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八十三章 狗急跳墙

第八十三章 狗急跳墙

        “哼,贱人!”

        赵毅然往她身上狠狠吐了一口浓痰,眼神里毫无半点怜悯和不舍。

        一日夫妻百日恩,但心怀芥蒂恨更深!

        “我原本并没想要你死,你活着才能替我遮掩。可谁让你撞破了我的事儿,居然还想报警求救,那就只能送你上路了!”

        “田桂香啊田桂香,你这个刁妇实在是太贪婪,太蛮横了,有多少次我都恨不得活活掐死你,现在也算是顺了心意!”

        说完之后,赵毅然便拎起床上的皮箱,看也不看地上的田桂香一眼,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

        他来到小院内搭建的鸡窝前面,搬开靠着砖墙的几块木板,后面露出一个半米来高的狗洞。

        这里通着另外一条巷子。

        赵毅然蹲下身子,探出头四下扫了扫,确定负责看守的只是在前门,这边没有一个人后,便呲溜钻了出去,拎着箱子很快消失在巷子中。

        房间中,只有瞪大双眼,死不瞑目的田桂香。

        死的憋屈,死的不甘,死的怨恨!

        ……

        三焦胡同,赵家门外。

        “队长!”

        当沙锦跟着楚牧峰过来的时候,一直在门口盯梢儿的两个警员,急忙扔下手中的烟头儿,快步走了上前来。

        “有什么动静吗?”沙锦沉声问道。

        “没有没有,赵毅然那小子回到家后,就一直没出来过。对了,昨晚他似乎还和媳妇吵了一架。”警员如实汇报。

        “嗯,那就好!”

        沙锦转身看向楚牧峰,肃声说道:“楚科长,赵毅然在家,那么你现在能说说,咱们过来要抓的人就是他?你总不会说他真是凶手吧?”

        “对!”

        既然都来到这里,楚牧峰也就不再掩饰,沉声说道:“沙队长,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当初所为会跟陈局长说明清楚。”

        “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赶紧将赵毅然抓捕归案,只要抓住他,就有足够证据,能将他绳之以法!”

        “好!”沙锦心里是有很多疑问,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慢慢细问的时候。

        “东厂,走,抓人!”楚牧峰挥手喝道。

        “是!”

        为了防止赵毅然狗急跳墙,裴东厂并没有破门而入,而是先敲了敲门,但里面始终是没有人出来招呼。

        察觉到不对劲后,楚牧峰马上喝道:“冲进去!”

        砰!

        当院门被踢开,楚牧峰冲进屋里面,看到的是已经被勒死的田桂香。

        赵毅然则不知所踪。

        “人呢,怎么没了,又死了一个,这下怎么办?”

        沙锦有些惊慌,扭头大骂道:“你们两个混蛋,让你们看个人都看不住,简直就是废物!”

        “莫慌!”

        楚牧峰蹲下身体,伸手测了测田桂香的体温,眯了眯眼道:“尸体还有余热,她应该死了没多久,赵毅然就算是逃,也逃不远。”

        “就算是逃不远又能怎么样?”

        沙锦看着楚牧峰,语气中带着几分抱怨:“这北平城这么大,他只要逃了,咱们再想要抓就难了。”

        “早知这样,当初就该毙了他。现在好了,兜了个圈子还出了篓子!”

        “说什么呢!”裴东厂听到沙锦这么说,二话不说就直接吼道。

        你这么阴阳怪气,是责怪大家楚科长的不是吗?

        你够格吗?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楚科长,我……”

        沙锦想要说明,但楚牧峰却是直接打断他的话,语气冷漠地说道:“沙队长,我刚才说过,赵毅然的事我稍后会有说明,至于说到现在他逃了,我再抓回来就是!”

        “你觉得人是我救下的,现在就没有办法抓回来吗?”

        “楚科长,您有办法?”

        “哼!”

        楚牧峰鼻腔中发出一道冷哼,转身冲着裴东厂说道:“派人留在这里封锁现场,寻找有价值的线索,你和我去把赵毅然抓回来!”

        “是,科长!”

        风闻政事报社,后面的小巷。

        巷内一座小院内。

        在这里住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她穿着很朴素的灰色衣服,面容慈善。

        因为右腿受过伤,所以走起路来得靠着拐杖,一瘸一拐。

        即便这样,她也没劳烦谁来照顾,一切都亲力亲为。

        对她来说,能从村里活着出来,已经是奢望。

        想到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她就感到害怕,感到绝望。

        只要能离开那个村子,在哪里住着都行。何况现在还能时不时的看到儿子,她已经很知足。

        她就是赵毅然的老母,一个平凡普通的农村妇人。

        她叫胡华兰。

        “大娘,我给您送点葡萄,很甜的!”

        就在胡华兰坐在小院里面做针线活时,章广盛的身影出现,他手里拎着几串葡萄进来,笑容满面的说道。

        “哦,是广盛来了啊!”

        胡华兰放下手里的活儿,抬起头,满脸笑容应道:“您真是太客气了,您要是忙的话,不用过来看我的,我这边也没啥事,不能耽误你的事儿。”

        “嗨,我没事的。”

        章广盛将葡萄放下来,顺便坐在石凳上面:“大娘,我昨天见过毅然了,他说这两天忙,所以没空过来看您,等过两天就过来。”

        “嗯嗯,我知道他忙,不用管我的,你们都不用的,我一个人没事!”胡华兰脸上浮现一抹开怀之色,儿子出息了,这是最大的欣慰!

        “没事,我反正离得近,挺方便!”

        章广盛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和胡华兰聊着,正在这时,院门突然被推开,赵毅然拎着个皮箱,面色凝重地匆匆走了进来。

        进来看到章广盛也在后,他微微有些愣神,眼光扫过桌面上的葡萄后,心里很是感动。

        “呦,毅然,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刚才还和大娘说你呢,你怎么一下就跳出来了。”章广盛看到赵毅然来了,笑着起身招呼道。

        “怎么样,你那边没事了吗?”

        “没事了!”

        赵毅然收敛起来所有情绪,冲着章广盛咧嘴笑道:“广盛,这次真是辛苦你了,要不是有你在的话,我就没得指望了,谢谢你!”

        “瞧你说得多见外,你我兄弟一场,需要客气什么!”章广盛很随和的说道。

        当他目光看在皮箱上,不由好奇地问来,“你这是要出远门吗?”

        “对,要出去一趟。”

        赵毅然明显是不想多说这茬,直接扭头冲着胡华兰说道:“娘,我有点事儿要办,这趟出去估计得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所以想带着您一起走,就当过去散散心。娘,咱们这就走吧!”

        这就走?

        章广盛敏锐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一把拉着赵毅然,肃声问道:“毅然,你过来,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广盛,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说,我得赶紧带娘走,再晚的话恐怕赶不上火车,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

        赵毅然说完就直接走上前,搀扶起来胡华兰说道:“娘,咱们走吧!”

        “这么急?稍微等会不行吗,我收拾两件衣服,还有……”

        “娘,那些东西都不要了,等过去了再买就是,您赶紧跟我走,咱们还得赶火车呢!”赵毅然说着就不顾胡华兰的反对,搀扶着她就往外面走去。

        “毅然!你等等!”

        想了想,章广盛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想要拦住时,却发现赵毅然已经直接背着胡华兰走到门口,正准备推门而出。

        就在此刻,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楚牧峰的身影就出现。

        看到他露面的刹那,已经半只脚跨出去的赵毅然马上又退了回来,然后砰地就将院门关上,放下门栏。

        “赵毅然,你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妄图负隅顽抗,赶紧出门投降!”楚牧峰脸色冷峻地站在门口喝道。

        一门之隔的院内。

        听到这个喊话的章广盛,满脸的难以置信,声音有些哆嗦地问道:“毅然,这是怎么回事?楚科长怎么会带队过来抓你?”

        “你不是没事了吗?你不是说你的事儿已经解决了吗?还是说,那个案子真的和你有关系?陈建宾就是你……”

        “闭嘴!”

        就在章广盛要喊出“杀”字的时候,赵毅然猛地喝止,满脸怒色喊道:“章广盛,你不要乱说话!”

        “乱说话?你说我是在乱说话吗?我要是乱说话,外面的警员是怎么回事?你又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应该被禁足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章广盛挥舞着手臂,涨红了脸吼道。

        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居然变成了现实!

        陈建宾就是被赵毅然烧死的!

        赵毅然真是杀人凶手!

        想到自己竟然打着包票去求楚牧峰救人,想到刚才赵毅然要是这么逃了,就相当于是自己亲自将杀人凶手放走,章广盛就充满了羞愤。

        这简直是对他信任的最大侮辱!

        “儿子,广盛说外面是警员,真的吗?你不也是警员吗?他们为什么要抓你啊?”

        被这一幕搞得有些懵然的胡华兰眼巴巴的看着赵毅然问道。

        “娘,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这样,您先进屋吧。”赵毅然说着就要搀扶胡华兰进屋,可这时的胡华兰哪里有心情回屋。

        她虽然说是农村出来的老太太,没见过世面大世面,但也不是说什么事情都不懂。

        这警员都找上门来,你还说自己没事,可能吗?

        “你给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胡华兰声色俱厉地喝道。

        “娘,放心吧,真没事,我跟他们说清楚就成。”

        就在这话刚刚落地,院门就从外面被踢开,楚牧峰带人冲了进来。

        ————————

        新的一周开始了,深夜更新送上!

        求书友多多支撑起点正版,给点推荐票,打赏更是万分感谢,拜托大家了!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7299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