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83章 父亲住院了

第83章 父亲住院了

        马英杰笔下的材料越写越顺,他正在暗自得意时,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老家的电话,他按下接听键后,母亲的声音传了进来:“小浩,你快回来,你爸去菜园泼水时,从菜园边上摔下去了,伤得很重。小$%^说^族^文*学$网”

        马英杰一听,心猛地往下沉了一下,他也知道,如果不是摔得很重,父亲肯定不会允许母亲给他打电话,单身汉的时候,他一直为生计而忙碌奔波。结婚后,安琪根本就不喜欢农村,她只在新婚时,跟着马英杰回了一趟老家,当时正是雨天,土路到处都是泥巴,而鸡、鸭、猪、牛在农村都是散养的,粪便满村都是,马英杰村里的风俗是新媳妇要去各家跪拜,当马英杰领安琪去的时候,安琪一不小心,一脚踩在了牛粪上,安琪吓得惊叫起来,走在前面的马英杰回头一看,安琪的鞋子全部弄得很脏,安琪在惊叫完后,没好气地说:“这是一个什么破地方啊,我一辈子不想再来啦。”这一天,安琪没有去村里跪拜,和马英杰大吵一架,第二天一大早就回吴都了。从那以后,无论马英杰怎么求她,她都没有再跟着马英杰回家过。

        马英杰一直对父母是心存内疚的,养儿防老是村里人常说的一句话,可他这个儿子却做得极其不合格。现在父亲摔伤了,他说什么也得马上赶回去,把父亲接到县城来治疗。

        “妈,你别急。我马上回来。”马英杰安慰了母亲一句,就挂掉了电话,可是,马英杰犹豫了,他怎么回去呢?找催勇全要车吗?那么父亲摔伤的事又会被传出去,他们再演一出送礼的大戏,马英杰还真的吃不消。

        马英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栾小雪推门进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啦?”

        “我妈刚刚来电话说我爸摔伤了,我现在必须回家一趟。”马英杰说。

        “我也要去。”栾小雪望着马英杰说。

        “你现在是特殊时期,农村的路不好走,你还是留在家里,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好吗?”马英杰不肯让栾小雪去,他自己头上有伤,父亲又摔伤了,他实在没精力照顾栾小雪。

        “马英杰,让我去吧。你现在也是一个病人,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再说了,我没那么贵气,不就是怀个孩子吗?我妈怀我的时候,挑水,下地干农活,哪样没做过呢?我现在不是也很健康吗?马英杰,让我一起去吧,这样你妈和你爸也会心慰一些。”栾小雪说的是真心话,她爸和她妈在农村的时候,就希翼她哥带着嫂子多回去一些,这样在村里,老人们才觉得有面子,哪个做父母的不希翼儿女孝顺呢?栾小雪在农村长大,很能理解这些。

        马英杰听栾小雪这么一说,也就答应了。他很清楚,父母更希翼儿妇媳多回去,回家越多,他们才越有面子。安琪这些年不愿意回家,父亲和母亲这几年一直在村里都抬不起头来,所以马英杰离婚了,父亲和母亲都没有指责过他,相反,他们更乐意接受栾小雪,栾小雪回他家时,什么都抢着干。马英杰看得出来,哪几天,父亲和母亲都很开心。

        “栾小雪,你准备一下,我叫到车,马上就走。”马英杰说了一句后,就拿出政府的通讯记录,查找起来。想看看有没有自己关系好的同学在机关任职的,自从跟安琪结婚后,他和同学失去了联系,一来安琪不喜欢,二来,他自己也没混好,所以不大愿意被同学们知道。男人就是这样,没混好的时候,谁也不愿意被同学或者朋友们知道自己的处境。现在不一样了,他回秦县,虽然只是一个副县长,身份和地位都进入到另一个层面了。

        马英杰把通讯记录看了一遍,也没发现自己熟悉的名字,就有些失望。栾小雪已经收拾好了,还给父母都准备了礼物,在这一点上面,栾小雪确实比安琪更懂得农村人的心理。

        “走吧。”栾小雪望着马英杰说,接着,栾小雪变戏法一般,给马英杰头上戴了一顶线帽。马英杰愣了一下,想要摘下这顶线帽,可当他抬手时,马上明白的栾小雪的意思。他这么缠着沙布回老家,老家的人一定会问起问八的,与其让他们问这问那,还不如让他们觉得他的装束怪,笑话一下呢。

        马英杰放下要举起来的手,不过由于车子没安排好,他还是站着没动,栾小雪有些奇怪地看着他,又问了一句:“怎么啦?”

        “车子还没安排好。”马英杰有些发愁了。

        “找李局长啊,她不是有专车吗?”栾小雪提醒马英杰说。

        “她,她去省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马英杰倒是没想到要找李小梅,栾小雪提到李小梅的时候,马英杰一边这么说,一边还是拔通了李小梅的电话,他发现,除了她,他也不知道找谁更合适。

        李小梅的电话一通,马英杰就问:“李局长回来了吗?”

        “快到县城了。马县长有事吗?”李小梅担心地问,她现在很害怕出意外啊,她已经拿房子作了抵押,现出事的话,她实在是没能力了。唉,想想这个局长也真是当得窝囊。不过也正是她对钱不感兴趣,才让她躲过了一节,如果她喜欢钱,爱参与这样、那样的工程之中,在任志强被立案调查时,她肯定也脱不了干系的。钱确实是个好东西,可是在官场,做个不爱钱的官员,就算提拔不了,倒也不至如犯事。

        “太好了。”马英杰喜出望外,他终于不用再为车子而发愁了。村里的人都知道他当了副县长,如果他打车回村里去,村里人会笑话他的。人就是这样,更多的时候,活在面子之中。马英杰一样脱不了俗,再说了,生活中有这样那样的俗,才会让人不断地去追求和要求自己进步。没有人天生愿意去努力,去吃苦,去拼搏,很多都是环境逼出来的。

        “李局长,我父亲摔伤了,我急着用车。可是我不想让办公室知道我父亲的事情,正为车子发愁呢。”马英杰赶紧说明了一下,他莫明其妙地说太好了,会吓着李小梅的。

        “好的,马县长,你再等十分钟,大家马上到。”李小梅也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她就放心,安心。

        十分钟后,司机小王把车开到了马英杰住的小区里,栾小雪和马英杰谢过李小梅后,就直奔马家湾而去。

        马英杰的车子一进马家湾,村里的支书马大庆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听说马县长回来了,带着一干人等在马英杰家里,马英杰刚一从车里下来,就被这群从支书到村长的村官们围了起来。

        栾小雪从另一个车门出来后,没人注意到她,她便悄悄地溜进了家门。马英杰的母亲守在马建国身边,马建国的脖子扭伤,一条大腿也痛得不好,估计骨折的可能性很大。可是他一见儿子被这么多村干部围了起来,那张黑得一脸打皱的老脸上,竟然全是笑容。

        自从前任儿媳妇安琪愤然离开马家湾后,马建国就有一种巨大的失落和被架空的感觉,他虽然形容不出来这种感觉是什么,可他在人前人后就是抬不起头来。新媳妇去每家每户跪拜是祖上留下的风俗,可偏偏就在他马建国的儿子手上被打破了,不仅是这样的,安琪干脆就不回马家湾,好不容易盼来了马家的孙子,可安琪就是不让这一对老人见面,偶尔去一趟吴都,安琪也是冷眼相对,根本不允许他们摸一摸孙子,说他们手上不卫生,容易感染到孩子。“取了媳妇,卖了儿。”是村里人笑话马建国时,挂在嘴边上的话。这话如一座大山一般,无比沉重地压着马建国,直到马英杰重新把栾小雪娶进了家门,栾小雪重新一家一家地跪拜时,马建国才敢在村里扬起笑脸。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马英杰居然回秦县做了副县长,这让村里的干部们,对他一下子变得亲近和恭敬了。也别怪这些村干部们,县官不如现管,虽然以前马英杰是市长的秘书,可吴都是吴都,离秦县十万八千里,再说了,秘书也只不过是领导身边的人,这些村干部眼里只知道县委书记和县长是大官,对于吴都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他们认为离他们遥远得可以不闻不问。

        栾小雪走到马建国身边,亲切地喊声了一声:“爸,妈,我和马英杰回来了。”

        马建国激动得都忘了自己受了伤,要挣扎地下地,被栾小雪拦住了。“爸,你坐着没动,他们一会儿就会散开的。”栾小雪瞟了一眼门外的人群,淡淡地对马建国说。

        “我没事,我没事。”马建国激动得连连说。

        “老东西尽爱好,怎么可能没事呢?刚刚还喊死喊活的受不了,儿子、儿媳一回来就忘了痛?”母亲一边擦眼泪,一边骂马建国。

        “妈,你别急。大家这就送爸去县里的医院。”栾小雪扯过马英杰母亲的手说。

        “我不去县里的医院,大医院会花好多钱。我不去。”马建国直摇头。

        “爸,钱的事,你不要操心,有我和马英杰呢。”说完,栾小雪又瞟了一眼门外,见那群人还围绕着马英杰,不由得喊:“英杰,英杰,”马英杰赶紧一边应付村里的干部,一边往家里走。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