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22章 爱一个人真累

第122章 爱一个人真累

        唉,爱一个人怎么这么累啊?爱一个人到底要怎么去爱呢?栾小雪想不明白这些问题,便在网上搜了一部韩剧看,想不明白就不想吧,就让自己在电视剧中打发吧。

        敲门声让栾小雪从电视剧中走了出来,又回到了现实里。她猜肯定是马英杰回来了,拉开门一看,马英杰站在门外,累得如同几天几夜没睡过的人似的。马英杰脸上那种疲于奔命的神情,让栾小雪很难过。司徒兰真是公主啊,想要兰草花了,就得马英杰陪着去找。秦县也有兰草花,栾小雪小时候也会去大山深处采摘兰草花,可是很久了,她已经不记得兰草花是什么样子了,兰草花的香味,她也忘得差不多。可去山里采花的浪漫却是她很少去想象的,而被罗天运牵手绕湖而步的梦想,一直是栾小雪设计过无数次的。现在,她那么小的愿望却是那么难实现,而马英杰那么不想上山,却不得不陪好司徒兰。她和他怎么如此同病相怜呢?他和她都在屈服于罗天运和司徒兰的种种,包括爱情。

        这一晚,马英杰倒在沙发上就呼呼地睡去,他真的是累了,太累了。而栾小雪却怎么也无法睡着,马英杰的鼾声如雷,他是真累了。可栾小雪却不认为马英杰的鼾声如雷吵着她了,反而觉得这鼾声是那么地揪心和动听。他们都在为了什么而如此拼命呢?

        栾小雪发现她的生活已经完完全全不同于以前了,她已经完完全全成为另一个与从前无关的栾小雪了。

        这是好事吗?成长的代价就是打破以前的自己,重造一个新的自我吗?栾小雪在马英杰的鼾声一遍又一遍地追问。

        栾小雪睡着了。可是第二天马英杰在准备回秦县的时候,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被告知秦县有两名讨薪的民工在省政府门口喝农药自杀了。

        电话是省城的号码,声音是一个很陌生的男人,马英杰想要多问什么,对方已经挂了电话。他不能确定对方提供的消息是否真实,可他又纳闷,在省城又有谁知道自己的电话呢?

        马英杰给司徒兰打电话,司徒兰没接。他只好给司徒兰发了一条信息:兰姐,我在去省城的路上,听说秦县有两名讨薪民工在省政府门口喝农药自杀了。我必须赶到省城去,没时间去医院看望你,实在是对不起。

        发完信息,马英杰迅速找古老板借了一辆车,他要赶到省城去。栾小雪不得不在吴都继续等他。

        不管信息的真假,马英杰必须去省城看个清楚。就在他直奔省城而去的路上,他接到了江超群的电话,证实确实有两名民工已经死在省政府门口。目前省里已经指示,让秦县尽快平息这件事带来的负面影响,有关媒体方面、省委、省政府已经明确指示封锁所有的消息,不准见报。江超群在电话中指示马英杰,去了省城,不管对方的家属提什么条件,一律答应,先把事情平息下来,把人带回秦县再说。因为北京来了首长,他要在家陪北京来的首长。这事一定要平息好,不能影响北京来的首长。

        马英杰听得后背都冒冷汗,他不知道这两个民工什么时候去的省城,为什么要选择在省城政府门口自杀。自己能独立应对这个场面吗?当然他也没去想,北京是哪个首长来了呢?

        江超群挂断电话后,马英杰想了想,还是给操武文打了一个电话。这件事,他觉得有必要请示操武文,他更希翼江超群和操武文都能够到场。如果事态发表失控,他背不起这个责任。操武文的电话一通,他还没开口,操武文就说:“两位民工自杀的事,我已经听说了。想必你也知道了,这件事比堵国道事件的影响还要恶劣,你马上赶去省城,要不惜一切代价平息这件事。”

        马英杰一边应允着,一边开车。无论事件是否真实,他得亲自去一趟。只是他没有告诉操武文和江超群自己正在去省城的路上,他怕他们有想法和误解。可是江超群和操武文话里话外并没有要去省城的打算,他只好把自己的意愿压了下来。这样的事,摊在谁身上,都是躲之不及。

        马英杰给工业局局长邓得胜打电话,邓得胜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一开口,邓得胜就说:“马县长,我马上让办公室安排人去省城。”

        “你呢?”马英杰问。

        “我…我还有别的事要处理。”邓得胜在电话里支吾了一下,马上推塞。

        “邓局长,不管你现在有多大的事情,放下来。马上带人去省城,两个小时后,我必须见到你的人。”马英杰火了,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工业局局长应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不相信这两位民工没有找过工业局,他们辛辛苦苦为工业局的宿舍大楼干了一年多,却拿不到工资,他们肯定是在万分绝望的时候,选择了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可邓得胜竟然还在找理由开脱,这样的人能负得工业这个重担吗?马英杰越想越恼火,可他知道现在不是他恼火,也不是他追究原因的时候。因为工业大楼的事情很复杂,江超群接任秦县的县委书记后,找人看了风水,说工业局的办公大楼挡了整个县城的风姿,而且这幢大楼也没规划好,就让人炸掉了。可这笔钱谁承担,一直是个问题。这问题,马英杰并不太清楚,但是炸掉整幢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报告说因为规划有问题,影响了整个县城。也确实在规划有问题,在正进县城的通道上,骤然耸立出现样的一幢楼,确实很败兴,炸楼这件事孟成林是极力支撑江超群的。罗天运当然也不能去反对,只是没想到的是一年后,修建这幢楼的民工钱还拖欠着。这些民工肯定是在极度无奈中才采取这样过激行为了。

        马英杰一路开车,一路想这些问题。

        快到省城时,马英杰接到司徒兰的电话,司徒兰说吴都常委已经碰头通报了这件事情,孟成林书记大为恼火,想必省城方面肯定给了他压力。她让马英杰务必小心应对,不要积化方方面面的矛盾,随时保持电话联系。有什么需要的地方,随时给她打电话,她的命可是马英杰救回来的。

        司徒兰总是拿她的命是马英杰救回来的说事,这样一来,马英杰接受她的帮助是应该的。可马英杰却不想欠司徒兰太多,在他背司徒兰下山的时候,司徒兰就说:“被人骗了,算买个教训吧,那五十万压在身上。如果真要上什么收尘设备的话,我来帮你。”

        马英杰打着哈哈地混过去了,他实在不想欠司徒兰太多,他还不起她的人情。可有时候,无论你想不想还人情,愿不愿意欠人情,人情总会缠在身上,任意地遍地开花一般。就如现在,不是罗天运的电话,却是司徒兰的电话,而且司徒兰的消息总是那么灵通。

        现在,就拿秦县民工讨薪自杀的事来说,马英杰在电话里给司徒兰抱怨,江超群和操武文都没打算去省城,而工业局局长竟然也想开溜。现在,他正一个人赶往省城,可他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司徒兰在电话里安慰他,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他这个分管领导的事情。有政绩的时候,上级领导才会出现,有麻烦的时候,肯定就是分管领导应对。这样的事,以后还会遇到很多,要学会沉着,沉着而且冷漠。不要有同情心,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的。死两个人,对于偌大的秦县而言,就如死两只蚂蚁一样,只是这两个人死错了地方。他作为秦县政府的代言人,要克刻住自己的同情心,别拿正义和抱不平来看待这件事,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压制住事态的扩展。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成功地回秦县交待。

        江超群的指示让马英杰冒冷汗,司徒兰的一席话,又让他如掉进冰库一般。从上到下,甚至在自己的血液里,马英杰都能够感觉冷气在冒。他想平静,想理智下来,可心和手都不听使唤。其实这样的事情,作为秘书的他见识过。可那个时候,他仅仅是围观者,他可以愤愤不平,可以站在受害者一方去评论,去设想,无论是评论还是设想,他都会放在内心最深处,有了吴都火灾事件后,他也清楚同情心会害死人。可他还是会在弱势者这一方充满了同情心。可现在他是实行者,他带着上级的指示来应对这样的事情时,他还能有自己的想法和希翼吗?

        马英杰这才知道,一踏入权力中心,一切都由不得他了。轨道已经制定完毕,他除了沿着既定方向行使外,改不了道,更偏不了航。只是他完全没想到的是司徒兰,她竟然那么了解权力的密码。

        罗天运的电话是马英杰快进省城的时接到的,罗天运说:“这件事对你来说也是一次锻炼,你只要不激化矛盾,问题就不大。这事与你关系不大,都是遗留下来的问题,现在出事了,谁都不愿意往身上揽,所以就压到了你的头上,也好,去吧,历练、历练,以后这种事还会遇到不少的。”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7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