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29章 鸿门宴

第29章 鸿门宴

        在这个犹豫的过程中,马英杰想到了大秘苏晓阳的话:男人如果在“三边”接电话,一定是问题男人。xiaoshuozu.com这三边之一就有厕所边,之二是走廊边,之三就是厨房边了。苏晓阳说出这个理论时,马英杰并没有细想这个理论的科学性,为什么“三边”的地域特征指这三边呢?就如苏晓阳是大秘,他马英杰是二秘,在吴都,也成了不成文的称谓。

        马英杰掏出手机,一看竟是苏晓阳的电话。难道照片真是他在幕后让人拍下来的吗?马英杰这么一想,心不由得紧张地跳了一下,他便停了下来,按下了接听键,苏晓阳的声音传到耳朵里:“老板不在家,二秘是不是寂寞难耐了?”苏晓阳的声音是阴阴的,怪味十足。外面的人如何在背地里称他为二秘,他都可以一笑了之。可从苏晓阳嘴里出来,却格外刺耳一般。只是老板不在家,苏晓阳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呢?

        马英杰这么一想时,尿意突然紧急起来,他顾不上回话,径直压了手机,走进厕所,放了一长包水。就在他痛痛快快地抖动那个“宝贝”时,背后被重重地拍了一下,手中的宝贝迅速地萎缩成一团,一股怒火冲了出来,他刚要发火,苏晓阳那种阴阳怪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还是二秘的卵子事重要。”

        “那是。男人嘛,卵子快乐了,才是真正的乐。”马英杰压掉了冲出来的火。连老板都不放在眼里的苏晓阳,对他这个二秘,自然更不会放在眼里。虽然他和苏晓阳都是秘书,可苏晓阳却把这个大秘做得花枝招展,他这个市长秘书更多的时候倒真的成了不得宠的二房,这二房要是不得宠,连个小妾都不如。

        “哈哈,马大文人也会说大家这种粗人的话。稀罕啦。”苏晓阳的笑得肆无忌惮。

        马英杰四下看了看,还好没多少人上厕所。他是被市长罗天运从吴都下面的永平县一学选到吴都来的秘书,与在吴都土生土长的苏晓阳没得比。苏晓阳伴着市委书记孟成林五、六年了,在吴都,谁都知道,苏晓阳更多的时候不是秘书,而是孟成林书记的传声筒,私人保姆、情报员,甚至是孟成林的情绪垃圾处理站。他成了孟成林的某种影子,无处不在地在吴都晃悠着。

        秘书跟秘书不同,这是马英杰的理解。无论是大秘二秘还是三秘,在自己老板面前,还是尽量少说为佳。“言多必败”这是古训,古训留下来,就有留下来的理由和道理。再说了,秘书的职责是行动,行动大于语言。在官场,无论哪个秘书的老板,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过的桥比秘书走的路还多,不需要秘书多话。这些道理,马英杰认为他是通透的,只是这些道理放在苏晓阳这里,就行不通。他在孟成林哪里,不仅敢跟自己的老板多言多语,甚至有时候还会和老板纠缠不休,把孟成林不想办的事情,或者不想做的事情给做到实处。有时候还会直接替代孟成林传话,打着孟成林的牌子,上跳下窜。这秘书当到苏晓阳这个份上,就已经与秘书这个职业无关,与他和孟成林绑成了一体有关。这就好比,小三做到了一定份上,就不再仅仅满足于情与爱一个道理。

        一想到这些,马英杰的脸转怒为笑,望着苏晓阳问:“大秘这一路辛苦地追来,不是来看我扯蛋玩的吧?”

        “哈哈。”苏晓阳又是一阵大笑,笑得马英杰的火又往上窜,可他知道,他这火是发不得,也不能发。

        “兄弟,最近哥俩没在一堆喝俩杯,正好孟大老板也不在,约兄弟去爽几怀的,给个面子吧。”苏晓阳突然放低了姿态,一口一个兄弟地叫着,而且还特意往马英杰身边挪了半步,亲热地把手往马英杰肩膀搭,马英杰不想让苏晓阳的手搭上来,他最怕男人之间的这种无端的亲密。于是借故洗手,往前跨了一步,苏晓阳的手落空,他一时脸上挂不住,好在旁边没人。他咳了一下,往厕所便池边挪了一步,借吐痰掩视自己的不满和尴尬。

        洗完手,马英杰对着苏晓阳的背影说:“老大吩咐的事情,我这二房哪里有不从的道理,不过,我要和安琪请个假。”说着拿一双湿手往裤子上擦了擦,准备掏手机给女朋友安琪打电话。苏晓阳却不给他打电话的机会,推着他出了厕所的门说:“这女人嘛,不能太惯。男人出外应酬正常得很,请个屁的假。走吧,这磨蹭劲,像个婆娘。”

        马英杰只好收起手机,跟在苏晓阳身后,一前一后地走出了政府大楼。

        马英杰和苏晓阳一出政府大楼,一辆银灰色的凌志车在他们身边停下了。苏晓阳拉开车门,钻了进去。马英杰愣了一下,这车是吴海坤。他们真的联手了吗?马英杰已经没退路了,只得跟着苏晓阳身后钻了进去。车上除了司机,没有看到吴海坤。马英杰也没问苏晓阳要去哪里,既然跟着他出来了,无论去哪里,他也得陪着。

        苏晓阳坐在副座的位置,他没有说话,马英杰正好图个安静。只是他的大脑一直在转一个问题,苏晓阳是怎么知道罗天运不在吴都的呢?罗天运这次飞北京,除了他和司机外,没有惊动过谁。可现在问题在于,罗天运如此私密的行动,竟然也在苏晓阳的掌握范畴之类,看来,他们真的要动手了。这让让马英杰觉得很可怕,今天的饭局,苏晓阳显然是有备而来,只是他到底又要干什么呢?

        马英杰不得不想,他掏出手机,给罗天运发了一条信息,将苏晓阳请他吃饭的事情告诉了罗天运,又给栾小雪发了一条信息,让她手机不要关机,一个小时后给他打电话。

        苏晓阳没回头,却问了一句:“二秘就真的没一点人身自由?事事需要汇报?”

        马英杰呵呵地笑了几声说:“不请示,不汇报,这日子就没法过了。”苏晓阳也跟着笑了几声,凌志车这时停了下来。梦桃源到了,苏晓阳拉开了车门,钻了出来。马英杰也从车内钻了起来,他们依旧一前一后地走进了梦桃源。

        苏晓阳在红袖添香的包房前停了下来,没敲门,直接推门进去了。房间坐着两名女孩,一见苏晓阳,两个女孩都站了起来,苏晓阳也没理这两名女孩,径直把身后的马英杰拉了上来,冲着两名女孩说:“这是我的好兄弟,谁陪得他开心,陪得他爽快,谁的奖励就高。”

        马英杰皱了一下眉头,他不是第一次和苏晓阳在一起吃饭,只是这样的情况,却还是第一次。他原以为吴海坤会在这里,却没想到除了苏晓阳,没别的人。看来,苏晓阳今天是特地请他吃饭,可这饭好吃吗?怎么吃?

        马英杰犯难了。

        两名女孩很主动地围了上来,扯着马英杰往座位上按,其中一个高个女孩,贴在马英杰身上,膨胀得随时都会挤破衣服的胸脯在马英杰身体上擦来擦去,擦得他肉肉痒痒的,麻麻的。下体便有股气往外冲,支篷般地撑着裤衩。马英杰的脸便红了起来,有些尴尬地往一边让了让,苏晓阳却不放过马英杰,笑着打趣说:“二秘都做了一年多,还在乎这些小妾?”

        两名女孩一听,便骂苏晓阳骂人不吐骨头,扯着苏晓阳要奖励,苏晓阳一手搂一个,在两个女孩脸上亲了一口说:“这就是奖励。”看得出来,苏晓阳和这两名女孩很熟悉。当然在梦天湖这种聚娱乐,餐饮于一体的大型酒店,不缺这类陪酒的女孩。

        两个女孩便咯咯地笑着骂苏晓阳小气鬼,马英杰看着他们这样打闹,有些别扭,想转过脸不看,被苏晓阳捉住了,望着他说:“二秘好清纯啊。”

        马英杰的脸涨得更加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苏晓阳再一次“哈哈”大笑着,两个女孩也跟着笑了起来。

        马英杰坐不住,“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苏晓阳眼急手快,走过来按住了他,冲着门外喊:“上菜。”

        马英杰不好再发作,坐下来干笑了一下,两名女孩也收敛了一下。规规矩矩地坐在马英杰身边,等着上菜。

        酒和菜是同步上上来的。苏晓阳再也没打趣马英杰,一本正经地和马英杰喝酒,两位女孩有那么一刻被凉在一边,马英杰便有些过意不去,主动地敬了一下两名女孩,这样一来,两名女孩又反过来敬他,一来二往,酒自然就一杯接一杯地干掉了。

        马英杰的脸被酒精烧得越来越红,苏晓阳却没有撤的打算,扯着马英杰的手说:“兄弟,大家俩都是伺候人的命,哥比你长几岁,这其中的苦,哥比你更清楚。来,兄弟,有酒同喝,有乐同乐。”说着,不等马英杰反应过来,一口干了,马英杰也只好跟着干了。这时,两个女孩起哄,要喝交杯酒,而且是大交,苏晓阳带头和个头矮的女孩喝起了大交,大交就是贴面抱在一起,从彼此的脖子边绕过,交叉地喝。小交就是一般地手臂挽手臂地喝,马英杰有过和女人喝小交杯酒的时候,却从来没喝过大交杯酒,可苏晓阳和矮个女孩喝完了,高个女孩站了起来,他也不得不站着,任由高个女孩贴着他,绕过他的脖子,呼出的气拂着他的耳根,柔柔地,软软的,如春日的暖风一般,吹皱了水纹,也搅拌着马英杰的身体。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8542/39886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