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63章 金屋藏娇

第63章 金屋藏娇

        马英杰其实是可以打电话安排车子的,可他需要走一走,想一想。小-说-族-文-学-网(尒説蔟)他带栾小雪回秦县,并没有惊动县里的领导和自己的朋友们。他怕栾小雪受不了闹腾,也不愿意带着栾小雪满世界张扬,这样的一个栾小雪,他能藏就得藏,而且藏得越严越好。可惜啊,这种金屋藏娇的游戏不是他这种小人物可以享乐的。好在,无论他做什么,无论他有什么样的决定,栾小雪总是那么安静,那么淡定地任他去张罗着。栾小雪越是这样,马英杰发现,他的心里越是装上了她。这种装,是很可怕的。这种装,比伴君更难受。

        可是,装上一个人,不是你想装就能装上,想不装就可以排在体外的。感情的事,越是控制,越是不能爱的人,越容易爱上,装上,甚至刻进骨子里。这种危险,马英杰不希翼在他的身上发生。他要的是进入官场,要的是打上栾小雪这张亲情牌,他拼命告诉自己,栾小雪只是他的一张牌,一张通往官场包高层的牌。她不是一个女人,更不是一种爱情,她是棋子,是他只能利用的棋子。

        马英杰发现这样的想法好残酷,对他,对栾小雪都那么地不公平,那么地残忍。可是,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栾小雪爱的人是他老板,栾小雪想嫁的人也是他的老板。而他,是帮着他们架桥的人,他永远只能做一道桥梁,引着他和她。

        马英杰在秦县的街道上穿行着,他的梦从这里开始,他的梦会在这里结束吗?

        家乡的路,家乡的梦,在新婚的蜜月里,一点一点地印在了马英杰的眼里,心里,甚至是未来的设计里。

        栾小雪嫂子家里吃饭时,栾小雪的侄女栾小娇放学回来了,她好奇地望着姑姑栾小雪,又望着姑爷马英杰,她没想到姑姑会这么快地结婚了,更没想到,姑爷长得这么帅气。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马英杰,接着马英杰:“是吴都大,还是秦县大?”

        “傻瓜,肯定是吴都大。”栾小雪笑着敲了一下栾小娇的头。

        “那我也要去吴都念书。”栾小娇还是对着马英杰说。

        “你努力学习,考上吴都一中,姑姑就是讨饭,也会供你的。”栾小雪趁机教训栾小娇说。

        “哼,我问的是姑爷。姑姑老是替姑爷回答。姑爷,你的官大吗?”栾小娇突然问。

        “你快吃饭。”栾小雪又敲了一下栾小娇的头,马英杰这一回倒是接过栾小娇的话说:“我的官不大,不过我要是回秦县的话,可以当个县长,信不信?”

        “哇,县长啊,好大的领导。可以管大家班主任了,要是这样,哼,以后就没人敢欺负我,也没有人敢看不起我了。”栾小娇没心没肺地说着,栾小雪却一阵难过,低下头不再说话,眼里却有泪水转着。

        马英杰看到了,可他装没看见,和栾小娇有一句没一句地打趣着。直到这顿饭吃完,栾小雪都没有再说话。可一吃完饭,马英杰就说:“小雪,接大家的车马上到了,你准备一下,大家要回吴都了。”

        “我也要坐坐小轿车,我长这么大还没坐过呢。”栾小娇跑过来拉着马英杰的手,摇晃着。

        “好,好,等会送你去学校。”马英杰好脾气地哄着栾小娇。

        “栾小娇,”栾小雪突然冲栾小娇发火了,“你有完没完?”

        “我,我,”栾小娇结巴得一下,委屈得鼻子一酸,眼泪没忍住地往下掉着。

        “小雪,她还是个孩子,你这是干什么?”马英杰走近栾小雪劝慰着。

        栾小雪不是不想让栾小娇坐坐小轿车,可是她现在的身份都这么尴尬,她不想让栾小娇以她为荣,而这种荣是极不利于栾小娇的成功,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这样的苦,她能让栾小娇明白吗?能让嫂子明白吗?除了独自承担一切,她不希翼家人知道她和马英杰的关系,更不希翼家里人知道她装的人是罗天运。这个秘密,她只能独自去保密着,直到罗天运能够真正娶她的那一天,她才可以公开一切。现在她这么一个尴尬万分的角色,她自己都不知道接下去,她和马英杰如何相处呢。

        当接马英杰的车子来后,马英杰去找栾小娇,可她已经躲进了角落里,她谁都不愿意见。她不明白一向疼爱她的姑姑,今天到底怎么啦?她不就是想坐坐小车吗?可姑姑为什么要冲她发火呢?还当着新姑爷的面,她觉得自尊心好受打击,直到姑姑走,她都不肯钻出来送送他们。

        在车上,马英杰对栾小雪说:“小娇是个可爱的孩子,你不该那么对她。”

        “她要有自己的路,而我这个姑姑不是一个好榜样。我希翼她能够明白我今天的苦心,而不是以我为荣。”栾小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马英杰这才明白,栾小雪有她自己的想法,可是栾小雪需要的自尊和体面,他能给她吗?

        直到吴都,马英杰和栾小雪都没有再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心思。

        一回吴都,马英杰就给罗天运打电话,罗天运正在陪客,他丢下客人,走到一旁对马英杰说:“马上来我的办公室。”

        马英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把栾小雪送上楼后,急急忙忙赶到罗天运的办公室,当他敲门进去的时候,罗天运坐在沙发上,对着门外发呆。马英杰便明白,罗天运一直在等他,他更是一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罗市长,”马英杰轻轻地叫了一声,罗天运“嗯”了一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说:“坐下吧。”

        马英杰更加惊恐了,罗天运从来没有让他坐下说话过。他不解地望着罗天运,罗天运笑了笑,又一次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马英杰惶恐不安地坐了下来,继续拿眼睛探视着罗天运,罗天运却问了一句:“小雪,她,她还好吧?”

        马英杰松了一口气,把这几天的行踪一点一滴地告诉了罗天运,罗天运似乎听得很认真,又似乎没有在听马英杰讲话,一时间,马英杰也拿不到罗天运到底是什么意思,汇报完这些后,他一时找不到该说什么了,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下来,除了两个大男人的喘气声,就只剩彼此的心跳了。

        “那你们晚上怎么样睡觉的呢?”罗天运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他一直在想的问题。马英杰汇报了一大堆,可是晚上他们如何睡觉,马英杰只字未提。

        “老板原来在担心这个啊。”马英杰心里想笑,可脸上却不敢表露任何一点情绪,原来罗天运这么紧张栾小雪啊。这倒是马英杰没想到的,他以为罗天运召他回来又发生了什么大事呢,原来就为了听他和栾小雪如何睡觉的。

        “回我家里,正好房间里有一块木板,我就把木板铺在地上,睡了几晚上,早晨又把木板收好,没人发现。”马英杰老老实实地说。

        马英杰一说完,罗天运一下子松了一长口气,几天压在心里的沉重,突然全部消失了。他竟冲着马英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辛苦你了,英杰。”

        “罗市长,只要您好好的,我和小雪都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您就放心吧。”马英杰说这话时,绝对是真心的。他现在把一切希翼放在了罗天运身上,罗天运好了,他马英杰才能好,罗天运倒了,他马英杰一样会倒。

        “我知道了。”罗天运淡淡地说了一句,拿起茶杯想喝茶,发现杯子是空的,马英杰赶紧起身给罗天运添水,罗天运这才说:“我准备放你去县里锻炼、锻炼,你想去哪个县?”

        马英杰拿水壶的手颤了一下,他赶紧稳了稳自己,这一天,终于来了。马英杰压了压自己的激情,转身给罗天运把水加满,把水壶放回原地,才望着罗天运说:“我想回秦县去。”

        “英杰,你想好了吗?”罗天运不确定地问马英杰。

        “是。”马英杰回答得很干脆。

        “古话说,‘做官莫从门前过,三岁的娃儿叫乳名’。你该知道这句话吧?”罗天运盯着马英杰问。他满以为马英杰会选水县,或者选马平县,水县的旅游收入很可观,马平县有矿,这两个县财政收入都很可观,无论去哪一县,工作都容易展开。可他万万没想到,马英杰会选择回自己的家乡。

        “我知道,回家乡的县城,工作不容易开展。可是我想尽力帮帮小雪,县官不如现管,我回去了,她的一家人会得到更好的照顾。她嫂子住的环境太差了,还有她的侄女和侄儿,这两个孩子都挺可怜的,小雪不可能丢得下他们。我也是第一次去她嫂子家,第一次看到她家的状况这么差。所以,罗市长,我觉得只要安抚好了小雪的家人,对你,对她都是一件好事情。再说了,不管我去了哪个县,小雪的心还是会放不下她的家人。与其这样,还不如我回秦县吧。”马英杰望着罗天运,满眼全是为栾小雪而想的真诚。

        罗天运被马英杰感动了,相比马英杰而言,他又为栾小雪做过什么呢?于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马英杰身边,重重地拍了拍马英杰的肩膀说:“好好干。”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