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77章 正义无关善恶

第677章 正义无关善恶

        卡洛斯远行菲拉斯,核心内涵是界门冒险淘宝,本质是不想浪费时间。

        为什么?

        因为儿砸坑爹呀。

        阿尔冯斯捅了外公一刀,不管原因是啥有没有苦衷值不值得原谅骚年的内心有多痛苦这些卡洛斯不知道。

        唯一的结论就是在洛丹伦联盟的势力范围内,卡洛斯不能再次犯错,不能给其他人任何的一丁点口舌。

        那么如何才能不犯错呢?

        当然是什么也不做。

        至少明面上如此。

        所以在洛丹伦人民的茶余饭后吹牛打屁的议论中,奥特兰克的骑士王现在每天就是在自家的凯尔达隆湖心堡老婆孩子热炕头,床头一个糖罐,床尾一个糖罐,想吃鱼吃鱼想吃肉吃肉。

        嗯,可能砍树的时候用银斧头,锄地的时候用金锄头。

        愚昧真的是种病,还不好治。

        提里奥.弗丁在与诅咒教派的暗战中,深深的被愚昧的人民伤了心。

        他们信奉暗影之力的理由甚至可以仅仅因为领主家的马在他面前放了个屁,又或者是见不得别人过得比自己好。

        作为骨干对抗诅咒教派的人手,绝大多数都是经历过兽人战争的老兵,很多人早已成家立业生子,只是因为卡洛斯的号召而重返秘密战场。

        这些人作为有产者,作为拯救者,作为被他们所拯救的那些人所痛恨的富有者,也忍不住开始怀疑。

        那些坠入暗影之人真的值得拯救吗?

        到底是暗影之力腐化了人心,还是人心的腐化吸引了暗影之力。

        如果不是克尔苏加德的瘟疫计划切实的威胁着全人类的安危,甚至连他们“银色黎明”都会因为内部的混乱而崩溃。

        是的,新的组织还是被命名为银色黎明,卡洛斯随口一说的血色十字军事后被他自己给否了。

        不吉利。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果然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兽人战争时期朴素淳朴的民风,这才安闲了多少年,就已经开始腐化变质,在失去了种族战争带来的生存压力后,阶级矛盾开始逐渐锐化。

        但是事情总得有人去做,冷眼旁观的最终下场只能是背篓里的螃蟹,谁也逃脱不了。

        所以提里奥.弗丁在卡洛斯悄然远行的时候,背负起了拯救世界的重担。

        他并非圣人,只是为了爱与家庭。

        他的儿子泰兰.弗丁对于卡洛斯发出的邀请怦然心动,给骑士王当侍从是一件令他感到兴奋的事情。

        虽然泰兰的母亲对于这件事还有疑虑,但是提里奥暗中给壁炉堡的老仆写了封信,让他侧面劝说主母。

        此时的亡灵天灾距离爆发还早,虽然失去了壁炉谷的领主位置,但是这么多年积攒下的人望令提里奥.弗丁还是有手段影响家人。

        他相信,再过一段时间,自己的儿子一定可以摆脱那悲惨的命运。

        只要想到这一点,提里奥.弗丁就充满了干劲。

        事务繁杂,一边在统合内部意见分歧,一边要应对暮光教派和诅咒神教合流后日益增长的行动力,提里奥.弗丁的行程安排的很紧密。

        尤其是因为他的身份敏感,身上还背着处分,这对于他的行动造成了不小的干扰。

        所以在发生需要进行取舍决断的时候,提里奥.弗丁的回旋余地实际上很小。

        比如现在这种情况。

        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身体出了问题,这件事儿整个洛丹伦都知道了。

        按道理说王子阿尔萨斯应该在洛丹伦城守着自己的父亲。

        不管是从孝心人望还是万一真出什么意外好继位的角度来说,都应该如此。

        但是王子殿下偏不。

        卡洛斯将银色黎明交给了提里奥.弗丁,但是与洛丹伦相关的情报网依然在他的父亲阿历克斯.巴罗夫手中。

        所以提里奥.弗丁并不知道阿尔萨斯东行的目的是什么。

        南部的兽人动乱一直没有平息,乌瑟尔并没有返回洛丹伦城,提里奥.弗丁自己的关系网也不好用。

        在这种多事之秋,阿尔萨斯的一举一动都是牵引所有人视线的大事件。

        偏偏壁炉谷以南的种植区,银色黎明收到了可靠的情报,诅咒教派的骨干在那里孵化瘟疫苗床。

        这就没办法了,人力物力有限,银色黎明不可能也没有那种能力同时顾忌两方面。

        蹲守或者说尾行阿尔萨斯,肯定能抓住诅咒教派的尾巴,甚至抓住“大人物”。

        但是放任瘟疫的滋生,铁定会出大问题。

        两害相权取其轻,提里奥.弗丁在权衡利弊后,选择了优先处理瘟疫相关的问题。

        “阿尔萨斯是一个合格的圣骑士,他身边有一部分白银之手骑士团的保护,还有洛丹伦卫队,大家不必过分担忧他的安慰,还是优先处理那些恶心的诅咒教徒吧。”

        一但做出决定,提里.奥弗丁便迅速行动起来。

        秘密调集人手,避开诅咒教派的暗桩隐线,充分利用阿尔萨斯东行这件事所引起的关注度,老佛爷准备一举歼灭孵化散播瘟疫的诅咒教徒。

        提里奥.弗丁的举动决断无论如何也说不上错,甚至可以称之为果敢。

        但是如果他选择与阿尔萨斯见上一面,那么重获圣光之力的提里奥.弗丁一定会发现阿尔萨斯身上的异常————克尔苏加德已经按耐不住寂寞了。

        依靠出卖自己的命匣,克尔苏加德成功的令年轻的阿尔萨斯相信自己拿捏住了巫妖的命门。

        作为达拉然甚至是人类世界数百年来最优秀的法师之一,克尔苏加德是真的好用。

        无论是充当魔法顾问还是提供人生经验,巫妖全心全意的为阿尔萨斯思考服务,蒙蔽了年轻的王子。

        而阿尔萨斯不知道巫妖王耐奥祖的存在,这一至关重要的情报缺失,令王子殿下产生了自己可以降服克尔苏加德化为己用这么个错觉。

        致命的错觉。

        巫妖王耐奥祖的可怕,在于他那庞大的足以笼罩整个艾泽拉斯的精神力量。

        不知疲惫,永不松懈。

        上古之神在燃烧军团面前不过是软泥怪一般的存在,耐奥祖无力反抗基尔加丹,只能老老实实当军团的狗,为燃烧军团的计划贡献力量。

        所以耐奥祖根本没有把上古之神当做对等的存在,它们的低语对耐奥祖毫无作用,甚至在诺森德的地下,初创的天灾军团对艾卓尼鲁布这一支亚基虫人的战争势如破竹。

        依靠通灵法术拉起来的虫人士兵————蛛魔,甚至免疫上古之神的腐化。

        耐奥祖一边学习着上古之神的手段,一边打压着上古之神的复苏,甚至还有余裕关心阿尔萨斯的心理问题。

        霜之哀伤的铸造依然在进行当中。

        但是因为卡洛斯的干预,耐奥祖做出的判断是要蛊惑阿尔萨斯北上诺森德存在严重的阻碍。

        必须有备胎方案。

        于是耐奥祖想到了萨拉塔斯。

        即使是约格萨隆与恩佐斯也无法在精神层面战神耐奥祖,一柄在内斗中失去了身体的失败者匕首又如何会是巫妖王的对手。

        如果说霜之哀伤带给阿尔萨斯的是仇恨的力量。

        那么萨拉塔斯对于阿尔萨斯来说就是深邃黑暗的正义幻想。

        克尔苏加德听到了主人的声音,动用了诅咒教派所有的力量,营造出了一个对阿尔萨斯毫无损害的局。

        巫妖蛊惑了阿尔萨斯前往奥特兰克看望自己的姐姐和外甥。

        理由要多少有多少,即使泰瑞纳斯也没有阻止的道理。

        在卡洛斯远在海的另一边这个时间点,阿尔萨斯怀揣着对斯多姆卡.灭战者这一柄王权之剑的好奇,走上了遍布光明的阴谋之路。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7853/260579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