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八十章 这是一个疑问!

第八十章 这是一个疑问!

        “可这库房的钥匙……”

        “陈局长,我想你们后勤库房的钥匙应该不只一把吧?要是那样的话,这事倒是你们管理上出现问题。”

        楚牧峰抢先说出来的话,一下就将陈思德下面的话给堵死。

        “陈局长,我敢说肯定,陈建宾十有八九是被杀后才挪过来的,也就是说这个后勤库房绝对不是第一凶案现场,而是抛尸和焚尸现场。”

        站起身来,楚牧峰一字一句沉声说道。

        陈思德一时间语塞了。

        眼前的确就是事实,事实胜于一切雄辩。

        陈思德虽然办事粗线条,但也不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

        之前或许还能用愤怒来说明,可在楚牧峰摆明事实,讲清道理后,他还要继续一意孤行的话,即便是阎泽那边都没有办法交代。

        所以陈思德很快就从短暂失神中走出,看着楚牧峰认真说道:“楚科长,你既然接下了这个案子,那么从现在起就交给你来办理了。”

        “还是那句话,我给你一周时间,一周之内,我希翼你能破案,将真正的凶手缉拿归案!”

        “我会尽力而为!”楚牧峰坦然说道,他此行的目的显然已经达到。

        就在两人达成一致意见准备回去时,有警员匆匆跑了过来,面带几分异色道:“报告局长,赵毅然他媳妇田桂香跑到局里闹腾。”

        “她闹什么闹?”陈思德颇为不悦地喝道。

        “她说赵毅然是被冤枉的,说要咱们赔偿她抚恤金,要是不赔钱的话,她明天就会抬着棺材过来!”警员充满无奈地说道。

        “什么,要钱?”

        陈思德转身狠狠瞪视着赵毅然喝道:“赵毅然,瞧瞧你娶得是个什么媳妇,要钱不要命啊!赶紧给我过去,让她滚回去,否则别怪我抓起来!”

        “陈局长,那我呢?”赵毅然弱弱地问道。

        “你的嫌疑还没有洗清,况且还有仓库管理不当的问题在呢,不过看在有楚科长替你作保,你暂时可以回家。”

        “在案子没有定论前,哪里都不能去,我会让人守着,你要是敢想逃走,那被毙了也活该!”陈思德语气冷峻。

        “谢谢局长,谢谢局长,我一定乖乖待在家,随时候命!”

        捡回一条命的赵毅然是连连道谢,然后又冲楚牧峰弯腰说道:“楚科长,多谢您,要不是有您的话,我早已经没命了!您的大恩大德,我是没齿难忘!”

        “那,赵毅然,我虽然暂时帮你洗刷了嫌疑,但陈局长的话说得也没错,你只是暂时被洗刷嫌疑,还不是说整件事就和你没有关系。”楚牧峰目光在对方脸上扫过,缓缓说道。

        “在案子没有定论前,你哪里都不要去,免得产生什么误会!”

        “是是是,哪怕拿棒撵我,我也不会走出家门半步!”赵毅然自然是忙不迭地满口应道。

        跟着,楚牧峰转身看着陈思德说道:“陈局长,这个案子我既然接手,就要给您一个交代。”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需要对您分局督察和后勤管理部门的一些资料进行调查了解,我希翼您这边能配合。”

        “没问题!”陈思德不假思索地应道。

        “还有我会找一些警员了解情况,也请您让他们配合大家办案。”

        “这也不是事儿!”

        只要能将真凶找到,陈思德是无条件支撑,当即招来个人吩咐道:“沙锦,从现在起你就跟着楚科长后面办案,听他差遣。”

        “是,局长!”

        沙锦是仙踪分局侦缉队的队长,陈思德的心腹手下,这种实权要害部门自然轮不到外人来染指。

        让沙锦跟着,楚牧峰无论做什么都会很方便。

        当然,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监督!

        免得楚牧峰只是随口敷衍敷衍,并没用用心去查案,那样的话,他陈思德肯定是要掏个说法!

        “楚科长,您看什么时候开始查?”沙锦恭恭敬敬目送陈思德离开后,带着一脸笑意地问道。

        “现在就开始!”楚牧峰直接说道。

        分局督察科。

        楚牧峰亲自坐镇,他想要了解死者陈建宾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毕竟犯案的都是人,你要是说能掌握人的犯罪心理,距离破案也就不远。

        只要是过来的警员,说的都是陈建宾的好话。

        当然,这种好话不是说看在陈思德的面子上,而是因为陈建宾就是这样一个人,没有谁刻意迎合,全都是实话实说。

        “楚科长,陈建宾人是个好人,就是比较死板迂腐,做事不懂变通不够圆滑,他非常有原则,只要认准的事,谁敢有丝毫偷奸耍滑,他都会按照规定公事公办,毫不讲情面……”

        “呃,据我所知,在局里面陈建宾和赵毅然的关系只能算普通朋友吧?当然了,倘若他们是有私交的话我就不知道了!”

        “大家督察科和后勤科的关系还算不错,每次发东西时,大家都能准时领到,没什么矛盾吧!”

        “陈建宾这家伙虽然没女朋友,但非常自律,平时也没什么特别爱好,别说跟大家出去找乐子了,即便一起聚餐,他都很少去。”

        ……

        做事有原则有底线!性格比较沉默内向!为人不太合群!知道洁身自好,没有不良恶习。

        根据同事们的描述,陈建宾的形象很快就在楚牧峰的脑海中浮现。

        这种人是楚牧峰比较欣赏的。

        不合群是性格问题,和为人处世无关?只要他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工作,对得起他的身份和责任就成。

        听了半天,倒是没有找到陈建宾和赵毅然之间有什么特别联系。

        这里面不可能没事。

        要是说没事的话,为什么陈建宾被杀死后,会被丢到后勤管理仓库,而不是其他地方呢?

        有很多选择,都会让这起凶杀案变成一个失踪悬案,

        这是一个疑问!

        带着这样的疑问,楚牧峰下午又来到了后勤管理处。

        老样子,依然是找这里的警员了解情况。

        “赵毅然为人热情,干活也很麻溜,而且脾气也很好,从来没跟人红过眼!”

        “楚科长,大家后勤管理处,他赵毅然算是有些资历,而且做事很细心,从来没出过什么差错。”

        “没听说赵毅然和陈建宾有什么矛盾啊?他们两个关系挺好啊,我还见过他们在一起喝酒呢,都在同个小酒馆,不过我没上去打招呼。”

        “酒馆在哪?”楚牧峰追问道。

        “哦,那个小酒馆就在分局后面,隔了几条街,叫梁记……”

        ……

        梁记?

        楚牧峰记住这个名字,冲旁边的裴东厂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就起身离开。

        经过几个案子的配合之后,裴东厂等人和楚牧峰之间也有了几分默契。

        和案子有关的任何细节都不会放过。

        差不多下班时,楚牧峰手里已经多出一沓问话资料,他将这些全都收起来放到包里,然后冲着沙锦说道:“沙队长,有空聊两句吗?”

        “当然!”

        沙锦这大半天其他什么事儿都没干,一直都是跟着楚牧峰后面调查情况。

        他好歹也干侦缉的,怎么能不知道其中的流程和步骤?

        眼前的流程看似是不起眼,一切都是中规中矩,但真正让他意外和赞叹的是楚牧峰十分老练的问话。

        每一个问题问的都是那样一针见血!

        有几个问题沙锦都觉得是和案件没什么关系,但后来好好琢磨了下,就琢磨出来其中的味道。

        这些问题看似无关痛痒,其实是紧密相连,每个问题的答案都会引发后续的连锁效应。

        不得不说二个字:佩服!

        这难道就是警官高等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才才具备的能力吗?

        果然是人的名,树的影,这个楚牧峰能被称为神探,绝非虚名,的确是有两把刷子,沙锦是甘拜下风。

        “沙队长,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呢?”

        走到分局外面,楚牧峰抬头看了一眼映红天边的晚霞,随口说道。

        “楚队长,我没任何意见,我就是来听候您调遣的!”沙锦微微躬身,放低姿态道。

        呵呵,这话说得滴水不漏啊!

        见沙锦如此恭谨客气后,楚牧峰就知道想要从他嘴里问出点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是很难的,但该问的还是要问。

        “沙队长,我既然是接了这个案件,就肯定会尽力而为。我跟你聊聊,也是想要能尽快破案,你也不想这个案子成为陈局长的心病吧?”

        “要是那样的话,你这个侦缉队的队长估计也就当到头了!”楚牧峰的话语软中带硬。

        沙锦脸色微变,很快就说道:“楚科长,您想问点什么?”

        “我想知道陈建宾和赵毅然之间真的没有矛盾吗?”楚牧峰双眼微眯问道。

        这个是关键。

        两人若是朋友话,赵毅然就没有突然杀人的动机。

        可要两人之前就有过冲突,那赵毅然自然会有嫌疑。

        之所以问沙锦,也是因为这是他们仙踪分局内部的事,发生这么大的命案,楚牧峰不相信沙锦这个侦缉队队长不会一点调查都不做。

        摇了摇头,沙锦叹了口气,十分坦诚的说道:“楚科长,我要是知道,肯定会跟您说,但这个问题我真是一点都不清楚。”

        “没错,我是做过调查,但查出来的那些事儿和您知道的情况差不多。就目前来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陈建宾和赵毅然之间有过冲突。”

        能感受到对方的陈恳,楚牧峰挥挥手,笑了笑道。

        “嗨,沙队长,你也不必这么严肃,我就是问问而已,你不知情就算了。”

        “这样,我准备明天去陈建宾家里瞧瞧,你要是没事就一起去吧。”

        “行,楚队长,那咱们在他家门口碰面吧?”

        “好!”

        ——————————————

        周末大家都在休息吧,推荐票少了好多……足量更新送上,希翼大家多多支撑吧!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7202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