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祭炼山河 > 第983章 破碎虚空

第983章 破碎虚空

        秦宇能够感知到,这把剑传递而来的,某些激动的情绪碎片,嘴角扯了扯,心想这世间重要的便是胜利,结果最重要,管过程做什么?你只是一把剑而已,未免也太骄傲了吧。

        他伸出手,冷笑开口,“你的考验,我已经通过了,现在赶紧过来,难道你想言而无信?呵呵,那才是最大的丢脸!”

        嗡——

        剑鸣骤然响起,亿万长剑左右分开,剑尖纷纷低垂,像是臣子跪伏在地,恭迎自己的君王。

        一把长剑出现,它模样非常古怪,整个剑身齐柄没入石头,只露出灰扑扑的剑柄。

        所以现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把剑插着一块石头,像是一只大头小尾巴的蝌蚪。

        原因很简单,这块石头的模样,便酷似一只可爱小蝌蚪。

        但可惜的是,如今在秦宇看来,它跟可爱是半点也不沾边的,因为如今一道磅礴剑意,正遥遥锁定而来。

        咻——

        破空声中,“小蝌蚪”呼啸而来,秦宇眯起眼睛,身上黑袍被压得紧贴在身上,僵直若铁。

        啪——

        石头触及眉心,血肉直接破碎,大片鲜血涌出,转眼被吸取干净。

        秦宇耳边,听到一声压抑愤怒冷笑,长剑“啪”的一声,落在他手中。

        身体一歪,小半边骨头都在呻吟,胸膛间两颗心脏疯狂跳动,推动气血高运转,才勉强握住了掌中的这把剑,没有脱手坠下。

        “呵呵,没想到你还挺沉,但幸亏啊我力气不小,还能勉强拿的住。”

        抬手擦掉眉间残余血迹,秦宇嘴角微笑更胜,因为他手中重逾万钧的石中剑,重量正在快减轻,更因为他已经通过了,最后一道考验。

        如果刚才他没能顺利的,握住这把石中剑,尽管吸取掉他的鲜血,却也不能真正成为它的主人。

        总之,某把骄傲至极的剑,最终还能没能,自秦宇手中逃脱出去。

        一道无奈又愤懑的意念波动闯入秦宇心海,“我叫阴阳两仪之剑!”

        秦宇微笑点头,“知道了,石中剑。”

        “阴阳两仪之剑!”

        “嗯,石中剑。”

        怒吼一声,某把剑的意识,直接将自我封闭,自暴自弃的对外界一切不管不顾。

        想来它也清楚,既然已经认主,那面对秦宇,它实在没有抗衡的余地,继续争论下去只会越受辱。

        于是,日后响彻诸天的石中剑,就这么被命名了。

        秦宇低头看了几眼,心中的满意,已经不能更多。

        感谢冷颜!

        如果不是他,在得知万魂道一事后,秦宇必然会迫不及待,马上前去寻找东周阇梨,便会错过了这把,藏在万剑山中的传承之剑。

        得到它之后,秦宇才明白,所谓日、月之剑,只是基本的入门根基而已。

        当年,阳日、银月应该并未,真正获得这把剑的认可,否则阳日残魂既然存活,一定会在拿到它之后,再去找血月复仇。

        宝物,好宝物啊,有了它相助,秦宇对打动东周阇梨,获取追随者名额的把握,就又大了几分。

        如薛桢所言,万魂道乃是通往,修行无上境界的一条捷径,为得到获取它的机会,便足够让无数人争破脑袋。

        同理,每一个名额获得者身边,其跟随者的位置,也必定极其抢手。

        秦宇再如何对自身有自信,也不认为他可以,横压这天下无数天才,一定可以成功。所以现在,每增强一分实力,把握便强一分,他如今的心情,真的非常好。

        秦宇抬手,将石中剑扬起,指向苍穹。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剑主心神蓦地收缩,陡然自心底深处,生出震动慌乱。

        “秦宇,你要做什么?”

        没有回答,因为接下来生的一切,就是最好的说明。

        咻——

        咻——

        苍穹之上,组成浩荡剑阵的千万长剑,呼啸破空而来,直接融入石中剑内

        。度快的惊人,不过眨眼之间,漫天剑影尽数消失,秦宇满意点头翻手将它收起。

        “不!”剑主怒啸一声,周身剑意刹那爆,似火山苏醒。可这份力量爆,只维持了瞬间,便被生生按下,强压回到他身体之内。

        震荡之下,剑主顿遭重创,口鼻七窍间,同时溢出鲜血。

        啪

        ——

        啪——

        一道道血肉裂口,在他身躯表面出现,露出下方殷红血肉,密密麻麻不知多少,看去颇为骇人。

        秦宇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剑主阁下应该知晓,局势比人强的道理,你之前要杀我,如今我取走这些剑,便算是回礼了。”

        “你该知道,我已经手下留情,所以不要再尝试对我出手,否则你真的会死。”

        剑主沉默不语。

        “我知道,剑主阁下的内心,应该非常不满,认为我只是凭借,歪门邪道的手段,并非堂堂正正,镇压了万剑山上下。但这个世界,是不讲究公平与公正的,你我皆在世间,都该理解并且接受这点,我也是这样。”

        宁凌是他的妻子,如今却成了别人,一道分魂的化身,便似播入泥土中的庄稼,只待成熟便被收割。

        而偏偏,他即便知道这些,也不能宣泄愤怒惩戒对方,反而要小心翼翼隐藏自身,尝试通过别的手段,去拯救自己的妻子。

        这公平吗?显然不是。

        世间一切唯实力至上,拳头大便是道理,这点纵观古今内外皆是如此,从未变更。

        所以,对今日镇压万剑山取走剑冢的举动,秦宇心底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歉疚之感。

        因为,这冰冷残酷的世界本就如此!

        剑主缓缓开口,“剑冢是万剑山的根基,若被你取走,势必将会衰落。今日,我愿让出剑主之位,只求你能将收走长剑,还回剑冢中。”

        秦宇相信他的诚意,但依旧毫不犹豫摇头,“抱歉,我无意于剑主之位,而且很快就要离开这里。”

        剑主低吼,“你取走长剑,剑冢毁去,万剑山也就毁了!”

        “这是你们应该考虑的事情。”秦宇冷淡转身,“向雪,现在你可以,亲手报仇了。”

        向雪点头,停顿几息后,迈步走来。

        吓瘫在地,脸上惨白不见血色袁迪,身体剧烈颤抖起来,一股湿热在身下蔓延,顿时传出腥臊之气。

        “不要……不要杀我……向雪我知道错了……都是我的错……”

        声音戛然而止,向雪伸手抓住他的脖子,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突然五指用力,伴随“咔嚓”轻响,他脖子无力垂落,与此同时一股湮灭之力,轰入他身躯之中,将魂魄击碎。

        松手,袁迪尸体倒落,向雪站直身体,看着地面仇人,眼神露出一丝摆脱后,又有些许茫然。杀了他,似乎心底里,也并未感到真正的痛快,这就是人常说的,贱人就是矫情吗?

        呸呸!

        老娘才不是贱人,我就小小的感慨下,马上就能恢复精神,迎接我未来的新生。

        秦宇挑了挑眉,“这么简单就杀了?”

        向雪道“今日之前,我想了无数种残酷方式,要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但现在现,其实挺没意思的。就像你说的,只要结果满意就好,过程什么的并不重要。所以,他死了就好。”

        “喂!秦宇,我的事情结束了,你要有别的事赶紧做,做完了大家好离开这里,通往异世界的大门啊,我已经迫不及待,很想去亲身见识下!”

        秦宇微笑,“好,我很快的。”

        向雪眨眨眼,“男人说自己很快,一般都会有某些,非常不美好的寓意,你确定是真的?”

        秦宇笑容微僵,马上决定不再理她,这个女人,今日难道没看到,他是何等威风八面吗?

        居然还敢这么对他说话,简直没道理!

        “冷颜前辈已经殒落,临死之前我答应他,要来万剑山一行,替他杀一些人。现在,要杀的人,我已经找到了。”

        秦宇抬头看向天空,拱手,“你应该能够,感知到我的念头,就请将那些人,全部找出来吧。”

        嗡——

        天地之间,一道波动瞬间扩散,以万剑山为中心,呼吸之间席卷整个世间。趴在深坑之中撞死,祈求秦宇看不到他、忘掉他的万柳长老,突然间惊呼一声,整个人被无形之力包裹,直接升入半空。

        与此同时,万剑山中还有近千道身影,同时飞入天空。

        唰——

        唰——

        空间扭曲间,不断有身影出现,皆惊怒万分,眼眸间充满恐惧。

        之前,与万柳交手时,秦宇便感受到了,来自冷颜遗留气息中的杀意。

        那么显然,他仇视的对象,是修

        炼了同种剑法的修士。

        此刻目光一扫,秦宇微微皱眉,虽说他一向不惧杀戮,但这其中明显有许多妇孺。

        “爹!爹!救救我!”

        “剑主,救命啊!”

        “快放开大家!”

        哭嚎声、尖叫中,交织成片。

        秦宇摇摇头,“冷颜前辈,秦某理应遵循你的遗愿,但他们之中,有些人并不当死。”

        拂袖一挥,年幼者与一些女子,被从中分离出来。

        秦宇不再多言,那些仍被禁锢之人,随着空气扭曲,就像是一道道虚影,直接气化消失不见。

        “爹!”

        “祖父!”

        痛苦尖叫响起,活下来的人,尽管恐惧万分,可眼底深处依旧,露出压抑不住的怨毒。

        秦宇淡淡道“我为还人情,杀了今日众人,自然就不惧承受,此事带来的因果。我叫秦宇,或许有些化名,但这是我真正的名字,如果日后你们之中,有谁想来找我报仇,尽管前来便是。”

        抬手向前一握,一片金色的,宛若龙鳞的甲片,落到秦宇手中。

        回龙剑!

        原来班步心心念念想要的,就是万柳长老一脉修行之法,倒是省得再费手脚了。

        “向雪,大家走。”

        秦宇转身,拉住她的手,一步迈出直接消失不见。

        天地之间降临,笼罩整座万剑山的恐怖气息,随之消散不见。

        啪——

        秦宇低头,他手中晶体表面,出现一道浅浅的,若不认真搜寻,几乎难以察觉的裂纹。

        显然天地意志认为,今日它帮秦宇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根本不能抵消他的人情。

        嘴角微翘,秦宇第一次对天地意志这种存在,感到几分满意。

        翻手收起晶体,虽说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但世界本源这种东西,无论在任何地方,都是绝对的宝贝,留在手里,说不定以后还能救命呢。

        班步吓了一跳,急忙躬身行礼,“参见大人!”

        语态之间敬畏更甚。

        他虽不在万剑山中,却也感受到了,刚才的变化。

        且护山大阵被摧毁,之后生的一切,尽皆在他眼中。

        大人……竟是强大如此地步的大人……

        原来一直一直来,我都小觑了,大人所拥有的威能。

        源神?

        呵呵!

        在我看来,纵是十个源神叠加一起,也比不上我家大人。

        粗腿,这是十二分纯金的,比山还粗的级大金腿啊!

        我可一定要紧紧抱牢。

        秦宇抬手将鳞甲给他,“回龙剑,你拿着就好,我给的东西,没人敢追究你。”

        班步激动的身体抖,“噗通”跪在地上,“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秦宇点点头,“你我相识一场,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今日一别,你多加保重。”

        “啊?”班步一惊。

        秦宇摆手,没有继续多言,转身上了马车。

        向雪对班步点点头,轻轻拍手,“走了。”

        老马、跛马轻嘶一声,转身拉着马车行向远方。

        班步眉头触地,低吼,“恭送大人!”他没尝试继续跟随,大人当初问了回龙剑一事时,只怕便已有了决定。

        果然,自己还是太贪心了,能够跟随大人一段时间,便已是他此生最大的机缘了。

        马车里,响起秦宇的声音,“向雪,你怕不怕?”

        向雪撇嘴,“我说怕的话,你会留下来吗?”

        “不会。”

        “那就别废话了。”

        秦宇微微一笑,“好。”

        他取出薛桢留下的破界符,将一丝力量注入其中。

        轰——

        亿万金光刹那爆,将整个马车包裹,便似一颗降临于此的金色大日。下一刻,这所有金光,呼啸向前蔓延,形成一条笔直金色大道。

        在这道路的尽头,空间震荡之间,浮现出一座,威严至极同时弥漫岁月气息的大门。

        行于金色大道上的马车,就这样毫无停留的,冲入那道大门之中,消失在众人眼前。

        于是这一方世界,在日后无尽岁月中,便多了一个圣者驾驭金阳,破碎虚空离去的不灭传说,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修士,向着修行高峰不断攀登!

        。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6375/244435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