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11章 偷袭之情

第111章 偷袭之情

        第二天,李小梅带着栾小雪还有刘枫一起直奔吴都。xiaoshuozu.com因为有刘儒生的承诺,李小梅的底气足了很多,她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去相信刘儒生?可人与人之间就是般奇怪,她老觉得刘儒生对她很熟悉,而她对刘儒生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这种感觉说熟悉也对,说亲密也不错。这种感觉怪怪的,她和任志强刚刚在一起的时候,也有这种怪怪的感觉。说是爱情吧,他们之间有太多利益纠集,说是单纯的交易吧,她对任志强又有一份自然的亲密感。他是领导,他同时也是她的男人。这种感觉有时候是骄傲,有时候是企望,那种偷袭的刺激,那种在各种场合,各种会议中装清纯,装陌生人的游戏,一度那么令李小梅兴奋和痴迷。可是好景不长,任志强进去了,她从天堂被人丢进了地狱,在受尽白眼,受尽嘲讽的日子里,李小梅已经变得麻木不仁了。她想得过且过地过日子,可马英杰来了,马英杰对她的信任,马英杰舍命相救,马英杰为她背的黑锅,又让她重新燃起了好好做个官员的勇气和希翼。为了这种希翼,她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支撑着她,需要更强大的力量给她胆量,给她往下走的信心和信念。刘儒生是这股力量吗?刘儒生能带给她希翼和胆量吗?

        李小梅不敢确定,但是直觉又让她多了一份底气和勇气。她和栾小雪坐后排,刘枫坐在前排,她一直拉着栾小雪的手,她用力量告诉栾小雪,她不会让马英杰再为她背任何黑锅的。

        栾小雪的手一直冰凉着,一件接一件的事情,的确不是她想象中的世界,也的确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好在有李小梅在身边,好在有这样的一名大姐,给了她足够的勇气,带着她去见马英杰,去证明马英杰的清白。

        一路上尽避李小梅和栾小雪都没有说话,可两个的心却是相通的。路上的时间倒也一眨眼就到了,当吴都这座熟悉而又亲近的城市出现在栾小雪的眼里时,她的心境再也无法宁静。虽然离开这里的时间很短,可对栾小雪来说却如一个世纪般仿佛。一幢幢高楼瞬息而过时,栾小雪都些犯迷糊,自己曾经在这个城市里生活过吗?这个城市留下了她的爱情,她的爱人,甚至是她的梦想吗?

        栾小雪死盯着窗外,回忆在她的大脑里一轮又一轮地展示着。她努力想要抓住某个场景,某个片段,可是车子却很快驶进了人流之中,除一张又一张陌生的面孔,除了一个又一个匆忙的人,栾小雪什么也抓不住。

        吴都,这个让栾小雪有着复杂情感的地方,她又来了。司机是小王,他绕湖而行的时候,栾小雪的眼睛紧紧盯着湖边的一草一木,尽避她一直渴望有一天,他牵扯着她的手,绕湖而漫步着,那木板铺陈而去的古色古香的路,踏在上面,总会滋生出与爱情有关的很多浪漫的梦想。她只和马英杰在这里散过步,而且还是一场很不好的记忆。那个时候,安琪把她当成了小三,就是现在,很多人也都认为她就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小三。小三上位的故事,在栾小雪身上尽情上演着,表面上,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客气地对着,可她心里清楚,小三这顶帽子,她一直戴着,而且她还不知道要戴多久。她渴望的梦境,她想要的浪漫,还有关于爱的种种遐想,她全部放在他的身上,可是他能给得起她想象中的爱情吗?他连牵着她的手而步入公众视线这么平常的事情,都做不到。他连陪她一次逛商店都得得侨装打扮,他身上有多少可以属于她拥有的东西呢?他身上到底有几多属于他自己的自由呢?

        栾小雪每每想到这些,就会有疼痛的感觉。爱,痛却快乐着。是这样的吗?可这种痛却总是格外地长久,这种痛却总得连着一件又一件让栾小雪无法承受的事情。她甚至想,汪小娥的自杀一定也是受不起那帮人的折磨。她曾经进去过,那个审讯的地方有着这样那样的酷刑,那个“马步”,她想起来就心颤,想起来就会做恶梦。汪小娥是不是也受到比她还要酷的种种折磨呢?

        栾小雪不能想,也不愿意去想。因为他是这个地方的执政者,因为马英杰是秦县执政者之一,这两个男人,都进入了权力的中心,可这两个男人却让一名无辜的女人,死掉了,而且死不瞑目。

        栾小雪怎么能不心寒呢?她为他付出了,也牺牲了。她想要的就是他能够好好地为老百姓做点事情,她渴望的就是他能够造福老百姓。包括马英杰,她努力地帮他,以前她以为自己想过富人的生活,后来,她爱上那个人之后,她才知道,富人的生活不是她想要,也不是她能够过得起的。她还是渴望那个人可以为如她这样无背景的人,办点公平、公正的事情。至少他让哥哥栾军公平地宣判了,他能够做得到。她觉得能够让他更多的干点实事,真事,就是她该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好官越来越少了,真官也越来越少了。他算一个,至少在栾小雪的心里,他算一个好官、真官。马英杰在沿着他的路走,这就是栾小雪最最渴望的东西。现在,她又回到了这个与他滋生爱情的地方,他会给这一方老百姓想要的和谐生活吗?

        栾小雪美好地希翼着他就是上帝派来的包青天,马英杰就是他的影子,他的延续。

        李小梅倒是有一种大义凛然的神态,她也不是第一次进纪委,也不是第一次被纪委谈话,尽避被纪委约谈是一件很伤脑筋的事情,可对李小梅而言,经历一次与经历一百次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她倒也坦然面对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小梅的手机响了,她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刘儒生的电话。她接通了,因为有栾小雪在,李小梅不方便说话,只是问:“你真的到江南了?”

        “当然是真的,我刚刚下飞机。你呢?宝贝。”刘儒生在电话另一端痞着。

        李小梅把手机移到了另一个耳朵上,她有心担心栾小雪听到了,便说:“你真的可以替我还债?”

        “我刘某人说话,还能有假的?宝贝,才八十万啊,看到你紧张的。我去秦县看你,随便给你支票。”刘儒生没有笑了,而是一本正经地说。

        “好的,谢谢你。”李小梅客气着,赶紧先收了电话。她担心刘儒生又会在电话中说出更多的火爆话来,她听着耳热心跳的。只是她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这个人,尽避她是为了八十万,尽避她是有目的性的,可是他的傻话,她怎么就乐意听呢?她也清楚,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八十万算个屁,也就少娱乐一回罢了。不过她只是没自信了,她不再是个青春小泵娘,她在他的心里真的值八十万吗?

        李小梅竟然冒出了这个问题,她还是心酸了一下。当女人沦到要以钱来衡量自己的肉体价值时,是不是就真的很悲凉呢?看来,她得豁出去了,为了不再让马英杰替她背黑锅,卖就卖一回吧,至少她在刘儒生哪里值八十万。那个地方,已经不再是黄花大闺女了,多用一次与少用一次又有什么区别呢?

        “唉”,李小梅叹了一口气。

        “怎么啦?”栾小雪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转过头问李小梅。李小梅才知道走神了,笑着说:“没事了。放心,栾小雪,马县长会没事的。”李小梅又握住了栾小雪的手。一种感激传遍了栾小雪的全身,栾小雪便笑了笑说:“有李姐在,我还怕什么呢?”

        栾小雪的话一落,小王已经把车驶进了吴都市政府的通道上,吴都政府大楼出现了,栾小雪的却莫明其妙地紧张着,这幢大楼里有她爱着的人。半年前,她还在这里苦苦守候着他,为了哥哥的生命而巴心巴肝地期待见他一面,没想到半年过去了,他成了自己放不下的爱人,成了肚子里孩子的爸爸。这一切有如发生在昨天一样,那么地清晰,又那么强烈地冲击着栾小雪的心。

        他在这个大楼里吗?会遇到他吗?栾小雪的心竟然猛烈跳着,她怎么还是对他又怕又爱呢?她怎么一想到他,还是忍不住如此紧张呢?

        车子停在了政府大楼前面,栾小雪偷眼看了一下四周,四周的景物依旧美丽着,特别是那片草坪,据说是从大美州引进来的,就这么一块草坪,花掉了几百万。不过这草坪就算是冬天,也会绿得让人爱怜,让人忍不住去抚摸。

        栾小雪看到的都是陌生的面孔,没有他。怎么可能会有他呢?他那么忙啊,有陪不完的客人,有解决不完的事件。他这个时候,怎么会在大厅里出现呢?她既希翼看到他,又害碰见了她。她的手机还没买,她也没告诉他,自己真的就来到了吴都,要是在这里碰上他,那会是一种什么情形呢?她该保持什么样的神态呢?

        栾小雪越想越慌张。迈出的脚步都有些发颤。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