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60章 洞房之夜

第60章 洞房之夜

        罗天运回到了前排就坐,赵华宇一直留意看着他,他怕罗天运出现任何的意外,那么这一场精心策划的婚礼,就很有可能成为又一场被人当作话题的资讯秀了。他和罗天运尽避都没有再谈起栾小雪,可他们心里都明白对方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有一种兄弟,无需多少话,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会领会彼此的心意。他和罗天运大约就是这样的一种兄弟。

        本来赵良泰国要来参加婚礼,赵华宇坚决不让他来,他怕儿子来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如果儿子来搅局,他在罗天运面前该如何交待?

        对于女人,赵华宇和罗天运都有自己的原则,可是对于女人,哪个男人都有失态和把握不住的时候。他能够理解罗天运的心境,可既然要上演一曲戏,无论如何,都是让这样的戏圆满谢幕。

        马成礼和顾思潮眼光一刻也没离开过罗天运,他们只要罗天运开心了,他们的任务才算完成,至如这场婚礼是否热闹与否,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已经让罗天运在他们的地盘上被踢了一脚,他们不敢再大意。当酒上上来时,他们格外热情地劝着罗天运喝酒,赵华宇想说话,可罗天运好象有意要喝醉自己,来者不拒,敬的酒,他全部一口干。

        临到马英杰和栾小雪来敬酒时,马成礼和顾思潮闹着要栾小雪和罗天运喝交杯酒,罗天运借着酒意,竟然大大方方地拥过栾小雪,马英杰和赵华宇互相看了一眼,就这一眼,他们就明白,彼此都在帮着罗天运和栾小雪演戏。

        马英杰和赵华宇不约而同地挡在了罗天运和栾小雪边上,同时看了看整个餐厅,他们怕有人混进来拍照,好在,他们没看到可疑的人,任由马成礼和顾思潮闹着,栾小雪被罗天运搂了一个正着,一紧张,酒怀里的酒洒了一地,而罗天运却把酒喝干了,竟然对着栾小雪说:“这一怀不算,你全泼掉了。”他去拿酒,要往栾小雪怀里倒,马英杰接过酒说:“我来,我来。”趁机推了推栾小雪,栾小雪一歪,整个身体倒在罗天运怀里,马成礼和顾思潮发现罗天运很喜欢这个新娘,于是带头起哄着,要栾小雪亲罗天运一个,罗天运紧紧抱着栾小雪,他实在舍不得松开她,她是他的,今天的新郎应该是他,他深情地望着栾小雪,他渴望被栾小雪亲着。

        赵华宇见罗天运有些管不住自己,推了推马英杰,马英杰趁没人注意,替栾小雪换上了白开水,“亲啊,亲吧。”马成礼和顾思潮还有其他几个局里的领导们全部哄笑着,栾小雪看了一眼罗天运,罗天运的眼里全是她,她看到了,她盛在他的眼珠里,一个小小的,洁白的人儿,镶在他的眼珠里,她心跳又快速起来,幸福突然而至,她要的就是这一刻,做不了他的新娘,只要让她镶在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一切记忆里就够了。

        栾小雪踮起脚尖,在罗天运的额头亲了一下,马成礼说:“不算,不算,亲嘴,要亲嘴。”

        罗天运一直笑着,一直不说话,马英杰想上去解围,被顾思源拉住了,“今天的新娘属于大众的。”他的话一落,整个桌子上的人全哄笑着,栾小雪却没有退缩,在罗天运的嘴上亲了一下,尽避只一下,罗天运发现,一股莫大的幸福充满了他的所有细胞,原来她在他的心中,占着这么重的份量。

        在赵华宇的帮助下,马英杰领着栾小雪快速离开了罗天运,他们沿着另外的酒桌敬着酒,这一路下来,栾小雪除了罗天运的脸外,一张脸也没有看见,一张脸也没有记住。

        而罗天运在栾小雪离开后,酒喝得更猛了,他成心要把自己喝醉。一桌子人,见罗天运放松喝了,也都无所顾及地喝了起来。

        陆续有人离开了,慢慢地喝酒的人都散了,而罗天运这一桌还在喝,谢芳除了让厨房加菜外,也加入到他们的劝酒和闹酒之中,这样一来,一个赵华宇的帮衬,抵不过这么多人的劝酒,罗天运终于喝得人事不知。

        赵华宇把罗天运送进了酒店的客房,而栾小雪和马英杰没有离开水县,他们要在水县度过他们三天的新婚期,才一起回到他们的家乡秦县。

        谢芳把酒店里最好的套房给了马英杰和栾小雪,而赵华宇送罗天运去客房时,马英杰跟了过来,他坚持要送罗天运,他让谢芳把罗天运安排在他们隔壁,他熟悉罗天运的习惯,他会好好照顾老板的。

        赵华宇看了马英杰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任由马英杰扶着罗天运上了酒店的房间。

        当客人们散场后,赵华宇来到罗天运的房间看他,马英杰却一直守在罗天运身边,罗天运吐了一地,整个房间迷漫了一股酒味,他一进去,就有些受不了,可马英杰很细微地照顾着罗天运,他替罗天运擦洗身子,又将弄脏的地方用毛巾捧起吐出来的食物,倒进了洗手间,对将毛巾洗干净,跪在地毯上清洗脏物。

        马英杰就这样反复多次后,才把罗天运吐出来的食物全部清洗干净。

        赵华宇撞上了这一幕,他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马英杰,这个小伙子将来会成就大业的。赵华宇如此想。一个肯如此忍耐,一个能如此忍耐的人,必成大业。这是赵华宇的人生理念。

        赵华宇想对马英杰说点什么,可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话。而马英杰怕赵华宇受不了这里的酒味,赶紧说:“赵总,您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行。”

        赵华宇点了点头,见罗天运没什么大碍,便下楼去了。他也没有离开水县,他在楼下开了房间。他今天的任务是帮助罗天运演戏,罗天运走不了,他就不会走。

        赵华宇走后,马英杰打开了窗户,又在房间里喷了一些清洁剂。忙完已经很晚了,他不敢回套房,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栾小雪,更担心罗天运还需要照顾,就歪在沙发上靠着,这一靠才发现很累很累,很快便睡着了。

        直到半夜,罗天运才醒过来,一看马英杰歪在沙发上睡着了,才想起他喝多了,想起马英杰和栾小雪结婚了,而马英杰却把栾小雪一个人留在房间里,马英杰担心他吃醋?可事实上,他一直在吃醋,吃自己秘书的醋。他要的就是马英杰守在身边,孤男寡女,又是新婚之夜,又有几个男人在栾小雪面前不动心呢?现在见马英杰睡在自己的房间里,罗天运竟松了一长口气。

        罗天运感觉口渴,下床去找水,惊醒了马英杰,马英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赶紧说:“罗市长,对不起,我,我睡着了。”说着就去为罗天运烧开水。

        “栾小雪呢?”罗天运问了一句。

        “她就在隔壁,我去喊她。”马英杰说。

        “别,你回去陪她吧。”罗天运总算平静了一些,马英杰没再说话,起身回到了隔壁的套间里,栾小雪还没有睡,一见他就问:“他怎么啦?没事吧?”

        “你去看看老板吧。”马英杰一边说,一边把钥匙递给了栾小雪,“别敲门。”马英杰叮嘱了一声。

        栾小雪想说什么,马英杰说:“什么都别说了。去吧。”

        栾小雪拿过钥匙,快速去了隔壁的房间。罗天运正靠在床头喝水,一见栾小雪进来,又惊又喜地问:“你怎么还没睡?”

        “我睡不着。”栾小雪换了一套红色的旗袍,如一团火一样靠近了罗天运,罗天运看着她靠近自己,缓缓地伸出了双手,栾小雪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说:“你以后不要这么喝酒,我好担心你。”

        “傻丫头。”罗天运把栾小雪拥进了自己的怀里,他是故意喝醉的,他不想回吴都,他要守在她的身边,她原本是他的新娘,他潜在意识之中,渴望这一夜是属于他的。马英杰还是懂他,马英杰还是让她来陪他了。

        “丫头,”罗天运喃喃地叫着,“嗯,”栾小雪柔顺地应着,“你恨我吗?”罗天运贴着栾小雪的耳根问。

        “不。”栾小雪还是那么地温柔,柔得让罗天运的心又为她而疼痛着,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拥着她,不知道司徒兰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更不知道司徒兰会对他有什么样的要求。他知道司徒兰肯定明白他和栾小雪之间的关系,她给了他和她这个空间,可是,以后呢?她还会给他和栾小雪这样的空间吗?

        罗天运叹了一口气,他是个市长,是一个在栾小雪眼里无所不能的大领导,可是他却还不如马英杰,至少有选择结婚和不结婚的权利和自由。他突然羡慕起马英杰来,马英杰拥有了一个漂亮的新娘子,尽避是名义上的,可这种漂亮的妻子却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荣誉和面子,马英杰有了,只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马英杰能不对栾小雪动心吗?栾小雪能不对马英杰动心吗?还有,他能管住自己不想栾小雪吗?能管住自己不想念栾小雪肚子里的孩子吗?

        罗天运涌起了这么多的想法,可是无论想法有多少,新娘子的栾小雪在他的怀里,这是他唯一心慰的一点。他把栾小雪越抱越紧,他的嘴无比饥渴地寻找着栾小雪的嘴,这个新婚的夜里,她一定是他的女人。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