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37章 老板的女人

第37章 老板的女人

        栾小雪既然做了老板的女人,在老板还没有丢弃她的时候,她是不能主动离开老板的。马英杰知道他和栾小雪都是小人物,小人物的命都握在大人物手里,栾小雪不会明白这些。但他要努力地让栾小雪一点一点地进入官场,一点一点地明白权力是什么,更要一点一点地去争取这样的权力,去掌握这样的权力。

        只有把小人物的命运与大人物紧紧联系在一起,小人物才能顺势而上,才有可能成为大人物,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这些,栾小雪现在理解不了,总有一天,马英杰会让栾小雪为权力而奋斗的。

        赵良泰住院的第二天,罗天运回来了,赵华宇也回到了吴都。马英杰这才知道,罗天运和赵华宇都在北京,那么罗天运陪护岳父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用意是带着赵华宇在北京活动。这么一猜测,马英杰顿时高兴起来,罗天运会有大动作的,马英杰相信。

        罗天运一回吴都,即刻召开了一个工作会议,关于吴都职业中专的问题被罗天运摆到了桌面上,罗天运在会议放出话说:“只要我罗天运在吴都一天,谁也别想把吴都职业中专卖掉,整个吴都才一个职业中专,你让哪些孩子们去哪里学技术?”

        话是放出去了,马英杰还是替罗天运捏着一把汗,苏晓阳这人满肚子的弯弯道,孟成林既然信任了这样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对付这样的人,明剑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容易伤到自己。可罗天运既然有底气说这样的话,马英杰料想,北京方面肯定有话给他,特别是罗天运的岳父,一代战将,别说省委书记,就是部长也要对他敬畏三分。

        罗天运的会议一结束,苏晓阳的电话就追到了马英杰这里,他仍然是那种不阴不阳的语言,他在电话里问:“二秘的幸福生活来临了吧?”

        马英杰很想冲着苏晓阳一顿大吼,“你们拆散了我的家,还嫌不够吗?”可是,话到嘴边,他咽了回去,他在苏晓阳面前就得装,装无所谓,装清高,装满不在乎,装对权力无欲无求。于是在电话里打着哈哈说:“大秘书有何指示?小弟照办。”

        苏晓阳见马英杰这么低姿态,不好再继续捉弄他,吴海坤中邪一样,对安琪着迷了,对拿下职业中专没以前上心了,而孟成林这边,一直没有暗示,苏晓阳几乎试探孟成林的意思,几次被孟成林转入了另一个话题,现在罗天运从北京一回来,就放出这样的狠话来,到底演什么戏?苏晓阳想探探马英杰的口气,于是说:“兄弟,哥对不住你,要不是我拉你去喝酒,也不会被弟媳发现你在外有女人,如果没有发现,你现在,唉,哥今天设宴向你赔不是,希翼大架光临,下班我来接你。”说完,径直挂掉了电话。

        马英杰愣了一下,走进了罗天运的办公室,把苏晓阳约他喝酒的事情告诉了罗天运。

        罗天运在看文件,这一段压下不少文件,这一段带着赵华宇在北京奔走,是老爷子的意思,他确实病得不轻,原以为这次打不过去,便让罗天运带着礼物按他指定的人家里走动走动,走罗天运一家一家拜访完,老爷子又奇迹般地恢复了过来。恰在这个时候,赵华宇接到家里的电话,说他的宝贝儿子住院了,于是两个人又匆匆忙忙赶回了吴都。

        罗天运从文件堆里抬起头,看了一眼马英杰问:“你离婚了?”

        马英杰拿不定罗天运是什么意思,就拿眼睛去看罗天运的脸,可罗天运却又低头看文件去了,不让马英杰看他的神情。马英杰一急,后背又有冷汗往外冒,老板在怪他不该这么草率地离婚吗?

        马英杰顾不了那么多,直接说:“安琪傍上了吴海坤,是她坚持要离的。”

        “哦。”罗天运又抬起了头,只是这一声“哦”字拖得有些长。在北京的时候,他没有接栾小雪的电话,是他不知道如何对栾小雪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马英杰要离婚有他要离的理由,这理由与栾小雪是不是小三没关系,没几个男人会真正为小三离婚,在外寻花问柳是一回事,拿婚姻作赌注则是另一回事。现在听马英杰这么一说,他更确定,马英杰离婚与栾小雪没实质性的关系,可这个笨丫头,硬是把一切往自己身上套,听说赵良泰住院,与她有关系。具体的,赵华宇没细讲。他手上的工作没处理完,原想等处理完了,找机会再问问马英杰,没想到马英杰自己谈到这个问题。

        “你和栾小雪现在怎么样了?”罗天运问。

        马英杰迷糊了,他和栾小雪怎么样了?不过,只是一瞬间的愣头愣脑,马上说:“栾小雪可能不适合继续呆在华宇,她前几天把一个女主管推下了楼,摔伤了,前天又把赵良泰的那个地方踢伤了,听主持医生说问题有点严重,怕需要静养好一段时间。”

        “她怎么这么粗暴?”罗天运的眉头又紧紧地皱在了一起,罗天运的这个动作被马英杰看到了,他便知道,罗天运还在关心栾小雪,他不好直接问栾小雪,只好问他和栾小雪怎么样了,他是有意把马英杰和栾小雪扯在一起的。

        “罗市长,也真是难为她。那个主管处处为难她,因为主管喜欢赵良泰,而赵良泰又打起了栾小雪的主意,想让栾小雪做他的小三,才会发生这些事情的。”马英杰刻意装作很随意地把这些消息透露给了罗天运。

        罗天运一惊,他才走几天,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事?不过他不能再继续问马英杰这件事,于是转了一下话题,问:“你现在说苏晓阳什么来着?”

        “他说晚上要为我离婚而赔罪,请我喝酒。”马英杰重复了一下。

        “去吧。不过,上次的那种事,不能再发生。”说着,罗天运挥手让马英杰出了他的办公室。

        这天下班的时候,栾小雪接到了冉冰冰的电话,说她和顾雁凌已经到她的企业楼下,要她让赵华宇请她们去吃鱼翅。

        “董事长回来了?”栾小雪问冉冰冰。

        “靠,你称他为董事长,栾小雪,你有没有搞错,他睡过你吗?”冉冰冰在电话中无所顾虑地问,正在开车的顾雁凌瞪了一眼冉冰冰,可她不接顾雁凌的招,她太了解顾雁凌,生一会儿气,会自动找她玩的。

        “冰冰,你乱说什么。”栾小雪的脸红得如苹果一般,好在,冉冰冰不在面前,要不,她更会无地自容。

        “不逗你了。快下来,雁凌请大家去水泽吃鱼去。”冉冰冰挂掉了电话。

        栾小雪一愣,水泽,这名字好熟悉。栾小雪想起来了,马英杰带她去过。栾小雪把手机塞进包里,就往楼下走。她现在没想水泽,而是在想,董事长回来了,她该辞职了。赵良泰还在医院里,尽避企业目前没人知道是她踢伤了赵良泰,可是董事长回来后,自然便知道一切,赵华宇知道了,罗天运也一定会知道。她还能在这里呆得下去吗?想着还欠顾雁凌的钱,栾小雪的心就沉重起来。

        栾小雪一下楼,就看到了顾雁凌的宝马,冉冰冰一见栾小雪,就扬着手臂喊:“栾小雪,栾小雪。”

        企业下班的人都朝着栾小雪这边看,栾小雪赶紧跑了几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冰冰,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声喊我?”栾小雪望着冉冰冰说。

        “哈,你是豆腐做的?真的就这么嫩?”冉冰冰这张嘴,出来的话,栾小雪通常无言以对,干脆不理她,回头对顾雁凌说:“雁凌,对不起,我还没拿到工资,衣服的钱,我,我,还不上。”

        “不可能吧?”冉冰冰的声音拖得老长。

        “冰冰,”顾雁凌打断了冉冰冰的,不过她对栾小雪越来越迷惑,她到底怎么啦?她和赵华宇真的一点关系没有?那她又是怎么进这家企业的?如果她和赵华宇有关系,为什么她又会为几百钱而发愁。不过,顾雁凌还真的没把衣服的钱放在心上。

        “你对栾小雪就是比对我好,老是护着她。”冉冰冰不满地抱怨了一句。

        “哼,就你那张嘴,谁够资格护你?”顾雁凌损了冉冰冰一句,还不解气,又补充了一句说:“恐怕除了你的罗市长,谁护你,你都瞧不起。”

        “还是顾大小姐懂我。他回来了。对了,先陪我去买套衣服,再去吃饭,周末是他的生日,栾小雪为我赶出来的纪念册,我得亲手送给他。”冉冰冰一点也不难为情地说。

        栾小雪的心紧了一下,接着就是一阵狂跳,他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可是,她却无法象冉冰冰这样公开地叫喊着,要追罗天运,敢这样公开地去挑战她想要的东西。她突然那么地羡慕冉冰冰,敢做敢说。而她呢?

        银联商场到了,三个女人从宝马车里钻出来的时候,自然引得路人一阵回头,冉冰冰推了一把栾小雪:“抬起头来。大家现在多骄傲啊,当然还是宝马车好,所以,大家一定要努力,向雁凌靠齐呵。”

        顾雁凌咯咯地笑了一下,“冰冰,你要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向我靠齐,下辈子吧。”说着,骄傲地一昂头,往银联女人服装走去。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