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 第126章 英雄救美

第126章 英雄救美

        马英杰全身心地沉浸在音乐里,他把自己平时最拿手的曲子,一个接着一个地演奏着。在他的眼里,在他的心里,只剩下这些曲子。吴都实实在在的生活,离他越来越远了。安琪那张永远强势的脸,儿子那张可爱的脸,江超群的脸,苏晓阳曲意逢迎令他恶心的脸,全都不见了,而且全部被他置若罔闻地排在了脑后。

        音乐飞了起来,马英杰的心也随着飞了起来。吴都的天色便在这种飞腾中暗了下来。不给人留有丝毫的回旋余地。而马英杰还坐在台上演奏着。他不知道累,他现在太需要这种忘我的投入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演奏了多少支曲子。歌手来劝过他好几次,让他休息。他都没有听,执意地坐着一支又一支曲子地演奏着。

        吴都的夜随着酒吧的喧闹而进入了高潮。就在马英杰演奏一曲《归乡》的时候,怀旧酒吧里走进来一位女孩。她衣着一件墨绿色的短套,却穿着一双红得打眼的长筒皮靴,一头金黄色的长发,顺势而下。鲜艳夺目的红、绿、黄在她身上混搭得张扬,也混搭得光彩耀眼。而一条黑色的短裤将她丰满的翘臀极到好处地往外露着,让她一进酒吧就成为众人不得不注目的焦点。可这个女孩却忽略所有人的目光,旁若无人地坐到了最前面的位子。她是被马英杰的萨克斯所吸引,她还没想到在吴都有萨克斯吹得这么动听的人。她把位置尽量离马英杰再近一些,她想看清楚乔一种脸上的所有表情。她听曲子的时候,总喜欢去看演奏者的面部表情,她常常更容易被他们脸上的投入所打动。她一直认为真正爱音乐的人,脸上的表情会丰富多彩。而真正爱音乐的人,又是她认为最值得尊崇的人。在英国,学业不忙的时候,她就会去酒吧,迷恋地盯着演奏者的脸,一动不动地坐一晚上。现在,她回吴都了,台上那个男孩,鼓着腮邦,摇晃着一头黑得发亮的短发,深邃的眼睛似乎藏着很深很浓的感情,可等你仔细看却又空白一片。还有他的神色竟然可以那么忧郁,那不是一种伪装的忧郁,而是从心里长出来的一种忧郁,是一种让她不由自主想替他垂泪的忧郁。特别是他演奏《朱丽叶与罗密欧》的曲子时,那种天然一体的忧郁,在那张她无法捉摸的脸上,焕发出一股令人着迷的色彩。而这样的色彩是她穷尽所有的想象都无法描述的。他谈不上多英俊,更谈不上有多帅,可他迷一样的表情,令她在台下忍不住为他叫好。就在她的叫好声刚一落,从后面吧台走过两个小年青,他们走到这位女孩边上说:“大家老大叫你过去一下。”

        女孩扬了扬头,问这两个小年青:“你们老大是谁?让他来见我。”

        其中一个小年青对另一个使了一个眼色,另一个便走开了,没一会儿,被他们称为老大的男孩走了过来,指着女孩说:“爷看中你了,走,到大家吧台去陪爷喝一杯。”

        “哼,”女孩从鼻子里发出来的。随后,她又扬了扬头问这个自称爷的男孩:“你以为你有资格让我陪酒吗?”

        称爷的男孩,对着两个小年青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便动手去拉女孩。女孩扬起手朝着其中一个小年青脸上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响亮。在一刹那间,那个自称爷的男孩,也愣住。另一个小年青不敢再拉,而被打的小年青回头神后,扬手朝着女孩的脸回了一巴掌。女孩被这巴掌打了有些昏了,在她还没反映过来时,两个小年青一下子抬起了她,就往他们酒台走。

        酒吧里有的人站起来借故离开,有的人装作没看到一样,继续听着歌。马英杰看到了,正好他的一曲演奏完了。他让歌手替下了他,径直向那三个小年青的吧台走了过去。他们已经将女孩放在了沙发上,一个按住了女孩的上身,一个按住了女孩的下身,自称爷的男孩在女孩身上乱摸。女孩一边挣扎,一边骂他们是流氓。那个自称爷的男孩掏出一把匕首在女孩脸上比划了几下,警告女孩说:“放老实一点,再这么吵吵闹闹,坏了爷的兴致,爷废了你这张姣嫩的脸,你信不信?”

        女孩不敢再叫,她只敢愤怒地看着男孩的手往她的胸部伸,一股羞耻感让她的脸涨得通红。就在男孩的手往她的下身伸时,马英杰走了过来怒斥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自称爷的那个男孩,停止了在女孩身上的动作,站起来看了马英杰一眼,鄙视地说:“你一卖唱的戏子,滚远点。别坏了爷的好事。”

        马英杰见男孩自称爷啊爷的,便认真地看了看男孩,这才发现男孩竟是刘立。他不再说话,随手从桌上拿起一个啤酒瓶,“啪”地一声在桌子角上一摔,啤酒瓶顿时变成几个尖角,他对着刘立说:“放开她。大家单挑。”

        “臭小子,爷会和你玩单挑,你也不照照自己的熊样。滚!”刘立说完,一双手粗暴地往女孩胸部抓,女孩紧身的衣服顿时被他撕扯开了,白花花地闪耀着。马英杰再也看不下去,拿着瓶子就往刘立身上捅。刘立只好放开女孩,闪到一边躲开了马英杰刺过来的脾酒瓶。另两个小年青,一见马英杰的架式,也放开了女孩,转过来对付马英杰。马英杰用双腿一扫,其中一个被他扫在地上,另一个不敢往上扑。被刘立骂了一句,想往上冲,又犹豫不决。这时,台上正在唱歌的歌手发现了马英杰在打架,他对两名鼓手使了一个眼色,鼓手们不动声色地站起来往台下走。刘立以前和马英杰打过一次架,当时他打架也没占到便宜,刘立直到这个时候才认出以前和马英杰打过架,这次他不敢应战。他丢下女孩,就往门外跑,另两个小年青也跟着刘立往外跑。

        刘立他们走后,马英杰丢下啤酒瓶,就去后台拿扫帚。等他把地上的碎片清理干净后,那个女孩竟然还坐在沙发上,而且浑身一个劲地颤抖。她没有想到刚回吴都,就会发生这样的一幕。要是没有马英杰,后果是她无法想象的。那一幕,对她来说,是恐怖,是恶心,更是莫大的嘲弄。

        马英杰关切地问女孩:“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女孩点了点头,当她站起来的时候,那一对极不安分的宝贝象突然自由了一样,挤着撞着往外钻。马英杰的眼睛无意识地扫上去了,他感觉脑门的血在外上冲,浑身一下子燥热起来。按理来说,他对女人的身体并不陌生,安琪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他都摸过,亲过无数次。不至如见个女人就这幅猴急相吧。他暗骂了自己一句:“卑鄙无耻”。就赶紧移开眼光,脱下外套披在了女孩身上。

        马英杰和女孩一前一后地往外走。走到门口,马英杰让女孩停一下,他朝四周看了看,没见到刘立他们的人,才对女孩说:“走吧。”

        女孩的恐惧感减少了许多,马英杰那件外套披在她身上,散发出一股很雄性的体香味道,这味道对女孩来说是那么陌生,又是那么新奇,竟让她的心莫明其妙地狂跳起来。这种狂跳来得那么凶猛,又那么幸福。把她刚刚受到的侮辱挤得无影无踪。她突然很想就这样披着衣服,任这种气息一直包围着自己,和马英杰慢慢地散步,而且就这样没有目的地一直走着,走着。

        马英杰很快拦了一辆的士,女孩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口,最终没有说话。任由马英杰把她让进了的士车里,向着幽静的十三陵奔去。

        马英杰是上车后,才知道女孩住在十三陵。他一直在猜,这个女孩会是谁家的呢?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在吴都,常委们的孩子要么出国了,要么还在各大学读书,他平时也见得少,当然不认谁是谁家的孩子。

        马英杰带着疑惑随着女孩一起来到了十三陵,这里的小二楼错落有致,青一色的徽派建筑,用青砖、白瓦砌成。让每一位走近常委楼的人有一种朴实而且霸气之感。在一幢幢小二楼的四周,遍布着四季青、雪松、银杏、夹竹桃、月季花、美人芭蕉等树木和鲜花,一团团一簇簇地篷勃生长着,如同一排排忠实的士卫长年累月地站岗放哨着。不过这里日夜有派出所的人把守着,他们如同这些鲜花和树木一样,站成了常委楼里最吸人注目的一道风景。

        在孟成林没来吴都市之前,这里是小偷们最爱光顾的地方。而且一偷一个准,因为没人敢报警。孟成林来吴都后,在常委楼前后左右的路口设立了四道岗哨,并且轮班守岗。逼着小偷们不敢再来这里,而转战到吴都市移动小区里,听说哪里住的全是有钱的主。

        的士一靠进十三陵的南路口就停下来了,里面是不允许的士车进入的。女孩从车上欢快地跳了下来,她又恢复了刚进酒吧的那种神态,洒脱而且自信地迈着大步往前走,那样子象极了整个十三陵是她家的一样。

        马英杰站在女孩身后看着她,他捉摸着她迈出来的步子。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8542/39887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