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席卷天下 > 第1024章:征召(三)

第1024章:征召(三)

        三年前大概是汉帝国与波斯萨珊最为友好的时刻?

        “大家被聘请成为商队的护卫,走海路到的萨珊。”江方露出了一脸回忆的表情“大家是在波斯湾的一个港口登6,受到了极好的招待。”

        波斯湾是一个很大的港湾,江方还能记得当时在海上的所闻所见,那是与汉帝国本土海岸线、中南半岛海岸线不同的两种景色。

        “他们那一边气候干燥,哪怕是在海岸线也看不到成片的绿茵。”江方见众人听得入迷,有意炫耀自己的广博见闻“波斯湾的西海岸那个半岛,一眼看去是连绵到天边尽头的沙漠,不知道跨度多远的沙滩。”

        应该是后世的阿拉伯半岛?那一边只有极少地段有一点绿色,要不然还真的全是沙漠或戈壁状态。

        “东海岸好一些,不过大体上是一种荒凉的状态。”江方抿了一口茶水,接着说“大概是以特拉库塔卡为分界线,再往前就是戈壁占了多数的地形。”

        特拉库塔卡是阿三大6西北部的一个小国,与两萨特拉普、伐伽陀伽比邻,位于两国边上的海岸线,是疆域显示为狭长的一个国家。

        汉人对于又臭又长的名字很难去记住,不过也没人去问特拉库塔卡是个什么样的国家。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无所谓,反正世界上就两个国家,一个是汉帝国,另一个是蛮夷之国。

        “大家靠岸的那个港口应该是萨珊较为繁荣的其中一个?”江方用茶水在桌上画了一个大概的图形,是中南半岛到波斯湾那边的轮廓“与大汉的人种单纯相比较,萨珊那一边的人口有些杂。可以看到皮肤白皙的人种,又有亚黑色或黑得亮的肤色。”

        那一边的白种人又分为好几种,就好像外人分不清汉人、倭人、半岛人那样,汉人很难对白皮肤系的民族进行分辨。

        “他们的商品并不算少,就是大多大家也有。”江方的印象是“比如一些干货,除了一些植物类的干货大汉没有,其余只是处理手法不一样,要不然东西还是一样的东西。”

        蔡平就说“波斯人能拿得出说的也就地毯吧?”

        “你说得对。”江方乐呵呵地说“大家所在的那一支商队其余没买,就是买了一大堆地毯。”

        波斯萨珊向汉帝国的拳头贸易产品就是地毯,占了贸易额度的百分之七十左右,剩下的就是一些特色产,其中包括蜜饯。

        “你们要是没出过国,不会有深刻的体会。”江要说的是“汉人在那里是大爷。拿一个简单的例子,同样是钱袋丢了,汉人的钱袋不用过一天就能寻回,便是波斯人也没有汉人这么快的效率。”

        茶馆之内出过国的人应该不少,皆是露出了笑眯眯的表情。

        有几个人讲出了自己的经历,差不多皆是在国外享受国民待遇的例子。

        “身在国内,能感觉大汉变得强大,该是就是从公共设施……比如便利的国道来体会。”姜也是一个有见识的人,就是真没出过国“再来就是小日子过得越来越舒坦。大家能够日子变好,其实就是因为大汉的强大。”

        “就好像国道是用奴隶,咱们汉人不需要去干那些粗重又危险的活,真要去也有工钱能拿?”贾尚用着不是那么笃定的语气又说“粮食的价钱低了,是因为从中南半岛大量运回粮食?”

        就是这么一个回事。

        要是没有那么多的奴隶,修路就要汉人自己去干,死伤的就不是奴隶,是汉人承受死伤。

        不止是粮食,汉帝国从国外掠夺的资源太多了,像是能够作为食用肉类的那一些,让现如今的大多数汉人餐桌上能见到肉。

        餐桌上有肉不再需要是逢年过节,这个就是最大的变化!

        除了食物类之外,矿产的增加或许是百姓看不到的方面,但是却实实在在地让国力得到猛增,军队的装备越来越好,甚至是连一些工程也能大量使用生铁类的金属。

        要说百姓对于矿产的增加会有什么切身体会,那当属铜钱的普及,人们可算是不用因为国家钱荒,每每需要交易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

        “就是这样。”江方击掌说道“不管是获得了什么,其实就是因为大汉让他们不得不敬重。”

        他们去萨珊的时候,正是波斯人极力讨好汉帝国的时刻。

        当时的波斯萨珊和罗马还是死敌,为了让汉人站在自己这一边,甚至是成为可靠的盟友,波斯人甚至不惜进行几乎是没脸没皮的跪舔。

        那个时候汉人刚刚重新光复西域,正式兵峰向西挺进的时刻,按照波斯人一厢情愿的设想,一旦汉帝国知道有罗马这么一个西方霸主的存在,汉人肯定不希翼波斯萨珊倒在罗马人的攻伐之下。

        波斯人为了拉拢汉人,甚至是不惜在汉人对笈多帝国进行战争的时候,作为中间人拉起了“五国同盟”的联合。

        虽说后面所谓的“五国同盟”在对笈多帝国的战争中起到的作用不大,是汉帝国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干翻了笈多帝国,但波斯人依然觉得自己在其中出了大力气。

        作为同盟,干翻了一个区域性强国,还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国家,就算是再没有出多少力气,是不是应该分润一些好处呢?

        然而没有,汉帝国蛮横地将所有的胜利果实揽入囊中,不但作为同盟的起者波斯萨珊没有从中得到一丝的战利品,做出实际兵攻打笈多帝国的伐伽陀伽和两萨特拉普甚至是在后面撤出了占领区,其余的两个同盟国甚至还从实际上被汉帝国控制了。

        在汉人看来,是自个儿凭着实力干翻了敌对的笈多帝国,其余的是个同盟国家压根就没有出什么力气。自己打出来的战果,凭什么要给一些不相干的人,难道只是因为盟友的关系就要分润?

        诸夏不管是什么国号,历来就没有所谓的“盟友”,认定没有谁够资格成为自己的盟友,想要与自己站在同一阵线也不一定有机会,得是多么荣幸才能成为自己的小弟。

        不同时代的中原王朝对于自己的小弟有着不同的做法,霸道一些的中原王朝只会干驱使小弟而不给好处的行为,温和一些的中原王朝则是驱使了小弟之后会给些汤汤水水的好处,脑残了的中原王朝才会自己流血死人而将所有好处给小弟。

        这一时期的汉帝国恰恰就是一个霸道属性的王朝,简单的说就是能够与那些国家结盟,已经是瞧得起,给了天大的面子。

        既然都给了那么大的面子,让那些家伙有机会与自己并肩而战,该赐予的荣耀已经到了极限,还想要什么好处?再要好处,就是特么的贪得无厌啊!

        汉人有自己的处事价值观,看来极度正确的处理方式,他人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

        好像汉人是太霸道了一些?只是汉人并不那么觉得。

        汉人这种理所当然的姿态,身为汉人哪怕是觉得不对也会心里暗爽,其他国家却是有自己的动作了。

        波斯人算是明白汉人几乎是骄傲到了骨子里,不是简单的跪舔就能够与之成为朋友。

        至于说当汉人的小弟?波斯人虽然现在境遇有些不好,可他们也算是辉煌过,还是一个霸主级别的帝国,必然会有属于自己的尊严,可以与汉帝国成为盟友,哪怕是低一头的盟友,但是当小弟就不用考虑了。

        波斯人认为庆幸的是,及早地现了汉人的唯我独尊,汉人的霸道更是赤1裸裸地展现在了世人面前,让包括罗马在内的那些国家明白汉帝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可以说,面对现如今的举世攻汉,这一口锅真甩不出去,得汉人自己来背。

        “大概是元朔十六年,大家又去了萨珊一趟。”江方说出了自己所经历的变化“这一次能感受到与上一次的不同。当地的官府虽然热情,却是一种别有用意的热情,他们很努力在掩饰着什么。民间对大家的态度却明显表现出了敌视。”

        两次截然不同的遭遇让江方见证了一段历史,那就是波斯人从跪舔汉帝国渐渐变成提防和忌惮,乃至于是敌视。

        “你们都知道吧?”江方环视了一圈,说道“就是奴隶为什么暴动的事情。”

        现在可没有电视,也没有那么多的媒体,只有一些因为身份,或是去特别关注的人,才会对时势有及时的了解。

        “是波斯人和罗马人干的。”江方不是说大秦人,是官府态度上的转变“你们要去长安,应该是受到征召,未来就是要去讨伐波斯人或罗马人。”

        之前汉帝国会是用“大秦”来称呼罗马,就好像是西汉称呼某个国家为“大夏”那般,表达的意思就是某一天要让那个国家的人认祖归宗,说白了就是进行彻底的征服,使那个国家的疆域成为自己的一部分,那个国家的人民归于统治之下。

        本来汉帝国是要对罗马尽量友好,等待时机到了合适的时刻,联合罗马人对波斯萨珊进行战争。

        消灭掉波斯萨珊之后,应该是清扫一些杂七杂八的国家,再等待不知道多久之后,下一个征服的目标才是罗马。

        汉帝国还没有将自己的国策付之行动,罗马却是与萨珊凑到了一块,已经做出实际对汉帝国宣战的行为,那么就是等于战争体现爆了。

        “萨珊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疆域方面大概是有大汉的三分之一大小?”江方不是在信口开河,他知道长安天坛附近就有一个世界地图的雕刻,亲自去看过那一副雕刻“罗马的疆域同样辽阔,一点都不比萨珊小,甚至势力范围要比萨珊更大一些。”

        江方就提到长安天坛附近的那一副世界地图,让这一些要去长安的人,有机会自己去亲眼看一看瞧一瞧。

        “我所知道的一些情况,例如人口和资源方面。”江方顿了顿,用不是那么确定的语气猜测道“萨珊治下的人口不会低于六千万,罗马不会低于八千万。他们的幅员又是那么辽阔,肯定不会缺少资源。这一场战争……不会是三五年能够结束的。”

        对于一些有见识的人来说,从疆域面积进行对比,再去分析各国有多少人口和资源,大概就能分析出好不好对付。

        汉帝国有多少却不是寻常人能够知道的,要不然让他们知道汉帝国虽然有三千余万人口,却是过两千万都是未成年人,不知道要糟心到什么地步。

        “不管打多久,他们必将失败!”姜伟坚定地说“曾经的匈奴何等的幅员辽阔,曾经的五胡何等的乖张,已经消失了。”

        “哈哈!”江方对着姜伟比了一个大拇指“年轻人就要有这样的锐气!”

        “大汉的国道只是修建到阳关?”贾尚默默算了一下下,接着往下说“阳关再往西便是安西都护府。不知道安西都护府的道路状况怎么样,要是糟糕的话,调兵和辎重都不会好搞。”

        阳关再过去就是鄯善,也就是西域地界。

        汉帝国是光复了西域,可是真没有用多大的精力去进行建设,面貌和交通是维持着原样。

        实际上在国内修建两条交叉国道,还是因为有着数量夸张的奴隶,哪怕是这样都预计要花二十年的时间,怎么可能有余力去在西域大修道路。真要有那么闲工夫,还不如对国内的道路进行扩展,有了国道还能修建郡道,然后是县道、乡道、村道什么的。

        “从阳关往葱岭而去,度赶一些也要至少二十天。”江方有实际走过那一条路线“我说的是小股队伍的骑马赶路。要是徒步的话,怎么也需要两个月吧。部队行军……就看将官是什么态度了。”

        贾尚和姜伟下意识面面相觑了起来。

        他们是要去火器部队没错,组建火器部队绝对不是要当摆设,肯定是要前往战场,会训练多久根本不清楚。现在他们是知道哪怕仅是用在行军的时间,不会少于四个月,到了那个时候都不知道战争进行到什么状态了。

        。

  /shu/5647/239943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