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69章 应对计策

第69章 应对计策

        “小雪,你说得对,这钱大家不能要,我刚来秦县,脚跟还没站稳,这些钱都是陷阱和把柄。这样好不好?你把这些钱捐给秦县五小,那是一所希翼小学,你让学校给你打一张收条。”马英杰觉得这样做最安全,既不伤害秦县的规矩,又把这笔钱交了上去。可他又不放心让栾小雪一个去,栾小雪并不知道五小在哪里,而且栾小雪现在是特殊期间,万一不小心跌倒了,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尽避,他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压制自己,可这是他作为一名官员应该承受和经历的过程。栾小雪不一样,她不能卷进来。

        老板说得对,江超群书记和苏晓阳喝着同一条河里的水,他没理由对自己一脸的笑,而往往这样的笑,必定是笑里藏力。在官场,步步为营,才能够化解对手的一招一式。他们已经在网上丑化他,当然还有李小梅,她不过是他们丑化自己的一颗棋子。想到这里,马英杰给李小梅打电话,李小梅正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她的大脑里全是网上的照片,她实在没有心思让自己安静。

        李小梅一看是马英杰的电话,赶紧按下了接听键说:“马县长好。”

        “李局长,早晨你们单位的职工自发地来看我,替我谢谢他们。他们送了一些钱,让我去买点汤喝,可我刚来秦县,这样的汤不能渴,也渴不得。你现在来医院一趟,陪我爱人一起把这笔钱捐给五小好吗?”马英杰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他越来越发现,在官场,你不知道哪一天,甚至哪一个小时会发生意外,或者突发事件,而人的平静与淡定是会取决定胜利的因素。他一直发愁,这些钱怎么办?而栾小雪的一句话,让他突然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不一会儿,李小梅就来到了医院,在这样的时候,马英杰还在信任她,而且愿意让她办事,她内心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激和温暖。对,就是温暖,自从那个男人被双规后,她的生活与温暖无缘,她甚至都忘掉了,还有温暖这个词。李小梅其实是个简单的女人,她往往都不懂得拐弯,现在,马英杰又重新给了她这种感觉,无论如何,她觉得自己有义务一定要好好保护马英杰,就算是她这个局长不干了,她也不会让马英杰受到牵扯。

        栾小雪要走的时候,马英杰突然说:“李局长,我爱人怀着身孕,无论是下楼还是上楼,请你多多关照。”

        李小梅回头看了一眼马英杰,她真的很感动,很感动。可她什么话都没有说,用力地点了点头,便挽起了栾小雪的手臂,如姐妹一般地往楼下走。

        病房暂时地安静下来了,马英杰大脑里还在想着这些事,他始终感觉,堵国道,网上的照片,还有这些礼金都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算计,他们在算计他。但为什么呢?尽避如罗市长说的那样,自己的高挂秦县担任副县长一职的确影响到了一些人,但也不至于到此。更何况自己是高挂干部,一般高挂干部都很少有在任职的地方长期待下去的,他们总是在继续升迁前,去镀镀金什么的,尤其是对地方基层的干部群体不会构成事实上的威胁,因为他这样的高挂官员,都不会在资源上构成对地方基层干部的抢夺。所以,高挂干部一般只要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基础一般都采取和和气气对待,也就是你好我好都好,反正你就是来过度的,也就是客人。

        马英杰想到了公示期间的平静,公示期间,基本没有反对的声音,特别是苏晓阳,见了他是一脸的笑,而且还真的拉了一帮兄弟,大家在一起快快乐乐地喝了一顿酒,那一顿酒是苏晓阳找一位老板来买的单,都是秘书科的兄弟们。整个酒桌都是祝贺的话,而且看得出来,大家都是很高兴,而且兴致也很高,马英杰有提升的机会,那就证明做领导的秘书是一条通向仕途的最佳绝径。

        马英杰在这个晚上,甚至想苏晓阳不会再在背地里下刀子,冉冰冰在那一段时间也极为安静,没有人针对他,也没有针对栾小雪,他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大家都相安无事地和平相处着。现在看来,他错了。“越是平静的水面,越会隐藏巨大的风暴和危险。”这话对于走仕途的人来说,是一种象征,一种寓言,更是一种警示,让马英杰不得不处处提防。只是还年轻的马英杰怎么也无法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只是本能感觉到这次事件的发生有些蹊跷,而罗天运的态度也告诉他,没表面那样简单。

        官场越是看起来风平浪静,越会藏着无数的暗流。作为做了两年秘书的马英杰来说,自然清楚这些。可是当他要独立去面对诡异怪秘的权力争斗时,他还是有些紧张,有些担忧。他也知道,来秦县任职,是通向更高权力的第一步,是基石,他必须打好基石的同时,牢牢跟紧罗天运的同时,自己也得有过得硬的本事以及绝对不可以犯经济上的错误。

        现在,他们要给马英杰制造这样那样的麻烦,马英杰想明白了这一层,自然就会去防着他们,去寻找一切解套的方式,他不相信,他会败给苏晓阳,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甚至想干实事的人,在这一点上面,他与苏晓阳是两类人,邪不压正,马英杰这么一想,内心的那些顾虑和担忧松了许多。

        敌人在跟前,比敌人躲在暗处强。如果不是老板提醒自己,江超群和苏晓阳喝同一条河水,他还看不清楚江超群一张笑脸之后的尖刀。现在他清楚对手就是冲他而来,反而不害怕,不紧张了。

        在官场,最怕还是不知道对手是谁,也不知道对手要干什么。背后捅刀是最可怕也是最利害的致命伤,因为能够在背后捅力的人,往往是自己信任而且是亲近的人,他差点以为江超群是他可以投靠的力量,是他可以亲近的力量,现在看来,他的艰难之路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的斗争也许会更残酷,更激烈。

        李小梅把栾小雪带回医院后,马英杰让司机小王替他办出院手续,李小梅不同意马英杰出院,栾小雪也不同意。女人比男人在处理事情方面总是显得感情许多,李小梅只是从关心马英杰的角度上去想,没有想到另一层。

        这时马英杰说:“我不能住在这里,今天就上演了送礼的一幕,再住下去,肯定还会有,而且会越演越猛。如果再被记者拍照这幅送礼图,我就是长着十张嘴也辩不清楚。现在的情形很明显都是冲着我而来,而且他们在暗,我在明。与其这么被动挨打,还不如主动出击。”

        李小梅听了马英杰的一番话后,便明白了,马英杰为什么要出院。看来,别看马英杰年纪轻轻的,他分析问题的能力强着呢。她这位大姐,就远不如马英杰对情形看着清楚。她虽然也有感觉,这一切都是人为策划出来的,可是感觉是感觉,却并没有往深处想。被马英杰这么一说,她才发现人心深似海,怕不是她这个小小的局长看得清楚的。于是便对栾小雪说:“栾小雪,还是让马县长出院吧。你不要担心,我姐姐是护士长,我让她每天去给马县长打消炎的针。外伤,主要是消炎,放心,这事我来安排。”

        李小梅带栾小雪去五小的路上,由于马英杰的交待,也由于她对马英杰的感激,自然很照顾栾小雪。从小倒大,栾小雪总是很独立,除了顾雁凌一直帮她外,她还真没享受到如李小梅这种大姐一般的照顾。上车是李小梅扶她上去的,下车也是由李小梅扶着的。栾小雪让李小梅不要这样,她不是泥人。可李小梅还是很亲密地挽着她,一点也没嫌她是个乡下人。栾小雪想到乡下人时,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冉冰冰,心被人扯了几把,竟有痛的感觉。虽然她离开了冉冰冰,可是冉冰冰会收手吗?栾小雪一想起她来,心里总会阴霾起来。

        去了一趟五小,李小梅和栾小雪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再加上栾小雪刚回秦县,除了家人也没什么朋友,自然便认定了李小梅,听李小梅这么一说,也就听之任之。

        办完出院手续,李小梅坚持把马英杰和栾小雪送回了家,那是一套80多平米的房子,还是新房,尽避不大,房间布置得很整洁,温馨。这是一对小夫妻结婚的房子,窗户上倒处贴着大红的喜字,就冲着这一点,马英杰一眼看中了这套房子,马上租了下来。这个地方离秦县政府大院是远了一点,但是安静,再说了马英杰想着有专车接送,远点就远点吧。

        李小梅没想到马英杰的房子是租的,不由得更加尊崇起马英杰来。在秦县,到了马英杰这种级别的领导就算是大领导了,政府会安排往在招待所里,可马英杰没有惊动办公室,自己租好了房子。他不想带栾小雪往在招待所里,人多眼杂,栾小雪也不会习惯的。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