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一百章 又见血蝉!死有余辜!

第一百章 又见血蝉!死有余辜!

        半个小时后,带着一脸忐忑地林三从胡同口一溜小跑地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楚牧峰唇角微微翘起,右手摸索着下巴喃喃自语:“这可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梁胖子,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带着这个疑问,楚牧峰匆匆赶回了警局。

        景祥楼,曲终人散,戏院后台。

        这里闲杂人等是不让进来的,但规矩就是用来被打破,只要有足够权势就成。

        比如堂堂李明理李公子的话,出入这里就自由得很,也没谁敢多说一句。

        甚至只要他一露面,戏班子的其余人就都识趣地纷纷离开。

        将这里留给了这位爷来表演。

        “牡丹,今儿个的戏唱得真不错。”李明理手里拿着一捧花递了过去。

        “谢谢!”

        正在卸妆的就是小牡丹,也是景祥楼最当红的小花旦。

        从镜子中,能看到一张俏丽动人,充满青春活力的美丽面容,果然如同外号那样,恰似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呵呵,跟我你还客气什么。”

        李明理说着就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随意握住小牡丹的手,笑吟吟地说道:“牡丹,明儿个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酒会吧。”

        “我去?合适吗?”小牡丹抽回手,侧脸挑眉问道。

        “合适!当然合适,有什么不合适的。”

        李明理满脸喜色的说道:“牡丹,我说过的,你不要妄自菲薄,在我心里你永远排在第一位,是不可取代的!”

        “那好吧!”小牡丹莞尔一笑。

        “走,咱们去吃宵夜。”

        “你别急啊,等我先卸完妆。”小牡丹翻了个白眼道。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李明理眯着眼看着面前这个名伶,看得很是痴迷。

        妆卸了一半,小牡丹似乎想起什么,忽然问道:“对了,明理,我先前看到有人从你的包厢出来,是你的朋友吗?”

        “什么朋友,我才没这样的朋友呢!”

        “那是干嘛的?”

        “嗨,别提了,是来查案的。”李明理说起这事就满脸不痛快。

        “查案?”

        小牡丹卸妆的手微微停顿,好奇地问道:“找你查什么案子,这不对啊,还是说你犯了什么事啊?”

        “你这个小丫头,乱说什么呢?我可是正经人,能惹什么事儿?”

        李明理捏了捏小牡丹的嘴巴说道:“是黄本章那事儿,我之前不是给你说过,那个倒霉的老家伙被人给杀了,也不知道警备厅的人是从哪里听说的,黄本章和我关系不错,这不就跑来问话,放心吧,没事儿!”

        “嗯,没事就好,我卸完妆了,等我换件衣服就走。”小牡丹站起身来说道。

        “好啊,我来帮你换!”李明理是大献殷勤。

        “去去去,一边去!”小牡丹一脸嫌弃。

        ……

        警备厅,侦缉处,一科。

        今天已经是黄本章被杀的第三天,在案情方面依然没有多少进展。

        关于那个梁胖子,楚牧峰已经让宋大宝认真调查过。

        但让他意外的是,就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竟然没有这个梁胖子的一点线索。

        在调查中,黄本章压根就没有姓梁的朋友!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不是说这个人姓梁,而是说梁胖子是有别的意思不成?

        带着这样的猜测,楚牧峰便让宋大宝从头到尾的重新梳理一遍。

        王格志那边继续盯着云烟居。

        裴东厂则是跑草书和血蝉的线索。

        整个侦缉一队在这种跟装了发条般的紧张状态中忙碌着。

        曹云山对这个案子倒是没有多少看法。

        毕竟放到以前,像是这样的凶杀案别说是一星期,即便是一个月或者说几个月没有侦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人命案要慎重,况且也不是什么大人物!

        ……

        是夜,北平城,槐花胡同。

        梁府。

        只要是在这四九城中能担当得起“府”字的,那可都是有规模的宅院。

        梁府就是其中之一,几进几出的院落在槐花胡同很是显眼,非常有气派。

        刚刚参加完酒宴回来的梁鹤翔,让陪同的三姨太回房休息后,独自一人来到书房。

        这里虽然只是三姨太住的地儿,但书房里的摆设却是一应俱全。

        喜好书法的梁鹤翔,兴致所至总是会挥毫几笔。

        就比如说现在。

        想到今晚结交的几个大人物,梁鹤翔心里就格外舒畅,以后要是能攀上那几位的关系,何愁不能赚钱。

        就在他刚刚拿起毛笔,都没有来及写字的时候,身后忽然出来一声异响。

        察觉到有点不对劲,他转身看了过去。

        “你……你怎么会在我家?”见到那个突然出现的身影后,梁鹤翔不由得惊讶地喊道。

        “你说呢?”

        “我……”

        一个字刚说出口,下一秒梁鹤翔就痛苦地捂着脖子,眼神惊恐地看着前面这道身影,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哼!”

        身影冷哼一声,随手抓起桌上的毛笔,在旁边的白墙上挥毫,然后又是一张画纸飞出,贴在墙上,随即便推门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满脸哀怨之色的三姨太嘴里嘟囔着走了过来。

        “都几点了还不休息,你真当自己还是年轻小伙子吗?我说老爷,你……啊!杀人了!老爷!快来人啊,杀人了!”

        推开门,看到里面的情形,三姨太的尖叫声刺耳地传遍四合院。

        ……

        钟锣鼓巷,景阳胡同。

        忙碌了一天的楚牧峰,刚刚回家躺下没有多久,门外面就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有些疑惑地穿衣走出去。

        “谁啊?”

        “科长,是我,东厂!”门外面响起的是裴东厂的声音。

        “来了!”

        楚牧峰当下打开门,外面站着的不只是裴东厂,还有其余两个警员,他们神情凝重。

        “出什么事了?”楚牧峰神色一紧问道,这么晚他们还找过来,肯定是有事。

        “科长,刚刚接到报案,槐花胡同那边又有人被杀了!”裴东厂马上说道。

        人命案?

        楚牧峰眼皮微颤,只是人命案的话,走流程就可以了,能让裴东厂这么着急的过来,想必肯定有特别之处,他心里忽然冒出个预感!

        “说!”

        “现场兄弟传过来消息,说是已经封锁了现场,而这个现场和黄本章被杀的时候很相似,墙上也有四个字,也有一张血蝉的画纸。”

        “死掉的人姓梁,叫做梁鹤翔,他还是个胖子!”裴东厂的话刚说完,楚牧峰眼神就瞬间无比锋芒。

        是梁胖子!

        自己这边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他的线索,怎么就被人给杀了?

        这已经是连环杀人案了!

        想到这个,楚牧峰神色一沉,转身换了衣服。

        “走,去现场。”

        ……

        槐花胡同,梁府。

        当楚牧峰赶到这里的时候,四合院已经被封锁,四周也拉起了警戒线。

        但是院里面却像是唱戏般,非常热闹。

        人还没有走进去,刚刚靠近就听到了一阵喧哗吵闹声。

        “你这个狐狸精,竟然克死了老爷!”

        “我早就说过你是一个扫把星,老爷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老爷都被你给克死了!”

        “贱人,说,是不是你串通了野男人想要私奔,被老爷发现,你就杀了他!”

        “官爷们啊,你们可要为大家家老爷做主啊!”

        ……

        等到楚牧峰走进去后,看到的是几个女人正在那里围着三姨太数落。

        她们脸上并没有露出多么悲痛欲绝的神情,和心疼死掉的梁鹤翔相比,她们似乎更加在意如何咒骂三姨太,好像三姨太就是杀人凶手,不骂就难以宣泄心中的愤怒。

        楚牧峰进来后,眉头皱起,冰冷的眼神扫视过去后,冷冷说道:“这里是案发现场,是谁让她们进来的,全都给我赶出去,一个个等候盘问!”

        “是!”

        裴东厂这边立即就安排人驱赶。

        “这位官爷,你一定要为大家家老爷做主啊,他死得好惨啊!”

        还有人不死心,依然上前哭诉道。

        “吵什么吵!”

        裴东厂知道楚牧峰的做派,要是这群女人再敢这样大呼小叫,影响办案的话,搞不好全都要被拖去刑侦队。

        “不想去警备厅受皮肉之苦的话,就乖乖闭上你们的嘴,马上出去!”

        见官爷神色不善,几个女人脸色一变,识趣般地赶紧离开了。

        书房中。

        楚牧峰进来后,一眼看到了倒地而亡的梁鹤翔。

        咽喉处的血洞是触目惊心,看着就让人毛骨悚然。

        因为时间的关系,他身上的鲜血已经淌得遍地都是。

        而在梁鹤翔的脸上,浮现出的是和黄本章死亡时一样的表情。

        他也认识凶手?

        前面的墙壁上笔走游蛇的写着四个大字:死有余辜!

        旁边贴着的,依然是一张血蝉的画纸。

        这简直就和杀死黄本章的情景没有多少区别,只不过黄本章是助纣为虐,这里是死有余辜。

        这么说的话,血蝉应该就是一个独特徽章印记,是凶手故意留下的。

        书房中一片死寂。

        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道。

        此刻楚牧峰的心情是沉重和愤怒的,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杀人泄愤,分明是在对北平城的警察体系做出挑战。

        那个血蝉仿佛在发出无声鸣叫:我不但杀了一个,现在还杀了第二个,你们能奈我何?连我是谁都不清楚,你们警备厅又能怎么样?

        身后的裴东厂等人没谁敢多言。

        他们都感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气息。

        ————————————

        收藏增长好慢,推荐票少了好多,各位朋友,觉得还不错的话,请来起点支撑下正版吧!

        谢谢大家了!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7905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