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25章 角色互换

第125章 角色互换

        一路上,马英杰一直用力量来鼓励自己,无论在官场遇到多少的坎坷,多少的隆冬期,他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再说了,有罗天运这个榜样的力量,他还有什么理由怕苏晓阳们呢?

        马英杰到达吴都的时候,才知道罗天运不在吴都,他去省城开会去了。

        马英杰有一丝失望,他该先给罗天运打个电话。他被邓得胜一激,一冲动就喊小周直奔吴都而来,却没想到罗天运不在家里。

        马英杰想到了安琪,有一段日子没见过儿子了,马英杰想儿子了。而安琪正和吴海坤的女儿吴麦菁在心内阁里喝茶,这是安琪定的地方。心内阁在吴都的最边缘,安琪不想遇到任何的熟人。尽避她约吴麦菁出来,是为了吴海坤的事情,她还是很有些做贼心虚。是啊,她骂过栾小雪是小三,骂过栾小雪不要脸。而她呢?不也滑进了小三的行例吗?栾小雪由小三转正了,她一定渴望由小三上位成正式的老婆。任何女人,对妻子和母亲的角色都是非常看重的,没有哪个女人真正愿意把这两种角色拱手相让。

        吴海坤一直和安琪住在一起,他对安琪应该来说是上心上肝的,只是吴麦菁三天一个电话,两天一次大闹,吴海坤很是恼怒,可吴麦菁必竟是自己的女儿,在女儿面前,吴海坤是没有道理的。何况他和安琪这么明目张胆地同居着,他这个做父亲的,又怎么好对女儿说他就是喜欢安琪,就是愿意和安琪在一起呢?

        吴海坤的心思,安琪是明白的,这不,她主动约吴麦菁来谈一次,她想告诉吴麦菁,她和吴海坤是真正的爱情。在爱情面前,什么错误都可以原谅。其实安琪想过在电话中和吴麦菁谈谈,她有些害怕和吴麦菁单独坐在一起。可电话中又怎么谈得清楚呢?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约吴麦菁。

        自从安琪和马英杰离婚,与吴海坤不明不白同居后,安琪在学校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万。校长会时不时给她分醒几份材料让她马上写,尽避以前她也为学校写了不少的材料,可那个时候,她还年轻,而且乐意干这些被领导分配的事情,现在,她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不思进取了,除了想要一个家,安稳地过日子,好好地培养儿子外,安琪不再有任何半点的事业心了。校长再让她写材料,她就变得非常烦躁,可她又不能明说,除了硬着头皮接受外,还能怎么样呢?

        最让安琪难过的是,校长竟然会要求她陪客。省教委来了几名据说是级别很高的专家、教授,校长请他们吃饭,点着名要安琪去陪酒。这些陪酒的事情,以前校长从来不喊她去。现在校长认为安琪去陪客人是再适合不过的,吴海坤也不喜欢她去陪酒,要她辞掉工作,可她敢辞工作吗?如果吴海坤哪一天不要她了,她拿什么养儿子呢?

        安琪在马英杰面前总是那么强势和霸道,甚至是儿子,没有安琪的许可,马英杰是不可以想见就见的。在马英杰面前带惯了强势的帽子,再让安琪摘下来,对于她来说,是一种极痛苦的煎熬。可在吴海坤面前,她却弱得如只小鸟,时刻离不开吴海坤的保护一般。慢慢地,安琪也变了,她不再喜欢热闹场面,她喜欢安静地收拾家,喜欢跟着吴海坤过一种衣食无忧的生活。对安琪来说,她最看重的是婚姻。她感动于吴海坤的同时,更爱吴海坤的手中的钱。对现在的安琪来说,婚姻的成功才是她人生最大的成功。事业的打拼属于男人,而婚姻的经营才属于女人。这是安琪的理论。她再也不会赞成裸婚,更不会裸婚。她害怕柴米油盐的繁杂,在她的理论里,贫贱夫妻肯定万事哀。爱情的浪漫不属于蚁族,一个连房子都买不起的男人,还有什么资格谈给女人幸福呢?她现在之所以愿意和吴海坤走得近,除了以前对马英杰的失望外,就是对自己的处境无比担忧。刚上班一会儿,安琪就给吴麦菁打电话,约她来心内阁好好聊聊吴海坤的事情。就这样安琪和吴麦菁走进了心内阁,马英杰的电话却打了进来,安琪一听马英杰的声音,想也没想地直接挂断了。

        安琪现在哪里有心情和马英杰说话呢?再说了她和马英杰还有什么好说的呢?除了儿子外,她半句话都不想和马英杰说。而马英杰似乎也是这样的,除了问儿子外,马英杰从来没关心地问过她一次。一对夫妻过成了比陌生人还不如的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见。眼不见,心不烦。

        马英杰很难过,他在安琪的心目中,是越来越难沟通了。他想儿子,可安琪不点头,他就不能去接儿子。现在,安琪干脆不接他的电话,他心里一阵阵心酸。他这算什么一回事呢?自己的儿子自己还不能去看,不能接他。可要是总为儿子的问题和安琪闹,他又能闹得过安琪吗?毕竟儿子从小就是安琪带大的,他又管了几天儿子呢?对儿子而言,马英杰一直充满了内疚,这种内疚是他作为父亲最最无奈和最最痛苦的一件事了。

        马英杰让司机去富士岛开了房间休息,他却要的士去了酒吧城。在司机直奔酒吧城的路上,马英杰的手机响了,是安琪的电话。马英杰犹豫了一下,便掐断了电话,他知道安琪又是警告他,不要去学校打扰儿子,安琪不接他的电话就是在告诉他,不允许他看儿子的,他对安琪强势太清楚了。马英杰这一掐倒让他有一种决绝之后的痛快,他感觉和安琪之间的感情彻底不存在了。这尽避不是他要的一种结果,可缘份这个东西,来和走都是悄无声息的。总是你的,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缘份这个东西,一如命运一样,那么虚拟又那般真实地存在着,不管你信与不信,想与不想,这两样东西总是陪在你的身边,看不到,也摸不着。

        酒吧城到了。这里由一个又一个酒吧连接而成。营业时间从下午到晚上,特别是晚上,这里是吴都最热闹也是最时尚的地方。奇装异服和各种发型的展示,在这里都能够看得到。尽避吴都的酒吧城远不如凤凰的酒吧那么闻名,但是在吴都这里自成一景,是吴都青年一代汇聚之地。而吴海坤是酒吧城里最大的股东,没有一家酒吧城是他的,可没有一家酒吧城不是从他手里租的门店。

        马英杰沿着酒吧城慢慢地走着,久违的音乐声如雨点般落在他的心上时,竟让他生出与从前不一样的东西。命运的沉浮,爱与恨的交织,在这些熟悉的音乐里,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来触手可摸。

        “马英杰,”一声既惊又喜的呼唤让马英杰停了下来。这声音是从一家怀旧酒吧里传出来的。以前和马英杰一起打架的那名歌手一边跑一边喊马英杰,当他走近马英杰时,直接给了他一拳。马英杰也直接给了对方一拳,两个人便说着话走进了怀旧酒吧。

        怀旧酒吧在吴都算是最有个性的一个酒吧,主要是这家酒吧的装修风格不仅怀旧,而且很独特,每一面墙上都很有特色,全是用一种很古朴的树木装饰而成,而在正门的墙边,仿做着古代大家庭用的木火盆,里面装着一副素描的煤火画,在冬天走进来的时候,这个木火盆就会给人无限的暖意。室内还留着以前的老式留声机、老式电话和各种老式木桌和木椅,无不给人一种旧的感觉,就连窗口照进来的光也是朦胧的。这种风格很欧式,很容易让人想起了伦敦。这家酒吧的老板曾经在伦敦留过学,这个模式也是他从伦敦带到吴都来。马英杰上大学的时候是学校乐队的队员之一,回吴都后,马英杰有一段时间在酒吧城里赚外快,是这里的萨克斯和葫芦丝乐手,而且他的萨克斯和葫芦丝演奏在吴都数一数二。如果不是后来进入了官场,马英杰很想有一间属于自己的酒吧,有一支属于自己的乐队。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和生活。可惜现在,他没有梦了,只有实实在在的吴都和实实在在的官场中的人和事占居着他的全部生活。

        马英杰再次来到酒吧城,目的就是想从在这里吹奏萨克斯和葫芦丝。让他暂时忘掉安琪,忘掉儿子,忘掉秦县的所有事情。他需要给自己一个放松的理由,更需要给自己找一点乐趣的理由。而呆在酒吧,对他来说是最恰当的方式。老板倒也乐意马英杰再回来客串几曲,那名歌手一开口,老板当然就乐意地接受了。而且当场就让马英杰开始工作,拿起一把萨克斯,一曲《回家》便从马英杰的嘴里悠悠扬扬地飘了出来。老板只听了几声,便满意地笑着离开了,他知道马英杰的心在音乐里,马英杰的梦也在音乐里。

        马英杰演奏完《回家》,又接着吹起了《人鬼情末了》,台下的坐着的人越来越多了,掌声也就越来越多地送给了马英杰,有那么一瞬间,他除了音乐,没有官场,没有一切的斗争。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7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