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少年大将军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惊世骇俗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惊世骇俗

        笑道:“以后她要是再使唤你,我替你出头,不用怕她。”

        李落微微愣神,大笑出声,连声称好。琮馥伸了个懒腰,迎着风,轻轻闭上了眼睛。海风拂面,扬起了满头青丝,红了那诱人的脸颊。

        “东海是不是很美?”

        “很美。”

        “那你喜欢东海吗?”

        “喜欢,第一次去捧月岛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世上有那么洁白的沙和那么清澈的海水,美不胜收,人间仙境莫过于此。”李落由衷赞道。

        “那如果让你有一天再去捧月岛,你会愿意么?”琮馥问了李落一句,却没有和李落对视,匆匆将头别了过去,不让李落看见。

        数息沉默。

        “自然愿意啊。”

        琮馥娇躯一震,却听李落朗声笑道:“乐今是邀我去你的成亲喜宴么?我平生极怕许诺,不过这一诺定要应了乐今才好,到了那一天,只要我还活着,就算爬也要爬去捧月岛。”

        琮馥身子一僵,只转了半圈就生生止在了半途,良久之后才幽幽说道:“是吗,呵,那你可别忘了啊。”

        “一定不会的,想娶乐今,怎也要先过我这一关,哈哈,区区不才,倒也可以当当这块试刀石。”

        琮馥回过头来,若无其事的笑骂道:“想娶我,哼,打得赢我再说,稀罕你当试刀石么,不害臊。”揉了揉眼睛,琮馥自嘲道,“风好大,我去歇着了,你自个待着吧,小心别掉进海里,我可不救你。”说罢,琮馥缓缓转身,慢慢向船舱处走去。走的不快,一点也不像琮馥平时雷厉风行的模样,孤单萧瑟。

        李落一直目送着琮馥进了船舱,猛地咳嗽起来,咳的整颗肺好似都要被扯了出来,心火直直窜了上来,仿佛下一刻就要从七窍中迸裂而出。李落弯着腰,喘了几口气,缓缓站直了身子。风声萧萧,摩朗滩前的漫天迷雾却没有半分稀疏的迹象,依旧还是那般了无生气的模样。从这片迷雾背后能找到什么,能看到什么,李落忽然间半点也不在乎了,李落洒然一笑,眼神清澈,此生此念,就要琮馥和冷冰他们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足矣。

        琮馥答应的事没有推诿,更不会叫苦连天,除了随后的这些天里有点刻意的避着李落,其他没有丝毫异常,见到相柳儿也是笑容满面,好像早就忘了那天两人的不愉快,让相柳儿暗暗惊讶,有点糊涂了。

        刺背龙鱼号游弋在这片海域的边缘,时而进,时而退,退不走远,进也只是浅尝辄止,小心翼翼的伺机而动。

        宋无缺言辞确凿十天之期,实则心中亦有忐忑,所谓风浪渐息的推测只是宋家先辈留下来的书卷记载,到底真假如何,之后宋家过往经年里也没有哪位家主心血来潮,派人入海一探究竟。也许真有此事,但是不是就在十天后或者还是十个月后,宋无缺着实没有太大的把握。

        船上的人似乎又多了心事,虽说大都是城府颇深之辈,但不经意间总有愁意显露,平白让刺背龙鱼号多了些许郁气。李落看在眼里只觉好笑,此时此刻自己反倒成了最洒脱的那个人,反正这船上的人一个个都高深莫测,问了也不说,摆出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模样,李落索性也就不闻不问,打定了主意只要护住琮馥几人的周全就好。

        海上湿热,到了摩朗滩前更加显露无疑,风卷浪涌,水雾漫天,连呼吸也变得黏稠艰难起来,睡梦中都会被湿气逼醒,恍惚间不知道是在水里还是在船上。

        琮馥麾下的将士早就换了宽松的衣裳,有些干脆敞着上身,廖解暑气。琮馥亦不例外,衣衫清凉到减无可减的地步,这还是船上多了外人,不得已才稍稍矜持了些。反观宋无缺言心这些人就要保守许多,或许并不在乎,但礼教苛严千百年来已根深蒂固,犹是女子,身体肌肤不会轻易示于人前。

        第一个将所谓礼教规矩抛之脑后的不是别人,正是李落。就在和琮馥交谈之后的第二天,李落便彻底别了大甘殿下的风仪姿态,袒着胸膛,只披了一件薄薄的衬衣,解了发髻,断了长发,大刺刺瘫在船舷背阴处偷阴凉,着实叫大甘众人目瞪口呆。

        惊讶的多,诽谤也有,羡慕的最少,佩服的那倒是一个也没有。流云栈热的难受,看到李落如此模样很是羡慕,有些跃跃欲试,被言心好一顿数落,这才熄了这个有点惊世骇俗的念头,每每碰见李落,眼中却丝毫不掩饰热切的羡慕,让李落哭笑不得。

        矜持毕竟不能避暑去热,刚一开始对李落衣衫不整还有微词的,几天下来,脸色都变了。热也就罢了,湿气太难忍,生了红斑发痒的不在少数,李落虽通晓医术,但也无计可施。生的红斑很难算是什么顽疾,根治也容易,只要回去大甘陆上,不用药,三五天便好,但在这里只会痒的让人抓心挠肝。

        三天后,李落身边就多了一个人,甜苦道人扯着衣领扇风,不时伸手进去挠挠痒,先是晕船,吐的昏天黑地,稍微好些了,就赶上半个身子的红斑,痒的甜苦道人欲哭无泪,求生不能,求死又不愿意,在李落旁边坐的好好的,时不时脸上就是一阵抽搐,便是前些日子半身红斑留下的阴影创伤,再没有办法,甜苦道人大概会是江湖上第一个自己把自己痒死的成名高手。

        “舒服……”甜苦道人满足的呻吟了一声,看了身边的李落一眼,尴尬一笑,眼中竟有浓浓的谢意。李落微微一笑,倒觉有趣,早知如此,何必装的那么辛苦。

        两天后,鬼獒也添了进去。再两天,仓央月钩也忍不了了,只是脸皮薄了些,不好意思坐在李落身边。到了第九天,剩下的人看李落的眼神都变了,青中带红,透着缕缕杀意。当然此刻的杀意只是宣泄多些,徒有其表,未有其实。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548/250428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