以说现在看热闹的人特别多。

        野鬼叩门的话题几乎成为这边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各种猜测和议论是层出不穷。

        当楚牧峰带队过来,还没进沈府,就在门口遇到两个人。

        一个是穿着绸缎唐装,千层底儿布鞋,面色红润,头梳得油光可鉴的老者,看上去气度不凡。

        尽管没什么动作,但他人往那儿一站,就隐隐散出一种执掌权柄,呼风唤雨的不俗气场。

        他就是这座宅邸的主人,沈清风。

        此时此刻,他正拿着个信封,面带笑容冲着眼前的年轻人说道:“贤侄,这次的事可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有你出手相助的话,我这儿恐怕还是不得安宁啊。”

        “这点薄礼是老夫的小小心意,你可得收下。”

        “沈老先生言重了,您要是这样说,那衡山可要无颜见人了,我也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年轻人连忙微微躬身,态度谦卑说道。

        这位年轻人也就二十来岁的架势,穿着件浅色长衫,戴着副圆框眼镜,身形颀长,面容消瘦,眼睛虽小却炯炯有神。

        推脱了一番,年轻人还是收下信封,又寒暄了两句后,拱手告辞离开了。

        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楚牧峰微微眯了眯眼。

        和楚牧峰擦肩而过时,对方神情十分淡然,连看一眼的意思都没有。

        嗯,有点意思啊。

        楚牧峰眼珠转动间,将这个男人的相貌记了下来。

        这个情况正常吗?

        当然有点不太正常,要知道换做普通人见到他们这群警察过来,无论如何都会有所表现。

        最多的当然是惊讶和疑惑,多少会瞥上两眼。

        有心虚者还会本能感到害怕,变得畏畏缩缩,目光躲闪游离。

        但这位呢?

        沉着,太过沉着了。

        事出无常必有妖。

        出于一个刑警的直觉,楚牧峰觉得对方有疑点。

        看到他们这群警察过来,门口沈清风之前还是布满笑容的脸,瞬息间就变得阴沉下来,眼神漠然地瞥过来。

        “沈老板,你好。”

        楚牧峰和沈浪虽然是同窗好友,但和沈清风之间可没交情,两人并不认识。

        再说自己是来办案的,不是来套交情的,自然是公事公办。

        “你谁啊?那个顾本昌人呢?怎么着,他是不敢过来给我个交代,所以让你来了?”沈清风毫不掩饰对顾本昌的蔑视和调侃。

        “沈老板,顾本昌已经暂时停职了!”楚牧峰淡然说道。

        哦?停职了?

        沈清风嘴角一翘。

        这就是警察厅那边给自己的交代吗?那眼前这位又是谁?看样子挺年轻的啊!跟自己那个大侄子差不多吧!

        “沈老板,自我先容下,鄙人楚牧峰,现为警察厅刑侦一队副队长。”

        “从现在起,你们沈家野鬼叩门的案子就由我来接手处理了。”楚牧峰理了理衣服,坦率说道。

        “哦,副队长?”

        沈清风不由得又打量了楚牧峰两眼,真的很年轻啊!

        不过他可谓见多了太多的少年才俊,所以也没太过动容,摆摆手随意说道。

        “楚队长,你们要是来调查野鬼叩门案的话,那就免了吧。因为这个麻烦已经解决了,不用再劳烦你们警察厅喽。”

        “解决了?”这下轮到楚牧峰感到惊讶了。

        早上的时候,林若明还是那样气急败坏的怒喝顾本昌,怎么转眼间自己这边刚过来,案子都结束了。

        要是这样的话,算怎么回事?

        自己只是跑了一趟,就白白捞到个功劳吗?

        这要是让顾本昌知道的话,估计得气得要吐血。

        “沈老板,您的意思是说,这个案子撤了?不再报了?”楚牧峰歪着头,眨眼问道。

        “对,撤了撤了!不报了!”

        挥挥手,沈清风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满,几分厌恶地说道:“你们这些当差的果然利害,这个案子前前后后查了差不多一个月,还是没有一点音讯。所以我就不再劳烦你们,总行了吧?”

        啧啧,好一股浓烈的怨气!

        也难怪沈清风会这样说,换成谁碰到这事都会闹心。

        何况对方还是沈家人,是三盛企业的老板,被这样无休止地拖延,却迟迟没个说法,自然是一肚子的窝火。

        “沈老板,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气不过的王格志忍不住上前驳斥。

        “哼,你想要我怎么说话?”

        站在台阶上,沈清风居高临下的扫视着这群警察,充满不屑地说道:“我已经是够给你们面子,否则的话,我非要追究你们一个渎职之罪不可!”

        “你!”

        “老王!”

        楚牧峰抬起手阻止住王格志再声,抬头直视沈清风,平静问道:“沈老板,既然你说野鬼叩门的案子已经解决,不需要大家警察厅调查,行,没问题!”

        “谁让你是报案者,你不报案了大家自然是要结案。”

        “不过你或许不知道大家的办案流程,即便是结案,大家也得知道前因后果不是。你能不能跟大家说说,怎么解决这事吗?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呢?”

        “缘故?”

        沈清风转了转手中的玉扳指,满脸不耐烦地说道:“我说你们这群当差的挺有意思啊!”

        “我都为你们着想,不用你们再辛苦奔波办案了,怎么还在这里磨磨唧唧,问东问西呢?”

        “行了,走吧,赶紧都走吧,这个案子你们愿意怎么写怎么写,反正我是没什么好说的,就这样了!”

        说完,沈清风就转身走进府邸。

        有钱有势就是这么任性,需要的时候让你们来,不需要就让你们走!

        朱漆大门随即轰然关闭。

        留下楚牧峰他们是面面相觑,王格志不由得问道:“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凉拌!既然事主都不追究了,咱们也就别在这里守着。东厂,你带队回去,老王,你和我办点事去。”楚牧峰下巴一抬说道。

        “是!”

        等到裴东厂带队离开后,楚牧峰就冲王格志吩咐道:“你去找个沈府的人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莫名其妙将突然解决了?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知道了!”

        在王格志去打探消息的时候,楚牧峰也没有闲着。

        既然得到允许进去,那就在外面四处看看。

        不过他的目光很快就被朱漆大门上张贴的门画吸引了。

        只见大门上贴着一对年画门神,左边的是秦琼,右边的是尉迟恭。

        两人头戴金盔,身披龙鳞铠甲,一人手持铁锏,一人手持钢鞭,画工不错,很是形象生动。

        这样的门神画像并不稀罕,从古至今都是这样的。

        但让楚牧峰感到好奇的是,沈府的两个门神有点特殊。

        因为他们的胸口处分别悬挂着一面造型古朴,样式别致的镜子。

        门神戴古镜?

        这是唱的哪出戏?

        这是特意作的法吗?

        没过多久,王格志就回来,两人就径直离开沈府,走到了胡同口。

        “怎么样,打听清楚了?”楚牧峰问道。

        “队长,都打听清楚了。”

        王格志神情显得有些古怪,把听到的消息赶紧说出来。

        “刚刚听沈府的佣人先容,其实这事在沈家还真的不算什么秘密,知道的人挺多。虽然说沈清风下达了封口令,但对于这种怪事,下面人哪里管得住嘴,都忍不住说上一说。”

        “原来因为闹鬼的事儿,沈清风天天睡不着觉,加上咱们这边一直未能破案,已经有些病急乱投医了。”

        “这不,有人给他先容了个叫做梁衡山的,对了,就是刚才咱们在门口看到的那个年轻人。”

        “那家伙据说是很神神道道的,学的东西很杂,道家的符篆,佛家的经文都懂点儿。他过来后,直接告诉沈清风,只要张贴上他的两副门神年画,再给门神悬挂上照妖镜,不管什么孤魂野鬼,都得避让。”

        “您别说,这家伙似乎还真有点能耐。这不昨儿个画刚刚贴上,晚上就没有敲门的怪事。这不,沈清风今天特地将梁衡山请来,并给予了酬谢。”

        原来如此。

        怪不得那两副加了镜子的门神年画看起来不对劲呢。

        可用两张年画,两个镜子就能解决掉这个让警察都束手无策的麻烦?

        这靠谱吗?

        不像是什么鬼怪作祟,而像是个套路!

        “队长,既然沈清风已经自己解决了麻烦,那咱们就回去结案呗?”王格志满脸轻松说道。

        “结案?”

        楚牧峰摇了摇头,不紧不慢道:“不急,我觉得这事儿有点古怪,应该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老王,你难道不觉得这个理由压根就经不起推敲吗?”

        “呃,说得也是。队长,您看怎么着吧,我反正听您的?”王格志脑袋虽然不够用,但态度十分端正。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3996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