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66章 问题书记

第66章 问题书记

        马英杰并不认为衣着讲究一点也有什么不好,罗天运在衣着方面就很讲究,衬衣,西裤都必定是毕挺毕挺的,只是罗天运不会用豪侈品,他的衣服,皮带,马英杰就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他没有见过,也没听过。在这一点上面,马英杰就特别服罗天运,方方面面谨言慎行,严格要求自己。

        而江超群不过才是一名县委书记,爱马仕的皮带居然大模大样地系着,这么一看,马英杰便在内心笑了笑,这样的一个县委书记,时刻都在钢丝绳上,他心里的畏惧便少了很多。他不怕江超群有问题,就怕他没问题。如果一个没问题的江超群是苏晓阳的铁杆兄弟的话,他在秦县的日子就没什么指望了。马英杰便顺着皮带用余光往江超群手腕上瞧,这一瞧同样发现,他和秦旺喜带的表又是同一个牌子,劳力士的。马英杰对豪侈品没有占有欲,却喜欢研究。他认为观察一个人的衣着打扮,面部表情等等,是一个官员最基本的素质。作官说来说去就是靠与人打交道的能力,这种能力越强大,官自然也会做得越顺溜。当然,除了这种能力外,胆大心细也是必具的素质之一。可这种胆大,不是如江超群这般,敢和一个暴发户同穿戴,共玩乐。这样的胆大,不是什么好事。马英杰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对江超群和秦旺喜作了一个基本的判断,这两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亲密,而这种利益上的亲密,往往更是牢不可破的一种绑架,官与商之间,往往就是这么一损具损,一荣具荣的。这么一想,马英杰心里便有数了。

        再说了“伸手不打笑脸上”,这是一句古话。马英杰当然记得这句话,也当然理解这句话的真实用意,在这样的情形下,他纵使有一百个不满和委屈,也只能装出笑脸。在这一点上面,马英杰跟着罗天运还是养成了良好的职业素质,罗天运无论心里有多么大的烦躁,但是一面对人,特别是面对人群,他的脸上始终会保持一种职业者的平静。在这种平静之下,想看到罗天运的真正内心,那还不是一般人可以阅历得了。马英杰跟着罗天运,除了学习各方面的管理能力外,就是有事没事捉摸这些东西。在官场没有大事,也没有小事。大事往往要当成小事一般去应对,而小事往往却在当成大事去应对。一如现在,看起来应对这三个站在面前的男人是小事,其实不然,面对他们,该保持怎样的心态以及神情都是大事,这毕竟是马英杰第一次面对自己的对手。虽然他目前在江超群眼里,只是下级,根本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对头,可他是苏晓阳的对手,是苏晓阳的眼中盯,自然也是江超群的眼中盯。在官场,这种派系的分化往往决定了自己的圈子,也决定了站队问题。很显然他现在是罗天运的人,不管他如何想,在吴都的官场之中,他的身上就印着罗天运深深的铬印,而这种铬印一旦成形,将是一辈子的印迹了。当然,他希翼是这样的。而且,他也发誓紧跟罗天运走。

        于是,马英杰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淡然,努力让笑容显得纯实可信,他先看了看江超群,再看了看秦喜旺,最后望着江超群说:“谢谢江书记特别来看我,也谢谢秦总和傅主任来看我。怪我年轻不懂事,工作经验不足,给领导添麻烦了。对不住啦。”

        江超群倒没想到马英杰这么谦逊,他还以为马英杰肯定会抱怨或者会恼怒的。没想到,这年轻人,倒还很懂事,把责任尽往自己身上揽,倒也解除了他的一份尴尬。新官上任,第一天就被他管辖下的县民打伤了,说出去,他脸上也是很没光彩了。再说了,马英杰好歹也是罗天运身边的人,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这也是他执意让秦旺喜赶到医院里的原因。于是,笑着握住了马英杰的手说:“马副县长没往心里去,我就安心了。罗市长身边的才子和大红人,一回自己的家乡就被人打伤了,说出去,我这个县委书记脸上没光彩啊。”

        “江书记放心,罗市长工作忙,这点小事,我也希翼不要惊动他。”马英杰替江超群把这话说出来了,江超群这么急着来看自己,大约也有一种意思在里面,尽量在罗天运面前说什么吧。再说了,马英杰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和在罗天运身边时不一样了,下来之前老板交代过,不要凡事拿他当作借口和挡箭牌。拿鸡毛当令箭的人,是永远做不了大事的。

        老板虽然说得很含蓄,可马英杰多聪明啊,一点就透,一透就能悟到很多道理。这种能力也算是一种天斌吧,马英杰如此认为。各行各业都需要天斌,都需要有心人。马英杰不管自己有多累,睡觉前一定会把全天的事情过一遍,总结一下。善于总结,也算是官场中的一种良好的素质吧。

        马英杰其实对江超群和秦旺喜没什么好感,可是无论他喜欢与否,他目前在他们面前,只能小心翼翼,而且还得挂出笑脸,不管他多么不想笑,可他得装,更得装得像,有时候在官场,就得是一名演技高潮的戏子,人生如戏,在官场,这种做戏,演戏就更加优甚一筹了。他尽避没有做过具体的官员,跟在罗天运身边,也算是见多识广了,总不至如输给秦旺喜这种井底之蛙吧。所以当马英杰一眼看出江超然和秦旺喜之间存在着一种非同一般的默契时,便相信,他在秦县的日子不会顺风顺水了。

        马英杰想到这里时,冉冰冰的影子跳出来了,她怎么会出现在秦县,还有那么多同来的记者们,都是谁通知的?堵国道的计谋又是谁策划的呢?而且堵国道很显然是策划的,否则不可能有那么多记者到场。虽然,这些人表面上针对着李小梅,可马英杰感觉,一定与自己上任有关,看来,他的上任还是让某此人不痛快了。

        马英杰尽避一下子想了很多问题,表面上还是一直微笑着,倒是栾小雪“哼”了一下,江超然和秦旺喜同时望住了栾小雪,而且两个人同时笑着问栾小雪:“这是弟媳妇吧?”

        栾小雪不说话,她不大喜欢这两个人,脸上的笑全部是皮笑肉不笑的,这种笑容,是栾小雪最看不惯的,再说了,马英杰被打成这个样子,她很难过。马英杰是为了她,才回到秦县来的。而且在公示期间,他自己先回秦县租好了住房,还替嫂子重新租了三间平房,房租全是马英杰替嫂子支付的。而且马英杰还对栾小雪说,等他熟悉完秦县的工作后,就开车带她和嫂子去看哥哥栾军。对于马英杰,栾小雪有着太多的感激之情。现在,他被伤成这个样子,可这两个人还这么虚假地演戏,让她忍不住冷起了脸。

        栾小雪不理他们,径直站了起来,马英杰赶紧说:“是我爱人,名字叫栾小雪。乡下来的,胆子小,怕生,你们不要见怪啊。”马英杰替栾小雪圆着场,栾小雪这种态度很容易让他们见怪,而且容易往另外的方向想。毕竟关于栾小雪和罗天运的风波四起过,江超群不可能不知道。

        栾小雪心里难过极了,马英杰居然这么说她。可是一想,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再说了,马英杰为了她,能够想得那么周全,她为了马英杰,难道就不该放下可怜的自尊心和喜好吗?唉,她这脾气,如厕所里的石头一般,又臭又硬。可是官场有官场的道道,官场的规则,栾小雪虽说不懂,可基本的待客之道,她还是清楚的。于是主动倒了三杯水,分别端给了他们,一边端茶的时候,一边说:“对不起各位领导,我是心痛我家马英杰,伤成这个样子,我担心啊。”

        江超群把目光落在栾小雪脸上,这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变脸,看来不简单啊。当然了,能够被罗天运看中的女人,肯定不简单。关于罗天运和栾小雪之间的小道消息,在吴都官场有多个版本,无论是哪个版本,江超群相信,罗天运和栾小雪之间不可能那么清白。再说了,苏晓阳叮嘱过的事情,江超群不敢不做,只是他在面子上,还是要顾着马英杰,再怎么说,罗天运是京派官员,提升的空间大,他虽然归顺着孟成林,可他的另一脚还是想踏上罗天运的船只,虽然官场忌讳脚踏两只船,可现在的风向,显然罗天运占着上风,他可不敢轻易得罪罗天运最亲近信任的人。

        “小雪呀,你放心。我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件事,这些人太无法无天了,无论怎样也不能允许这种风气存在,并发展下去。马县长你也好好养伤,刚回自己的家乡,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一开始总会存在这样那样的困难,遇到这样的事情,也算是另一类的为你到来接风吧。希翼不要放在心里有什么疙瘩。”江超群的语气显得格外亲热,就好像一家人之间一样。说完,又回头望了一眼崔勇全,接着说:“小崔抽空去马县长家里看看,缺什么尽快给他们添上,还有,马县长租房子的钱,赶快去和政府那边说说,安排按规定处理。”

        江超群越是这样,马英杰越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8542/39886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