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老胡同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寿宴惊变!(万更送上,求票)

第一百二十五章 寿宴惊变!(万更送上,求票)

        寿宴在觥筹交错中热热闹闹地进行。

        院子里的戏剧和鼠戏也都在交替上演。

        戏班子今天选的是非常经典的四郎探母,引来频频叫好。

        当然,鼠戏这边也是人头济济,毕竟对他们来说,这曲子随时都能去戏园子听,可鼠戏却是可遇不可求,想看只能请到家里。

        谁的家底能像沈金泉这样丰实?

        家底丰实就意味着表演的种类多,这不,桌旁的黄小邪已经开始将自己拿来的木架摆好。

        这个架子是专门订制打造的,上面安装着小塔、竹圈、风车、梯子等等道具。

        表演的时候,这些道具都能用上。

        之间黄小邪很娴熟的从架子上端斜拉下一根绳梯,然后卷起长袖,拿起旁边的小铜锣。

        当当当,锣声三遍后,一阵吱吱吱的声音响起。

        紧随其后就是几只小灰鼠在领头的那只大灰鼠带领下,跑出来表演起来。

        小老鼠们沿着绳梯蹿上木架,熟练的表演起来爬梯、钻圈、转风车、荡秋千、双鼠摔跤、走独木桥等小节目。

        每个节目都能引得满堂喝彩。

        “有意思,当赏!”

        “不错,调教得好啊!”

        看到精彩处,有的人就开始拿出几角钱来扔进去当做赏钱。

        能被请来吃饭的,谁不是小有身家,有人带头扔赏钱,你不赏,岂不是说你混的不如意?

        没谁愿意在这种事上被人瞧不起,所以他们都纷纷丢起赏钱。

        看到这些赏钱,黄小邪是满脸笑容,表演得就愈发起劲。

        可正当宾客言欢,气氛融洽时,意外突然发生了。

        戏台中央,那个原本正在舞弄着花枪的杨四郎,突然扬起手中的花枪,用尽全力投了出去,枪尖瞄准的赫然便是沈金泉。

        “不好!”

        “沈爷,小心!”

        见此情形,台下人不禁失声大叫起来。

        正在和身边人谈笑风生的沈金泉,猝不及防之下,只能是下意识的将站在旁边的下人拉过来挡枪,但已经有些迟了。

        扑哧!

        花枪直接擦着下人的身体而过,狠狠扎进沈金泉的肩膀中,顿时涌出一股鲜血,疼得他脸都扭曲了。

        “有刺客!”

        一直在宴会游走着的保镖们,看到这样的情景,哗啦着就全都围过来,将沈金泉包围得严严实实的,水泄不通。

        与此同时,还有人冲向戏台,他们手里虽然说拎着枪,但眼前到处都是跑来跑去的宾客,没谁敢随便开枪以免误伤。

        见此情形,黄小邪也是赶紧匆匆收起东西抽身走人。

        “上!给我抓住那个杨四郎!我要杀了他!”被众人拱卫着的沈金泉,强忍着手臂传来的疼痛,满脸狰狞的吼叫。

        自己已经多久没吃过这种亏!

        听到沈金泉的命令后,那些保镖拼命地追过去。

        至于杨四郎呢?

        出手之后,他就毫不犹豫地向后撤退。

        对他来说能一击得手是最好,要是失败的话,他也不想白白送命。

        今天这个寿宴,这么多人就是最好的掩饰,他有着绝对信心能够趁乱逃走。

        但是杨四郎却忽视了一点,那就是他穿着的戏服很刺眼。不管如何说,除了他之外,是没有谁穿着一身戏服乱窜的,而且沈金泉的保镖也多得超过他预计。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是最明显的靶子。不管往哪里跑,都会被盯上,然后就有人围堵过来。

        距离不断地拉近。

        眼瞅着杨四郎就要被追上的时候,忽然从拐角墙后面伸过来一只手,一下就将他拉过去后,低声说道:“跟我来!”

        “是你!”

        杨四郎本来是想要反抗,但看到帮她的人是谁后,就立即不再挣扎,而是任由对方拉着自己的手,沿着墙角往前跑去。

        他们没有往大门跑。

        这时候大门口已经被戒严,跑过去的话肯定就是自投罗网。

        所以决定出手的楚牧峰带着杨四郎是直接向沈府里面跑去。

        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是有人开枪射击。

        砰砰!

        听到枪声,楚牧峰马上将杨四郎推到旁边,毫不客气地举枪还击。

        一个个保镖就那样往前硬冲,不就是活靶子吗?

        “不好,他有枪,大家小心点!”

        在轻松打死两个保镖后,其余人顿时不再贸贸然往前冲,蹲在墙角不时开一枪,然后诈唬般地喊叫着。

        “你们跑不掉了,乖乖出来投降,还有条活路!”

        他们也怕死,连头都不敢露。

        “脱掉你的戏服!从这边走!”楚牧峰指了指旁边的围墙道。

        “好!”

        杨四郎也不废话,赶紧将戏服脱掉,里面是一身便装。

        这说明什么?说明她也清楚穿着戏服会成为目标,所以贴身穿着便装。

        “来!”

        连开数枪打着那帮保镖不敢上前后,楚牧峰让杨四郎踩着自己翻墙过去后,自己也跟着翻过去。

        两人很快就消失在外面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沈府里面此刻是一片乱哄哄,刚才还是繁华热闹的寿宴,转眼变得满地狼藉,到处都是推倒砸烂的桌椅板凳,饭菜酒水撒的遍地都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刺鼻的味道。

        沈金泉的老娘更是被吓得昏迷过去,如今正在房里抢救。

        “沈爷,您忍着点,可能有点疼!”

        “龇!”

        当医生清理伤口的时候,沈金泉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自己家里居然差点被杀。

        那杆花枪几乎扎穿胳膊,他现在整个胳膊都不能动弹,稍稍动动,就是一股钻心般的疼痛。

        “沈爷,我已经上好药了,不过您伤得挺严重的,起码要好好休养几个月,!”

        “行,我知道了!”

        刚刚包扎好的沈金泉,也收到了消息,知道杨四郎居然逃走后,满脸怒色地吼叫道。

        “你们都是废物吗?这么多人竟然连一个人都抓不住?”

        “沈爷,那家伙还有帮手,还有枪!”

        “有帮手怎么了,我养着你们就是吃干饭的吗?滚,还不给我赶紧去抓人,一定要给我抓住他!”

        “是是是!”

        一群保镖唯唯诺诺地哗啦着撤出去。

        “老爷,您现在千万不能生气,一定要保重身体啊。”

        大富豪赌场的虾爷是肯定会过来捧场的,他毕竟是跟随沈金泉混的人,在遇到这事后,更是鞍前马后的跟着。

        如今看到沈金泉没什么大碍,赶紧走上前来,充满关切的说道:“老爷,我觉得这事是有预谋的,我已经让人将戏班子的人全都控制住。”

        “既然闹事的是他们戏班子的人,相信总能找到他是谁的!只要查出来他的身份,不愁抓不住他!”

        “戏班子那边怎么说?”沈金泉皱着眉头龇牙咧嘴的问道。

        “正在审问,相信很快就有消息!”

        的确是很快。

        就在虾爷这边话音落地的同时,外面就有人进来,他是负责审讯戏班子的,进门后就恭声说道。

        “沈爷,戏班子那边说原来扮演杨四郎的不是今天这人,而是另外一个角儿。只不过那个家伙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突然生病住院了。”

        “然后这人拿着他的举荐书过来,戏班子老板让他表演了下,发现他挺不错的,就直接让他登台了。”

        “戏班子老板说,他也没辙,因为整个戏班子只有之前那个人能演杨四郎。那个家伙缺席的情况下,他不敢得罪您,生怕您生气,所以只能让凶手救场了。”

        “我已经让人去医院逮捕那个之前的杨四郎,他应该知道这个凶手的消息。”

        “对!就该这样做,赶紧去医院,逮捕那个杨四郎!”虾爷吩咐道。

        “快去!”沈金泉沉声道。

        能找到吗?

        沈金泉是不抱有什么希翼的,既然凶手是精心策划,那么之前那个杨四郎就不可能知道什么东西。

        他们要是一伙的,真杨四郎肯定早就逃走。

        要不是一伙儿的话,沈金泉都怀疑那封所谓的举荐信是真的吗?应该就是凶手随便拿出来的吧?

        但不管怎么说,在自己母亲的寿宴上发生这种事,还吃了大亏,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搁。

        “老虾,吩咐下去,悬赏5000块,一定要给我找到那个混蛋,就算是把保定府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揪出来,知道吗?”沈金泉咬牙切齿地喊道。

        “明白了,老爷!”

        虾爷点点头,转身就去做事。

        客厅中留下的是满脸狰狞的沈金泉,双眼布满血丝,宛如厉鬼。

        ……

        保定府一条偏僻的小巷中。

        楚牧峰带着杨四郎一路来到这里后,看到后面没有追兵,这才停下脚步。

        望着眼前这张面孔,他似笑非笑道:“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沈金泉的寿宴上行刺,难道就不怕自己逃不掉吗?”

        “你还说我呢?”

        杨四郎抬起头,一双明眸望过来,丝毫没有一点害怕和畏惧的意思,脆生生地说道。

        “楚科长,你这堂堂的北平城警备厅侦缉处副科长,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保定府,而且还不声不响地来到沈金泉家的寿宴上呢?你恐怕也是别有用心吧?”

        “呵呵,你这张嘴怎么突然变得这般伶牙俐齿,难道都不知道说声谢谢吗!”楚牧峰眯着眼道。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47434/268441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8.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8.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