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46章 这女人,了不得

第46章 这女人,了不得

        鞋垫上一只绣着快乐,一只绣着幸福,当罗天运盯着“快乐”两个字看时,竟感觉好眼熟,这两个字体和纪念册上面的“快乐”是一样的。他掏出手机,拔通了栾小雪的电话,栾小雪靠在床头看电视,马英杰在另一张床上看书,栾小雪一见罗天运的电话,紧张得赶紧关掉了电视机,马英杰抬眼看了一下栾小雪,栾小雪的脸红红的,他便知道是老板的电话,不过这一次,马英杰再也没有离开病房,他现在一步也不能离开栾小雪。

        “你好些吗?”罗天运问。

        “嗯。”栾小雪很温顺地“嗯”了一下,罗天运的心被一只手纠了一下,疼痛冲了出来,他差点就上当了,差点就睡了冉冰冰。他的后背竟有冷汗,他问栾小雪:“纪念册是你做的是吗?”

        “嗯。”栾小雪依旧很温顺地“嗯”着,“你早知道,冉冰冰要送礼物给我,而且早知道她在打我的主意是不是?”

        “嗯。”栾小雪还是“嗯”了一下,罗天运却发怒了,“你除了嗯,就不知道说点别的吗?”

        “我能说什么?我有资格说吗?你给过我机会和资格吗?你除了冲我发火外,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守着我的人,却是马英杰。”栾小雪哭了起来。

        马英杰急了,他赶紧从床上跳下来,抢过栾小雪的电话说:“罗市长,她心情不好。下午化验结果出来了,冉冰冰给她喝的鸡汤里下了打胎药。”

        “这个女人,了不得。”罗天运丢下这句话,不等马英杰再说话,便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吴都论谈,天涯社区,新浪微博同时出现了一则消息:吴都市长罗天运搞大了保洁女工的肚子,消息下面是罗天运搂着栾小雪的照片,照片的背景在酒店的房间里。

        马英杰一上班就看到了这则消息,只是照片上的栾小雪怎么看都有些别扭,头是栾小雪的,背影不是栾小雪。马英杰就让目光一直盯着这张照片看,越看越觉得哪里不对头。他努力地想,这照片到底是怎么一回呢?冉冰冰?这个照片是她?马英杰想起来了,冉冰冰昨天就穿着这身衣服,那么被罗天运搂着的女人是冉冰冰,她昨晚和罗天运在一起?他们开房了?这些问题全部汇集在马英杰大脑里,他努力想抓住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可他发现,他抓不住。

        马英杰的大脑里有那么一段时间是空的,心,却骤然凉了一大截。昨晚罗天运丢下那句:“这女人,了不得。”就挂断了电话,昨晚,他一直在想罗天运的这句话,他不明白老板突然丢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在看到这张照片时,马英杰惊讶了。

        罗天运还没到办公室,马英杰赶紧张地给罗天运打电话,电话一通,马英杰就说:“罗市长,不好了,网上有风言风语。”

        罗天运正在车上,他昨晚一夜未眠,他庆幸自己没睡冉冰冰,这样的女人断然沾不得。这样的女人也不是他罗天运喜欢和可以沾得住的女人。可是栾小雪这个傻瓜,竟然明明还那么用心地帮她整理纪念册,那么用心地帮她来追逐自己,罗天运一想到这个善良却单纯得没有防人之心的女孩,心就会痛。他想了很多问题,冉冰冰既然对栾小雪下手了,就不会善罢甘休。对付冉冰冰,罗天运分分钟可以搞定,一个小小记者还真不能拿他怎么样,可是冉冰冰如果被孟成林所利用,如果栾小雪怀孕的事被纠出来,他怎么向老爷子交待呢?司徒月和罗子怡的尸骨未寒,他却和别的女人搞上了,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在老爷子面前启齿。他昨晚想了一夜,甚至想到了让栾小雪打掉孩子,可是,那是他的孩子啊,他四十多岁了,以后还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他真的拿不定。他爱孩子,他需要有自己的骨肉。再说了,那个傻丫头愿意打掉孩子吗?她能够接受这些事吗?官场的复杂和斗争,原来就超出了栾小雪的理解范围,他不想把她引进官场的复杂斗争之中。他和孟成林之间的明争暗斗在逐步升级,尽避孟成林在吴都职业中专这块地皮上让了一步,可是孟成林在等机会,在等压制于他的理由。在吴都,孟成林习惯一个人说了算,做了两届市委书记的孟成林,形成了他的孟氏圈子和孟氏定律,而罗天运作为京派官员,打破了孟成林的这种局面,他是不会轻易把手中的权力分给罗天运的。在这一点上面,罗天运很清楚。没几个男人,愿意把自己拥有的权力交出来。男人生来就有对权力,对江山,对战斗的热衷性,这种热衷性铸造了他们能为权力而牺牲掉一切。

        现在,罗天运就处于这种纠结中,为了权力,他要牺牲掉栾小雪和自己的骨肉吗?

        整个晚上,罗天运都在纠结之中,他在没有想好对策的时候,他的对手又出击了。他在电话听完马英杰的汇报后说:“你能不能沉稳点?多大的一个事啊,值得大惊小敝的吗?我马上到办公室。”

        罗天运一到办公室,打开电脑一看,还是惊了一下,这不是昨晚的他吗?可他怀里的人怎么是栾小雪?

        罗天运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就喊马英杰,马英杰走了进来,罗天运问:“这照片是怎么一回事?”

        “照片是PS成的,头是栾小雪的,身子是冉冰冰的。”马英杰说。

        “她昨晚拍照了?”罗天运像是对马英杰说,又像是对自己说。看来这个女人真有一手,昨晚她送自己进了房间,有那么一刻,他的脑子是乱的,可是冉冰冰什么时候拍的照片,他还真的一无所知。他还是低估了她。

        马英杰才知道,罗天运昨晚和冉冰冰在一起,可冉冰冰为什么又要这么做呢?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马英杰不敢问,只是拿眼睛寻问罗天运,罗天运接过马英杰的视线说:“昨晚,我喝多了,是这个女人送我进酒店房间的,但我和她没别的事。你尽快想办法,让这些消息消失。”说着,罗天运就挥了一下手,让马英杰出去,他要静一静。

        马英杰一走,罗天运靠在老板椅上闭上了双眼,他的大脑还是有些混乱,尽避对付一个冉冰冰,不是很难的事情,可是栾小雪呢?孩子呢?他实在纠结。这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也怪自己,怎么就没想着去采取措施呢?他不喜欢带套,一直是妻子司徒月在采取措施,他在意识上忽略了,可在心底,他还是愿意有个孩子的,他还是爱孩子。罗子怡的离去,曾经带走了他的全部父爱和希翼,现在栾小雪肚子里的孩子,又给了他希翼,给了他父亲,甚至给了他继续追逐权力的热情和激情。

        可是,怎么才能够两全其美呢?罗天运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罗天运这一次真的纠结死了。一边是要保护栾小雪,一边是要平息这场网络风波。但愿这场风波不被孟成林所利用,在朱天佑书记上任江南省前,这场风波会平息掉,他可不想给新书记留下风流市长的印象。朱天佑是一位行事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胆大心细的人。他最不喜欢拈花惹草,处处留情的男人,男人可以有真性情,可以在女人的问题上有爱好,但是借权力玩迷情游戏的干部,他是绝对讨厌的。栾小雪就是为了救哥哥,为了他手上的权力,才委身于他的,这件事如果被人利用,对他极为不利。

        罗天运的大脑里有太多的问题,可是最终的纠结还是舍不得让栾小雪打掉孩子,只要栾小雪肚子里没有他的种,人家再怎么说,也只能是捕风捉影罢了。

        要不要孩子?罗天运真的犹豫了。就在这个时候,罗天运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罗天运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来了电话。小姨子司徒兰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的天运哥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口味,保洁工也有兴趣上?我姐的尸骨未寒,你就管不住身上那根玩意了?”

        “小兰?”罗天运惊讶地叫了一句。

        “怎么啦?吃惊了?愧疚了?还是想告诉我,一切都是个误解。不过,天运哥哥,我已经到了吴都,你看着办吧。”说着,司徒兰就径直挂断了电话。

        罗天运傻眼了。他越怕什么,越会遇到什么。这网络也够神奇的,才一夜,他和栾小雪的事情就传到沸沸扬扬,接下来呢?罗天运真的猜测不到。

        罗天运太了解这个小姨子,天不怕,地不怕。而且是个人来疯,什么刺激玩什么,什么新鲜尝什么。老爷子都管不住的一匹野马,罗天运又能拿她怎么样呢?从小就爱跟着他和司徒月屁股后面赶,从小就喜欢欺负、捉弄罗天运,那个时候罗天运的父亲只是老爷子的勤务员,这两位大小姐自然比他有着莫大的优越感。后来司徒月嫁给了罗天运,司徒兰却突然选择了出国,嫁给了一位年长得可以做她父亲的男人,从那以后,他和司徒兰就很少见面。嫁给罗天运的司徒月,慢慢失去了优越感,变成了对罗天运的依赖和崇拜。可司徒兰的这种优越感一直还存在着,无论什么见着他,司徒兰都是一副不依不饶的口气,相比司徒月而言,罗天运是怕司徒兰的。

        在这样的时候,罗天运最怕出现的人物,恐怕莫过于司徒兰了。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