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79章 狐假虎威

第79章 狐假虎威

        马英杰对李小梅打电话,他想见见李向阳。可李小梅在电话中说:“马县长,您就安心养伤吧。这件事交给我去办,我一定会办好的。我现在就去银行办理低压手续,李老板说下午就回省城去,尽快发货,一定会在这几天的时间内安装到位。”

        马英杰见李小梅说得这么有信心,有把握,也就没再往心里去,任由李小梅去忙碌着。再说了,马英杰也想让自己安静一下,认认真真地分析一下秦县的状况,下一步工作怎么发展,都是他必须去面对的事情。

        栾小雪还在厨房里忙碌着,马英杰每次听到厨房里发出响声,就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只是每次这种响声,又总会让他想起了罗天运,他什么去省城任职呢?他要是不在吴都,自己的日子好过吗?不过这种起法总是一闪而过,罗天运就算不在吴都,也还是在江南省,在朱天佑身边工作的罗天运,孟成林恐怕也会敬着罗天运几分的。一如吴都的大小辟员都敬着苏晓阳一样,“狐假虎威”在吴都的官场这些年来大获全胜,让苏晓阳越来越猖狂和得势。

        马英杰每次起到苏晓阳总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好在他现在远离了他,可是他必须趁着罗天运还在江南省的时候,尽快地走完自己的基层之路,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要找到新的突破,新的政绩。而工业这一块在秦县是薄弱环节,除了一个极不正规的水泥厂外,好的企业不多,引进大的企业,带动秦县的经济的发展,这是马英杰下一步要走的路。

        马英杰想,他要在这几天,拿出好的思考方案,找机会带栾小雪回一趟吴都,除了送栾小雪见老板外,他还是想从老板哪里听到更多的消息以及更多的引导经验。

        马英杰正在想罗天运的同时,罗天运却在对发脾气,一大早,秘书丁小跳连开水都没烧,该分开的文件也是种类不清,他昨天看到环保部门送上来的一份文件,早晨却怎么也找不到。而丁小跳偏偏在这个时候不见人影,他在办公室里喊:“小丁,小丁,”一连喊了几声,不见人回答。一怒之下,他把电话打到了方扬办公室里,自从网上的贴子风波后,罗天运很少再带方扬参加自己的酒局,方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尽力想去挽回上次因为苏晓阳而犯下的错误,可是无论他怎样去试着贴近罗天运,罗天运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就拿安排秘书这件事来说吧,本来就是方扬的份内事。当马英杰的公示出来时,方扬去罗天运的办公室征求他的意见,选一个什么样的秘书合适。可罗天运说不急、不急。就算是公示期间,凡事,罗天运也总是喊马英杰去干,直到马英杰走的哪天,罗天运才肯接受方扬安排过来的秘书丁小跳。

        丁小跳是苏晓阳关照过的人,再说丁小跳在报社工作过,还写过好几篇极有影响的社会热点资讯报道,在秘书科里,丁小跳人缘不错,左右缝源,平时对方扬也是左一声方秘书长,右一声方大哥的,以至如方扬想,把这样的一个小伙子安排给罗天运当秘书,一举两得,既不得苏晓阳,又能让罗天运满意。罗天运还是喜欢有才的人,当年就是在报纸上发现马英杰的文字才华,才把马英杰要到身边来做秘书的。可才两年时候,马英杰就走了,他实在有些舍不得马英杰走。这秘书和司机就如自己的鞋子一般,合不合理,只有他自己清楚。方扬当初把丁小跳带到他面前时,丁小跳抢着先容自己说:“罗市长好,我叫丁小跳,以后您喊我小跳就行。”那个时候,罗天运就有些不舒服,他愿意怎么叫自己的秘书,还需要秘书来教吗?再说了,小跳、小跳,这名字本身就有问题,在机关上班,要的是稳定,跳来跳去,象什么样呢。现在这个丁小跳,干脆没人影了。气得罗天运抓起电话就吼:“方大秘书长,这丁小跳是哪里来的贵宾,难不成还得让我去伺候他不成?”

        方扬一听罗天运的语气不对头,吓得赶紧说:“罗市长息怒,罗市长息怒,这丁小跳年轻不懂事,罗市长就多包含一下。”

        “方大秘书长,你的意思是说,我罗天运容不下人了?和自己的秘书过不去?”罗天运的语气更冲了。他这几天的心情也不大好,司徒兰还在家里折腾,恨不得把家里的东西都换光才肯罢手。而且司徒兰的意思是让他这一段啥事不管,等省委书记朱天佑把省里的事情理顺,下一步就会来一次大换血,人事方面肯定要大一动一次,因为江南省这几年问题不断,让北京方面很是头疼。而且省长郝鑫波到现在都没有死心,他这个年龄,争不到省委书记的位置,就只能解甲归田,养鸟,抱孙子。这对于在官场中打拼了大半辈子的男人来说,又有几个心甘情愿呢?上一任的省委书记一直压得郝鑫波抬不起头来,满以为他到站后,自己顺理成章地接任,可千算万算,还是没想到北京方面直接派人接管了江南省。他在内心是极不舒服的,而他培养的势力,都在很重要的地、市、州。就拿吴都来说,孟成林就是郝鑫波圈子中的人,而吴都离省城近,而且人杰地灵,经济仅次于省会城市江州市,还有武沙市、宜宁市,属于江南省最大的两个市,这两个市的主要领导都在郝鑫波的圈子之中,这显然是不利于省委书记朱天佑的。而朱天佑要想改变这个局面,短时间怕是很难扭转乾坤的。所以在这种情形之下,罗天运并不想去朱天佑身边工作,成为众矢之的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在官场,本来盯的人就多,一分错误容易放大成十分、百分,而秘书长这个位置,从某种意义来说专来领导灭火的,上要维护领导,下要联系群众,说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可这种夹缝求生的日子,并不好过。再说了,罗天运有他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抱负,他需要平台,需要真正成为一方诸侯,他最想要的位置是孟成林这个位置,他以为孟成林会走,无论是高升还是平调,他都希翼孟成林走,只有送走了孟成林,他才有机会。在官场,送人也是一种手段。而对于罗天运来说,他愿意送人,而不是愿意去睬人。如果孟成林不是处处想压制于自己的话,他不会和孟成林把关系弄得这么紧张的。可是,官场中的事,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的,谁又能说得清楚,明天等待自己的又是什么呢?

        “罗市长,实在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方扬不得不继续道歉着。他很清楚,罗天运对他有看法了,这上级领导一旦对自己有了看法,无论怎么做,无论怎么说,都很可能是吃力不讨好。一如方扬现在的处境,可是谁让他管不住自己身下的那个东西呢?管不住就会授人于把柄,在官场这种把柄说大可以置人于死地,说小,半毛关系都没有。玩女人的人多的是,包括苏晓阳自己,深身上下,哪一点是干净的呢?只怪他倒霉,栽在了苏晓阳手上。让罗天运对他产生了如此大的成见,其实除了那一件事外,他认为自己是对得住罗天运的。

        “你快去把丁小跳找来,上班就上班,一个秘书比领导还要忙,我要这样的秘书干什么。”罗天运的火气一点也没减,说完“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罗天运大发雷霆的时候,丁小跳却浑然不知。他正和苏晓阳在厕所里谈女人,他昨晚被秘书科的几个哥们又捧又拍的,说他是未来的大领导,看看马英杰,跟了罗天运才两年,就高升了。这副县长干上一阵子就是县长、书记,副市长,市长啦,未来的路太让人眼热了。这几个小兄弟,你一言我一语的,硬是把丁小跳说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一得意,自然就喝大了。可是一早醒来,感觉胃和肚子都不舒服,可能是昨天吃的火锅有问题,上班才一会儿,就开始闹肚子,把给罗天运烧开水的事给忘得一干二净。再说了,在秘书科的时候,扫地、烧开水的活,都是别人在做,他不喜欢做这些事,他也认为这些小事总是属于庸人做的,他将来是要当领导的人,哪里需要干这些事呢?

        可丁小跳就是不明白,秘书就是专干这种不起眼的小事,小事干不好,这大事干得了吗?他还没弄清楚这个道理。在报社做记者那阵子,玩的就是嘴皮子和笔杆子,认为靠这两样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特别是他的热点资讯报道拿了省里的资讯头等奖,又被孟成林书记在大会上点名表扬后,他整个人如在半空中一般,浮得那么轻,又浮得那么爽。

        丁小跳被调进了秘书科,他离开报社的时候,以为到了政府就是等于进了天堂。可是他在秘书科呆在一年,硬是被冷了一年,既没有领导重用他,更没有领导再表扬他。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