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40章 同居一室

第40章 同居一室

        栾小雪被马英杰这么一提示,才发现原来所有的人,都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原来人与人之间可以什么都不说,却什么都明白着。

        人心隔肚皮。栾小雪又长了一次教训。

        “栾小雪,赵华宇和老板之间的关系深着呢。在赵良泰的事情上,老板不问,你就不要轻易去说什么。言多必败。再说了,老板和赵华宇都不是我和你可以猜测得了的人,对于大家把握不了的东西,大家最好的方式就是少说多听,多想,多看,多长几个心眼。明白吗?”马英杰很真实地望着栾小雪说,他越来越发现自己有义务教栾小雪,更有义务去帮这个单纯而又简单得几乎没有防人之心的女孩。

        “马英杰,谢谢你。”栾小雪由衷地说。

        马英杰便冲着栾小雪笑了笑,提着水果蓝,领着栾小雪往梅玉的房间走。这一次,栾小雪没有任何的负担,她要离开华宇企业,远离梅玉和赵良泰。可是当她和马英杰出现在梅玉的病房里时,梅玉冷冷地扫了一眼栾小雪,又扫了一眼马英杰说:“你们的水果,我可吃不起。你们带走吧。”

        梅玉搞不明白,赵良泰到底喜欢栾小雪什么,她和马英杰都这样公开成双入对地出现,可赵良泰为什么还不放手呢?这两天,赵良泰没来看她不说,连个电话都没有打一个,她在华宇企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见了栾小雪,梅玉打从心眼里生气,说出来的话,让马英杰都觉得刺耳。

        马英杰想拉着栾小雪走,他们犯不着讨好梅玉。可栾小雪却说话了,她说“梅主管,我已经离开了华宇企业,我来向你辞行的,希翼你原谅我。”说着,她竟对着梅玉鞠了一个躬,马英杰想去拉栾小雪,可栾小雪已经垂下了头。

        “你,”马英杰说了一个字,就去拉栾小雪,他实在不忍心让栾小雪这么屈辱甚至这么低声下气地讨好别人。

        梅玉看到了马英杰的神色,再加上栾小雪说她已经离开了企业,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和缓下来,望着马英杰说:“马秘书,我心里赌着气,不该说气话。你们别生气。我不怪栾小雪,我也有错。”

        马英杰没理梅玉,“哼”了一声,扯起栾小雪就往走。

        马英杰气呼呼地拉着栾小雪上了车,直到车子发动,马英杰都没再说话。

        栾小雪不解地望着马英杰问:“我又哪里做错了?”

        “你,”马英杰想发火,栾小雪是老板的女人,是老板还在上心着的女人,有必要对着一个小主管这么低声下气地吗?

        “栾小雪,你以后要高傲一些。你是老板的女人,明白吗?”马英杰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

        “老板的女人?”栾小雪在心里重复了一句,脸却又涮地一下涨红了。马英杰看到了,他在底里叹了一口气,这个女孩还在南方呆过几年,怎么如白纸一般呢?这么一想,他不再生栾小雪的气,声音缓和下来说:“栾小雪,没事了。我现在去华宇,帮你把用品搬走,你去会计部把工资领出来,老板不问,你就不要提你和我住在一起。”

        栾小雪“嗯”了一下,不再说话,静静地想着马英杰的话,老板的女人?老板的女人该是一种什么样子,什么姿态呢?如冉冰冰那么豪气地说,傍上了老板,整个吴都就是她的,真的是这样的吗?她成了老板的女人,可她为什么就没有半点豪气呢?吴都为什么就不是她的呢?她现在甚至还得靠着马英杰帮她,和马英杰同居一室,只是老板知道了,会误解她吗?她现在相信马英杰,就算她和马英杰同睡一张床,马英杰也不会动她一根指头,她和他之间,隔着老板,这两个字,是马英杰,也是她越不过去的巨大沟壑。

        想是这么想,可当栾小雪真的和马英杰同住一室时,还是有些紧张。这天晚上,马英杰喝了酒,当他带着一身酒气回来时,栾小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赶绣着送给罗天运的鞋垫。

        马英杰敲了敲栾小雪的房间问:“睡了吗?”

        栾小雪拉开了门,喝了酒的马英杰,脸红得如大公鸡的肉关子,眯着眼睛看她时,她的心还是紧张得直跳,马英杰问她:“你没看电视,关在房间里干什么呢?”

        “我,”栾小雪的脸不自然地红了一下,马英杰往房间里看了看,发现了鞋垫,他走过去,拿起来了看了看说:“你还真是一个用心的好女人,娶你的男人,将来一定会很幸福。”

        栾小雪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下,拿起另一只绣好的鞋垫递给马英杰问:“他会喜欢吗?”

        “如果是我,我就会很喜欢。”马英杰脱口而出。

        栾小雪的脸更红了,不敢再看马英杰,她这才发现,这孤男孤女还真的不能同居一屋。于是说:“马英杰,明天,我还是搬出去住。”

        马英杰一听栾小雪这么说,酒似乎醒了一大半,马上说:“对不起,栾小雪,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马英杰越想说明,栾小雪就越觉得难为情,越发尴尬。

        “我还是搬走吧。要是被他知道了,大家也说明不清楚。”栾小雪说。

        “这?”马英杰愣了一下,接着说:“这样,你暂时住在这里,我去几个大学生的宿舍里挤一挤。”说着,就真的往外走,栾小雪想去拦,可是马英杰已经替栾小雪关上了门,等她再赶出来的时候,马英杰已经出了大门,接着,一声赶一声的下楼脚步声,响在了栾小雪的耳边。如踏在她的心尖上一般,她的心莫明其妙纠成了一团。因为她,马英杰离了婚,现在又因为她,这个男人夜不能归家。她这是怎么啦?越是对自己好的人,越是用来伤害的吗?栾小雪很是过意不去,她欠马英杰的情,她拿什么去还呢?她在乎罗天运误解,可是马英杰呢?凭什么马英杰就该把房子让给她住呢?

        这么一想,栾小雪想追上去喊马英杰回来,可等她跑到窗外,往外看时,窗外却除了树影的婆娑外,没有马英杰的影子。

        马英杰真的搬到了大学生宿舍里去了,栾小雪想说话,马英杰却说:“栾小雪,记住大家的约定,大家现在吃再多的苦都值得,好好给老板准备生日宴,不用担心我。”

        栾小雪就这样暂时住在马英杰的房子里,可她还是过意不去。她在想,等罗天运生日时,她一定要问罗天运,他们有今后吗?她能不能离开吴都。

        周末这天,马英杰早早开着车带着栾小雪去拿了蛋糕,买了菜,把栾小雪送到“十三陵”,而且陪着栾小雪一起去了罗天运的家,反正他和栾小雪已经被苏晓阳们误解了,这样也好,他和栾小雪进入罗天运的家,也是一种极好的借口。

        栾小雪这一段没来罗天运的家里,家里又是乱七八糟的。马英杰要去上班,就让栾小雪慢慢整理,他下午要是事不多,就尽快来帮栾小雪,他目前也不知道罗天运会请哪些人。

        栾小雪又如刚开始来罗天运家里一样,精心地把整个家清扫了一遍,特别是罗天运的卧室,门没关,她清扫得特别用心,在那张她和罗天运睡过的床上,栾小雪又一次躺了下去,抱着罗天运的枕头,很小心地闻着,那上面有他留下的味道,体气加上烟味,都成了栾小雪极喜欢的味道。她以前不喜欢男人抽烟,可当和罗天运亲嘴里,那种男人的雄性和烟香混合在一起味道,是她从来没经历过的味道,虽然怪怪的,可在她的心里,这种味道美极了,她发现,从这天开始,她不再讨厌抽烟的男人。现在,罗天运的枕头上烟味,体气味又杂交在一起,闯进了她的嗅觉,她的大脑,甚至是整个内心,都被罗天运占得满满的,她发现自己那么想他,想他的身体,想她的亲吻,想他喊她丫头,想他抚爱她的全身。

        栾小雪把枕头越抱越紧,她的脸一片潮红,两腿之间火烧火燎般难受,怎么会这样?栾小雪感觉自己如一只饥饿的小狼,急切需要填补一种东西,可这种东西是什么,她又弄不清楚。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从来没觉得下体会有饥饿感,会那么想念男人的身体,想念那根曾经让她疼得泪流的锥子,想罗天运一边喊丫头,一边兴奋抽打她的屁股,拉扯她的胸部,甚至把热气吹得她满耳都是。

        她怎么啦,罗天运睡她的这一切一如昨天,她想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她的身体活了起来,在床上纽动了着,她急切需要一股进入身体里力量,她小心地用手去摸下体,隔着内裤,湿气传到了她的手尖,她不敢再摸了,把手抽了上来,闻了闻,腥味,冲鼻而来,胃里涌起了一股难受的感觉,整个激情如退潮的水一般,她从床上坐了起来,迅速跑进了洗手间,扒在面盆上,呕吐着,可除了口水,她什么都没吐出来。

        怎么会这样?栾小雪洗了一把脸,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头发,可镜中的她,脸还是一片绯红。

        想念男人就是这样的吗?

        栾小雪摆了摆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