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六十章 崩溃的蛇信

第六十章 崩溃的蛇信

        对于这点,加藤小野不敢保证!

        他只知道自己可以忍受折磨,绝对不会放弃坚守,可池田那边却不敢肯定。

        在小野看来,池田这个出身不俗的大家族子弟,没有经历过困苦,没有遭受过磨砺,未必能熬得住。

        要是池田组长忍受不住的话……加藤小野闭上眼睛,不敢想象那个后果。

        “喂,你是不是渴了?要不要喝点水,润润嗓子啊!”

        面善的老宋提着专门用朝天椒调制的辣椒水,走上前充满关切地跟加藤小野说道。

        闻着那强烈刺鼻的味道,加藤小野感觉嘴唇顿时不干燥了。

        “不……不要……呜呜……”

        与此同时,在旁边房间里,刚刚被冷水浇醒,已经被拔了四个手指盖的史料钱,也开始了新一轮上刑。

        烫烙铁!

        老虎凳!

        辣椒水!

        插竹签!

        贴宣纸!

        毫不客气的酷刑,让史料钱和加藤小野都陷入到痛不欲生的折磨中。

        他们身体如打摆子般不断抽搐,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烤肉味和血腥味。

        那种让人清楚感觉到体内每条血管都在燃烧,每个神经都被摧毁的痛苦,不断蹂躏着两个人的心理防线。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

        这个点该吃午饭了,可楚牧峰并没有离开的意思,默默站在审讯室外面,整个人如同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

        他不走,这里的队员自然都不会走。

        隔着门,隐隐听到里面传来的凄厉惨叫声。

        反正楚牧峰的话说得很明白,只要不死,随便炮制。

        史料钱被折磨得伤痕累累。

        加藤小野浑身是血迹斑驳。

        按照他们两个现在的身体状况,要是继续用重刑的话,没准真的会死。

        心里有些没底的黄硕稍稍停了片刻,楚牧峰便推门进去问道:“怎么停了?人死了吗?”

        “队长,还没呢!”黄硕摇头回道。

        “没死就继续用刑,他们不是不怕死吗?那就成全他们,若是不开口交代,死了都活该。”

        “留着还要浪费粮食,他们根本不配吃牢饭。”楚牧峰瞥了一眼说道,话里话外散发出一股冷意。

        “是!”

        黄硕感受到楚牧峰的坚决态度后,转身走向老虎凳。

        不就是炮制这个间谍吗?自己有的是手段,还有个最狠辣的刑罚没用呢。

        “来,给这家伙尝尝电刑的滋味!”黄硕嘴角泛起一抹狞笑。

        电刑是一种极为残忍的刑罚。

        要知道任何刑罚只要是在确保犯人清醒的情况下用出来,就会无限制扩大疼痛触觉。

        从老虎凳上下来是这个道理,用电刑也是这个意思。

        一旦动用电刑,电流顷刻间就会传遍全身上下每一处。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整个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会遭受到强烈刺激。

        痛苦万分那是自然,变得伤残也是正常,即便电死都是可能。

        砰!

        就努力挣扎的史料钱刚刚被捆在电椅上,还没有来及通电时,裴东厂猛然从外面冲了进来,神情兴奋地吼道。

        “队长,那个家伙开口了,他说自己是蛇组的队长,叫加藤小野,他有重要的情报愿意交代!”

        “好!”

        楚牧峰蹭地站起身来,大步流星往外走去。

        听到这话,史料钱瞳孔倏地一缩,心里瞬间充满了狂怒。

        八嘎,加藤小野,你怎么敢招供呢?我知道这种刑罚是很残忍,但身为大日本帝国的武士,你就这么懦弱吗?

        可这种想法一闪而逝后,眼瞅着楚牧峰就要打开门出去,史料钱突然喊道:“站住!”

        “干什么?”楚牧峰右手扶在门把上,没有转身冷漠问道。

        “我……我交代!”

        史料钱咬牙说道,在说出这话的瞬间,整个人仿佛一下变得非常轻松,有种从死亡深渊中挣脱的感觉。

        做坚持到底的英雄吗?

        史料钱不想做了!

        眼前审讯室的刑具,一轮都没有用完,他就发现自己坚持不住,这种在死亡边缘徘徊的感觉,能让整个人随时都会崩溃,

        活了这么久,他从来没遭受过如此磨难!

        原本以为是轻轻松松获取功劳的任务,没想到却变成了一场地狱噩梦之旅。

        要是加藤小野继续坚持到底的话,他没准还能继续坚持,突破自己的极限,可是没想到,那个懦夫竟然招供了。

        这个消息顷刻间就将史料钱的心理防线撕开了。

        能活下去,他当然不想死。

        尤其在这种情况下,他更加不想死了。

        在小野开口的情况下,自己的死根本没有了价值!

        呵呵,优秀的岛国间谍?

        楚牧峰是嗤之以鼻,什么宁死不屈,什么百折不挠,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在这些充满残暴冷淡的刑具面前,在真正面对生死抉择时,就是个笑话。

        “你的真实名字!”楚牧峰转过身,重新走到审问桌旁,漠然问道。

        “池田哲也!”史料钱,不,池田哲有气无力地说道,眉宇间充满了无奈和懊悔,没想到最终还是招了,白吃这些苦头了!

        “你的任务是什么?”楚牧峰明知故问道。

        “我是蛇组的接头联络人,蛇组的组长就是加藤小野,大家之间是单线联系。我知道蛇组其余组员的所有资料,但他们却不知道我是谁。”池田哲坦白道。

        “说说你通过什么方式,传递回去多少有价值的情报,还有其他潜伏在北平城小组的情况!你听好了,大家既然已经知道蛇组,就还知道其他小组,所以你最好不要想着藏私,否则后果自负。”

        楚牧峰冰冷的眼神像是刺刀般扎过来,扎的池田哲也周身寒彻,不敢有任何隐瞒之意。

        这个家伙就是个魔鬼。

        “我只负责对接蛇组,其他小组跟我没有联系。我只知道,他们的运作方式应该和蛇组一样,而且每个小组都担负不同的职责使命。”

        面对这个问题,池田哲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是想都没想就直接说出来。

        通过对其的神态判断,楚牧峰知道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接头人又怎么样?

        每个小组都应该有自己的接头人,要是说彼此之间都知道的话才是怪事。

        “大家都是直接对特高科负责,将所有搜集到的情报通过电报发送回去,至于我发回去的情报哪些有价值,我觉得只要是发出去的,都是有价值的。”

        “不过大家并没有搜集军方的消息,只是针对的北平城的社会、交通和人文这些情况。”池田哲也的眼皮上布满血迹,那都是刚才受刑的时候染上的,这些血痂刺激着他的眼皮难以睁开。

        “你和蛇组多长时间联系一次?”

        “七天一次!”

        “通过什么方式?”

        “在信息墙上张贴卖药广告,确认一切安全后,他就会来文苑斋传递情报。”

        “以你的身份,应该是有代号的吧?说说吧,叫什么?”

        “蛇信!”

        “你多久发送一次电报?有没有什么时间限制?”

        “没有,整理好的情报,都是一周发一次。”

        “那你怎么接受任务?”

        “我有电台,但很少通过电台接收,因为除非是传递情报,不然一直动用电台的话,有暴露的危险,所以大家都是通过收取广播接收的。”

        “时间?频道?编码本?”

        “每天晚上九点整,频道90.6,编码本是一本小说,叫做《一扇窗的思念》,就在我房间书架的最底层。”

        ……

        池田哲也为了活命,算是豁出去了,真的什么都往外说。

        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楚牧峰的问题问的太细致,要是说楚牧峰问不着的话,他也不会乖乖全部交代。

        可现在一个个的密集的如同炸弹般轰炸过来,他即便是想要说谎也没有这个时间去慢慢琢磨。

        一个谎言需要一千个谎言去弥补,所以想要分辨并戳穿对方话里的漏洞,对于楚牧峰这个刑讯老手而言,太容易了。

        他只能实话实说。

        问着问着,楚牧峰忽然话锋一转:“狐先生是谁?”

        狐先生!

        池田哲也的心脏猛然跳动,看向楚牧峰的眼神流露出一种惊慌失措,没想到,自己一直都在回避的事,还是被他们知道。

        该死的,大意了啊,就应该第一时间将那个电报销毁。

        “怎么?你不知道吗!”

        楚牧峰猛地一拍桌子,眼神冷厉地瞪过来,“池田哲也,我奉劝你想清楚了,不要玩什么花样,到这个份上,你不说,加藤小野也会说的。”

        “还是你觉得哪个什么狐先生知道你被抓了,还会特地来营救你吗?要救一具尸体出去吗?”

        啪!

        身边的黄硕配合地拨弄了下电椅开关,那声音格外刺耳。

        池田哲也吓得一哆嗦,急忙说道:“我说我说,狐先生是大家特高课的一名资深教官,他最擅长的就是策反工作。”

        “这次他会过来,而且要蛇组全力配合,应该是找到了什么策反目标,准备进行策反!”

        策反专家!

        楚牧峰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战争年代最令人厌恶的就是这种人,他们在背后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威逼利诱,花言巧语,将一些立场不坚定的人悄悄拖下水。

        那些被他们腐蚀策反的人,在战争中就是一个个不安分的炸弹,不仅可以为日寇传递情报消息,关键时刻一旦爆炸,还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让中洲蒙受惨重损失。

        景田瑞不就是被策反的吗?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6401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