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42章 久旱遇甘露

第42章 久旱遇甘露

        马英杰在桌子下,踢了栾小雪一下,栾小雪便端起了酒杯,和冉冰冰碰了碰,这一次她还是没喝,可这一次冉冰冰却不想放过她,追着栾小雪说:“刚才敬市长你也没喝,现在我敬你们俩,你又不喝,栾小雪,你什么意思啊?看不起我这个同学?”

        “不,不是的。”栾小雪急着辩解。冉冰冰却不敢,朝着罗天运撒娇地说:“市长,你凭凭理,他们俩个欺负我。”

        罗天运盯着冉冰冰,哈哈地笑了,这个家里很久没这样的气氛了。年轻人们在一起,就是令人放松和舒畅。

        冉冰冰再罗天运笑得这么开心,胆量更大了,逼着要栾小雪喝,栾小雪端起杯子,正准备喝,马英杰抢过了杯子,一口把栾小雪杯子里的洒干了。

        冉冰冰惊异地看着马英杰,罗天运的目光也扫了一下马英杰,马英杰说:“冉记者,栾小雪不能喝酒,栾小雪的酒,我全部代,满意吗?”

        罗天运听出了马英杰声音里的情绪,赶紧说:“别光顾着喝酒,多吃菜,你们年青人在一起,多交流一下,我不能喝得太多。”说着,转向栾小雪说:“帮我添一小碗饭来。”

        栾小雪便站了起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她实在被冉冰冰压迫得动弹不了,她很怕冉冰冰看出来了,又很担心罗天运心里装上了冉冰冰,这种纠结逼得她一分钟都不想继续呆下去。

        栾小雪给罗天运添了一小碗饭,马英杰招呼冉冰冰说:“来,冉记者,大家再干一个。”

        冉冰冰却兴趣全消,望着栾小雪说:“给我也添一点饭好吗?”

        马英杰站了起来,起身去厨房给冉冰冰添了一碗饭,又给栾小雪添了一碗饭,一顿在冉冰冰心里以为可以闹酒的生日宴没到高潮,却进入了低谷。冉冰冰在心里恨死了马英杰和栾小雪,她吃完饭,借故上洗手间,给栾小雪发了一条信息:你赶紧带着马英杰离开好吗?

        栾小雪的包包放在沙发上,栾小雪在厨房收拾,根本没听到手机信息的声音,马英杰倒是听到了,可他看到冉冰冰拿手机去洗手间的动作,他就猜这信息肯定是冉冰冰发的,这女人,胆子真大。等冉冰冰从洗手间出来,马英杰望着冉冰冰一脸的笑,说:“冉大记者,我下午给罗市长准备一份讲话稿,罗市长一直不满意,你能不能去我的办公室指点我一下,你大记者一出手,市长肯定会满意的。”

        马英杰话音一落,罗天运马上明白马英杰是想支走冉冰冰,接过马英杰的话说:“也是的,马英杰的文彩越来越退色,冉大记者去帮他润色一下,这次没喝好,下次,我请客,再好好喝。”

        冉冰冰恨不得冲上去把马英杰掐死,可是罗天运发话了,她不得不去。只好装出一脸的笑说:“市长说话要算话哟。”

        马英杰计谋成功了,赶紧催冉冰冰走,冉冰冰却说:“大家等一会吧,等栾小雪一起。”

        “不用了,栾小雪还要帮罗市长洗衣服,做卫生,我等会来接她,没事,放心吧。”马英杰的话圆得特别快。

        罗天运笑了一下,不再看冉冰冰,冉冰冰自觉没趣,只好跟在马英杰身后极不情愿地走出了这幢小二楼的大院。

        马英杰出门时,罗天运说:“马英杰,你忙完后,要送冉记者回家,再来把栾小雪送回去。”

        “好的。”马英杰回了一声。马英杰知道,这话罗天运是讲给冉冰冰听的,不过,他还是要来接栾小雪,栾小雪一个人从罗天运家出来,会被盯住的。

        马英杰和冉冰冰一走,栾小雪悬着的心便松了下来,可等她收拾完,发现罗天运又在看冉冰冰送给他的纪念册,她的心酸了一下问:“这礼物很可贵吧?”

        “当然了。这礼物花了她不少心血,你看,这字剪得多漂亮,还有这一张一张地贴起来,太不容易了。”

        “哼,”栾小雪没有凑过去看,而是哼了一下,罗天运这才发现,栾小雪生气了,他便放下纪念册,站起来去摸栾小雪的脸说:“吃醋了?”

        栾小雪被罗天运这么一问,眼泪忍不住“叭啦叭啦”地掉了起来,罗天运赶紧用手去替她擦眼泪,一边擦一边说:“我知道,委屈你了。可是,我这也是没办法,别哭了,别哭了。”

        栾小雪被罗天运这个动作逗得又“扑噗”一声笑了起来,罗天运拍了拍她的头说:“傻丫头,走,大家去洗澡去。”说着,拥着栾小雪往楼上去。

        “一起洗。”到了楼上,罗天运说。

        “不嘛,才不。”栾小雪也开始撒娇了。罗天运等不及了,他确实想她,她的身体,她的娇憨,她的红脸,她的一切。

        栾小雪先走进了洗手间,罗天运扒在门边听,水流的声音,栾小雪白嫩的肉体,栾小雪那个毛发丛生的隐秘处,烧得他忍不住去推洗手间的门。栾小雪嘴里不让罗天运一起洗,可她并没有锁上门。门开了,流水下的栾小雪闪烁着珍珠般的光芒,罗天运顾不上脱衣服,走了过去,伸手就去抚摸栾小雪,栾小雪娇羞地望着罗天运说:“脱衣服啊。”

        “嗯。”罗天运激动起来了,好久他都没和女人一起洗过澡,他一边脱衣服一边说:“大家在浴池里来洗。”说着,他打开了浴白上面的水笼头,放满了一浴白水,栾小雪惊呼地说:“好浪费水啊。”

        “傻瓜。”罗天运笑着,把栾小雪抱起来轻轻地放了进去,栾小雪整个人浸泡在水里,“好舒服啊。”栾小雪这是第一次用这么大的浴白洗澡。

        罗天运看着一脸幸福的栾小雪,他抱住了栾小雪,水中的栾小雪滑溜溜,稍不留心,就抱不住。他喊栾小雪:“丫头,我的丫头”,栾小雪幸福地“嗯”着,他把栾小雪拉到自己身上,他们在水中互相浮动,又互相紧贴着,水的阻力,水的滋润,又激起了罗天运的挑战,他开始进攻栾小雪,栾小雪“啊”了一声,接着又“哦”了一声,紧紧地去抱罗天运的身体。

        罗天运看栾小雪这个样子,便知道这个女孩越来越开窍了,欣喜地拥住栾小雪,水声,栾小雪的叫声,还有罗天运自己的喘息声,充斥着这间很久都没有过生机的洗手间。

        罗天运折腾了一会儿,从浴池里站了起来,抱起栾小雪,就去了卧室。黑暗中,栾小雪有时候也会睁开眼,罗天运那张成熟的脸,刚劲有力的身体,让栾小雪那么地留恋。

        “爱我。”栾小雪低语着。

        “嗯。”罗天运也低语着。

        罗天运和栾小雪终于折腾累了,栾小雪紧紧扒在罗天运怀里,她想问的话,她想说的苦,却一句也说不出来。除了嗅着他身上的一切外,直到罗天运提醒她该走了,也没提半条要求。

        罗天运带着栾小雪下到了一楼,马英杰估计快到了。罗天运让栾小雪自己看电视等马英杰来接她,不知道为什么,床上的罗天运和床下的他如同两个人一样。没穿衣服的他,那么柔情如海,穿上衣服的他,又为什么那么公事公办呢?

        栾小雪迷糊了。

        栾小雪开始电视的时候,罗天运把沙发上的纪念册拿走了,他显很很重视这个纪念册,那么冉冰冰在他的心目中,到底占着多少份量?

        栾小雪没底了。

        马英杰给罗天运打电话,马英杰把冉冰冰骗走后,她一直心不愿,情不甘,拿着一篇讲话稿,半个字也看不进去,越想越恨,越想越恼火,看了一会儿,就对马英杰提出要回家,带回家去弄。

        马英杰没办法,只好送冉冰冰回去。一个人便在湖边闲逛,他在等时间。

        估计时间差不多,马英杰才敢给罗天运打电话,果然罗天运说:“栾小雪忙完了,你过来送她回去。”

        马英杰松了一口气,听罗天运的口气很舒畅,而且据他观察,栾小雪中彩了,他依靠栾小雪有望成功了。一想到这里,脚步不由得轻快起来,等他赶到罗天运家时,栾小雪等在客厅里,罗天运却在书房里。

        栾小雪拿背包包时,手机响了,栾小雪掏出手机,竟然是冉冰冰,她看了一眼马英杰,小声音说:“是冰冰的。”

        “接吧。”马英杰说。

        栾小雪按下了接听键,冉冰冰问栾小雪:“在哪里呢?”

        “栾小雪,快来,这湖景还不错。”马英杰突然大声音说,栾小雪不解地看了看马英杰,冉冰冰在电话中听到了马英杰的声音,笑着问:“你和马英杰在看夜景啊。”

        “是的。”栾小雪突然明白了马英杰这么说话的意思。

        “那你们看。”冉冰冰挂断了电话。她回家后,越想越不对劲,栾小雪怎么一个留在罗天运家里?罗天运和栾小雪,可是,又不对啊,罗天运会瞧上一个家政企业的保洁工?于是便给栾小雪打电话,试验栾小雪在哪里,一听马英杰的声音,冉冰冰便想,自己多心了,马英杰和栾小雪才像那么一对,可是赵华宇呢?

        冉冰冰发现她也猜不透栾小雪了。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