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36章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第36章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马英杰需要官场。只有在这个场里,马英杰才会找到成就感。安琪从来没有认可他,他在安琪的眼里,就是一条从乡下进城的流浪狗,被安琪好心收养了一般。现在婚姻的瓦解,对马英杰来说,是一种摆脱和释放,他需要让栾小雪留在吴都,需要老板明白,他在为老板背这个黑锅,而且为了老板,他现在一无所有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栾小雪还是忍不住地问马英杰。

        “应该快了,你再等等好吗?还有,栾小雪,老板生日快到了,你要有什么打算的话,提早准备一下。”马英杰在电话中暗示栾小雪,冉冰冰已经为老板准备了纪念册,栾小雪最好也能有打动老板的礼物才行,可马英杰不好明说,他怕逼急了,栾小雪真的离开了吴都。好在,栾小雪说:“我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这天夜里,栾小雪在宿舍里为罗天运绣生日礼物,一对鞋垫。以前在乡下的时候,比她年长的女孩都会绣这种鞋垫,不仅养脚,而且特别舒适。当然乡下的风俗是出嫁时,这种手工刺绣越多,证明这个女孩越能干,抬嫁妆进男方的那个夜里,是需要在男方家里展示这些绣品的。只是现在已经越来越少的女孩在绣鞋垫,越来越少的女孩做千层底的布鞋了。

        栾小雪在宿舍里一针一线地绣着,她想象罗天运穿的鞋子里垫着她亲手绣的鞋垫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想象罗天运生日时,会不会让她参加,还想象着她和罗天运以后的生活会是一种什么样子。一些幻想,一些幸福,还有一些期盼在栾小雪的手下,一点一滴地绣进了鞋垫里。她直到这个时候,才真正理解村里的那些大姑娘们,坐在油灯下一针一线绣得那专心专意,而且绣得那么幸福动人。原来爱一个人,真的愿意为他做尽一切,原来爱一个人,再大的委屈,也会在为他设想时,化为幸福的河流。

        栾小雪想着罗天运的时候,就把幸福、快乐这四个字绣进了鞋垫里,她希翼他是幸福快乐的,当然也希翼自己是幸福快乐的,只是她和他会有今后吗?

        每当想起今后,栾小雪的梦就得打住。她不敢把自己的未来放在罗天运身上,可她又总是不由自主地期盼着他是自己的未来。

        栾小雪正在精心绣着鞋垫时,宿舍里的门敲响了,栾小雪纳闷地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赵良泰竟然站在门外。

        “你怎么来了?”栾小雪吃惊地问,赵良泰没理栾小雪,径直往宿舍里走,栾小雪想拦住他,可他已经撞进去了,他看到了桌上的鞋垫,他拿起鞋垫,不由感叹了一声:“绣得真好。”

        “谢谢。”栾小雪说。

        “送我好吗?”赵良泰这一次没有半点高傲,他越来越不明白栾小雪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他又越来越放不下这个女孩。他本来和几个朋友去了酒吧,朋友叫了几个陪酒的女孩,他们和这些女孩滚在一起打闹着,哪些到处充满着肉味的女孩,第一次让赵良泰有了讨恶感,他借故有事,离开了酒吧。他想开车回家,开着开着,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企业附近,那是企业的宿舍楼,他看到了栾小雪的房间里亮着灯,他忍不住敲开了栾小雪的门,没想到,栾小雪居然会绣这种古老的鞋垫,而且居然会绣得这么好,那一针一针匀称得如同尺子量过一般。

        “这是为马英杰绣的吗?”赵良泰明显带着酸意地问。

        “你喝水吧。”栾小雪把一杯水递给了赵良泰。

        “是为他绣的吗?”赵良泰又追问了一句。

        “他”,栾小雪习惯称罗天运为他,这个他字落进了她的心里,他是罗天运,罗天运是他,栾小雪本能地点了点头。

        赵良泰没再问,却抓起了栾小雪的手,栾小雪吓得想惊叫,罗天运的话又在她的内心响了起来,她忍住了,望着赵良泰生气地问:“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手,怎么这么巧?”赵良泰还真的把栾小雪的手举了起来,栾小雪使劲地往外抽,可赵良泰越握越紧,“放开我。”栾小雪又生气了,每次,她只要对赵良泰有一点好感,每次赵良泰就会以这样那样的方式让她生气,可赵良泰却越来越喜欢栾小雪生气,已经很久没有女孩敢在他面前生气,敢在他面前说不了。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让人惦记。”赵良泰彻底明白了这句话的意义了。

        “请你走。”栾小雪的脸涨得通红,一激动,胸脯起伏着,衣服里藏着的那对白兔儿随着她的激动,极不安分地跳跃着,赵良泰想不看,目光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投了过去,居高而下的目光,从栾小雪的脖子下往里瞟着,那对白晃晃的肉团隐隐约约,比他刚在酒吧里看到那些直接暴露在外的肉团团,刺激得多。他忍不住伸出了一只手,往栾小雪胸前探了过来,栾小雪急了,抬脚对准赵良泰的下面,踢了过来,赵良泰没防着栾小雪这一招,命根子处被她这一脚踢了一个正着,痛得一下子跌到在地上。

        栾小雪看了看在地上打滚的赵良泰,见他的汗水直往下淌,不像是装的,发现自己又闯祸了,吓得脸色苍白。

        栾小雪赶紧给马英杰打电话,栾小雪在电话中说:“马英杰,快,快到华宇宿舍来救命。”

        马英杰急了,没等栾小雪再往下说,直接挂了电话,打车直奔华宇宿舍。在车上,马英杰端心栾小雪,难道苏晓阳们真的要对栾小雪下手?还是苏晓阳们知道了栾小雪的真实身份?

        的士一到华宇宿舍,马英杰就往栾小雪宿舍里冲,等他撞进栾小雪的宿舍,发现栾小雪抱着赵良泰坐在地上,赵良泰的脸色很差,马英杰这才松了一口气问:“怎么啦?”

        “我,我不小心撞痛了赵总。”栾小雪小声音地说。

        “马秘书,快送我去医院。”赵良泰已经顾不上别的,保护住自己的命根子要紧。

        栾小雪把赵良泰扶上了马英杰的肩上,马英杰背起赵良泰就往外跑,栾小雪不放心,也跟了出去。到宿舍底下,赵良泰让马英杰开自己的车,马英杰也不客气,发动车直奔医院。

        在医院的急诊科,医生检查了赵良泰的命根子,被栾小雪一脚踢得不轻,医生要赵良泰住院静养,马英杰去给赵良泰办理了住院手续,赵良泰也被送进了病房,赵良泰极度地恐惧,望着马英杰问:“马大秘书,我会不会落下不举的病?”

        马英杰拍了拍赵良泰,安慰他说:“别乱想。我马上联系院长,让他派最好的专家给你治疗,放心养病。”

        栾小雪一直吓得不敢说话,直到院长派来最好的专家来会诊时,栾小雪的心还在乱跳,要是她真的一腿踢废了赵良泰,赵华宇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会放过她吗?

        专家会诊时,马英杰把栾小雪拉到了过道里,栾小雪的心还在乱跳,栾小雪问:“马英杰,赵总不会有事吧?”

        “你们关在宿舍里干嘛?”马英杰没有回答栾小雪,却是冷冷地问。孤男宿女关在宿舍,而且还是命根子出现了问题,这由不得马英杰乱想。

        “马英杰,在吴都,谁都可以误解我,但是你不可以。”栾小雪的眼泪,哗啦而下。

        马英杰最见不得女人哭,一哭,他就慌神。他赶紧说:“对不起,栾小雪。”

        “赵良泰要我做他的小三,因为他认定我是你的小三,要我离开你,条件是送我房子和车子,衣食无忧地过被人养起来的生活。晚上,他又撞进我的房间,想对我动手,被我踢了一脚,我并不想伤到他,可是,可是,马英杰,为什么我回吴都会发生这么多事?我不想伤人,可我伤了安琪,伤了梅玉,伤了赵良泰,总有一天,我还会伤到冉冰冰,马英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想走,我必须走,马英杰,告诉我,他到底发生了?”

        栾小雪哭得很伤心。马英杰把栾小雪往医院外拉,在医院里,人来人往,栾小雪这个样子,难免会引起别人关注。

        马英杰把栾小雪拉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巷子里,他说:“栾小雪,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相信,你也要相信,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希翼你过得好。”

        栾小雪沉静地望了马英杰一眼,马英杰又接着说:“老板在北京。他的岳父病重,在照顾老爷子,不过,快了,马上就会回来的。”

        “真的?”栾小雪本能地问了一句。

        “栾小雪,大家以后一定要互相信任好不好?我不会骗你的。”黑暗中,马英杰的眼睛闪闪发光,如航海里的灯,让栾小雪一下子看到了希翼和未来。她内心涌进了一股暖意,望着马英杰说:“谢谢你。”

        “走吧,大家一起去看赵良泰,你要装作什么都没告诉我,懂吗?”马英杰一边走一边教栾小雪。他其实在栾小雪宿舍里就明白,赵良泰在打栾小雪的主意,他是故意冷冷地问栾小雪,想用这种方式提醒栾小雪。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