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18章 陪姐姐上山采花

第118章 陪姐姐上山采花

        马英杰和司徒兰已经到了云台山,可上山的时候,马英杰才发现司徒兰穿着高跟鞋。“兰姐,要不,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挖几棵兰草花回来。”马英杰体贴地问司徒兰,对于马英杰的体贴,司徒兰越来越觉得很享受。她好不容易上山来了,好不容易离兰草花那么近,她要看看这些花生长的环境,看看这样的香气是什么土壤给予的。

        “我要去。”司徒兰固执地说。马英杰也知道司徒兰认定的事情,不会回头的。再说了,她从小在北京长大,她这样的大小姐,哪里见过江南的山山水水呢?他只是担心司徒兰穿这么高的鞋,会很累的。可司徒兰要去,他也拿她没办法。马英杰不得不再次接过司徒兰的包包,背在身上,又扶着司徒兰一步一步往深山里走。

        司徒兰被马英杰扶着,竟有一种异样的情愫迎面扑来,她这是怎么啦?她不是第一次单独和男人在一起啊,流恋夜店的时候,寻欢作乐的时候,她的身边通常不乏小男生围着她转,她和他们调调情,玩玩暧昧,可是他们于她而言,仅仅只是作乐时的一种解闷工具,她从来没有认真过,无论是他们来了,还是他们走了,也不过是烟消云散罢了。她对这些小男人从来没有上心过,她的心里好象只有她的天运哥哥。

        少女的梦,少女的情窦初开,如血液一般,总是在体内不断地流动着,不断地供给着身体的成长、成熟到老去。可那个梦却没有变,可那个梦始终追随着司徒兰。

        不可能的。司徒兰丢了一下头,除了她的天运哥哥,谁也走不进她的内心。

        马英杰倒是很认真地扶着司徒兰走路,他没有多想,司徒兰就是他的大姐,就是他必须去感恩的人。

        山路越来越窄,山路也越来越不好走,马英杰没办法再扶司徒兰,他一支手在前面分着杂草丛,一只手牵扯着司徒兰往山腰爬。司徒兰已经有很久没有爬过山,已经有很久没有这样被男人牵过,她的心倒也扑腾扑腾地加速着,她努力地地想这是爬山的原因。可是她却又那么乐意被马英杰这么牵着,难道她真的是老了吗?

        女人如果老了的时候,就特别愿意和小男生在一起。这是她在美国时,一位老大姐告诉她的。那个时候,她刚刚嫁给那位可以做父亲般的美国富翁,她不认同老大姐的话。她喜欢的男人都是比她年长很多的男人呢,她认为她的同龄人都是无知者,无趣者。她就喜欢天天跟在天运哥哥后面赶着,叫着:天运哥哥,天运哥哥。

        现在,这一刻,司徒兰才发现原来她正在老去,原来她骨子里也渴望如马英杰这么年轻活力。难怪武则天会养那么多的面首,而且一个比一个小,十几岁的小男孩围着她转的时候,她竟然会如此开心,畅快。原来,武则天的面首在她眼里,不仅仅是男人,更多的是他们的幼稚,天真、单纯以及青春的活动。原来美国的富翁老公,看中她的不是她的才能,不是她的背景,而是她的青春,她的活动,她带给他的那种找不回的年少之梦。

        司徒兰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活动着,她忘了自己是在爬山,她也根本不知道脚下的路上怎么样的,任由马英杰这么拖着往前走。

        爬了一段山坡后,就是往下的山谷,“兰姐,你行不行啊?这下山谷比上山更难走呢?”马英杰还是那种体贴入耳的关心声音,还是让司徒兰很享受,她已经到了这里,要是放弃,她就看不到兰草花生长的地方了。

        “再难,我也得要去。有你带着,怕什么呢?”司徒兰眯着眼睛看马英杰,马英杰也正看她,两个人的眼光撞到了一起,马英杰赶紧躲开了。这深山老林里,再不能翻越的男女,这么亲切地走来走去,总还是免不掉想入非非。

        “靠,”马英杰在心里冲自己骂了一句,在司徒兰面前,是千千万万不能有半点儿女情长的。她是什么人啊?红二代中的公主,江山是她祖父们打下来的,他们不牛逼谁牛逼呢?

        “那大家走吧。”马英杰压了压自己的心跳,继续拉着司徒兰的手往山谷下着。

        这男女之间,目光的对视总会留下巨大的想象空间。司徒兰竟然在这个山里,生出了对马英杰区别于其他男人的情愫来。她的心开始有种不安份了,被马英杰握着的手,有汗在往外冒着。只是她不愿意去承认,这样的一位年轻人会走进她的内心去。她努力装成公主,继续和马英杰往下谷下着。可是越来越难下的山谷任马英杰不得不选准角度,不是拖着司徒兰,就是整个人要拥着她,才下得下去。司徒兰不想滋生的感情,总是在马英杰这一拖,这一抱着腾云驾雾地飘起来,又落下去。

        司徒兰越来越看不清楚路,或者是她心里根本就没路,只有马英杰的手,只有马英杰是不时关切的话。司徒兰的思想开了叉,而且叉到了她收不住的方向。

        前面很滑了,马英杰试了试,他放开了司徒兰,小心地探了探路,可马英杰这一松手,司徒兰完全失去了意识,脚一拐,整个人歪了下去,司徒兰开始往下滚着,马英杰吓得脸色灰白,他大叫着:“兰姐,兰姐,快,快伸出手抓树枝。”马英杰一边叫着,一边往司徒兰滚下去的方向奔走着,司徒兰的身子往下继续滑着,她听到了马英杰的惊叫,她竟然被这样的惊叫声感动了,这个男孩如此关切她,又如此紧张她。她想伸出手,却不知道往哪里抓。她的脸,她的手被划痛了,有血往外冒着,她竟有一股痛却快乐的感觉,她不在乎生还是死了,不在乎要摔成什么样的。

        马英杰越来越快地往下冲着,他扑了过去,把司徒兰的身体抓住了,这一抓,两个人竟然滚到了一起,司徒兰却反过来紧紧地抱住了马英杰,“兰姐,别怕。没事了,别怕。”马英杰拍着她的后背,如同哄孩子一般。

        “哇,”司徒兰却大哭了起来,吓得马英杰赶紧松开司徒兰问:“兰姐,你可别吓我,没事吧?你哪里摔伤了,我背你走,大家去医院。”

        马英杰真的去背司徒兰,司徒兰才知道自己这样哭,会吓着这个傻小子的。她又扑哧一下笑了起来,“傻小子。”她突然说了一句,马英杰的脸一红,问了一句:“你没事就好。”

        “你就那么紧张我吗?”司徒兰逗了马英杰一句。

        “当然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罗市长交待啊。”马英杰实打实地说,可这话却让司徒兰极不舒服,她闷闷地说了一句:“我没事,走吧。”

        马英杰便去扶司徒兰,司徒兰迈脚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脚扭伤了,她根本走不了。

        马英杰要背司徒兰,司徒兰很想不让马英杰背,是啊,他关心她,紧张她,只不过是无法向天运哥哥交差,只不过是无法向他的上司交差,而不是紧张真正的她,这人也真够无趣的。她想赌气不让马英杰背,可是她实在没办法走,只好任由马英杰背着,一扒在马英杰的背上,司徒兰发现她又不怪这个男孩了,是啊,她有什么理由怪他呢?是他救了自己的命呢。

        “兰草花,兰草花。”司徒兰终于看到了兰草花,兴奋得忘了脚上的伤,要马英杰赶快把她放下来,马英杰也看到了,他小心地放下司徒兰,司徒兰整张脸便埋在兰草花丛中,“真香啊。太香了。”司徒兰如少女一般惊叹着,马英杰看着,看着,有那么一刹那间,马英杰也有些走神,是啊,司徒兰只是女人,再高高在上的女人也还是女人啊。

        手机偏偏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马英杰刚冒出来的一点情愫被掐灭了,他赶紧掏出手机,是李小梅的声音:“李局长,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你方便和金二狗说几句话吗?”

        “他们还没走?”马英杰皱起了眉头。

        “是啊,他们要听到你的声音,他们不相信我说的话。”李小梅有些无奈地说。

        “让他听电话吧。”马英杰说。

        “二狗哥,”马英杰叫了一声,金二狗一听马英杰的声音,特别是一听这一声二狗哥,又激动起来,他语无伦次地说:“你没事吧,他们都说你被抓走了,你是好人,你是好官,你不会骗大家的,是不是?你没事就好,你没问题就对。”

        尽避金二狗的声音语无论次,可在马英杰耳朵里竟是那么感动,多好的村民啊,多满足的村民啊,仅仅只是要求上一套收尘设备,仅仅只是希翼为下一代留下一个好的生态环境。

        “二狗哥,对不起。是我失误了,我现在在山里,信号不是很好,你听着,你马上把村民们带走,我明天就回秦县,我会再想办法的。再给我几天时间好吗?我一定会重新购买收尘设备的,放心,二狗哥,马英杰说话一定算数。”马英杰真情实意地说着,司徒兰一直盯着他,那张年轻的脸上有一种坚定,也有一种质朴。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8542/39886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