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六十七章 前来复命

第六十七章 前来复命

        一切俨然都在楚牧峰的计划掌控中进行。

        千叶深司死了,而且死的还是这么悄无声息,毫无异样。

        楚牧峰有着绝对的自信,这年头最高明的法医,也不会查出死因。

        哀嚎是很霸道,但致死后还是有迹可循,会让死者在临死前,因为痛苦在身上抓出伤痕,但经过楚牧峰改良后的毒药,则连一丝痕迹都不会有。

        死的悄无声息,死的无迹可寻。

        可惜这个升级的毒药只有这么一点,谁让当初找到的哀嚎就没多少,想要再配制,也比较麻烦。

        眼下既然完成任务,楚牧峰并没有立即就撤。

        既然来都来了,自然是要好好搜查一番,毕竟千叶深司是带着任务过来的,随身物品里面或许会有相关信息,岂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此刻夜深人静,时间还很充裕,楚牧峰就开始查看起来。

        房间中最重要的东西应该就是放在桌上的那个皮箱,箱子是拉锁的,楚牧峰轻松就打开,看到了放在最上面的六份履历。

        摆在首位的自然是张凤饶。

        当看到其余五份资料后,楚牧峰眼皮不由得微颤。

        真是没有想到,日寇居然会有如此谋划,这么早就锁定这些人,俨然是为了日后发动的战争埋下伏笔。

        要是让千叶深司真的全都策反成功,绝对会给北平城带来很严重的创伤,谁让这五个人身份都不简单。

        看了看没有其他资料后,楚牧峰就拿出随身携带的相机,拧开台灯拍摄起来。

        将六个人的资料全都拍完后,楚牧峰便按照顺序又重新放好。

        他当然不会把资料带走,真要带走的话,那就是节外生枝了。

        将皮箱重新拉好,确定位置都没有任何变动后,楚牧峰这才慢慢退出卧室,边退边将一些痕迹抹去。

        来到窗边,楚牧峰抬手抓住绳索,利索地攀绳重新回到楼上房间。

        直到这一刻,楚牧峰绷紧的神经总算可以放松下来。

        一切顺利,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第二天一大早,收拾好东西的楚牧峰在看到窗口信号,匆匆赶来的王格志陪同下,大摇大摆,坦然镇定地从六国饭店大门离开。

        上了车,王格志便忍不住扭头问道:“队长,怎么样?”

        看到对方充满期待神情,楚牧峰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道:“办成了!”

        “那真是太好了!”

        “就知道有队长你亲自出马,一定没问题!”

        开车的裴东厂和王格志纷纷满脸惊喜地说道。

        “老王,通知弟兄们可以撤了,这里不需要人盯着了。”

        “队长,那张凤饶那边要不要动手?他应该是要跑路了!”裴东厂比划了个手势问道。

        “铲草当然要除根,这事儿一定做得漂亮点,别出什么岔子。”楚牧峰想了想叮嘱道。

        “您放心,等着瞧吧!”对付一个无权无势的落魄酒鬼,裴东厂信心满满。

        楚牧峰也愿意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总不至于事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吧。

        ……

        上午八点,北平火车站。

        穿着长袍的张凤饶拎着一个小皮箱,脸上布满着笑容,站在安全线外等着。

        他现在是心潮澎湃,满脸憧憬,想到自己这趟去长春肯定是会得到岛国那边的重点栽培,回来后又能执掌大权,激动得昨晚上一宿都没睡好。

        哼,等到老子回来的时候,把你们这帮王八蛋全都毙了!

        看着天空升起的太阳,张凤饶陷入到一种幻想中。

        “抓小偷啊!”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喊叫,然后就看到有两个男人拼命往前奔跑。

        他们神情略显慌乱,边跑边使劲扒拉着人群。

        “让开,全都给我让开!”

        “滚一边去,别挡道!”

        “说你丫的,让路啊!”

        不过那两个小偷都没能顺利逃掉,很快就被后面喊叫追赶的人给追上,然后五六个人就扭打成一团。

        “王八蛋,敢偷大爷的东西,简直是活腻了!”

        “放屁,你别血口喷人,谁偷你东西了!”

        “还敢抵赖,我打死你个孙子!”

        两拨人嘴上骂着,手上都没含糊,全都是下狠手,一个个打得是头破血流。

        “快点躲开!”

        见此情形,那些等候火车的乘客纷纷让到一旁,生怕被殃及池鱼。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可没谁想要逞这个英雄,挺身而出去抓那两个窃贼。

        张凤饶也是这样想的,就在他刚准备躲开始,几个人已经是连打带跑地冲到他身边。

        “喂,我说哥几个……”

        砰!

        张凤饶话还没说完,就挨了一记老拳。

        忽然遭受到这种无妄之灾,张凤饶气得是扔掉皮箱本能就要反击。

        谁想却被人紧紧抓住胳膊,他刚要后退,脚下一个踉跄,直接被绊倒在地,然后几个人都压在他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扎在胳膊上,瞬间传来的剧痛,让他当场就意识到,这根本不是抓小偷,分明就是在针对他。

        这是张凤饶最后的念头,因为下一秒他的意识便彻底丧失,然后在周围人的默默注视下,扭打成团的几个人毫不客气地将张凤饶给踢下了站台。

        “咚!”

        张凤饶脑袋重重撞在铁轨上,立即是头破血流,身子则如烂泥般瘫在轨道上。

        “别跑,抓住他们!”

        “抓小偷啊!”

        几个人继续扭打着,跑向前方。

        张凤饶,死!

        ……

        北平警察厅。

        当曹云山刚刚走进办公室,还没来得坐下,楚牧峰便敲门进来。

        看到自己这个小师弟两眼血丝,曹云山关心地说道:“牧峰,你昨晚是不是又没睡觉?工作固然重要,身体也要紧啊,要是把身体累垮,还怎么干工作呢?”

        “谢谢师兄关怀,我会注意的。”楚牧峰连忙说道。

        “说说吧,这一大早就来见我,是不是千叶深司那边有什么新消息了?”曹云山跟着问道。

        毕竟这事现在是头等大事,也是楚牧峰的首要任务。

        他倒是没有想过楚牧峰已经得手了。

        对方做事颇为谨慎,身边还带着保镖,想要毒杀可没那么容易,所以师弟应该是来寻求什么帮助。

        “报告处长,我是来复命的!”楚牧峰站直了身子,肃声说道。

        “复命?复什么命?”

        这话刚说出口,曹云山似乎意识到什么,神情充满惊愕地望过来。

        “难道你已经得手了?”

        “是的,处长,牧峰幸不辱命,已经完成任务,所以特来复命!”楚牧峰这话刚说出口来,曹云山就激动地冲上前,一把拉着他的手就往外面走去。

        “走,现在就和我去见厅长!”

        厅长办公室。

        看到曹云山脸上的笑容,再看到楚牧峰的镇定,阎泽眼底闪烁着精光,沉声问道:“牧峰,你说前来复命?行动成功了?”

        “报告厅长,按照您的指示和处长的计划,于今天凌晨三点,在六国饭店二零九房间,顺利毒杀千叶深司。”楚牧峰恭敬说道。

        “好,好啊!”

        得知肯定答复的阎泽,当场击掌大笑,跟着又马上追问道:“牧峰,详细说说你是怎么做的?”

        “是,厅长!”

        楚牧峰就开始一五一十地讲述起来,将自己所做的准备,包括和吴江平的见面会话都毫无保留地说出来。

        有道是利益均沾,现在立了功,自然也是要带上对方,不能让人家白白出力。

        果然,在听到吴江平在这次任务中发挥了作用后,阎泽脸上浮现出来一种满意笑容。

        他虽然没有表态,但楚牧峰却能猜到,因为这份功劳,或许吴江平的人生轨迹就能改变。

        毕竟没谁愿意永远当个潜伏暗棋,蜷局一角,总想能光明正大走出来。

        “厅长,情况就是这样!”

        说完之后,楚牧峰又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刚刚洗出来的几张照片,递了过去说道。

        “厅长,这些是千叶深司过来想要策反的人员资料,他昨天已经见过了张凤饶,其余五个人还没有来及见面。我担心他要是和蛇组联系而走漏风声,所以才决定不再等待,马上下手。”

        “哦,牧峰,这次行动是你亲自下手的?”阎泽扫视过那些照片后,并没有多少吃惊的意思,而是扬起眉头,看向楚牧峰问道。

        “是!”

        楚牧峰站直身子,朗声道:“报告厅长,因为这次行动关系重大,我身为队长,自然是要扛起担子,至于下面兄弟,则各司其职,各有分工,有他们的配合,才能顺利完成这次任务。”

        这是想要给其余人邀功。

        阎泽当然明白楚牧峰的想法,同时也对这个年轻人的有胆有谋暗暗赞赏。

        要知道这样的刺杀行动,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失败,失败的下场也会会死。

        但楚牧峰却是无怨无悔,无所畏惧地亲自去做,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不仅要有硬实力,还要有强大心理素质,能够承受压力。

        不错不错,此子能文能武,而且胆识过人,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牧峰,既然你都已经谋划好了,又何必自己上呢,像这种情况,应该让下面人上才对,你好歹也是队长,不必事必躬亲嘛!”

        已经将这份功劳稳稳捏到手里,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难度的阎泽不由得抬手点了点,带几分责怪地说道。

        “是,谢谢厅长厚爱,您的教诲,牧峰会铭记在心。”

        对于厅长话里的关心之意,楚牧峰自然是赶紧点头表态。

        ——————————

        各位看官,觉得《老胡同》还能入您的法眼,值得一看,就请多多支撑,给点推荐票吧,谢谢啦!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6690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