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三十二章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第三十二章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不要脸,谁和你交往了!”

        听到这话,旁边的江怡马上反驳道“你这个流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江怡,你可要想清楚再说。”宋云鹤猛然扭头,眼神凶狠似狼。

        “我话说得很明白。”

        江怡转头盯着楚牧峰问道“您应该是警察吧!”

        “嗯!”楚牧峰点了点头。

        江怡指着宋云鹤愤愤说道“既然是警察的话,那我要报警,我要告他骚扰我,试图绑架我,甚至还想强暴我!你们管不管这个事儿?”

        有点意思。

        这种事换做一般女孩碰到,或许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得了。

        可江怡竟然这么有骨气,当着自己的面就报警。

        要是说这些罪名都成立的话,可是够宋云鹤喝一壶的。

        真是个爱憎分明,性格刚烈的女孩啊!

        “你不用激将,大家是警察,只要遇到有人报警,大家肯定就会出接。再说刚才的事,我也亲眼目睹了,自然是要秉公执法!”楚牧峰掷地有声地说道。

        “真管?”这下轮到江怡有些诧异了。

        不是说这些警察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吗?平常百姓报案,要是没点孝敬,他们压根就不会当回事。

        这次是怎么了?

        这个警察转性了吗?

        “当然!”

        楚牧峰挑起眉角,冲着外面站着的八仙居掌柜说道“外面不是个电话亭吗?去,现在就给警察厅刑侦处一科打电话,让刑侦一队派人过来,就说这事是楚牧峰交代的,让他们即刻出警。”

        “这个……”

        掌柜听到这话略微有些迟疑,看向田横七时,后者笑骂着说道“看我干什么?别傻站着,让你打就去打啊,号码你不是知道吗?”

        “好好好!”掌柜这才赶紧去报警。

        自始至终田横七和黄大风都没有阻止的意思,他们刚才的态度很明确,这事是楚牧峰在办,他们就不会插手。

        在两人看来,楚牧峰之所以出手,一方面是对这个小妞有意思,另一方面是想借这事敲打敲打宋福贵这个粮店老板,弄点孝敬的外快。

        这事他们经常做,所以司空见惯。

        一个宋云鹤而已,也不值得他们出面劝说,毕竟楚牧峰在他们心中分量更重!

        这下宋云鹤是大惊失色,他急忙冲着楚牧峰连连乞求道“别介,这位官爷,多大点事儿,没必要兴师动众了!”

        “对了,我和一队的吴顺直是朋友,和顾队长也喝过两次酒,大伙抬头不见低头见,您就行行好,放了我吧,回头我一定登门拜谢!”

        这话说出的瞬间,田横七嘴角泛起一丝古怪的笑容。

        黄大风看过来的眼神则带着几分戏谑。

        宋云鹤,你说你是不是自寻死路?你的消息不灵通啊,难道不清楚刑侦一队的队长已经变成眼前这位爷?

        当着这位的面说什么顾本昌的人,能有好脸对你?你算是完蛋喽。

        果不其然。

        随着宋云鹤这话说出口,楚牧峰双眼不由微微眯缝起来。

        他之所以让刑侦一队出警,无非是要吓唬吓唬宋云鹤,关起来给他留下个深刻教训。

        这样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掉这事,要不然以着这家伙的做派,以后肯定还会找江怡的麻烦。

        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我正琢磨怎么敲打跟随顾本昌的那几个家伙,你这么快就给我送来枕头,行啊,我倒要看看谁敢替你出头!”

        楚牧峰冷哼一声,继续吃菜喝酒,任凭雅室内的氛围陷入到怪异状态。

        他不说话,宋云鹤更不敢多言。

        江怡也有点不知所措,。

        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裴东厂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到里面的情景后,马上冲着楚牧峰等人敬礼。

        “队长好!”

        “田队长好!黄队长好!”

        两人也是微微颔首。

        “队长?”

        这位爷是队长吗?不对啊,刑侦一队的队长不是顾本昌吗?怎么会是这位?

        宋云鹤心里七上八下的猜测着,脸上一点血色都没了。

        这次真的是撞到铁板上了!

        “将这几个家伙都带回去严加审讯,到底犯了多少事儿!”楚牧峰随意抬起手指点了一圈。

        “是!”

        裴东厂一招手,顿时有几名队员走上前来,毫不客气将他们叉了起来。

        宋云鹤惊恐地喊道,“这位官爷,您是刑侦一队的副队长吗?我认识你们的队长顾本昌,我……”

        “让他闭嘴!”

        裴东厂脸色一寒,押解着的队员顿时出阴招,胳膊肘狠狠的撞击向宋云鹤的腹部,他立即将剩下的话咽回肚里,额头上更是因为疼痛掉落着一颗颗汗珠。

        几个人跟落败公鸡般被直接带走。

        “楚老弟,这吃也吃好了,事儿也办妥了,大家就先走一步啦。”

        眼力劲十足的田横七和黄大风先后站起身说道。

        “两位老哥,承蒙你们今晚的盛情款待,改日小弟做东,请两位一叙。”楚牧峰笑着说道。

        “好说好说!”

        两人饱含深意地扫了一眼江怡后,迈步离开了。

        雅室中转眼就只剩下两个人。

        江怡忽然感觉心跳加速,神情有些慌乱看着刚才田横七离开时特意关上的房门,双脚下意识地摩擦着地面,摆出一副随时都会夺门而出的姿态来。

        “呵呵!”

        看到江怡如此举动,楚牧峰不由得笑了笑,在她的戒备神情中,淡然说道“别怕,我可不会逼你做出以身相许的事来。”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江怡轻咬嘴唇脆声说道。

        “自便。”

        楚牧峰无所谓地耸耸肩,不紧不慢地说道“放心吧,宋云鹤以后不会再骚扰你,他要是还敢来,你就来警察厅找我,我替你做主!”

        “真的?”江怡眼前顿时一亮。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说罢,楚牧峰率先推门离开,留下江怡站在雅室中,看着他的背影,眼神有些迷离。

        ……

        四通粮店。

        这家粮店就是宋福贵开的,坐落在八仙居前面那条街的西头。

        店面不小,里面除了粮仓外,在店铺内还摆放着井然有序的木格,每个格子中装着的都是各地新粮。

        四通不卖陈粮!

        这是宋福贵打出来的招牌,凭着口碑和信誉,他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手里有了两个钱后,自然是要构建人脉关系。

        吴顺直就是宋福贵拿钱开出来的人脉。

        此刻身材严重走形,胖的跟个球似的宋福贵,正在屋里面来回走动。

        原因无法,自己的宝贝儿子宋云鹤居然被抓了。

        得知这个消息,他第一时间就去找了吴顺直。

        知道是楚牧峰抓的人后,吴顺直也是无可奈何,摇头说道“宋老板,不是我不帮忙,而是实在是无能无力!”

        “那楚牧峰是新上任的队长,跟以前顾本昌不对付,我也说不上话。老宋,我给你个忠告,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想要救儿子,只能去求楚牧峰。”

        这特么不是废话吗?

        我要是认识他楚牧峰,还需要找你干嘛?

        没有可以打招呼的门路,宋福贵是唉声叹气,愁容不展,喃喃自语。

        “你这个孽子,整天就知道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现在遇到了狠的吧?不吃点亏,都不长记性!”

        “吴顺直这家伙平时说得天花乱坠,上了真功夫就现了原形,指望不上了!”

        “这今天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云鹤进去肯定要吃苦头,不行,得赶紧去找那个楚牧峰,请他高抬贵手,把人放了。”

        “云鹤犯的也不是什么大事,花点钱应该能疏通……要是实在不行,那只有将那个消息透露出去了,他楚牧峰不是凭着破案得力上位的吗,肯定感兴趣!”

        “对,就这么着!”

        宋福贵拿定主意,简单收拾了下,匆匆出了门。

        钟锣鼓巷,景阳胡同。

        入夜。

        因为毗邻繁华娱乐区域,所以这边的巷子口依然是十分热闹。

        不仅有摆摊挑担贩卖吃食的商贩,还有挂着个卖烟箱,卖力吆喝的儿童。

        离开饭店,楚牧峰在路上转了一圈,刚刚回到胡同口,前面陡然冲出了一个身影。

        “您是楚队长吧!”

        “你是?”楚牧峰停住脚步。

        眯着眼,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个藏青色长袍,长得肥头胖耳,满脸堆笑,眼睛都快看不到的中年人。

        “楚队长,打扰了!自我先容下,鄙人宋福贵,是宋云鹤那个混账小子的父亲。知道他犯了事,让您费心了!”

        已经早早在这边等候的宋福贵,低头下腰地谄媚道,话里是满满的迎合讨好之意。

        宋云鹤老子?

        楚牧峰扫了两眼,呵呵,看来这个家伙挺机灵,居然能直接找到自己家来。

        “有事?”楚牧峰不冷不热回道。

        “有事有事!”

        宋福贵哪敢犹豫迟疑,连连应道。

        经过打听,他知晓眼前这个年轻人如今可是刑侦处的红人,自己儿子的死活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关键他还和以前打过交代的顾本昌不对付,这真是让人糟心啊!

        “楚队长,犬子不知轻重得罪您了,都是他的错,他是该吃点苦头,好好长长记性,只是他毕竟年轻,不懂事,能否请你……”

        。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4741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