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58章 新婚

第58章 新婚

        可是,马英杰说话了,马英杰说:“栾小雪,人心是最难测的。特别在官场,斗来斗去,斗的全是人心。不过,栾小雪,有我在,有老板在,就不会让你受到伤害。”马英杰极力地安慰栾小雪,他很想对栾小雪保证一点什么,很想给栾小雪更多的力量。可是司徒兰的影子却一闪而过,栾小雪知道司徒兰的存在,可栾小雪却不会想到司徒兰的存在,才是最大的阻碍。

        司徒兰想要的男人,十个栾小雪,甚至百个栾小雪都抗衡不了。

        马英杰暗地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命。有的人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有的人奋斗一辈子别说是金钥匙,恐怕一把普通开门的钥匙,也未必拿得到。只是,他现在除了努力地让栾小雪安心地结婚外,他还能怎么样呢?

        官场是一个连自己都掌控不了未来的巨大滋场,是一个让男人们抛热血,洒青春的事业场,马英杰渴望进入,罗天运更渴望进入,任何一个身置官场的人男人都渴望更上一楼,这个如罂粟一般的战场,没人会轻易地撤下来。

        “走吧。”栾小雪轻轻地说。

        马英杰还是扶着栾小雪下了楼,顾雁凌和冉冰冰都站在楼下,顾雁凌甚至那么羡慕栾小雪,马英杰对她的体贴,呵护和紧张是她一直没有体验过的东西。

        爱情是什么呢?顾雁凌突然在心底问着。是马英杰对栾小雪的这种紧张和担心吗?还是花前月下的浪漫?还是一个稳定的家?她也想过要一个孩子,可是她的男人说还年轻,还没玩过,还想再玩几年。于是她和男人各自忙着自己的生意,钱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可是人却越来越陌生人,有时候两个人住在如此豪华的家里,除了灯光的灿烂辉煌外,却没有一句话可说。结婚以来,顾雁凌没有去想过这样的婚姻有什么不对,直到看到马英杰对栾小雪的紧张,她才发现,她丢失了最最重要的东西。她和他不是爱人,不是生意合伙人,是经济利益的绑架者。

        唉。顾雁凌在内心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面部的表情却一点都没有改变,装作若无其事地望着栾小雪。马英杰和栾小雪正好走过来跟她打招呼,他们要回家去了。只是,他们却理冉冰冰,甚至没再看她一眼。冉冰冰却像没发生过什么事一般,大大咧咧地说:“你们两个好恩爱啊,看得雁凌感动极了。”

        顾雁凌这才发现,她的表情被冉冰冰捉摸到了,她才发现,原来冉冰冰不是她想象中那个只知道嚷嚷要吃要喝的冰冰,可是她和栾小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雁凌突然很想知道。

        三天一晃而过,马英杰和栾小雪的婚礼在水县隆重地举行着。司徒兰替马英杰安排好了一切,只是在他们婚礼的时候,她却离开了水县。对于司徒兰的离开,马英杰有许多猜测,具体到哪一类,马英杰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司徒兰的离开,肯定与罗天运有关系。罗天运是他和栾小雪的主婚人,在这样的场景里,司徒兰的存在,无疑会让罗天运有着巨大的压力。

        原来,司徒兰什么都知道。马英杰如此想。

        衣着洁白婚纱的栾小雪,安静地站在酒店门口,那样子,那神态,真如仙子一般。没有罗天运在场,栾小雪总是异样地安静,这种安静也会让马英杰感动,让马英杰能够从纷杂的官场之中,迅速淡定下来。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和栾小雪呆在一起,越来越愿意去照顾她,去欣赏她的这种安静的美,只是栾小雪不属于他,栾小雪她不可能属于他。这一点,他时刻都在提醒自己,时刻都在告诉自己,他的责任和任务。

        巨大的秘密在马英杰和栾小雪的心中,他们却要带着这个秘密去步入人生中最神圣的婚姻礼堂。这对于马英杰来说,迎上去就是他最渴望的官场,可对栾小雪来说,迎上去就是她的希翼和未来吗?

        马英杰不知道。马英杰也不想去想。他让自己一直笑着和来祝贺的亲朋好友打着招呼,栾小雪也跟着他一起点着头,笑着。顾雁凌站在一旁无所事事地打量着来宾,有她认识的,也有她不认识的。她想问栾小雪的话,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冉冰冰还是没有来做伴娘,看来冉冰冰和栾小雪之间的矛盾不是那么容易解得开的,只是她们争夺的不是一个男人,为什么就会有这么深的矛盾呢?顾雁凌也觉得自己越来越迷糊,越来越看不懂这两个最好的同学了。

        婚礼眼看着就要开始了,马英杰松了一口气。只要他和栾小雪的婚礼顺顺利利地进行完毕,他的任务和责任才会轻松一大截。这是他第二次做新郎,第一次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他谈不上如何喜欢安琪,可也谈不上如何不喜欢安琪。婚姻嘛,就是一个伴儿。家,也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结合在一起,造好他们的下一代,抚养成人,一起走完人生。他对婚姻和家的要求也就是如此简单,可是,当他和安琪真的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他才发现,找个伴的想法是多么地错误。他被安琪压得喘不过气来,安琪不是嫌他土里土气,就是怪他没出息,混来混去还是一个秘书。买不起大房子,买不起车子,甚至连给儿子好好的教育都实现不了。安琪天天怨声载道,好象嫁给他,有多么屈辱一般。对于这样的婚姻,结束就是摆脱,如果不是怕儿子受到伤害,马英杰早就想离婚。好在,苏晓阳的歪打正着,让安琪产生了误解,给了他摆脱,也给了安琪追求她想要的东西。

        马英杰也不明白在第二次当上新郎时,为什么会想到安琪。他愧对儿子,在这一点上面,他对安琪也是愧对的。没有她全心全意带着孩子,他现在能做第二次新郎吗?虽然新娘不属于他,可是以后的前途属于他,他有信心迎上去,无论多么艰难。

        马英杰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司徒兰为什么要把婚礼定在水县,除了谢芳是她信任的人外,就是尽量减少在吴都的麻烦。对司徒兰决定的事,马英杰总是事后才慢慢品味到她的决定意义。他这才明白,司徒兰是一个会玩政治的高手,她不仅两次化解了网络风波,还在他和罗天运都没想清楚的时候,坚持把婚礼定在了水县。要结婚的前一天,苏晓阳阴阳怪气地给他打过电话,意思是怪马英杰故意不让他们闹洞房,才到婚礼定在水县。马英杰当然顺着他的这层意思下波,还一再保证回吴都一定补一顿酒给他们喝。这样的说明合情合理,如果在吴都举行婚礼,他能有这样的借口吗?还是司徒兰想得周到,看来在官场,马英杰要学习的东西实在是多得多。另看这么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可仔细一分析,却包含着很多的东西在里面。表面看,婚礼的地点是在非常浪漫的水县,这给人造成年轻人喜欢浪漫的印象,其实是让吴都的那股势力不方便使坏。水县因为在岛上,来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算有专车到达上岛的地点,如果来的人一多,上岛、下岛自然非常打眼,把人群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不是孟成林的风格。孟成林作为吴都的一把手,对吴都的熟悉程度远远大于罗天运,尽避他们在暗中,没有消停过,你踢我一脚,我回你一拳,无论是踢一脚,还是打一拳,都不会有人受伤,孟成林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直到罗天运服输。再说了现在的官场,没有斗争那不是男人的战场,而斗争太过猛烈的战场,会死人的。无论如何争斗,孟成林的口头禅就是,不死人就行了。所以,在苏晓阳这里,他挑麻烦的手段多种多样,可真要有人命案,他绝对不会参与。在这一点上面,他深得孟成林的信服。再说了,战争过头了,身边的人看着不舒服,上层也会大动甘火,没人希翼自己的领域,战斗不断。所以在官场,如何斗,而且斗得人心服口服,还真是一门大知识。

        马英杰在自己新婚之际,突现发现司徒兰是个人物。这个发现,让他佩服的同时,也越来越确信,他和栾小雪举行婚礼是对。

        马英杰正在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安琪带着几个黑衣男人突然出现了,马英杰本能地挡住栾小雪,栾小雪也紧张地抓住了顾雁凌的手。

        安琪一见马英杰这么护栾小雪,火气更大了,她冲上来一把抓起马英杰的衣领骂着:“我那么辛辛苦苦替你养着儿子,你却在这里风流快活。我让你快活,我今天就让你快活死。”安琪一边说一边往一旁推着马英杰,栾小雪看着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想上前去拉他们,却被两名黑衣男人挡住了,顾雁凌推了一把黑衣男人说:“你们想干什么?”她的话刚落,其中一名黑衣男人抓起她就往一旁拖。栾小雪急了,一边是马英杰,一边是顾雁凌,她都想上去救,可当她刚一动脚,却被另一个黑衣男人抓住了双手,又冲来一名黑衣男人,朝着栾小雪的脸就开始左右开弓地抽着。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