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三十四章 这个女人来头不小

第三十四章 这个女人来头不小

        听了这个任务,王格志是格外振奋,激情高涨,马上应道:“是,队长!”

        瞧瞧,跟随楚队长做事多痛快!

        以前一直干得都是吃力不讨好的活儿,没有大案去巡逻,有了大案靠边站。

        现在呢?不但有案子去办,而且还分量十足!

        又是个间谍案啊!

        要是这个岛国间谍案也能查侦破的话,那楚队长在刑侦处的地位自然更是不可撼动。

        况且楚队长的为人做派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立下大功,自己这些追随者都少不了好处!

        “抓紧去吧!”

        “是!”

        王格志敬了个礼,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下情绪,转身就离开办公室。

        原本还满脸欣喜之色,出了门已经恢复如常。

        虽然是个老实人,但不代表他没点城府。

        咚咚!

        就在王格志离开后没有多久,裴东厂敲门进来,手中拿着一个信封,神情有些怪异地说道:“队长,这里有您一封信!”

        “信?我的信?”

        楚牧峰挑了挑眉头,抬手接了过来。

        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写给他的,只不过不是信,而是一张邀请函,散着淡淡香气的邀请函,上面写着几行清秀的小楷。

        楚牧峰先生台鉴:

        小女江怡近日被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录取,值此小女中榜之际,为感谢楚先生昨日出手搭救之恩,兹定于七月二日晚,在寒舍设下晚宴,略备薄酒,聊表谢忱。

        务请尊驾大驾光临!

        落款人:赫连夫人

        赫连夫人?江怡?

        拿着这张邀请函,看着右下角特意表明的地址,楚牧峰稍稍有点惊讶。

        没想到啊,那个江怡竟然是赫连夫人的女儿?

        看来她实在是低调,一点都不张扬,要不然只是凭着这个身份,给宋云鹤几个胆子都不敢那样肆意妄为。

        毕竟那位赫连夫人在这个四九城中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楚牧峰也曾有所耳闻。

        赫连夫人的闺名叫什么,似乎没人说得出来,大家都称其为赫连夫人。

        据说她祖上是正儿八经的满清正黄旗贵族,以前一直都待在东北。

        这不东北沦陷后,她就开始漂泊度日,前几个月刚刚回到京城,然后短短数月之间,摇身一变就成了颇有名气的贵妇人。

        据说赫连夫人结交的都是北平城内那些达官贵人,用往来无白丁形容是再确切不过了。

        虽说她是寡居,但非常洁身自好,也没有传出什么玷污清誉的绯闻来。

        相信应该是江怡回去说起这事,出于感谢,她才会特地给自己邀请函。

        要不然以楚牧峰目前的身份地位,他自知不太可能有资格登得了赫连夫人家的大门。

        要去吗?

        说真的,楚牧峰暂时对这种纯粹客套的交际晚宴没有多少兴趣,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好好梳理梳理手头那些案子,毕竟想要继续升迁,更看重的是功绩!

        所以他直接就将邀请函塞进抽屉,抬头跟裴东厂吩咐道:“通知一下,十分钟后全队开会,讨论近期堆积的案子。”

        “是!”

        ……

        四通粮店。

        早早就来到店里的宋福贵心里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

        他也看不到过来对接的那个王警员现在人在哪,但知道只要对方来了,自己出信号,他肯定会知道。

        “快点来,快点来啊!”

        宋福贵心里暗暗念叨。想到要是自己给出的消息并不能证实,那儿子就出不出来,他这个当爹的就心里焦急。

        佛祖保佑,千万要来啊!

        ……

        时间流逝,转眼就到下班时间。

        当楚牧峰刚刚出了警察厅时,沈浪变戏法般从旁边冒了出来。

        他上前拉起楚牧峰的手臂,乐呵呵地说道:“等你半天了,我的楚队长,走吧,请你吃饭。”

        “请我吃饭?”

        楚牧峰上下打量了这个好友几眼,略带调侃地问道:“我说沈公子,这不过节不过令的,你好端端请我吃什么饭?”

        “有道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奸你应该做不出来,说说吧,你想要盗什么呢?”

        “呦,楚老四啊楚老四,你现在是不是看谁都像是坏人啊?”沈浪翻了个白眼道。

        “没错,尤其是你最像。”楚牧峰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得了吧,我可是好人,天字号第一好人。”

        两人就这样边走边聊,然后随便找了家酒馆,要了几个小菜一壶酒,就开始吃喝起来。

        酒杯倒满,沈浪端起来道:“老三,这杯酒我敬你,上次我小叔家的事儿真是多亏你了,办得真是漂亮,不愧是咱们老师的得意门生!”

        “干!”

        说到喝酒楚牧峰就没有怂过,两人一饮而尽后跟着倒满。

        “那,这第二杯酒是我婶让我替她谢谢你的,要不是你的话,董小宛这个贱人不知道还会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

        “你不但破了案子,还将这两个贱人绳之以法,我婶婶真是特别高兴,所以让我先来道谢,日后她再亲自谢你。”说着,他又举起第二杯酒。

        “老三,能不能慢点?”楚牧峰无语地瞥视过去,搞得你好像多能喝似的。

        “慢什么慢,干!”

        “干!”

        等到端起第三杯酒时,楚牧峰直接抬手拦住:“打住打住,你要是还继续谢谢的话,咱们这酒不喝也罢,自己人,哪来这么多穷讲究?”

        “想得美,谁还谢你!这杯是庆祝你荣升队长!”

        得,还是要干了!

        喝完放下杯子,沈浪吃了口菜,然后眨了眨眼,一脸神秘地说道。

        “老四,有个好事要挑你哦!”

        “什么好事儿?”

        “你听说过赫连夫人吗?”

        “呃,听说过,怎么了?”

        “我跟你说,赫连夫人明天会在家里举办一场酒宴,请了我家老爷子,他让我过去,我想正好可以带你去开开眼界。”

        “到时候去的可都是北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小叔没准也会去,咱们正好可以凑个热闹。”

        呦呵,这还真是巧了!

        我能说抽屉里还有一份请帖吗?

        楚牧峰刚想拒绝,沈浪已经跟着说道:“老四,知道你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但你现在好歹也是刑侦队的队长,算是有点身份,以后免不了有类似的应酬,总不能一直都闭门造车吧?”

        “你去了,见见世面,多认识几个朋友,对你以后办案也有便利不是。”

        嗯,这话说得倒也在理。

        楚牧峰心思微动,便答应下来:“行吧,明晚我和你一起过去,不过我怎么觉得你这家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过去是想要沾花惹草吧?”

        “哪有,像我这么正直的人……”

        “得了吧,就你还正直?换女朋友的度恐怕比我换衣服还勤!!”

        “呃,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不和你犟!”

        “你……”

        楚牧峰顿时无语:人至贱则无敌啊!

        说笑过后,楚牧峰随口问道:“对了,老三,你认识赫连夫人的女儿吗?”

        “据说长得不错,但是不认识!”

        摇摇头,沈浪跟着说道:“这个赫连夫人来北平时间不算长,她的底细我也不算多熟,但来头肯定不小!”

        “你知道她当初是怎么打开局面的吗?靠着可是情报加金钱!”

        “情报加金钱?什么意思?”楚牧峰微微眯着眼。

        “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喽,她不是从东北那边过来的吗?对伪满洲国的政要秘闻知道的可不少。”

        “这些秘闻也都是大伙儿都挺感兴趣的,所以说才会对她很是吹捧,再加上她花钱十分阔绰,排场摆得十足,自然也是让人生出几分敬意。”

        这样吗?

        对伪满洲国的政要秘闻熟悉?

        楚牧峰暗暗记住了这事。

        晚饭吃好后,两人约好明天还是这个下班的时间点,沈浪过来接他,然后就各奔东西了!

        七月的四九城,天气已然开始炎热闷热。

        晚上,夜风习习,百姓们吃完饭后,就会坐在胡同口,三三二二聚在一起,拿个芭蕉蒲扇闲聊。

        虽说看戏听曲逛窑子自然更享受,但要花钱不是,还是聊天最省钱。

        聊天的内容是五花八门,从天南到地北,从吃喝到玩乐,从前朝到如今,什么话题都能谈得起来。

        就是没多少人愿意在家里待着,那多闷得慌!

        “呦,楚爷,您回来了!”

        就在楚牧峰刚刚拐进景阳胡同,旁边摊子的徐大冲就满脸堆笑地冲他点头哈腰,打起招呼。

        为了养家糊口,晚上他也没歇着,卖的是小挑馄饨。

        “老徐,来一碗!”

        晚上酒喝点有点多,菜也没吃东西,感觉有点肚子饿的楚牧峰便走了过去。

        “好嘞,楚爷您先坐,稍等片刻就好!”

        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楚牧峰顺便和徐大冲闲聊起来。

        知道楚牧峰对小道消息比较感兴趣,徐大冲就絮叨起来。

        “唉,楚爷,现在这世道真是乱啊,前些时候又来了不少逃难的,据说都是从东北那边过来的,那帮遭天杀的鬼子,真是作孽啊!”

        “对了,楚队长,最近那个小凤仙挺火,您去看过吗?”

        “听说老宁家正准备卖房子呢,他们全家想要去香港生活,估计以后也不会回来了。”

        ……

        等等,老宁家要卖房!

        听到这个消息,楚牧峰不由得问道:“你说的老宁家莫非是宁三德?”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4897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