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30章 勾魂策略

第30章 勾魂策略

        如高个女人这么胸大的女孩,马英杰还真没如此近距离地贴过。那对玉兔般晃动的胸脯在马英杰胸前挤来撞去,而酒杯就是沾不到口辱上。

        苏晓阳和矮个女孩在一旁夸张地笑着,高个女孩就往马英杰面前贴,他不得不绕过高个女孩的脖子,任由那两团肉绵绵地东西在胸前撞着,下体再一次不听使唤地呼啸而来,顶在了女孩身上,女孩贴着他的耳根说:“你好坏哟。”说完,把一杯酒喝了下去,马英杰也赶紧把酒杯往嘴边送了送,喝了下去。

        越来越强的火在体内烧了起来,马英杰便知道这酒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准会出事。可是苏晓阳除了喝酒,什么话也没问他,好象他真的就是为了喝酒一样。不过,马英杰还是不放心,提出来撤。矮个子女孩正在和苏晓阳玩石头、剪刀、布,马英杰的话,他们谁也没当回事,继续变化莫测地变换着手势。

        高个女孩干坐在一旁看苏晓阳们玩,马英杰想走。刚一站起来,高个女孩便抢先拉住了他说:“大家也来玩一盘,我输了,我喝两杯,你输了,你喝一杯。”

        苏晓阳停止了玩,转过来身来看马英杰,马英杰不想玩这种游戏,明显欺负女孩。可矮个女孩起哄,非要看马英杰和高个女孩玩三盘,苏晓阳便说:“兄弟,别扫女人的兴。玩了三盘,大家就撤。”

        马英杰一想,三盘很快就玩完了,于是就准备和高个女孩玩,苏晓阳却说:“大家男人不欺负女人,我兄弟输了,他喝两杯,喝不下,哥替他喝。你们女人输了,喝一杯。”

        第一盘,高个女孩输了,高个女孩很爽快地干掉了一杯。第二盘,马英杰输了,矮个女孩替他倒了两杯酒,苏晓阳却起身往外走,显然,他不可能替马英杰代酒。马英杰想,再喝两杯酒没事,就连干掉了两杯。接着玩第三盘的时候,马英杰又输了,苏晓阳还没回来,矮个女孩和高个女孩拍着手庆贺她们的胜利,又替马英杰倒满了酒,马英杰为难地看了看酒杯,可两位女孩一左一右地守着他,大有这酒不干,不放他走的架式。

        马英杰眼一闭,把两杯酒灌了下去。酒刚一喝下,苏晓阳就来了,可马英杰已经认不清谁是谁,眼前的影子重叠地晃荡着,整个身体如在空中飘着一般。他傻笑地望着已经喝空的酒瓶说:“妹子,再来一盘,我一定不会输。”

        苏晓阳冷笑了一下,示意了两名女孩架起马英杰出了红袖添香的包房。

        马英杰被两名女孩架着进了电梯,苏晓阳一直没再看马英杰,但是他也没有离开。随着电梯去了梦天湖的二十楼,这里是客房。

        二十楼到了。苏晓阳走在前面,两名架着马英杰的女孩走在后面,中间被苏晓阳有意识地拉开了一段距离。而马英杰眯着眼嚷着要再玩一盘,两名女孩却不理他,任由他叫嚷着。就在二十楼往客房方向走的拐角处,马英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栾小雪?马英杰一惊,她怎么在这里?马英杰的酒意去了一大半。他本来就没有喝醉,在苏晓阳站起来装着去厕所时,他便知道,这一顿酒确实是鸿门宴。苏晓阳很显然要灌醉他,可是他就不明白,苏晓阳为什么要灌醉自己?于是,他便演了一出完完全全喝醉的样子。他必须装。在官场,每个人都戴着面具,每个人都在入戏,就看入戏的深和浅。跟着罗天运一起,他入戏的状态还没有到达炉火纯青的地步,当然罗天运都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他一个小小的秘书,就有些望尘莫及了。只是今晚,他得在苏晓阳面前演戏,好在平时他一喝酒就脸红,给大家的印象也是不胜酒力。这个戏也就半真半假地好演。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栾小雪。

        栾小雪显然看到了马英杰,闪到了一旁的垃圾桶边上。马英杰装着要呕吐,丢下两名女孩,往垃圾桶边走,两名女孩没跟上来。马英杰扒在垃圾桶边故意弄出呕吐的声响来,两名女孩捂起了鼻子,跑到看不见垃圾桶地方去了。

        “你怎么在这里?”马英杰问栾小雪。

        “他让我来的。”栾小雪的声音很低。听马英杰还是听清楚了,栾小雪嘴里的他当然是罗天运。“他说让你弄清楚他们的目的,我会在这里配合你的。”

        “人呢?”苏晓阳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栾小雪赶紧往过道上躲,一边躲一边示意马英杰走。

        马英杰跌跌撞撞地从垃圾桶边走了出来,叫嚷着喊:“妹子,妹子。”苏晓阳推了一把两个女孩,女孩上前又一次架起他,他整个身子软着,这一次,两个女孩架得有些吃力,几乎是拖着往前走。苏晓阳扫了马英杰一眼,一丝冷笑一闪而过,可马英杰已经看到了。

        客房到了,两名女孩累得不行,她们刚一松手,马英杰整个人摔在房间里,嘴里却喊着:“妹子,来,再来。”说着,头一歪,躺在了地板上。

        矮个女孩问苏晓阳:“现在怎么办?”苏晓阳没说话,示意高个女孩去拉马英杰。

        “哥哥,哥哥,”高个女孩弯下腰一边推马英杰,一边喊。

        那两团白晃晃的肉跳跃着,马英杰身体里窜出无数双女人的手,拽着一种向往和本能扑面而来,他想爬起来,想把手往那两团肉堆里伸,想去捏那团白馒头般的小山丘,更想掀翻她,就在这个地板上,使劲地压她,抽她。

        酒后乱性。马英杰算是彻底尝到了。这一刻,他要拿出多大的定力,才可以把那些伸出来的手灭掉啊。

        马英杰“哼哈”着,就是躺着不动。苏晓阳走了过来,踢了一下马英杰,马英杰还是没敢动。苏晓阳就和两名女孩一起,把马英杰连拖带拉地弄到了床上。

        马英杰任由他们折腾着,他在等他们,他们也在等他。于是他就继续装着,鼾声从他的鼻孔里往外窜时,苏晓阳又过来了,在他的耳边叫着:“二秘,二秘。”

        马英杰在心底“哼”了两声,鼾声还是没停。苏晓阳便指挥两名女孩脱衣服,趁着女孩脱衣服之际,马英杰偷偷睁了一下眼睛,他发现,苏晓阳手上竟然多了一台照相机。他一直是空着手的,那么这照相机就是房间里早就有的,他真狠。他原来早就设下了这个局,等着马英杰钻。如果他真的被苏晓阳灌醉了,后果,他不敢再想。可是现在怎么办?

        马英杰的大脑里在这一刹那间短路了。苏晓阳这么做的目的,除了打听罗天运去北京的事情,还想干什么?

        “男人没有一点花花事,入不了圈子。”马英杰突然想起了苏晓阳的这句话,天啦,他要拉自己进入大老板的圈子吗?

        马英杰被他们带走后,栾小雪偷偷地跟在了后面。当房间的门关上后,栾小雪把耳边贴在了房间门上听,当苏晓阳让那两名女孩脱衣服的话传到栾小雪耳朵里时,她惊了。他们两男两女玩什么呢?马英杰没醉,可他显然在装醉,为什么呢?

        栾小雪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跑到一边,拔通了罗天运的另一个电话,罗天运显然是走出房间才和她说话的,他在电话中教了一个方法,让栾小雪照着去做,他得让苏晓阳看一出戏,尽避对栾小雪来说,很残疾忍,可是,他在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只能让栾小雪这么去做了。

        现在,马英杰显然被苏晓阳陷害着,那两名女孩,罗天运早就听说过,是梦桃湖里最利害的一对姐妹花,矮个女孩叫何娜,高个女孩叫何阳,何娜和何阳经常成双入对地在一个又一个男人身体里交替耕耘着。她们表面听命于苏晓阳,其实背地里是孟成林在撑腰,据说被她们姐妹伺候的男人,都成了孟成林圈子里的人。现在,苏晓阳又在用同等的方式拉马英杰下水,显然苏晓阳的目标不是马英杰,而是他。官场最忌讳的一招是打草惊蛇,而孟成林竟然让苏晓阳又是跟踪,又是拍照地惊动了他,他不能不采取行动了。

        让栾小雪出现,是最好的方式。罗天运认为。

        何娜和何阳的衣服脱光了,马英杰后背全是冷汗,怎么办?他在激烈地斗争着。

        马英杰很想跳起来,指着苏晓阳一顿臭骂,可是,苏晓阳不是第一天干这种事情,他早就听过苏晓阳用艳照逼人就范,而这种传言是公开的秘密,那么孟成林不可能不知道。他现在要是跳起来,不断抓不住苏晓阳的什么把柄,反而会和他撕破脸,那他在市府大楼能不能呆得下去,很难说。

        做一只待宰的羔羊吗?马英杰不甘心。苏晓阳用这种方式拉他进入他们的圈子之中,不可能有什么好事临到他头上。再说了,他不甘心做个秘书,可他绝对不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往上爬。

        呕吐。马英杰只能再一次用这种方式了。

        “哇,哇,”马英杰突然翻身,扒在床沿上大吐特吐。

        脱光衣服的何娜,何阳闻到了刺鼻的臭味,再加上这一路的折腾,她们跑进了洗手间,扒在马桶上,各自吐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声紧一声,一声赶一声。马英杰一喜,栾小雪,是栾小雪吗?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